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232:该怪谁呢?(回忆结束)

作者:浮光锦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12 04:47:31

眼前的一幕,让一众人惊呆了。

入读云京体大一学期,谁见过陆川这样?

他从军训开始就不怎么搭理女生,甭管那环肥燕瘦,漂亮还是丑,都一概漠视、不往眼里放。有那主动上前搭话的,说十句人家还不一定回一句,实力劝退了不少人。

这会儿这做派,简直让人惊掉下巴了。

“你放开我!”

他从后面紧紧地抱着人,一众人看不见那女孩的脸,只能听到说话声。

语调微微有些哑,染着层薄怒。

“你怎么来了?”

“怎么都没告诉我?”

“天还没亮,你昨晚在哪儿?”

陆川两手箍着人,手臂缩紧又缩紧,一句接一句,跟机关枪似的。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吓人啊——

大家都以为他不爱说话呢,敢情是人不对?

包厢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觑。

三个女生平时一直听徐凌萱说陆川的各种事,都以为两人真的有些牵扯,可这一刻,目瞪口呆地看着几步开外陆川那副黏糊的样子,也晓得事情不对劲儿了。

人家怕不是和徐凌萱较劲儿,纯粹就没感觉呀——

这种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谈个恋爱会那么纠结,还搞暗恋那一套?

昨晚一直臭着个脸,怕是因为女朋友没来?

这……

想到这儿,几个女生心思都复杂起来了。

迫切地,想看到她女朋友那张脸。

这要不是个天仙,怕是都对不起陆川这幅黏糊劲儿。

“你看到什么了?”

“沅沅你听我说——”

“我就去个洗手间,她凑上来给我表白的,我什么都没干,真的……”

“别生气好不好?”

“沅沅——”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还在挣扎,陆川死命地抱着人,绝不放手,也顾不得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了,一句接一句,声音迫切,甚至还有些委屈地解释。

所有抑郁的情绪,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全都飞了。

以他对江沅的了解,从没想过,她会在这样的时刻,突然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够了……

真的。

她来了,他心满意足。

江沅却觉得累。

她第一次乘火车,十二个小时还多,到了云京火车站,晕晕乎乎地被人潮挤出来的。早上六点的温度很低,天气很冷,她戴了围巾口罩,还是在一夜之后感冒了。实在受不住,打了出租过来的。一到学校门口就给陆川打电话,可是陆川没接。她纠结了一会,便给褚向东打。

褚向东那会儿刚出了包厢门,意外极了,想着给陆川一个惊喜,便让她过来,自己出门去接。

两个人一路走进来,江沅摘了口罩,一直打喷嚏,头发也被围巾缠得有点乱,状态不怎么好,又怕见了陆川惹人担心,所以想去洗手间先整理一下。

哪曾想,刚到洗手间门口,就听见陆川的说话声了。

她停在那里,看见了他撑在墙沿上的一只手,手指细长白皙,灯光下泛着温润的光,他的声音传到她耳边,低迷嘶哑,像极了每一次逗她时候的声音。

家里出了那样的事,她以为他会难受痛苦,可事实上,他在外面通宵,也不缺人陪。

“……你先放开我。”

一天一夜都没睡,江沅实在没什么力气,低声要求。

“别生气好不好?”

陆川摸不准她心情,有些慌。

江沅闭了闭眼,“我没生气,你把我放开。”

陆川舔了一下唇,放开了她。

郁闷得要死……

捶死徐凌萱的心思都有了,当然,也想捶死刚刚跟她说话的自己。

有病啊,在她那儿找什么优越感?!

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终于散开了,褚向东着实松了一口气,连忙对江沅说:“我们真没干什么,这不就情人节么,两个宿舍联谊,吃饭唱歌打牌,正准备散场回去呢——”

说着话,他抬眸看向其他人,一个劲儿使眼色。

江沅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手臂上搭的围巾,听见他说话,偏头瞧了一眼。

她身高应该超了一米六五,可是站在一米九的陆川边上,也就小小一只,极自然的发色,没染没烫,在脑后扎了一个低马尾,略有些凌乱蓬松,却给白玉一般精致的脸蛋增添了几分难以描绘的风情,乍一看,根本移不开视线。

“我去,这么漂亮的。”

“听说是陆川他们高中的校花诶。”

“难怪他天天往回跑。”

“咳咳——”

有人低咳了一声,笑着解释说,“我们就普通聚会,两个宿舍一起玩玩儿。”

“对,唱歌打牌,没干什么。”

说话的女生笑容挺尴尬,却也没忍住,一直盯着江沅看。

他们学校女生不算多,徐凌萱在新生里,就是女神级别了。可这会儿再一比较,完全被秒成渣了。就是个傻子也看得出,陆川中意哪个。

哦,说中意有点轻了。

他刚扑过去那一下,险些没将人女生扑趴倒地。

还有刚才那些哄人的话,肉麻死了好吗?

