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林慕年倒是没吃到啥苦头,并且还享受其中,感觉新世界的大门成功被开启了。

就是有些费体力,一开始还好,越到后边儿越招架不住,头一回想早点睡觉。

然而火的引线是他点的,结果火势越烧越大,终于是脱离了他预想的范围。一个没控制住,哦豁,成功翻车了。

等到后半夜,火终于烧完了,他也被压榨得一滴都没有了。

事实证明,小说里的事后后遗症也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慕年刚翻个身,结果过程中不知牵扯到了哪儿,险些腿抽筋。

全身酸僵得不能动,一动就疼,就像是前一天晚上被拉出去长跑了十几公里一样,哪哪儿都酸。

腰部的位置更是不必说,稍微动一下都疼得他差点儿倒抽冷气。

果然他就不应该临时变卦,把当1的机会让出去。虽然说过程确实是蛮省力的,舒服也是真的,但这后遗症简直要命。

祁徽屿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一下,于是也醒了过来。

现在的他终于理解了此前看过的一句话。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在这样阳光正好的清晨,一睁开眼就能看见被自己拥在怀里的心上人。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他无声地微扬起唇角,低头凑过去,亲了亲怀中人泛粉的脸颊。

过去一晚上,他下巴处冒出了些青黑色的胡茬出来,亲他的时候,在他脸颊的肌肤上轻轻擦过,有些刺痒痒的感觉。

林慕年这会儿刚睡醒,意识还没完全回笼,加上昨晚上劳累了一宿,这会儿正是犯懒的时候。

因他这样的“骚扰”,不免噘了噘嘴,埋头在他怀里拱了拱,哼哼唧唧了好一会儿。

祁徽屿有被他这样无意识的撒娇萌到,不由抬手揉了揉他细软的头发,笑说:“现在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林慕年当然也是不想起的,之所以醒来只是因为身体的生物钟,所以到点了就醒了。

虽说是醒来了,但还是很困,尤其早晨凉意明显,更是让他不想从待着的这处热源里挪出去。

他软绵绵地应了一声,额头贴着自家男朋友的胸膛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角度,又准备继续睡。

祁徽屿吻了吻他的发丝,将怀中人拥紧了一些,同时将他身上滑落的被子往上提了提,将那一片印满暧 昧痕迹的白皙肩膀悉数盖住。

这一睡,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中午了。

他下意识伸手摸向旁边,因为摸空了这才睁开了眼睛。

瞅了眼床头上放着的闹钟,看着上边儿的时间,想着这个点,人估计是下楼给他准备午饭去了。

这么一想,他又理所当然地继续躺着。

大约是因为睡够了,体力也回来了些。这会儿比起早上醒来的时候,稍微好受了不少。

就算身上的肌肉还是酸得很,腰部更是一点儿缓解的迹象都没有。

按照这个情况,个没准真要在床上躺一天了。

但是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个小长假,一天都在床上躺着的话也太浪费了。

于是他便主动联系起被他晾了好久的系统,问:“系统商城里有没有那种可以补充体力的商品?”

系统瞅着它这宿主虽然记忆是被封存了,但习惯还是都原封不动的。

于是在他说完之后,它就很熟练地点开了商城,兑换了体力补充剂,并且贴心地问了一句:“需不需要再给你兑换瓶肾 宝,以备不时之需。”

林慕年深刻怀疑这系统是在小看自己,本着男人的尊严,在等体力补充剂生效之后,他就反手将它关进了小黑屋里:“可笑,我会需要那种东西?”

面对着眼前熟悉的小黑屋,系统:“……”

果然,它家宿主的某些习惯,并不会因为记忆被封存就因此消失。

等体力回充之后,林慕年蹬了蹬腿,伸了伸手,又在床上滚了一圈。

这补充剂果然好使,这会儿的他是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并且觉得再大战个三百回合都没啥问题。

当然,他也就是这么一想。

等从床上爬起来后,他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尤其是在看见上边儿深浅不一的痕迹之后,霎时间满脸通红!

不仅是身上,从小腿腿腹到大腿内侧都有……简直没眼看。

这人穿着衣服的时候看起来正儿八经的,脱下衣服之后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昨晚的细节画面不由自主地又印进了他的脑海中,惹得他一阵脸热。

不过,重点是……昨天他就这样luo睡了一晚上?

