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祁徽屿之前自然没想到这么远,就是看着买回来的这些东西,然后临时起的想法。

他微有些窘然,解释说:“我说我这是临时起意,你信吗?”

但是这个说法听起来貌似也并没有好多少。

听着他越抹越黑,林慕年没忍住笑了笑,这才说:“好啦,先把菜拿厨房去吧。家里好久没住人了,要收拾的地方多了。今晚住在这儿的话,一会儿房间也得收拾出来。”

说到这里,林慕年想了想,决定还是分工更省时间。

“这样吧,等把菜拿进厨房之后,我就负责收拾厨房和准备晚饭,你就回楼上收拾房间。这样分工进行比较节省时间,等你收拾完房间了,说不定就能开饭了。”他有条不紊地说着。

祁徽屿看了一眼他,想到之前在他家的时候,好像都没见他下过厨,平时吃的都是由家里的阿姨准备的。

因此,他不由多问了一句:“你……会做饭?”

林慕年瞅着他那一脸怀疑的样儿,好强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下巴一扬,哼了一声说:“反正不会把你家厨房炸了就是。”

闻言,祁徽屿更加不放心了,于是委婉地建议:“要不先等我准备好晚饭,吃完之后再一起回楼上收拾房间吧?”

林慕年听出了他话里的不放心,眯了眯眼看他:“你现在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也不是,主要是为了咱们的生命安全着想。”祁徽屿瞅着他这快要炸毛的模样,又故意说话逗他。

林慕年鼓了鼓腮帮子,等进了厨房将东西放下之后,他就连推带赶地将人撵出了厨房地界,一手撑在推拉门上,大有一种就要证明给他看的样子,说道:“你就回楼上收拾房间去吧,厨房就交给我了!”

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够让人质疑他不行?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气氛也酝酿到位了,不行也得行!

见他这会儿斗志满满,还执意挡在厨房门口,态度十分坚决。

为了不打击他的自信心和积极性,祁徽屿举手投降,无奈又好笑地妥协道:“好好好,厨房交给你,我不插手。”

闻言,林慕年这才勉强满意的点了点头。

瞧着他傲娇的小样,祁徽屿又没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低头亲了亲他微微鼓起的白嫩脸颊,温声说:“那我就先去楼上收拾房间了,如果有需要的话,你到时候再喊我一声。”

“再说吧。”林慕年抿了抿唇,面对着这样的他,实在很难有脾气。

等看着祁徽屿往楼上去后,林慕年刚准备转身进厨房,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出来朝着已经走到楼梯拐角的人说:“你一会儿不许背着我偷偷点外卖!”

祁徽屿脚步一顿,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往身侧捎了捎。

嘶,他心里想的居然被他洞察到了。

为了配合自家男朋友,祁徽屿不着痕迹地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举着空空如也的双手转过身来,示意他什么也没干。

“放心吧,我哪有你想的那么阴暗,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

林慕年这才满意地转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情况倒也还好,没什么特别需要收拾的,就是灶台上积了点灰,得擦一下。

像油烟机和冰箱这些,早就是清理干净的,所以问题不大,只要通上电源恢复运作就行。

锅具碗筷这些都放在专门的橱柜里,可以随用随取。

他先将电饭锅拿了出来,淘了米把饭煮上之后,就开始清理灶台上的积灰,顺便把地拖了一下。

花了点时间收拾完之后,他这才开始将袋子里的食材和调味品这些东西拿了出来。

食材里有西红柿和鸡蛋,还有肉和青椒,以及海鲜菇、卷心菜和莴笋,两个人吃绰绰有余。

看着这些食材,他脑子里很快就列出了菜单。因为都是很家常的菜式,技术要求不高,所以难不倒他。

哼,竟然敢小看他,等会儿非惊掉他的下巴不可!