这样想着,几个女生忍不住又去看徐凌萱,徐凌萱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她也没想到,江沅会在这个点儿突兀出现,做了好一会儿思想建设才走到众人面前,尴尬地笑着,朝江沅解释:“那个,刚刚你真的误会了。”

江沅抿着唇,静静地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说什么……

心里涌上的,唯有一层一层的后悔,那些情绪翻涌着,差点吞没她。

她太了解陆川了,他是需要人捧着、哄着的,他的感情,那么浓稠、炙热,他爱着人的时候,是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守在一起的,可是她倒好,就那么仓促地,报考了安师大。

是她自己,硬生生地,在两人之间划了一道鸿沟。

因为这道深不见底的鸿沟,他们要过四年分割两地的日子,最频繁的话,一星期见一次,一次顶多一天,其他时候,无论是喜悦、悲伤、孤独,都不能第一时间和对方分享。

她的错呀,她的错……

头疼欲裂,她收回目光,没说话,抿着的唇角,露出了一线笑容。

陆川垂眸看见,心疼得紧,一只手,去碰她的手。

江沅没躲开,他便将她的手握在了自己手里,柔声问:“别多想,行吗?”

“我们真的没什么——”

“你能不能闭嘴?”

徐凌萱一句话没出口,被陆川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褚向东看事态不对,连忙对其他几人说:“好了好了,让他们两个待一会儿吧。我们先回行吧?要不出去吃个饭?一晚上太他妈累了,一起走呗。”

“对对对,先回。”

“回吧回吧。”

其他人自然是有眼色的,连忙附和。

很快,一个两个拿了东西,抬步往出走。

褚向东在最后,抬手拍了拍陆川的胳膊,低声说:“包厢我给你续上,好好说话。”

话落,抬步走了。

前面几个人都在等他,眼见他跟上,有人问了句:“川哥这女朋友,突然袭击啊?”

褚向东叹了口气,“还不是想给人一个惊喜吗?这个点到的,估计还坐的火车。一整晚呢。陆川这得心疼死了,待会儿进去了估计跪麻将。”

“噗——”

有男生被他逗得笑了,“这么夸张?”

“卧槽你是不知道!”

褚向东看了他一眼,言之凿凿道,“陆川对她那简直鞍前马后,神魂颠倒。从人家一入学就狂追不舍,被虐了好几次还死不悔改,后来好几次英雄救美吧,才勉强得了人家姑娘的芳心,有一次,为了在医院陪她,连他爷爷七十大寿都忘了。卧槽你能想象么,客人站了一屋,就他不在——”

闻言,一众人面面相觑,表示无法想象。

“简直让人一脸懵逼。”

褚向东感慨完,有些郁闷地看了眼边上沉默地走着的徐凌萱。

他没说话,眼神里的深意,却让一众人顿时明了:好歹同班同学呀,你这也知道人家有女朋友,还趁着人家女朋友不在的时候往上凑,要不要脸?

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徐凌萱没吭声。

陆川拽着江沅,进了包厢。

一进去便关上了门,将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江沅脑袋晕晕的,拿手推他,“你松开,我没办法喘气了。”

“你打我行不行?”

陆川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握起她一只手,就往自己脑袋上扇,“我不该跟她说话,我真的什么也没干,就她那样的,我根本看都没兴趣看的……”

“陆川——”

江沅叹口气,“要不我们谈谈吧?”

“……”

突然语塞,陆川抬起脸看着她。

江沅对上他眼睛,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半晌,咬紧了唇。

“你想说什么?”

陆川问。

江沅叹口气,摇摇头,“算了。”

想说让他成熟一些,稳重一些,冷静一些,以后不要只想着恋爱,将心思往其他地方分一些,现在这样,有时候会让她觉得很累,压力大。

却又不能说……

她专程过来,不是找他说这些的,成熟的稳重的冷静的,那也不是陆川。

她喜欢他,爱他,爱的就是身上这一股子骄傲放纵。

如果他没有这些了,那还是陆川吗?

