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祁徽屿舍不得松手,又粘粘乎乎地抱了他一会儿之后,这才松开了他:“那你先去客厅里坐着吧,碗筷饭菜这些我来拿就行。”

林慕年倒是乐得清闲,也没拒绝,便应了声说:“好。”

他在饭桌前坐等着,等祁徽屿端出来饭菜后,这才装了碗饭递给了他。

大概是因为这会儿确实饿了,饭菜也可口,因此两人基本上全程都是安静吃饭。没过一会儿,桌上的饭菜都一扫而空了。

林慕年吃饱喝足,坐着的时候没感觉,站起来后就觉得胃被撑得有些难受,于是又坐了回去。

祁徽屿察觉到了异样,便问:“怎么了?肚子难受?”

林慕年捂着胃部,有些难为情地点了点头:“感觉应该是不小心吃撑了。”

因为刚才不仅吃了饭,完了还喝了两碗汤,一时没控制住,然后就超量了。

祁徽屿微愣了一下,瞧着他微窘的模样,没由来地想笑。

他走了过去,俯身欲将他抱起来,抱他过去沙发上坐着。

林慕年看着他突然靠近,眨了眨眼:“你干嘛?”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祁徽屿直接弯身伸手过去,将人从椅子上抱了起来:“你现在不是不方便挪动吗?抱你过去。”

突然的悬空感,让林慕年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悬在外边儿的两条小腿扑腾了两下:“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坐着歇一会儿就好。”

毕竟他可是要当猛1的人!怎么可以这样被抱起来?显得他受里受气的。

祁徽屿低眸瞧着他红起来的脸,好心情地微扬起唇角,直截了当地回答:“不要。”

说罢,还抱着他往上掂了掂,不由说:“你平时吃的饭都吃哪儿去了,怎么这么轻?”

林慕年瞅着他这举动,像是把自己当杠铃举一样,便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并不是我的问题?”

这人也不能因为力气大就理所当然地觉得他轻啊喂!

祁徽屿但笑不语,就这么抱着他走了过去,然后将他稳稳地放到了沙发上。

“你在这儿等我下,我记得家里应该是有消食片的,我去找找。”

说完,就转身去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翻找了一会儿,然后就找到了一个小塑料箱,里边儿装着的都是常备的一些药物。

他从中找出了一盒没开封的消食片,看了下日期,距离过期还有一年时间,还能吃。

林慕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看着他拿着一个小药盒过来,不由怀疑:“这还能吃吗?”

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刚才翻找的行为来看,总觉得这玩意儿放了很久。

祁徽屿故意说道:“不知道,刚没看见出厂日期和使用期限,不过应该还能吃。反正成分都是很安全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

说着,他顺手将茶几上放着的一瓶矿泉水拿了过来,拧开瓶盖后,就着手里的药片一起递给了他。

林慕年瞅着他现在这样,就怕他下一秒冒出来一句“大郎,吃药”。

不过他能拿来给他,证明东西肯定是没问题的,于是他便张嘴接过他递来的药片,就着水一起吞了下去。

祁徽屿将东西放下,很自然地将身旁的少年一把搂进了怀里,修长宽大的手掌覆在他的胃部,用着掌心的温度给他熨着。

“这样有没有好点?”

林慕年靠在他怀里,背靠着他的胸膛,感觉到他说话时,有一阵若有似无的热气从他耳边掠过,没由来一阵脸热。

因为之前大多数时间都在学校里,碍于场景和环境都不对,所以平时私下亲密的动作最多就是牵手了,更别说像拥抱和接吻这些,少数几次都跟偷 情似的,都得小心翼翼着来。

就算周末在家,在周围没有旁人的前提下,更多的时候还是用来正经补习的,也只有偶尔在休息的间隙里才会腻歪一下。

像现在这样被整个的抱住,窝在他怀里的亲密举动,掰着指头算算,次数也不算很多。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此刻而言,总觉得他们这样的举动很是熟悉,像是做过了许多遍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消食片起到了作用,这会儿他感觉胃部舒缓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天气转凉的缘故,现在的他特别贪暖,待在这样一个温暖热乎的怀抱里,他就不想挪动出去了,就想这么窝着。

祁徽屿垂眸看着安静待在他怀里的少年,瞧着他此刻的模样,像只乖巧的小猫,让他忍不住想揉揉捏捏。

看着看着,他便低头抵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下巴往着他的颈窝间靠近,瞧着他低敛着眼眸的乖巧模样,凑过去亲了亲他微红的脸颊。

