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三十七章 敲山震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三十七章 敲山震虎

    听到青竹的话,叶辰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并不多做解释。转瞬之间,她便已收回目光,凝眸看向了君卿,“这次算我还以前欠你的,咱俩的交易还是留着下一次。这人,随你处置。”说完,她不再看任何人,敛下淡淡地眸光,不再言语。

    “辰儿,你……”叶丞相怎么也想不到,他在外面御敌,背后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女儿跳出来给他猝不及防的捅一刀。他霎时气怒得胸口上下起伏,一张老脸红了又红。这算是什么?这算是什么!

    “逆女!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叶丞相口齿不清地责问着,一手直指君卿,开口就要骂,恍惚间他又瞥见了青竹那站在一旁惶恐不安的神色,忽然猛地想起了什么,喝道:“是你!一定是你!孽畜!你到底要害到我左相府闹到什么程度?我自问这么多年,老夫不曾亏待过你!你竟然敢……”

    “呵!我不叫你一声爹,好歹也敬了你一声叶丞相。我竟然敢什么?还劳烦叶丞相你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儿都坦坦荡荡的说清楚!”

    君卿冷嗤一声,不动声色地拂开一旁司徒空的劝阻,深吸一口气,这才继续道:“叶丞相既然如此说了,那么看来我也不妨问问,您说你这么多年不曾亏待过我,那你对我的不闻不问算什么?几次三番,当我被传厄运缠身险些死在府外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在府里只要不管是谁犯了错,你哪一次不是不问缘由的就先来质问我?哪怕根本就没我的事儿,你不还是怪我?而我只要一犯错,哪次不是像之前那样关柴房,就是跪祠堂!这些都过去倒算了,我还能忍!”

    “可是你呢,叶丞相!”君卿丝毫不带感情的话,冰冷吐口,“你不就是当我同你其他的女儿一样,都是些货物吗?在你眼中,何曾不是用交换利益的砝码来计算?这样的父亲有与不有,又有何区别?你今时今日可以这般针对我,可是谁又能料到说不定,她叶清晚就是下一个!而我,不过是一个连利用价值都没有的废物罢了!”

    君卿的话中不自觉的带了一番颤抖,宫夙夜宽广的袖袍之下,大手不自觉的覆上了她,无声给予了一丝宽慰。君卿对此回眸报以一笑,然而在宫夙夜的眼中,这样的笑意真是足够苦涩。

    他抓住她的手,微紧了紧,这些人胆敢欺负他的人!看来,是这日子太好过!

    他凛冽的眸光一一扫过在场众人,对于那目光宛若化作的实质性的利刃,二夫人等人没来由的身子抖了抖。

    “你……”叶丞相本来精明的眸底,此时隐隐地浮起了一抹疯狂的血丝。哪怕这逆女说得再好听又怎样?脱离左相府,她还真是想得美!她终究是他的女儿!物尽其用这个道理,想必不用他多说,那该死的君老爷子也会懂!他倒要看看,哼!谁能和他笑到最后!

    二夫人却是从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这还真是难得见到这小贱人失控!本来以为她这个废物很容易就能掌握,可是如今,未曾想这小贱人翅膀倒是长硬了。哼,这小贱人倒真会藏,这傲气凛人的高姿态倒和当年那个贱妇一模一样!她迟早会让她明白,这种贱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呵呵,叶丞相,如此看来,今日这一桩,不过是你的家事罢了。七小姐身在局中,倒是难免关心则乱。若是君老爷子不嫌弃,还劳烦您老能看在死者为大的份儿上,允许七小姐能和在下先行一步,到府衙做上备案,也防日后万一。”现在这个时候,也估计就只有那个看似若君子之风的男人才能笑得出来。

    本来他这一番话,可以说得更加滴水不漏,偏偏他唯独绕过了在场的崇国公,这让他的神色一时分外难看。

    “叶七小姐,之前的事,毕竟空口无凭。本国公凭什么相信?再说,本国公是奉太后懿旨前来捉拿贼人,万万不得半途而废!既然右相和本国公可以理解为都是为同一件事而来,那么倒是不妨让右相和叶七小姐跟本国公走一趟!有些事,的确是需要面见了太后她老人家才能解释清楚的!”说着,他眸底的算计一闪而逝,面上却是佯装笑着。

    “不错!就凭她那么个废物,害得晚儿如此这般!崇国公,本王倒是决定要和你一同入宫觐见太后,看看太后她老人家到底要给我们个什么说法!”礼郡王开口不忿地说着,那仇视的目光可谓是把君卿从头到脚狠狠扫视了个遍。

    宫夙夜沉冷的眸子朝他一扫,他眸底一震,暗自划过一抹不甘,径自垂下了头。

    “唉哟,我的君爷爷!您快别喷鼻涕了!您那鼻涕暂且先换着另一张纸擦擦!这这这……可是君爷的文书啊!文书!”刚好这边,司徒空无意间瞥见君老爷子手里那张纸,有一点眼熟。仔细一看,那可不就是君爷的身份文书吗?这老爷子……这这……真是!

