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三十八章 他只想静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三十八章 他只想静静!

    “小姐,兰嬷嬷……”青竹怯懦地躲在了一旁,瞅着她家小姐那晦暗不明的神色,她嗫嚅了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呵!不过又一出好戏唱罢,这么多年在这府里咱们看的戏还少么?”叶辰状若不经意间瞥见青竹的小动作,唇角不禁绽放出一抹冷笑。

    然而这边,当君卿好不容易地躲过君老爷子的无影腿,刚想趁机溜走,却不料司徒空那臭小子愣是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似的,可怜巴巴的抱着她的一只裤腿不放。那被肥肉挤满的小眼睛,暗含的精光时不时地闪烁,自动地被君卿翻译成了:逛花楼!逛花楼!逛花楼!

    君卿顿感头疼的想要扶额,但是当宫夙夜那凌厉的眸光向他们二人这边,如同利箭般“嗖嗖嗖”地射过来时,君卿便知道,有些事情真不好善了。现在左相府是不能呆下去了,摄政王府那里更是明摆着那儿挖了一个大火坑正等着她跳。

    让司徒空这小子帮忙如今更是没指望,别说他很少能有个正经,但是和他在一起,奈何总是她在拔高他的智商。这里剩下的,唯一能去的地方,貌似还真就只有这臭老头儿家里了。

    不过她真是没搞懂,她来这里的几天,她明明什么坏事儿也没干,为什么反倒是她沦落到一个无家可归的下场?当初说好的闯荡江湖呢?说好的重操旧业呢?没钱,这世道真他娘的什么都是扯淡!

    看来,她如今非但不能偏安一隅,还得抓紧时机赚钱才行!

    可是这世道做什么最赚钱?要不她也去弄个花楼来玩玩儿?

    和沈惊郅聊完事情的宫夙夜,难得有耐心地等在一旁。然而,当他精致的凤眸无意间瞥过某人那潋滟的瞳孔中夹藏的精光,就知道他看上的猎物不知道又再像个什么花样儿来折腾。不过,他的猫儿,他可以宠着,但是司徒空那扒拉着她裤腿的爪子看起来着实碍眼!

    “小子!你还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老头儿给你说的话,几次三番你都没听进去是吧?那好,如今你有本事,那就自力更生去!别再问我老头儿里要钱!”君老爷子一看君卿那傻不来呆的样儿,媳妇儿都要跟人跑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么漂亮的孙媳妇儿要是丢了,他再给她上哪儿找去?

    要不是为了他们以后生出来的小孩,能美瞎别人的眼,更能让他在老友面前毫升炫耀一番!他才不会费了老大力气撮合这邋遢没规矩的臭小子!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一想到这里,他更是气得那才叫一个吹胡子瞪眼。真是恨不得拳头、腿脚全都招呼到她身上。没错,不用想太多,他君老头儿就是一个妥妥的外貌协会。

    君老爷子的话音一落,君卿下意识的双眼一亮!钱?!她有钱?!

    对啊!她怎么差点儿忘了?这原身不仅是左相府的七小姐,更是定国公府孙子辈儿唯一的嫡出千金大小姐!她在左相府的吃穿用度哪一次不是靠定国公府“接济”出来的?

    既然这样,那定国公府可不是一块闪闪发亮的金砖?单是想想,她都想要流一口哈喇子,眼里更是有着不同于以往的精光。

    此时的君老爷子原本还以为他正好拿捏住了君卿的七寸,却不料他没来由的感觉心底发寒。顿时他一个醒神儿,直接迎上了君卿那恨不得把他拆分入腹直接吃了的表情,他素来为老不尊的脸孔,也难得的出了一抹僵硬的表情。

    本来宫夙夜命令暗六在那儿等着,关于定国公府的事,他不打算多插手,可是某些事情好像出乎了他一贯的预料。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精致的凤眸,略微沉了沉,浑身的气压,顿时如刺骨般令人感觉寒冷。

    “爷爷!”君卿收敛好心下的思绪,转瞬之间便已最好了决定,定国公这棵大树不管怎么样,在她羽翼渐丰之前,她怎么也要使出浑身解数抱紧了不撒手!

    她此刻颇为讨好的朝着君老爷子傻白甜的一笑,用她有生以来最软糯的声音,轻轻唤了一声。那声音怎么听怎么也是小女儿撒娇的声音,如同猫儿挠在心弦上的爪子一般,是那么的令人发痒。

    不知想到了什么,宫夙夜凉薄的嘴唇紧抿,狭长的眸子,敛下眸底的精光,整个人的气息越来越寒冷,如同一尊冰雕一般屹立在那儿,没人敢上前去靠近。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瞬在看向那只猫儿时,他的心弦是怎样的颤动。

    他不会承认,当她用这种口气这话的时候,而对象不是他,他的心里有多么的嫉妒。仿佛过去某些早已尘封的时光,在那一刻,又在他的心底,隐隐沉浮。

    暗六一发现宫夙夜的不对,只得顶着他那慑人的威压,关切地唤道:“主子!”