她突然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被他揽着,她晕晕乎乎的,大脑都成了一团浆糊,吸了吸鼻子,她低头又咳了两声,笑着说:“情人节快乐呀。”

陆川吻住了她,狠狠的,强势又温柔的力道。

她其实想到了……

站在火车上的十几个小时,她想象了很多种,他见到她之后的反应。只是她没想到,等她一路站到云京,再见到他,整个人已然疲惫不堪。

陆川精神高涨,她也就没吭声,由着他折腾。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一点。

浑身都疼……

江沅一手撑着床坐起身,捂着嘴,将散落在床尾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捡了起来。

“陆川。”

穿戴整齐,她推了推沉睡的陆川。

熬了一晚上,折腾了三回,他彻底餍足,多少有些疲累,一手攀着枕头侧趴,睡得挺香。

江沅坐在床边,眼眸温柔,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他的脸,没再叫他了,低头叹了一口气,抬步出了卧室,走到包厢门口,心情复杂地停了几秒。

过来之后吧,两个人其实也没说什么话,时间都丢到了床上。

她明天早上要上课,一路走出会所,整个人都是飘的。

拦了辆出租,直奔机场。

来的时候不舍得坐飞机,乘火车折腾自己的后果便是喉咙痛脑袋晕,浑身黏腻,外加一场感冒,她说不清她是用怎么样一种心情,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

飞机上空的那一瞬,她的目光从机舱玻璃望出去,泪水染了满脸。

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是,他们可能走不过这四年了。

云京到安城,飞机只需要两个小时,可是进站出站各种折腾,等她坐出租终于抵达师大门口,差不多晚上九点了,一场雪过去没多久,夜里很冷,校园门口也没有几个人,下了车,她头重脚轻地往里走,身子晃悠悠的,突然栽倒在地。

“那就是累的,该醒自然就醒了。”

“我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精力再旺盛,折腾起来也该有个度,瞧瞧这人都成什么样了,简直造孽!”

“那她流血——”

“这会儿知道心疼了?”

“……”

“一会儿我开点药,回去用上,过几天来检查。”

“麻烦您了。”

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好像是一男一女,在哪儿说话。

江沅费力地抬起眼皮,光线有些刺眼,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抬手在眼前挡了一下,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手背上贴了个透明创可贴,一点儿血迹,隐约透出。

“吱呀——”

有人推门而入。

她下意识抬眸看去,正对上江钟毓的脸,微微愣了一下。

江钟毓看着她,脸色微红,脚步顿了一下,才走到床边,轻声问:“醒了?”

“……我?”

“昨晚在校门口,你晕倒了。”

想了想,江钟毓说。

他选了安师大,扛起了肩上的责任,这半年来,和母亲关系和缓了许多,昨天是情人节,他担心母亲一个人呆着伤心,所以走的晚了一些,被司机送到校门口的,一下车,就听到前面有人惊呼。

江沅晕在了校门口,他又叫回了司机,将人送到了医院。

送到医院后,医生发现她裤子上有血迹,帮人好好检查了一通,说是同房引起的。至于晕倒,应该是长时间没吃饭,外加休息不好还感冒,导致了的。

早上医生来查房,江沅还没醒,他有些担心,追问了两句,免不了被训斥了一通。

这种事他也没经历过,被女医生训了好几句,脸都红了。

“……谢谢。”

江沅也不知道说什么,半晌,开口道。

“你去云京了?”

昨天是情人节,他猜测,江沅应该去云京找陆川了。

目光落在她苍白的脸上,俊秀的眉,微微拧起。

“嗯。”

江沅笑了下,一手摁着床,侧身坐起身,低声解释说,“情人节嘛,我之前也没去云京看过他。所以就去了。觉得机票贵,所以买了火车票,有点感冒了。”

“……还有哪里不舒服?”

垂眸看了她小一会儿,江钟毓问。

江沅摇摇头,想了一下,又说:“应该能出院吧?”

