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第三十六章 不再是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风意 本章:第三十六章 不再是叶!

    宫夙夜面色一黑,沈惊郅一愣,众人心下一惊,啧啧,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也就左相府这花痴草包的废物敢说!

    “哈哈哈!哈哈哈!好哇你个臭小子!果然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听到这臭老头儿这么雄厚有力地声音,君卿不由得满头黑线,拜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压根儿就不是这么用的好么?

    “那明明是老头儿的孙媳妇儿嘛!臭小子,你是不是又被外面的野狐狸给迷了眼,所以才这么久都不着家?呐呐,孙媳妇儿,乖乖过来!你快告诉老夫,是不是这臭小子欺负了你,要真是这样老夫定把她浑身这张皮扒得丝毫不剩,挂在那城门上,就像熏腊肉一般熏她个几天,到时候啊!嘿嘿!她自然就知道了你的好!”老头儿得意洋洋地说着,眼睛里不停地闪烁着光芒,丝毫不顾忌君卿在场,转身就跟宫夙夜打着商量。

    然而,此时的君卿已经累觉不爱,司徒空这臭小子给她准备的什么惊喜?明明就是惊吓好么?这臭老头儿这么说话,真是也不顾虑顾虑他们这些作为当事人的感受。但是她也奇怪,这臭老头儿敢跟她这样说话,她非但没有一丝排斥,竟然还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怀念和雀跃。

    这个时候的宫夙夜,根本就和君卿没有一丝半点儿的心有灵犀,反而是对那臭老头儿的一番话心下颇为苟同,“老国公,教导得是!改日本王定当携同卿卿上门拜访!”

    啊呸,人面兽心都不足以形容这丫的阴险,这人在她面前怎么就是一副拽到没朋友的样儿,现在倒是对着这个臭老头儿给蔫了。

    “臭小子!你瞎瞪什么瞪!才多久没见,爷爷都不知道唤了?不然你还真当是进了叶家的门,就成了叶家的人?嘁,真是可笑!”君老爷子冷眼瞅着叶丞相那副满脸嫌弃的样儿,不由得哼唧了两声。

    什么意思?君卿懵懂的瞅了一眼那臭老头儿,表示自己真的不懂。

    “哎哟!”君卿一个不备,吃痛地捂住了自己的头,故作恼怒地瞪了那老头儿一眼,“你个臭小子!进了我君家的祖祠,难道你还想丢宗忘祠不成?还没有宫家的小丫头来得懂事儿!”君老爷子根本不故君卿幸灾乐祸地神色,逮着就要教训。宫夙夜难得的面色一黑,冷睨了一旁看热闹看得十分欢快的沈惊郅一眼。

    沈惊郅一哂,素来笑得颇为温和的嘴角,可疑地抽了抽。也就在这时,街道的另一处一道浑厚地声音,乍然而过,当即惊醒了各做各态的众人。

    “来人呐,奉太后懿旨!即刻将左相府叶君卿那毒女缉拿归案!其女谋财害命,实在是罪不可恕!”崇国公领着几路人马,动作迅速地将左相府前前后后给围了起来。

    君卿冷眼瞅着,并没有立即为自己做一丝一毫的辩解,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让二夫人看得都牙痒痒。但回过头来一想,也对,这可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不这个时候趁机将她赶出丞相府还更待何时?

    礼郡王此时看到崇国公带人前来捉拿的架势,还天真的以为真的是自己这边的救兵,当即就朝众人唤道:“没错!这毒女君卿,不但意图谋害亲姐,更是以下犯上!定国公你还站在那儿干什么?难道身为三公,你还想要徇私不成?”

    呵!君卿不由得心下冷笑,若他到时候,知道了他素来奉为女神的叶清晚,早就给他扣实了一顶绿帽子,她还真有些难以想象那该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

    宫夙夜精致的凤眸,暗光冷冷扫过一旁颐指气使的北辰墨。然而,叶丞相的脸色此时却是变了又变。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种时候,居然会无端生出这么多事儿!这是那人事先早就挖好的陷阱,还是那逆女暗中的勾结陷害?不过,不管怎样,他好歹也在朝堂之上混了这么多年,单单就凭这几招想要将他动摇,无异于蚍蜉撼树!哼,这局棋还有得下,咱们走着瞧!

    想到这里,叶丞相隐去眸底那层阴鹜的眸光,微微笑了笑,随即拱手道:“崇国公真是难得的贵客,怎么今日一登门,就如此大的排场?”

    “哼!叶丞相,莫怪老夫没警告过你!有些事儿,你可得慎着点儿选,千万别站错了队伍!”崇国公的眸光微眯了眯,朝着叶丞相意有所指的说道。要不是当年这寒门小生靠着定国公府的支持走到今天,他如何能有现在的荣华富贵可享?