    “无事!”说罢,他缓缓垂下眸,朝着暗六摆了摆手,示意他即刻回府。然而,暗六却是朝君卿那边望了一眼,随即楞了一下,这才开口应是。接着,便如来时一般,一路驾着低调黑沉的马车,缓缓地往回赶。

    要是君卿知道她这傻白甜的一笑,会带来这么多她不能预测的后果,打死她今日也不会这样干!但是,谁让她上一世很早就是孤独一人?她与亲人的相处模式不过是停留在了脑海深处,她还是五六岁大的样子。所以,她对于亲情可以说是向来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

    你要是不在乎我,那么我也不会去在乎你。甚至是分你一个眼神儿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这无疑就是她对待左相府的态度。完全就没有放在心上,到时候即使受伤,也不会真的伤。

    但是君老爷子不同,不说血浓于水的亲情,单凭他这么个性格,她就很喜欢!说白了,那就是够对味儿!所以,她才能这么坦然的摆出她的各种囧态。可是君卿并没有料到君老爷子那夸张到脱线的反应,她如此讨好一番,没用到多久,想想都是满头黑线。

    话说,君老爷子也有那么一瞬,被那一声软软糯糯地爷爷给生生震撼到了!可是比起他天生自带的外貌协会,这种震撼还是低了几分。

    只见他干脆地抹了一把老眼,颇为傲娇的哼了哼,然后他一双耳朵,略微动了动,当即眼珠一转,大叫道:“孙媳妇儿啊!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嗷~老头儿我喜欢的是你……欸?好像有什么不对?哦哦!那我那小孙子喜欢的是你!你一定要听老头儿解释!”

    君卿眼瞅着仿若化作一股青烟似的越飘越远白影,心下早已无力吐槽。这臭老头儿说的都是些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只怕,这样一来,她早已为负值的可怜名声,会直接跌倒最低点,直至跌停板……

    暗六一察觉到后面的不对,当即恨不得快马加鞭。作为王府合格的影卫,维护王的英明,这可一直是他们的头等大事!君家那小姑娘的名声毁了可以,嗷嗷嗷!万万不能带坏他们尊贵如同神邸的王啊!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混乱了,他需要好好地静静!

    这下扒拉着君卿裤腿的司徒空终于直起了身,颇为无辜地冲她摊了摊手,表示他真的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君卿故作嫌弃地看了看他,“唰”地一下,又装逼的打开了金羽扇,“逛花楼是吧?”

    司徒空闪烁着星星眼,冲她猛点头。

    “找花魁是吧?”

    司徒空皱了皱眉,心里下意识地拧了拧。

    “丫的!小爷这一次让你好好地尝试尝试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君卿颇为不忿地给了司徒空一脚丫子!你说你审美观有为题也就算了,偏偏老是想着逛花楼这算是个怎么回事儿?要真让花楼里的姑娘小倌真成了那般“漂亮”的样子,她可不敢恭维!

    况且,现在一座金山摆在她的面前,她还不趁热打铁的凑上去,那才是真的傻!

    君卿说完,也不再顾司徒空是怎么个可怜表情,当即甩了甩袖子,极为干脆地走人。至于今日司徒空特意带来的文书一事,她自会另找个时机答谢。一码归一码,这些她可分得清楚。

    这下左相府附近闹事的主角一走,围观的众人那同样是走的走,散的散。但就凭今日听来的八卦,那可是足够茶楼酒肆里唱小曲的,说书的,轮番说个好几日了。

    君卿,她又很荣幸地登了古代版,话题榜头条!

    这边的一出好戏刚散,可是那重重的宫闱里此时此刻却一点也不平静!那头顶暗沉下来的云,仿若也随时可以感知这里的低气压。

    只见那立于高座之上容颜瑰丽的女人,涂满豆蔻的指甲无端修长,那狠厉地眼神,仿若要将一切都吞噬。须臾,她红艳地嘴唇绽放出一抹笑,立时只让人感觉到那仿佛是来自雪峰之上的寒凉。

    ------题外话------

    (* ̄3)(ε ̄*)下一章开始,本文真正的主线就出来了!顺带出现的人物也是书中的大Boss哦!亲们,今天推荐,你们的收藏给力起来哟!这样,南风码字的动力才是大大的充满能量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八章 他只想静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八章 他只想静静!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