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林慕年本来不打算轻易妥协,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结果人看似还在认真听着课,手里的笔已经不受控制地在课本上鬼画符了起来。

祁徽屿转着手中的笔,瞥了一眼他那头一点一点地跟小鸡啄米似的同桌,从笔袋里翻出了一个硬币大小的清凉油,递到了他面前。

他看了眼台上转过身去写板书的老张,往林慕年身边靠过去一些,小声说:“你先用这个顶一顶吧,这才刚开始呢。”

林慕年确实是有些顶不住了,听见声音,一转头看见靠得极近的祁徽屿,在那一瞬间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在他脸侧轻拂过的温热气息,耳根子感觉到一阵烫意,连着睡意都消散了不少。

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异样,林慕年佯装镇定地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这时,台上的老张转了过来,祁徽屿也退了回去,因此并没有注意到身旁少年忽而变得通红的耳朵。

林慕年拿起那一块清凉油,往太阳穴上抹了点,感觉到了那一份清凉之后,脑子这才清醒了不少。

凭着原主留下的那份知识基础,还有他自身的理解能力,课上的内容他也能听明白个七八成。

但就是上这课太考验集中度了,还得忍受住老张那催眠的功力,要不然就很容易听漏了。

下午的课,祁徽屿倒是没再睡过,而是在课上写着一套看上去就很难懂的物理题。

总算捱到了放学,因为一会儿接着晚读,连吃晚饭的时间都很赶,所以林慕年直接拿出书包里早上带过来但是没来得及吃的三明治当晚饭。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祁徽屿看他晚饭就啃一个干巴巴的三明治,想到书包里好像还有一瓶早上买了但是忘记喝的牛奶,就随手拿出来给他了。

“那你晚上吃什么?”林慕年嘴里还嚼着东西,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

祁徽屿则把书包收拾好了,然后说:“出去吃。”

“可是一会儿就要晚读了,你赶得回来吗?”林慕年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来回的时间,可能连晚自习都赶不上。

“谁说我还要回来了。”

祁徽屿忽而靠了过来,神秘兮兮地和他说:“一会儿晚自习老师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请假了。”

显然,他这是准备翘晚自习了。

林慕年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只点了点头:“知道了。”

见他这样乖,祁徽屿没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这忽如其来的摸头举动,让林慕年下意识停顿了下咀嚼的动作,抬眼看向他。

不过祁徽屿似乎并没觉得这样的动作有什么不对,反而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他两腮鼓鼓的,像只仓鼠一样,讨喜得很,莫名还想再戳戳他的脸。

他微蜷了蜷手指,不过还是没有下手。

“对了,你是住宿舍的吗?”他忽然又问了一句。

“还没定,暂时住校外。”林慕年摇了摇头。

因为之前不确定目标人物是否住校,为了方便进行系统给定的任务,他就想着先来一趟学校,确定了再说。

但这一天下来,都没找着机会确定这件事。

“这样啊,还以为你住宿舍,这样晚上回来的时候我说不定还能给你捎份夜宵。”祁徽屿颇为可惜地说。

经他这么一说,林慕年也能确定他是住宿舍的,心里当下就有了决定。

“那就等下次吧,现在高三下自习晚,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也搬宿舍了呢。”

祁徽屿当他说的是真的,临走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样的话,可以考虑搬来我宿舍,我们宿舍还有个两三个空床位。”

他可能只是无心一说,但林慕年却记住了。

等晚自习结束回到家后,他感觉整个人疲惫得都快要当场死机了。

好在作业什么的已经趁着晚自习的时间赶完了,所以一回到家,他就把自己丢进了沙发里,瘫了好一会儿后,才想着要爬起来去洗洗睡觉。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有一条未读消息跳了出来。

是他那个差一点儿就要成为过去式的师父给他发来的。

【现在有时间吗?上游戏带你去做个任务。】

林慕年这会儿刚经受完学习的摧残,只想早点睡觉。更何况这人早上那般敷衍,更让他调动不起任何激情理会他了。

本来想直接忽略这条消息的,但想了想,还是捡了起来,回复:【准高三,没时间,勿cue。】

呵,谁让他敷衍他来着?有事儿就把他晾在一边,没事儿就想起来找他了?