“嗯。”

她其实没什么大问题,不用住院,江钟毓也了解她,没强迫人住院,很快又转身出门,去医生办公室,找了医生过来。

中年女医生过来,看着江沅,免不了又训斥了一通,什么女孩子要爱惜自己,身体是自己的,年轻时不拿身体当回事,老了要吃亏之类的,江沅默默地听完,才被解放。

她在火车上不方便吃东西,到了云京以后也没吃,一天一夜,就用了一个飞机餐,走出医院的时候,江钟毓也没征求她意见,先将人带到了一个餐馆,吃了早餐。

吃完饭,两个人乘了辆出租车去学校。

大约十一点,车子停在了师大的正门口,没到午饭时间,门口没什么人。

江钟毓坐在副驾驶,解了安全带,先推开门下车,拉开后排车门的时候,抬手扶了江沅一把,低着头出声问:“你怎么样?晕不晕?”

江沅嗓子哑了,只说:“没事。”

她的情绪,好像不太对。

江钟毓能感觉到,她心里压着事,似乎很低落。

不过,事关陆川,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扶着她站好,拿了零钱给司机。

出租车从两个人边上驶开,江钟毓正预备转身进学校,目光不经意瞥过,看见了一个人。

陆川一觉睡得太沉了,晚上才醒,等醒来的时候,江沅已经不在了,他手机上有一条她发的短信:“看你睡得沉,我就没叫你。明天要上课,我先回去了。”

很稀松平常的一句话,他却觉得刺眼。

在学校待不住,打她手机还一直关机,莫名地觉得慌,订了大清早的飞机,又跑了回来。

没进校园呢,就看到这一幕了。

抬步走到两人跟前,他盯了江钟毓一眼,隐忍着情绪,把江沅扯到了自己身边。力道有点大,江沅竟被扯得踉跄了一下,哑声唤:“陆川。”

边上站着,江钟毓微微偏头,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成了拳。

“怎么回事儿——”

陆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一拳挥了出去。

猝不及防的力道,携裹着压抑的怒气,落在陆川脸上的时候,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后踉跄了一下,尔后,撒开攥着江沅胳膊的手,一手推着江钟毓退了一步,迎面也是不由分说的一拳。

两个人在校门打了起来。

没人说话,就互相撕扯着,拿拳头揍对方。

“陆川!”

江沅晕头转向地看着两个人,喊话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这一年真的很不顺心。

从阮湘君的事情开始,一件接一件,让她脑子都快炸了,看着两个人打架,急得眩晕,强撑着跑过去的时候,双手抱住了陆川一条手臂。

陆川被她钳制住,另外一只手,还攥着江钟毓的衣领,眉宇间布满戾气。

江钟毓低着头,两只手抓住他一只手,将他五根手指,慢慢地掰开,推到一边,盯住他眼睛的时候,一字一顿地说:“你最好对她好一点。”

“我x你——”

一句话没骂出来,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又一次扯住陆川的时候,江沅用力地推了他一把,“行了!”

话落,扭头看了江钟毓一眼。

江钟毓抬手扯了扯衣领,转身,大步进学校。

目送他远去,江沅才看向隐忍怒气的陆川,垂下头,低声说:“以后别打人了行不行?”

“他先动的手!”

陆川气得胸膛起伏,一手将她下巴抬起来,目光灼灼地和她对视。

他这两天都没休息好,眼眸通红通红的,唇角还淌着血,狼狈的样子,让江沅看着看着,突然落下泪来。

无形的压力压在心上,肩上,她只觉得累,无法形容的累,泪水涌出眼眶,控制不住,到最后,模糊了视线,她蹲下,两只手插进有些蓬乱的头发,往脑后揪扯。

该怪谁呢……

怪生活吧,让人这么累,这么痛。

------题外话------

其实有时候,就是情绪堆积到一个点上,人就会怀疑人生了。

沅沅的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两个人各种矛盾的开始,后面的不展开,因为该详细交代的,感觉也差不多了。感觉大家跟到这儿,也能感觉到,异地恋真的很难,很多事,也说不清怪谁,只能说彼此都太年轻,不成熟,在一起痛苦压抑越来越多,及时叫停,是无奈又唯一的选择。

还有哈,仍然是那句话,文文比较现实,所以,主角身上都有缺点,我写出来,并不是说我认为主角各种行为都是对的,在提倡,只是展示出来,判断靠个人吧,每个人想法也不一样。

接下来阿锦要理一下思绪,这一章也很饱满,如果七点没二更的话,我们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