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仙娇

第一零三四章 又闻虬龙族使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文飘过峰 本章:第一零三四章 又闻虬龙族使者

    月和圣尊被宁扬夺了舍!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来前者也是悲摧。

    那天,看到宁扬救子失败,反而受了重伤,有如丧家之犬,狼狈的逃回圣和殿,月和圣尊觉得自己的这位盟友在天庭这回是彻底的失了势,没有再合作下去的价值,于是,便惦记上了他的那颗天仙之心。

    不想,宁扬也在打月和圣尊的主意——在秘库里,宁扬被沐晚所伤。换在平时,这点伤,算不了什么。然而,一直以来,他都忍受着罪孽带来的蚀骨噬魂之痛。这一点小伤,竟然形同最后一根稻草,他再也忍受不住,感觉自己随时都会崩溃。所以,在回来的路上,他决定干脆入魔。因为罪孽不会对魔造成伤害,炼化之后,还能为己所用,提升修为。不过,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当然等不及了。而且,他也知道,不论是盟友月和圣尊,还是天庭那边,谁也不会给他时间推倒重来。于是,他就惦记上了月和圣尊的一身修为。

    所谓的惨相,其实只有三分是伤,剩下的七分全是演技。目的有两个,一是,麻痹月和圣尊,令其放松警畅;二是,他知月和圣尊甚深,料到他已经在打自己的天仙之心的主意,以此诱惑月和圣尊先动手。

    于是,总祭坛上发生了一场恶斗。

    月和圣尊是个没有心的空壳子。他哪里是宁扬的对手?

    结果是,前者挖心不成,反被后者给夺了舍。

    当然,身为魔圣尊,月和也是自保的手段的。所以,宁扬虽然夺舍成功,却一时之间没法灭掉其元神,只能将之强行封印在玉府之中。

    对此,宁扬并不着急。因为有血海在,只要九九八十一天,他就能彻底炼化掉月和圣尊的元神。到时,世上再无月和圣尊。

    而他则完全接过月和圣尊的一身修为,从堕魔者,直接晋升成为魔圣尊。至那时,他就挖出原来肉身的天仙之心,给新的身体安上,再炼化那一身浓得化成了实质的罪孽……

    哈哈,姓沐的贱丫头,你且洗干净脖子,受死吧!

    仙界是我的!

    魔界是我的!

    妖界也是我的!

    我宁扬,才是三界之主!

    不想,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宁扬才炼化了二十几天,各分祭池的献祭突然中止了。

    此时,他已经融合一些月和圣尊的记忆,从中得知,血海眼见着就要崩塌了。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站在总祭坛上,干瞪眼!

    不用说,肯定是姓沐的贱丫头在刨他的命根!

    “沐晚!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摇摇欲坠的总祭坛上,宁扬瞪着一双血色竖瞳,周身的青筋暴起,宛若从炼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青天界,青帝府。

    “明天正好是沐休,大家都休整一天。”沐晚说道,“后天,老常,你带着阿一他们去妖界那边跑一趟。自从我正位以来,那边的妖皇们与天庭的关系疏远了一些。宁扬入魔,天庭发了警示公文过去,他们迟迟没有回复。”

    常龙拧眉:“姑娘是担心他们有意倒向魔界那边?”

    沐晚摇头:“这倒不至于。现在,仙界防守森严,可谓固若金汤。宁扬无从下手。而宁扬的野心不小,做梦都想成为三界共主。所以,我担心他会先从妖界那边发难。你们过去看看,妖界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也好做些准备。”

    “诺。”

    接着沐晚又下了一道命令:“黑夜,你传令给花田和阿牛,从即日起,撤兵,恢复各通道的正常运行。你要嘱咐阿牛几句,各通道口收尾要干净些,莫留下痕迹。”

    “诺。”黑夜领令。

    “行了,你们辛苦了,都下去休息吧。”沐晚挥了挥手。

    “诺。”

    待香香他们三个离开大殿,沐晚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放下手,闭上眼睛,冥思苦想。

    此行,香香他们一举摧毁了两千多个分祭池,宁扬的血海肯定是报废了。故而,她以为这回能推演到宁扬的现状。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她“看”到的依旧是一片血雾迷茫。并且,与之前相比,血雾的颜色要更浓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呢?就算是血海被摧毁了,笼着总祭坛的血气需要时间消散,颜色也不至于变得更浓啊。

    难道说,我“看”到的,并非是血海上的总祭坛?如果不是,又会是哪里呢……

    沐晚百思不得其解。

    心念一动,她已然坐在玉府仙宫大殿的凤形大位上。

    刹那间,各种画面象五光十色的气泡,蜂拥而来。这些是星海各界面,以及青天界、中天界等界面的信息。通过这些气泡,沐晚能即时了解这些界面的相关情况。

    沐晚扫视这些气泡,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不禁喟然长叹:“罢了。”

    不管是时机未到,还是道行有限,总而言之,她尽力了,仍然参不透推演到的玄机。再耗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身形一晃,她已离开大位,去了左侧殿的书房里,静下心来,开始练功。

    次日下午,沐晚从紫徽阁回来,看到黑夜坐在前院大殿的门廊上。

    “什么事?”她身形一晃,已然站在门廊上。

    黑夜连忙起身:“姑娘,冥司的左判大人求见。”

    沐晚笑道:“你们的关系很好啊。”不然的话,哪能劳驾黑夜亲自过来通传?

