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驯服 第123章 我舍不得,不是不敢。

作者:盛不世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12-02 17:19:35

温柔始终觉得,江游像一头野兽。

哪怕他外表的皮囊那么精致,都掩盖不了,他内心的野兽。

江游身上的野性,是带着所有的欲望都被满足以后的厌倦和肆无忌惮的,因为出身条件太好,所以什么都被满足了,那么接下来不能被满足的,就是另外一种延伸出来的贪婪。

就如同此时此刻,温柔无法抵抗江游,她感觉自己的手脚不受控制,哪怕想挣扎,也动弹不得。

江游压上来的时候,将她的呼吸一并鲸吞。

就如同身后的滔天巨浪掀起,轰轰烈烈从温柔的头顶压下来。

温柔闭眼,终于明白,自己还是从另一个深渊里,跳了下去。

接下去的一切,模糊不清的痛意就像她从未清明过的爱情,在她的肢体上手舞足蹈。

大脑好像始终和这个世界无法产生联系,不管江游如何刺激,这些疼痛感都是混沌的,缓慢的,如同受刑,就像是钝刀,从她皮肤上缓缓爬过。

有的时候温柔觉得自己像一枚十字架,像受难的耶稣。

但更多时候温柔觉得自己像是一块腐烂发臭的肉,被上供到周围插满了火把。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太多人怕她也能上天堂了。

毕竟在他人眼里,只有好女人才配上天堂。

温柔再度沉沉昏睡去,也不想再睁眼管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直接将自己拆分成一块一块的碎片,就这样被人一把洒在世界的尽头也好。

碎了也好。

******

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晒得刺眼。

温柔撑着身子坐起来,感觉力量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但是大脑还是有些疼痛感。

她刚坐起来,就被江游拽着回了床上。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温柔还以为自己刚和他领证不久。

晃了晃脑子,把那些奇怪的错觉甩开,温柔哑着嗓子说,“我要走。”

“你不可能走的。”

江游从睡意里转醒那么迅速,好像随时随地都能够回到状态里,他眼神警觉且深沉,“从今天起你就待在这里。”

“这里不是我的家。”

温柔挣扎着要下床,脚落地的时候却发现膝盖酸软得厉害,之前从温粲身边醒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个感觉……

咬了牙,温柔挣脱起身,恨恨看了江游一眼。

禽兽这方面还得是他登峰造极,温粲都比不得。

这一次确实是她温柔栽了,着了他温粲的道,一想到自己那些大尺度照片还在温粲的手里,温柔觉得脑袋痛得更厉害了。

只是她也不习惯卖惨,等着瞧吧,这笔账一定得算清楚。

温柔咬牙抿唇站稳了以后,对着江游说,“我有我自己的事业要干,你现在开门,放我出去。”

“知道我会锁门?”

“猜到了。”

“那么了解我。”

江游眯起漂亮的眸子冷笑,“还口口声声不爱我?”

“爱过。”

温柔面无表情地说,“现在不熟。”

江游没想到温柔会说这个,也跟着起身将她拽住了,“你现在出去,万一温家人又要对你下手怎么办?你认不清自己的分量吗?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江游说话是好意,说出来就难听无比。

温柔听见这个,果不其然皱了皱眉,咧嘴笑说,“我就是认得清自己的分量,所以现在才要回去。”

说完温柔在这个曾经属于过自己的卧室里找到了她过去的衣服。

只是令她错愕的是,自己没带走的那些衣物都还如同记忆里那般放在原来的位置,但是上面也没蒙了灰,好像有人一直在打扫的样子。

温柔愣了愣,将衣服拿起来,也不顾江游自己背后,反正他都看过无数遍了,这些没意义的羞耻心,不如丢掉吧。

江游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温柔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睨着她的背影,眸光幽深,“你真的要走?”

“那不然呢。”

温柔的声音平静淡漠,“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我对你做的那些……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毕竟他一怒之下也……做出了违背她意愿的事情。

“有什么好说的。”

温柔眼睛微红,笑意讽刺,“旁人害我我倒要惨叫两声呢,江少,您害我?这有什么,您开心就行了呀。”

江游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利刃割过,他无意识地深呼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发生关系这种事情,你一点不在乎吗?”

“没事的,这点小事算什么。”

温柔还掐着甜腻的声音对江游说道,“更恶心的事情你都做出来过,如今怎么拘泥于这种小节了呢?”

她怎么能把自己受苦说得如此轻描淡写!