林慕年轻哼了声,将多余的食材先放进了冰箱里,然后就开始按照他想好的菜单,将这些菜洗干净了之后,就开始分类切菜准备菜码了。

虽然他很少下厨,但最基本的生存技能还是有点的。之前在家的那一个月里,有时候家里的阿姨有事请假了,他也会进厨房里自己捣鼓。

虽说比不上外面的大厨,但他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点信心的。

另一头,祁徽屿回到楼上房间后,便将家具上铺着的防尘布全都收了起来。清理完地上和边边角角的积灰,把床铺被褥这些收拾出来之后,就差不多搞定了。

家里倒是有多余的房间,但因为基本上都是常年空置着的,灰尘更大,要清理反而要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所以他就先把自己的房间收拾了出来,因为暑假的时候才住过,所以整理起来并不费劲。

房间很宽敞,床就留出来,到时候他打地铺和睡沙发都成。

收拾完了之后,他就闻见了从楼下飘上来的菜香味儿。

这倒是让他颇感意外。

楼下。

林慕年这会儿正在给锅里煮的海鲜菇肉汤调味儿,他尝了尝味道,咸淡正好合适。

而他旁边的料理台上放着已经炒好的西红柿炒鸡蛋、青椒肉丝还有清炒莴笋。

主要是觉得三菜一汤够吃了,做多了回头吃不完也是浪费,所以他就把那颗卷心菜放回了冰箱里。

祁徽屿从楼上下来,远远地就瞧见了站在灶台前忙活的小身影。

他走到了厨房门口,见他还没发现自己,就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

看着他将灶台上的火调小了之后,他便走上前去,双手环住他被围裙系带勾勒出的细腰,从身后将人整个地抱进了怀里。

林慕年从他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他了,见他不出动静,就故意装作没发现,就想着他啥时候能自己过来呢。

他低头看了眼箍在腰上的手,嘴角愉悦地轻扬着,也没开口,就这样安静地让他抱着。

祁徽屿低头将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还盖着锅盖的锅,低声问:“煮的什么,好香。”

林慕年可没忘刚才某人还担心他炸厨房来着,于是又傲娇地抬了抬下巴:“你猜,猜对了就有饭吃,猜错了等会儿就你看着我吃。”

祁徽屿看了眼旁边放着的菜,将他之前买的菜挨个排除之后,就是……

“我猜这应该是一道汤。”他微扬起唇角,又贴着他凑近了一下,蹭了蹭他的脸。

林慕年被他蹭得脸痒痒,转过头看了眼他近在眼前的俊脸,没忍住在他好看的唇上亲了一下:“猜对了一半,但这不算,得完全猜出来才算过关。”

他买的菜里只有两样组合是能够做成汤的,闻着味道是偏清甜且有肉香味的,那肯定不是西红柿蛋汤。

答案呼之欲出。

“我想……应该是海鲜菇肉汤吧?”

祁徽屿抿了抿唇,舌尖轻扫过林慕年刚才亲过的地方,随之给出了笃定的答案。

林慕年自然是发现了他的小动作,气鼓鼓地说道:“你这是作弊!”

“我能尝出来也是我的本事,靠本事的那能叫作弊吗?”祁徽屿笑了笑,瞧着他微鼓起的白嫩双颊,又没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林慕年哼了一声,这才把锅盖打开,揭开了答案,同时说:“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在质疑我的厨艺。”

他边嘀咕着,然后拿过旁边放着的小汤勺舀了点汤,稍稍吹凉后转身递到了面前:“尝尝吧,保证让你心服口服!”

祁徽屿但笑不语,低头喝掉他递来的汤,入口的瞬间,汤里鲜甜的味道就侵占了每个味蕾,唇齿留香。

很家常的味道,但也很好喝。

林慕年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还是很期待他给出的评价的。见他喝了之后,他便迫不及待地问他:“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

瞧着他这一脸期待的小模样,祁徽屿眼里的笑意又深了些,同时控制住想要继续往上扬的嘴角,故意说:“就喝了一口,还没尝出来。”

林慕年瞅着他这样,就知道他又是在故意逗他,于是十分高冷地重新盖上了锅盖,哼了声说:“那你别喝了,这一锅都是我的。”

祁徽屿眼里满是笑,又贴住他的脸蹭了蹭,笑说:“你也是我的,四舍五入这一锅也有我的份。”

听着他说的话,林慕年不由自主地微翘起唇角,但还是要故意嘴硬:“数学老师要是知道你这么用,估计得哭晕在厕所里。哦不对,还有语文老师也是。”

他故作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又哼了声说:“另外,再纠正一下,我是我自己的。”

“我不管,反正我抱住了就是我的。”

祁徽屿说着,搂着他手又收紧了些,带着些耍赖的意味:“就是我的。”

林慕年被他这样耍赖的行为扰得没了脾气,无奈地笑叹了声:“好好好,是你的是你的。别黏着我了,收拾一下碗筷准备吃饭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