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四十四章 夙夜,你还真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四十四章 夙夜,你还真狠!

    天曜帝京,京郊别院

    薄雾的晨曦驱散了黑夜里埋藏的阴暗,宫夙夜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而他对面的男子则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他那冰蓝色的锦袍映衬着他的肌肤,恍若昆仑山的圣莲,而他的眸子则就像是天山之巅神圣的池水!

    袅袅的茶香还在飘散,然而宫夙夜如今却没了那个品茗的心思。他精致的凤眸敛下眸底的暗光,修长的五指,悄然握成了拳。突然,只闻石桌对面那人幽幽一叹,琴声“铮”地停顿了下来,“看来,这么多年那件事你依旧没有放下。”

    宫夙夜抿了抿唇,青紫寒兰的气息瞬间冰冷得将他整个人包裹,使得他浑身紧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黑夜里孤寂的王,危险而又沉寂。须臾,他的目光凉了凉,冷嗤一声,眸底并没有任何神采,“放下如何?放不下又如何?这天下毕竟姓的是北辰,不是么?”

    “此番回来,我并无他意。宫里那女人的手段,我也并没放在眼里。不过,倒是天曜的边境如今并不安宁。赤燕的水患,还犹在眼前,西凉和北齐更是早就对我天曜虎视眈眈。这太平盛世之下,早就掩藏了太多不安的因素,内忧外患层层腐朽,外人哪怕忌惮着你摄政王的肃杀狠厉,和那以一敌百的铮铮铁蹄,何尝又不想自己坐拥?”

    “天曜国宴尚在眼前,恐怕这几国的使者早就在前来天曜帝京的路上,而那个自视甚高的女人并不知情罢了。”北辰玄逸淡淡地说着,清润的话音,让人无端地觉得万分悦耳。冰蓝色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抹凉薄的弧度,眼前的紫檀绿琦转瞬之间便已到了身旁作书童打扮的书锦手上。

    宫夙夜对此,并不答话。他精致的凤眸划过一抹流光,许久不见,玄逸的身手倒是越发精进,这些时日内,朗月乾坤恐怕又进了一层,就是不知与他的冰魄神功比起来怎么样。

    北辰玄逸却是挑眉一笑,清润的嗓音颇有几番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味道,“怎么?你这是要来指教一番?”宫夙夜微微敛眸,下巴朝他扬了扬,以表示自己的不屑。

    北辰玄逸见此,心下却是笑了。即使多年未见,夙夜他倒还依旧未变。可有些事,如今身在局中,却早已由不得他。随即,他清淡的眸光无奈地摇了摇头,“呵呵,不管怎样,我可都不敢跟你动手!回京的路上,关于你的事,亦白他已经跟我提过了。就是不知,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体内寒毒未解,但这并不代表我会就此罢手!”宫夙夜沉冷的声音说到这里,若有所觉似的顿了顿,忽然,他抬了抬眸,嗜血的恨意在眸底翻涌。他的目光紧紧地锁住了眼前之人,“哪怕有一日,拦在我面前的这人是你……”

    “不死、不休!”

    北辰玄逸心下一颤,面上却是苦涩的了然一笑,“夙夜,你还真狠!”他说着斟了斟茶,递到嘴边微微抿了两口,“若这人换做是那女人呢?”

    宫夙夜在那一瞬,面色陡然转冷,狭长的凤眸里,划过一抹狠意。须臾,他冷冷地道:“玄逸,我以为你能猜到的。”没错,他的确能猜到。可是那又怎样?计划终究抵不过变化,这未来的局势到底怎样都还得两说。不过,摆在眼前的,却还有另一件让他感到好奇的事。

    “那日,幼帝趁乱出宫,明明是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你究竟何故要在这里装聋作哑?我可是收到消息,据说你还派了梓离那小子全城搜捕。相信你的暗卫里,也就单单出了个头脑简单的他,才这么死心塌地的相信你,丝毫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

    “不懂,自有不懂的好处。按照我的吩咐,全心替我办事,还错不了。”宫夙夜垂眸,接过北辰玄逸递过来的那杯茶,淡淡瞥了他两眼。“哦,是吗?那怎么我可是听说,幼帝出宫,去哪儿不好,偏偏去了定国公府。夙夜,这其中的事情,你瞒不过我。”北辰玄逸清亮的眸子,在他沉冷的脸上凝了凝,嘴角的笑意凝固在那里,难得冷着神色,不再说话。

    “本王没打算瞒你。”宫夙夜拂袖站起身,一拢绯色如火般夺目,强势得让人瞬间不敢直视,“三日后,那女人借着天成赏花的名义,给你举办的选妃宴去不去在你,只要到时候分身乏术千万别像亦白那厮在外受了委屈,就跑来找本王哭哭啼啼。如此,便足矣!”