少年低敛着的长睫动了动,随即微转过头来,抬眸对上他深邃如墨的眼眸,不自觉抿了抿唇。

因为这样一个微笑的动作,两人呼出的气息便交织在了一起。周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静到似乎只能听见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祁徽屿不自觉放慢了呼吸,微微低头,高挺的鼻梁带着些试探性地蹭了蹭怀中人的鼻尖。

在得到他无声的默许之后,继而贴住了他柔软的唇瓣,亲昵地摩挲了一下,随之启唇含住了他甜软的唇,像是在吃着一道很可口的甜点,不疾不徐地浅酌品尝。

林慕年被他舌尖的轻微粗粝感磨得有些痒,不禁轻声低哼了一声,像是沁了蜜糖一般,甜腻又软乎。

几乎同时,他感觉到箍在他腰上的手臂,在那一瞬间似乎收紧了一些。

这样的姿势持续久了,脖子难免发酸。为了找到一个舒适的角度,林慕年跟蜗牛似的,慢慢地从他怀里挪动着转过了身。

客厅原本是有些凉的,可围绕在他们之间的那一圈空气这会儿似乎都变得火热了起来。

原先搭在林慕年腰侧的那只修长分明的手,不知何时掩盖在他宽松的衣摆之下,指节的轮廓隔着一层衣物,若有似无地从中凸现出来。

林慕年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在他怀里直不起身来,他每碰一下,他都能明显感觉到力气又流逝了一分。

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袭卷了他全身的感官,让他又不满足于现状,想进一步往下发展。

之前查阅过的相关学习资料,伴随着看过的那些小漫画的画面一起,在他脑子里清晰的铺展开。

虽然知识基础有了,但毕竟还没付诸实践过,因此在准备实践的过程中,他没由来地感觉到了一阵紧张。

他微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双唇微启、眸色深沉的人,忽而觉得喉间有些干涩,不自觉吞咽了口唾沫。

那双平日里清澈含笑的桃花眸,此刻被yu 色浸染,眼尾挑起了一抹秾艳的红,一眼就足以让他色令智昏。

他像是受了蛊惑一样,情不自禁地轻吻了下他的眉心,再是他高挺的鼻梁,最后又重新吻回了那绯然温热的唇。

他抵着心里的那份紧张,明知山有虎,还是往着里边儿坐近了些。

在听见对方不经然溢出的闷哼声时,林慕年感觉到头皮都快要热炸了!

“年年,往外挪挪,别坐这儿。”祁徽屿声音喑哑,藏了些克制和煎熬的意味,连着呼吸都不自觉加重了许多。

林慕年小脸都快滴出血来了,但还是顶着那份羞耻感,伸手往后轻扣住了他的手腕,牵引着他往下,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些轻颤:“我们……继续,好不好?”

他这般的示意,很容易让人猜出他的意图。

祁徽屿呼吸愈发粗重,所表现出的反应明明都已经很不理智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他:“你……确定要继续?”

对于继续往下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发展,两人心里都有数。

作为一个正常人,面对着心爱之人这样的示意,确实很难把持得住。

祁徽屿也是,即便理智已经濒临快要决堤的防线,但还是想以他的想法为主。

林慕年这会儿整个人热得都快要冒气儿了,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说:“……确定。”

虽然他心里也很清楚,按着这态势往下发展的话,他就保不住他的猛1位置了。

但他转念一想,就这样顺势而为好像也不难接受。

反正都到这一步了,当不当1好像也没那么有所谓。

不过,有个问题就是……

“……你会吗?”他突然冒出了这一句。

祁徽屿听着他这冷不丁冒出的问题,手上的动作微顿了一下,一言不发地张嘴在他唇上轻咬了一下:“你觉得呢?”

林慕年回想自从和他在一起以来,好像都没发现他看过啥不正经的东西,也很难想象他会去看那些。因此对这个问题,他还真认真思考了起来。

不过,这事儿有一个人会就行,大不了等会儿他再教他嘛。总不能现场找教学观摩,边看边学?

一想想都觉得羞耻。

林慕年噤声片刻,然后憋出了一句:“你不会也没关系,我会就行了。”

“……你还是别说了。”

为防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祁徽屿以唇封缄,将他的抗议声悉数吞咽。

并以实际行动告诉他,他不仅会,而且还很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