另一头,祁徽屿看着这冷冰冰的回复,和他平时的画风完全对不上,不禁怀疑:【你被盗号了?】

因为消息上的事情,他总想着要有个解决方法,所以想来想去,最好还是在游戏里解决。

所以他才等到现在,估摸着他差不多下自习到家了,才给他发消息。

但看这情况,要么是他生气了,要么就是他真打算不理他了。

林慕年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敲了一行字:【你不是很忙吗?正好我现在也准备全心学习不打游戏了,以后也不会上游戏了。之前得你照顾不胜感激,不过以后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交流了。我明天还要上课,现在准备睡觉了,祝你玩的愉快。】

祁徽屿看着他发来的这一段长文字,心情异常复杂。

虽然字句里都是客气,但越是这样公事公办,越能说明他现在很生气。

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想着说,让你敷衍了事,现在好了吧?

要换成是一个素不相识的网友也就罢了,但这个人是他现实里认识的人,而且还是他同桌,这就不能轻易了事。

虽然他也说不清楚这其中有什么必然关联,但他还是觉得必须要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要不然等明天去学校,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好了。

总不能在网上和人老死不相往来,面对面却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和他相处吧?

既然知道他生气的点是什么,祁徽屿很快就对症下 药:【我错了,不应该那么敷衍对待你。】

林慕年瞅着这回复,眉头跳了跳。

这人今晚是吃错药了?居然会主动认错?

他沉吟片刻,然后回复:【……对面是本人吗?】

也不怪他怀疑,主要是这人平常高冷的一批,虽然技术贼6,但属于人狠话不多的,经常回复的话都不超过五个字。

要不是看上他的技术,指望着他带自己多做几个任务,他之前也不至于厚着脸皮去拜师。

不过现在都决定要退游了,既然对方没把他当回事,他也不想再继续贴人家的冷屁股了。

他原想着趁这功夫,就把该说的话说清楚了,以后就江湖不见。

但是对方这突然转变的态度,实在是很令人迷惑。

祁徽屿看着他发来的疑问,略感无奈,然后回复:【当然。】

然后他又把今天的任务悬赏链接发给了他,说:【今天飞剑山庄开了个新副本,里边儿随机掉落很多稀有材料,你那把玄阳剑不是还差几个材料就能升级了吗?就一个副本很快的,就占用你十五分钟的时间,然后奖励都归你,当是为师的赔礼了。】

虽说听着很让人心动,但是他这突然一百八十度大逆转的态度,也让林慕年觉得有些诡异。

以他的脾气,不至于会为了挽留个菜鸟而放低态度的啊?

难不成是这人突然良心发现了?

还不等他多想,对方又发来了一条消息:【快快快,再过五分钟新副本就要开启了,晚了就只能捡别人剩下的了。】

林慕年思考了两秒,最终决定:【行,我这就去开电脑。】

等打完这次副本,就正式跟他说清楚,然后退游回归现实。

这款游戏叫御剑江湖,听名字就知道是一款仙侠类游戏,不只限于角色装扮,还可以打怪升级,和各路人马比拼竞技等等。

这里边儿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完全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模拟世界,可以在其中畅游,也可以广交好友,总之就是对心里充满热血但又社恐的死宅非常友好。

林慕年本来一开始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里待着无聊,偶尔发现了这款游戏,所以才借这个用来消遣时间。

刚玩的时候非常容易上头,所以才会为了打副本拿稀有材料,才一时冲动拜了师。

现在再想想,他真觉得当时那些行为举动异常不正常。

也罢,就当是给自己的一时冲动买单,就好好打完这一把,然后正式告别好了。

电脑开了之后,他熟练地登进了账号,然后就发现他那“过去式”师父已经在他家门口等着他了。

他这师父虽然当得不咋地,但实力却是一等一的,是全服公认的大神,江湖赫赫有名的幻术师落潮见孤。这人战绩彪炳,至今在江湖榜上稳居第一,无人可望其项背。

林慕年自认为自己打得也不错,毕竟才上手不久就是个小有名气的剑客了。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这点战绩确实不够看。

本来像他这种级别的玩家日常是很难接触到这种大神,但正因为机缘巧合之下,在那次对全民开放的公测里,在那场大乱斗中,他为求胜利,就厚着脸皮找上了落潮见孤的队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