    北辰玄逸手腕儿一抖,杯里刚斟满的茶水,险些就要到出去。这人,心还真是黑!他不过就是把话挑明了说而已,他竟然还这样斤斤计较,那选妃宴明明就是给他办的才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清凉的眸子,倏然一黑,天曜还不能败在那女人的手里!

    这边二人的小聚刚散,君卿本来正慵懒惬意地待在定国公府,却意外地收到了蝶儿手上递过来的一张烫金请帖。哟呵!这些人才消停了多久?这又迫不及待地往她边上凑?

    “哼哼,小姐!你都离开左相府了,他们都还嫌不够?这一大早的派人过来送拜帖又是什么意思?小姐,这次你可别拦着我,老娘定要他们好看!”“行了,”君卿淡淡地道,“我还能不知道你?雷声大雨点儿小,就为了这么点儿小事,还不值得。再说,天曜帝京第一才女,如今的风貌,想必在那日赏花宴上定会有很多人前来瞻仰。当然,这其中不乏类似于想要在里边儿混吃呼喝的你小姐我。”

    “那可不行!那日定要好好准备,蝶儿把小姐的女装换上,打扮得美美的,到时候出去保准亮瞎那些小贱人们的脸!看她们在小姐面前趾高气扬的,还有什么话好说!”蝶儿眉飞色舞地暗自计划着,却不知君卿一听说要打扮就垂了垂眸。她能说到现在她不穿女装的最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根本不会穿么?

    那么繁杂的衣物,虽然她前世是特工,多多少少各行各业都会涉及到一点,但从来都是以任务为主。哪怕是去参加舞会,也是在保障自身安全性的前提下,选择最干练的那一种。然而,这里的古装,男装还稍微好一点,女装则是特别的繁杂。那些衣物上的各种带子,在她穿越过来的第一天,脱掉那件碍眼的袍子的时候,她就已经体悟到了想要穿上这衣服的艰难。所以,她一直自认很明智的选择了男装,刚才一时还真没想到,这样正式的宴会,哪怕就是不用像现代一样正装出席,她换女装的程序绝对是少不了。

    何况,在这种场合,她并不想给她自己再多招惹麻烦,所以,还是换上女装为宜。

    思及此,君卿了然的挑了挑眉,蝶儿却在这时才想起,定国公府里早就没了新的女装,这该如何是好?都这种时候了,总不可能直接去成衣店买一件吧?那要是让小姐穿了出去,被那些大家闺秀贻笑大方怎么成?不行,她还是亲自给小姐做一身才好。

    于是,这一番谈话下来,君卿二人则敲定了了今日晚些时分,前去锦绣坊挑一些好的样式。

    难得上街一趟的蝶儿自是好不新奇,这瞅瞅,那儿看看。路上遇到做糖人的,兴冲冲地拉着君卿一同前去,“老板,给我家小姐做一个糖人!”蝶儿从袖袍里掏了掏,摆出一锭翘板银。君卿顿时心肝疼得直抽抽,哪儿来你这么败家的?

    这边老板却还在一个劲儿地问:“那小姑娘,你想要做成什么样的?猴子的?孔雀的?还是龙凤呈祥的?”蝶儿被问得懵了懵,腹诽道:给你小姑奶奶不就做个糖人你竟然还这么啰嗦!顿时不耐烦了起来,“老板,什么呀?按照我家小姐这样貌做的就行!”

    那老板嘴角微微一抽,随即摇了摇头,贵人就是事儿多。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吃个糖人儿,还要做成自己这样貌的,岂不怪哉?当然,那老板没有料到的是,这样的糖人儿今日只是个开始,以后他倒是从迂腐的麻木做到了乐此不疲。不过,这是后话了。

    然而,此时君卿的思维压根儿没在那条线上,潋滟的瞳孔看着那翘板银,眸光倒是闪了闪,看来她是该找个时候去逛一逛这天曜帝京的赌坊了。虽然她也真的很想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是像她这种常年在黑暗中挣扎生存久了的人,突然有一天卸下了防备,手里没有一点儿实权还真是让她寝食难安。

    看来,有些事,必须得加快了步伐!

    ------题外话------

    喵喵~真正的男配出场了!有没有人撒花花庆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四章 夙夜,你还真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四十四章 夙夜,你还真狠!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