这人太可恶了,居然连条裤衩子都不给他穿上!

虽然此刻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他最终还是不习惯裸奔。

还好离床不远的架子上挂着一条浴巾,他三两步蹦跶了过去,扯下浴巾将重点部位遮住,这才进了卫生间。

等洗漱完出来之后,他看了眼房间四周,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踪影。仔细一想,才想起来他的衣服早在昨天在楼下客厅的时候,就都被扒光了。

因为昨天过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他都忘了要回家一趟拿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

所以现在就是,他连件裤衩子的都没得穿。

他思索片刻,随后一眼锁定旁边的衣柜。

反正男朋友是他的,男朋友的衣服也可以是他的。就暂穿一下,等回头自己的衣服洗干净了再换上也一样。

于是他就走了过去,打开衣柜,从中拿出了一件白T和有系带的运动裤。

经过他不懈努力地一通翻找,终于在衣柜下边儿的小抽屉里找到了几盒没拆封的四角裤。

虽然size不对,穿上去总觉得空荡荡的,但也总比完全空档好。

T恤的尺寸也大了好多,穿上之后,衣摆直接盖到了他的膝盖上,感觉完全都不用再穿裤子了。

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得穿条裤子。

于是他又将那条又长又宽的运动裤给套上了,因为裤腰是系带的设计,系好之后就不用担心走到一半裤子掉下来的问题。

就是裤腿明显也长了好多,他又弯身挽起了三分之一,稍微固定了一下,这才不影响走路。

衣柜门后贴了一面等身镜,穿上衣服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衣服不合身的缘故,看起来显得有些奇怪。

本来他觉得自己的身量算是同龄男生里的平均水准,现在这么一看,显得他的身形尤为较小。

一定是穿搭影响了视觉。

他正想着要不要把垂下来的衣摆塞进裤腰里的时候,外边儿就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开门声响。

林慕年一转身,就看着祁徽屿进了门,并且在视线对上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驻足在了门口。

祁徽屿刚才在楼下准备午饭,这会儿做好了就想着上来看看他醒了没有。甚至计划着,如果他不方便起床的话,那他再把饭端上来好了。

一进门,看见他身上正穿着自己的衣服,对于他来说正好合适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宽松有余,将他整个地裹在了其中,莫名有些萌感。

他走到他面前,伸手环住了他的细腰,将他圈在了自己怀里,“怎么自己起来了,身上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明明他这是再正经不过的询问,但林慕年听着还是没忍住红了脸,窘然地说:“还好,睡够了就起来了。”

他在说这话时,有些不太能直视祁徽屿的目光,一看着他,脑子里关于昨天晚上的亲密画面,就又连番地涌了出来。

看着他的眼睛和嘴唇,怎么样都觉得涩气。视线多停留一秒,他就没由来地感觉到内心躁得慌。

祁徽屿瞧着他目光微微躲闪,小脸微红的模样,以为他这是害羞了,不禁低头亲了亲他柔软的唇角:“饿了吧,下楼吃午饭,保准都是你爱吃的。”

这么一说,林慕年还真觉得饿了,肚子也应景地“咕”了一声。

他整个人顿时更窘了,尤其是在听见自家男朋友的轻笑声之后,两只耳朵瞬间通红,从头热到脚。

瞧着怀里都快要红透了的少年,祁徽屿怎么看都觉得可爱,抱着他的手也舍不得松开,于是就顺势将他抱了起来。

他这抱小孩似的方式,惊得林慕年连忙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看着就像是挂在他身上一样。

“你快放我下来,我又不是没长腿,自己能走的。”林慕年右脚上的拖鞋,随着他不自觉晃悠的动作,“啪”地一下飞了出去。

见此,祁徽屿便把那只掉在地上的拖鞋又踢出了老远,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天气变凉了,你这样光着脚踩在瓷砖地上容易着凉。”

林慕年看着他这一整个动作,又听着他这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一时间无语凝噎。

祁徽屿又将他往上托了托,不忘叮嘱了一声:“你可要抱紧了,不然一会儿下楼梯的时候容易摔。”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林慕年自然也是没了拒绝的理由,想着也省了走路的力气,于是就乖乖地应了声“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