    “那是我老头儿的孙子!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他们说了算?他叶家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欺负我老头儿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小孙儿?他们羡慕嫉妒恨我家小孙儿,有本事让他自己家的老母鸡给他下蛋去!占着茅坑不拉屎算个什么东西……”

    君老爷子还在哼哼唧唧不满地抱怨着,君卿见状,就立即伙同司徒空那小子趁他不备,终于一把把东西给夺了过来。今日这一出,倒也多亏了司徒空最后这一手,要是没有它这么个东西,说不定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得,那她之前做的那些东西可都全白搭了!

    不过,幸好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

    左相府,空气污染太严重!生存指数不高,实在不利于她居住!好不容易,从那铁笼子里飞出来了,她可要重新给自己挪个地儿才好,最好是还能愉快地做回她的老本行,那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崇国公眼瞅着从司徒空手里递给他的纸,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两眼,哼,也就司徒侯府敢跟这些人做一丘之貉!既然惹上了,日后可别一个个地都想躲!

    “如此,崇国公可还有什么高见?”沈惊郅尔雅地朝着崇国公笑了笑,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右相大人见笑了!倒是右相大人年纪轻轻,惊才绝艳,又是摄政王殿下的左膀右臂。呵呵,他日定前途不可限量!”崇国公也跟着装模作样地冷笑了两声,脸色颇为不郁地拿着手里的文书率先一步走了。

    他再怎么样,也不是叶家那些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哪怕再多的用功,想要此刻在这件事上在做文章,也不过徒劳罢了。总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了叶君卿,可还有一个左相府!

    北辰墨一见崇国公等人一走,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来。他眼神示意了叶丞相一眼,不就死了一个丫鬟罢了,没了崇国公的支持,他们这边的独角戏又要怎么唱?

    叶丞相狠厉的眸光一闪,晚儿这件事情的真相一定不能让北辰墨知道了。这件事的知情者务必要处理干净!想到这里,他的眸光猛地扫向了早已被羁押在一旁的兰嬷嬷,警告地瞥了二夫人一眼。

    二夫人眼皮一跳,心弦一颤,不敢置信地回头望了望带着北辰墨和叶清晚回府休息的叶丞相。他这是什么意思?连她都信不过?那她在这个府里,忙进忙出这么多年又是为了什么?呵,真是可笑!贱人!我叶家绝对没那么轻易放过你!

    “叶七小姐今日这一招敲山震虎,用得到真是妙!”待人走得差不多之后,沈惊郅缓缓地踱步到君卿的面前来,颇有意味的说道。

    君卿潋滟的瞳眸眨了眨,勾魂的桃花眼里带上了几分无辜,“沈右相,恕小爷才疏学浅,一时还真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一向随心所欲惯了,还请右相大人您自个儿自便!小爷这里,不、伺、候!”

    “唰”地一下,君卿又开始装逼的打开了她那柄被她宝贝儿得不得了的金羽扇,反复琢磨着,是不是她今日就该开始去客栈住店。可是好像身上的银两一时也不够,她的大半个身家可都还是放在左相府里呢!

    啧啧,这事儿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就玩完儿。这么快就结束了,那她以后无聊的日子可怎么办?总有一天,她要让左相府里的所有人求着她把他们这些年欠她的银子一个子儿也不少的还回来!唔,当然这种事肯定要算利息!

    “君爷,君爷!您要去哪儿?我正愁着没地儿跟着您呢!”司徒空眼尖地瞅见君卿作势要走,立马猛地一下子拉住了她的衣袖,一张肥肉脸笑得那可是极为谄媚。

    “臭小子!当着我老头子的面,你就这样和别人勾三搭四难怪你媳妇儿都不和你好!都被那丑陋的狐狸精抢走了!嘿,我说!你这小子还傻愣在这里干嘛?他娘的,还不拿出老头子当年的气势,赶紧地给老子追!要是追不回,你信不信老子打断你……”

    “够了!够了!什么孙媳妇儿?依我看,是你这老头儿浆糊喝多了吧?明明就是自己想找第二春……”君卿一边颇为不满地大声嚷嚷着,一边又在动作迅速地躲避。

    还好她前世有身手,这臭老头儿的无影腿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就单单踹她那么一下,刚刚差点儿害得她简直是没被熏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七章 敲山震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七章 敲山震虎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