江游惊觉,温柔是已经不管他对她做任何行为了。

哪怕他在她身体虚弱的时候趁虚而入了,她醒来竟然也没有对自己有一丝质问和控诉……

江游的心从来没这么凉过。

温柔,是不是早就已经……放弃他了。

上前,抓住了温柔的手,“你不恨我?我做这些……”

“我有什么好恨你,我自找的。我活该。”

温柔笑得风情万种,江游才知她原来是极美的,只是这一切,都是在她离开他以后,他才发现的。

“你呀,就好好的,占尽道德高地,去做那个良心不会痛一下的人吧。”

温柔还轻轻拍了拍江游的脸,眉眼冷艳,好像在无声地嘲讽他,“风吹雨打,受苦受累,有我替您扛着呢,江少。”

江游的瞳孔都收紧了,她怎么会这样说话……

她明知道说这种话等于在羞辱她自身,却还要讲出来……

下一秒,温柔的手臂从他的指缝里挣脱,而后女人往外走去,江游大喊她的名字,“万一温家又要对你下手怎么办!你想过吗,那些照片要是公开出去——”

“公开出去,那又如何。”

温柔站定了脚步,转过头来看江游,她几不可闻地仰了仰嘴角,“我这样稀巴烂的名声,给不给人看见裸照,还有区别吗?反正也都这样了,我不介意更烂一点。”

江游心脏仿佛骤停了。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不介意这些照片公开。”

温柔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如同一波死水,“裸照而已,那么多人要我下油锅,我都习惯了。”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说出这些话……

江游摇着头,“你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吗?你明明是被强迫的,这个社会对女人有极其严重的枷锁,你会被说成身体脏了的女人,还会有人说什么从此往后嫁不出去了,这些话你都不在乎吗?”

“这些话,都还未够你当初伤我来的剧烈。”

温柔一动不动看着江游,说话的速度好像一个机器人,她伸手,没使用太多的力气,就这么戳了戳自己的胸口。

轻微的两下动作,却好像朝着江游的胸口开了两枪似的。

“温粲失算了一件事,确实这个社会,出了这种事情我会被大家看笑话又嫌弃。但是他没想过的是,我早就被你害惨了,江游。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温柔站在那里,歪了歪头,一张脸白皙漂亮,就好像是精致的洋娃娃,可是她的里面,仿佛早就已经空了,成住空坏,连脓都流干了,一点没剩下。

空荡荡的她的躯壳,世人若是想看,那尽管看去,把她的手脚砍断放在台子上让大家评论够不够鲜活也无所谓。

“所以,我只是错愕于他会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但是,我并没有害怕后果。”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可以无所畏惧。

一种是勇敢的人,为了心里的热爱可以一往无前。

而还有一种,就是心死的人。

随时随地,就能去死的人。

温柔光是站在那里,江游便觉得漫天的绝望感朝他袭来。

“所以,不管我的身体脏不脏,好不好看,我都无所谓。”

温柔攥了攥手指,“我只会把我该拿的一切都拿回来,没有人可以绑架我。”

“那如果我不想呢!”

看见温柔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江游终于无法忍受,“我不想你的身体被公布天下被别人看见呢!”

温柔往前迈的步子狠狠一停。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带着震惊地再度回过头来看江游。

好像是听见了不可置信的事实似的,她想象不到这话会从江游的嘴巴里说出来。

“我说了,就算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也不会让外人打你一下主意。”

江游眸光锐利,“这个家外面全都是我的保镖,我已经派人把整个家守住了,你出不去的,温柔。”

“你囚禁我?”

“我只是在用我的方法保护你而已。”

听见江游这个可笑的说法,温柔心惊肉跳,“你不许我从这个地方出去,还好意思讲保护我?”

“在那之前我会替你解决温粲的事情。”

江游那样漂亮又乖戾,他就像个怪物,不允许别人挑战他的尊严,“所以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我不需要你替我解决。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报。”

温柔换了角度,要是家门出不去,那她便——女人走到了二楼卧室的落地窗边。

她朝外看了一眼,“放我出去,不然我从这里跳下去。”

江游的声音猝然变得冰冷,“你试试呢?”

温柔笑了,“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江游。你曾经对我说过。”

她一字一句,刺穿了江游的背。

“你要真那么爱我,找个楼跳下去死了吧,我也舒服点。”

过去如惊雷劈过他的大脑。

江游的双耳嗡嗡作响起来。

“你猜。”

温柔笑了,眉目如画,“当时我没跳,是因为不敢死,还是因为,舍不得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