    可惜呀,这人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自己道貌岸然不说,还恨不得拖别人一起下水。要不是为了崇儿,就凭他,他还根本就看不上眼。

    要说叶丞相此生最恨的是什么,不过就是别人那些万分轻鄙的眼神。哪怕他如今归为左相,也断断忘不了早些年他一个寒门小生,所受过的那些苦。因此他不但厌恶君卿的娘,更是把这种厌恶延续到了君卿身上,以至于只要一看见她,从来就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崇国公,敢问你这是何意?捉拿凶手向来是刑部的职责,什么时候太后都特意过问道这些升斗小事儿上来了?”沈惊郅温和地笑着,翩翩佳公子的形象,端的那是别无二致,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往日在官场之上的运筹帷幄。

    “右相大人,老夫这可是奉命办事,你若有任何不满,难不成你是想要抗旨不尊?”崇国公怒喝一声,颇为不满地瞅了沈惊郅一眼。

    “崇国公,本王一向执掌朝中大权,怎为何从未听说过此事?虽然如今皇帝尚且年幼,但政事还轮不到旁人来插手!”宫夙夜冰冷的话音一落,崇国公身子都不由得颤了颤,论他怎么想,他也想不到这摄政王居然这么大胆!当着众人的面儿都敢公然冒犯太后!

    哪怕他传闻里再狠,可是等他上位的时候,他早已卸下了担子。这人的面貌他还真没见过几次,关于他的事迹,他还真没当回事儿,如今看来倒还真不假。这独揽政权的本事,要换做别的皇族宗亲,哪怕只是夺嫡之争说不定都还做不到他这么理所当然!

    君卿给了一旁担忧不已的司徒空一个宽慰的眼神,拉了拉宫夙夜那裹藏在绯色衣袍里的大手。瞬间,冰寒之气被一股暖流包裹,宫夙夜整个人的面容霎时都缓和了不少。

    崇国公诧异地扫了君卿一眼,随即不屑地哼了哼,“殿下,难道您真要跟太后对着干不成?别人不知,难道您还能不知,太后她对您……”

    “本王如何,还轮不到尔等来置喙!”宫夙夜袖摆无情地一扫,拉着君卿作势就要走,却在这个时候被君老爷子给叫住,“我说!乖乖孙媳妇儿!你跟这些老渣渣废什么话?哼,老匹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我老头儿告诉你们这些老匹夫几次,我家小孙子和他姓叶的没关系!早就没关系!他们八辈子都别想挨上边!”

    “没错!如今看来这倒是叶家左右容不下我。几次三番的这么来使绊子,那小爷也不愿勉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过从此,我君卿姓的便是君,可不再是叶!”她君卿还没那么傻,放着真心关心她的亲人不要,反而去虚意逢迎这些横竖都看她不顺眼的人。

    “所以崇国公,你要捉拿的是叶君卿,可不是我!”君卿凝眸冷眼瞅了瞅眼前僵硬着神色的众人,并不做理会。反而再接下来的一刻,倒是再次给大家投入了一颗深水炸弹,“我说,你还等什么?看了这么久的热闹都还嫌不够么?”

    君卿的话音一落,霎时让众人感到一头雾水,只有沈惊郅向她投来了若有所思的目光。然而,暗地里,君卿却是颇为嫌弃地拍了拍自己的爪,典型地用完就丢。

    宫夙夜的眸光冷冷扫过,君卿立马谄媚地一笑,这次真是谢谢合作!

    “啧啧,看来没想到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叶辰从暗处缓步而来,丝毫不在意二夫人万分惊诧的脸。君卿颇为志得意满的把头一扬,那自然是!她小爷的伟大之处,可还多着呢!

    跟在她身后的青竹颤颤巍巍地命令着人,将那背在地上的麻袋一扔,立时那麻袋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呜”地声音。“右相大人,这便是您今早上门,专程来抓捕的贼人。”

    “如此,崇国公您老人家还要坚持是小爷在谋财害命么?敢问毕竟曾经身为叶家嫡女千金的我,稀罕谋谁的财?害谁的命?若是所料不错,有些人这么多年所做的腌臜事儿,小爷这儿可该是攒了一账本呢!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还才好?”君卿邪邪的笑了笑,既然她决定要走了,那就十分有必要好好地清清帐!

    “你!”二夫人当即气得愤怒地一指,恨不得这就上前来给那小贱人一巴掌!

    听罢君卿的话,崇国公的表情猛地一变,的确,他这次特意请旨,可不就是柿子专挑软的捏!没想到这次软柿子没找着,倒咬到一根硬骨头!这次定是赶了巧,大庭广众之下,他又如何能随意捅出崇儿此时的痛处!左相府,他不会就此轻易放过!只要一旦崇儿出了什么事,那这仅仅就是开始而已!

    “怎么?二夫人你就不好奇,这狠心下毒谋害你宝贝女儿的人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日后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可千万别等都还来不及报官,人就咽气了的才好!”说着,君卿状若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晕”倒在北辰墨怀里的叶清晚,无奈此时“晕”着的她,哪怕再气愤,也根本不甘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涂满豆蔻的指甲愣是狠狠一掐,留下一抹月形的痕迹,君卿,别以为她会就这样算了!昨日仇,今日怨,加在她的手上,她定要撕碎那张云淡风轻的表情,看看那贱人一脸痛苦是什么样子!

    而沈惊郅的找来的几个手下刚一解开麻袋,众人就听到了青竹的那一声尖叫,“啊!小姐,怎么会是兰嬷嬷?”青竹万分惊讶地捂住了小嘴,看着她家小姐的脸,有一瞬的不可置信。她明明听到小姐吩咐的是,随便找个人来顶罪,怎么会变成是这个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纨绔嫡妃》,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六章 不再是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第三十六章 不再是叶!并对摄政王的纨绔嫡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