    黑夜答道:“他说,他是掩了行踪,秘密上来的。还说,这是冥君大人再三吩咐的。本来,他是想请老常帮忙引见。结果,老常出去了,不在府里。所以,他才找上我。”

    “这是我们自己府里,你也跟他一起胡闹?”沐晚哭笑不得。

    黑夜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可奈何:“没办法,左判大人不相信我的防卫工作。”

    “人呢?在哪里?”沐晚问道。

    黑夜答道:“在我屋里。”

    “带过来吧。”

    “诺。”

    不一会儿,黑夜亲自带着一个穿着黑风斗篷的人进了大殿。

    看到沐晚端坐在主位上,那人这才放下斗篷,上前见礼:“臣见过君上。”冥君尚且在仙帝面前称臣,何况他还只是冥司的属官。

    沐晚曾经在冥界见过这位左判大人。是以,一眼就看出,是本尊。

    “爱卿免礼。”她受了礼,微微抬手,“冥君有何事要爱卿代为秘报?”

    “回禀君上,敝主令臣面呈密奏一份。”左判大人取出一枚玉简,躬身将之高举过头。

    沐晚忍住笑,心道:没有想到,燕大哥那样散漫的人,却有一个如此严谨拘礼的左膀右臂。

    她向黑夜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无奈的笑了笑。姑娘喜清净,所以,大殿里面并没有安排当值官。他只好临时当一把当值官,接过玉简,噌噌的跑到主位上,呈给沐晚。

    沐晚扫了一眼玉简,险些破功——果然,燕大哥是一如既往的随意。左判大人如此谨慎交上来的密奏,竟然连禁制也没有设置。

    所谓的密奏,其实是燕冷的一封亲笔信。

    信里,他主要写了摧毁分祭池的后续:首先,黑夜他们离开后,他一直有令当地的城隍暗中留意余下的那些分祭池的动静,如有异动,即时上报。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城隍们几乎同时上报,那些分祭池自爆了,除了一个巨大的坑,什么也没有留下;其次,到他写这封信为止,下界没有发现宁扬的影踪。

    沐晚惊讶极了。她没有想到,血海的反噬竟然如此之猛烈——余下的那些分祭池自爆,守卫、血池里的怨魂……无一逃脱。

    分祭池尚且如此,总祭坛受到的反噬岂不是更大?宁扬那厮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惆怅。魔族的戒备心比仙族要强得多。花田身为三重天的魔尊,在九重天努力建立人脉,到目前为止,也只能打探三大圣殿的一些边缘消息。

    而祥云更难。她冒着极大的风险,却连三大圣殿的边缘都摸不到。明显的得不偿失,沐晚让她打道回府。

    是以,三位魔圣尊的近况成迷。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沐晚当着左判的面,捏碎掌中的玉简,说道:“爱卿替本君捎一句给燕大哥,这事揭过去了,燕大哥不必再盯着,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诺。”左判大人闻言,态度越发的恭敬。他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臣告退。”

    沐晚颌首:“去吧。”

    黑夜上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人,请。”

    “谢谢黑爷。”左判大人抱拳,随他一道离开了大殿。

    沐晚在大殿上枯坐了一会儿,低头轻叹,准备进入玉府仙宫继续修行。

    就在这时,常龙的契约闪闪发亮。

    这么快,妖界那边就有消息了?她赶紧的准许联系。

    下一息,常龙传讯过来:姑娘,确切消息,半个月前,虬龙一族的使者抵达九重天的妖界,并且甚受礼遇。

    沐晚拧眉:你们现在是在那边的仙王界?

    常龙:我们刚进入妖界。这边在盛传虬龙族使者的消息,根本就不用刻意打听。

    沐晚心里“咯咚”作响。天庭在妖界设有数十处驿馆。如果情况属实,半个月前的热门事件,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这些驿馆上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阿雁儿、商别离离别殇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清华nao、落枫№满地、芙蓉暖玉、云端问柳、baobao040408、君燕ma0217、liului0001、暖暖地平线的平安符,谢谢!(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品仙娇》,方便以后阅读一品仙娇第一零三四章 又闻虬龙族使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品仙娇第一零三四章 又闻虬龙族使者并对一品仙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