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林慕年看着面前多出来的这碗粉,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他。

“这粉得拌开吃,不然像你这样直接吃,就跟直接吃从开水里捞出来的粉一样,都没味道。”祁徽屿边说着,亲手演示教他怎么拌粉。

林慕年忽而觉得脸有点热,耳朵也红红的,不好意思地说:“知道了。”

瞧他一紧张就容易脸红,祁徽屿不由觉得好笑,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他,调侃道:“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动不动就脸红啊?”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林慕年感觉脸上的温度更烫了。

他着急羞恼地忙着反驳:“我没有,是店里热。”

“这样啊,要不要我开下风扇?”祁徽屿眼里的笑意又深了些。

他这小同桌徒弟还挺好玩的,性格软绵绵的不说,人也跟只小奶猫似的,好玩极了。

林慕年又羞又窘,对上祁徽屿那双含笑的桃花眸,心里又是突突一跳。

随后略显慌忙地稍稍错开视线,低头搅着碗里的粉,红着一张脸,不说话了。

祁徽屿瞧着他这反应,忍俊不禁地说:“好了,不逗你了,快吃吧。”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听他声音里含笑地说出这话,林慕年耳根子微热,用筷子尖儿戳了戳碗底,等心里那点儿奇奇怪怪的杂乱感褪去一些之后,这才低头嗦起了粉来。

这卤粉乍一看其貌不扬,但味道却是极好。第一口时,林慕年就有被惊艳到。

“好吃诶!”他眼睛顿时一亮,由衷地说道。

祁徽屿看着他双眼亮晶晶的样子,不自觉地微扬起唇角,说:“是吧,不好吃我能带你来么?”

他拿过醋瓶,往自己那碗加了点醋,又递到他面前:“你要吗?”

林慕年刚把嘴里的粉咽下去,看了看他手里的醋瓶,还是接了过来,然后也有样学样地往自己碗中的粉里倒醋。

不过一不小心给倒多了。

祁徽屿眉梢微扬,又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吃醋的嘛?”

一语双关,经他这么一说,林慕年又是一阵窘迫。

但为了自己的所谓面子,他还是强行挽尊,理不直气也壮地说:“怎么,不可以啊?”

瞧着他一双猫眸睁得圆圆的,虚张声势的样子,莫名好笑。

祁徽屿微愣了下,随即又笑出声,颇给面子地顺着他说:“当然可以。”

等吃完粉从店里出来后,祁徽屿并不打算直接回学校。

他看了眼身边乖乖跟着的少年,问:“我打算去一趟附近的书店,你要一起去吗?”

林慕年点了点头:“好啊。”

正好也顺便去看看,看一下有没有什么习题啥的。

数学他是没那个一点就通的天赋了,只能用题海战术弥补不足了。

书店也不远,往前绕一圈出了巷子之后,街对面就是了。

这边离北阳一中近,光顾这儿的客人十有八九都是附近的学生。

不过这会儿可能因为是午休时间,店里倒是没什么人,只有三三两两的如他们一般的学生,站在书柜前看书。

祁徽屿来这儿主要是因为今天店里有上新的漫画,他提前一周和老板说了帮他留着,这会儿过来拿。

林慕年则去了后边儿卖习题册的区域,五花八门的练习册和试卷集,让他有些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挑哪一种好。

祁徽屿收好漫画书付了钱,一转头发现林慕年走里边儿去了,看样子像是要买书,于是也走了过去。

他走到他旁边,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货架上摆放着的各类数学题册,又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便问他:“你想买什么样的?”

“我也不知道。”要是知道,他就用不着在这儿纠结了。

祁徽屿似乎看出来了,又在架子上扫了一眼,然后从中挑出两本:“你要是想刷题的话,就先试试这两套吧。这两套卷子含金量比较高,里边儿比较多历年考题类型,难度也适中,比较适合现在这个阶段。”

大学神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错的,于是林慕年敲定主意就要这两本了。

祁徽屿想到他今早在数学课上听课的样子还挺吃力的,不由多问了句:“你数学怎么样?”

林慕年也没在这种问题上要面子,如实回答:“不算好,要是遇到常见的题型还能做,但如果遇上那种新式题型,可能就完全没辙。”

数学不像英语和语文,真要没辙起来那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英语和语文他只要能背,就目前来说,应付考试还是够用的。

只有数学,他的一生之敌。

祁徽屿了然,大致了解了。

见他一说起数学就惆怅的样子,他不由笑了笑,抬手在他肩膀上轻拍了下:“别担心,老高不是把你托付给我了吗?要是真遇到不会的,不用不好意思,直接问我就行。”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但一对上那一双清朗含笑的桃花眸,林慕年就觉得脸有点烧得慌。

瞧他一言不合又脸红了,祁徽屿又笑了笑,说:“好了,差不多时间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好。”林慕年点了点头,跟着他去前边儿结了账,然后一起回学校。

回到班上刚好到了下午一点整,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十分钟,这中间够短暂地休息一会儿。

祁徽屿本来是想直接回宿舍的,但不知为何,倒是又和林慕年一起回了班上。

刚把书包放下,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又趴了下去,看样子是准备要在这儿午睡了。

林慕年看他又要睡,顺嘴问了一句:“你又困了?”

“不然呢。”

祁徽屿枕着手臂,侧过头来看他,说:“你最好也先睡一会儿,下午两节都是老张的课,别到时候听睡着了。”

林慕年看过课表,下午两节连着都是物理课,自然也就知道了他话里说的老张是何许人也了。

“这物理课真的很催眠吗?”

林慕年不由担心,本来他这物理成绩就一般,要是回头物理课再听不进去,真得凉凉了。

祁徽屿老神在在地说:“你听一回就知道了。”

说着他又不住地打了个呵欠,眼底浮现出一些困意来,一双桃花眸也因蒙上了些许水雾而显得潋滟动人。

林慕年又不自觉看呆了一瞬,随即小脸微烫地移开视线,给自己找补,有些小声地说:“我就不睡了。”

“那行吧,我先睡了。”祁徽屿说着,就这样闭上了眼睛,连姿势都没带调整的。

林慕年不自觉又偏过视线落在他的侧脸上,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颜,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

十八岁的少年,五官精致俊美得有些不太真实,就像是漫画里走出的校园男主一样。对比其他同龄的男生,仿佛不在一个次元。

作为一个男生,他是不是好看得有些过分了?

等反应过来自己这会儿在盯着人看得如此出神后,林慕年连忙转过头,又摇了摇头。

他都在想什么呢。

想不清楚心里那一份杂乱无章的感觉是因为什么,索性就把刚买回来的那两套题集拿了出来,先练练手。

对比起早上的那一份魔鬼周考卷子,这套题集里边儿的题目可友好多了。

为了节约时间,那些一眼看过去就能立马得出解题思路和答案的题目,他基本上选择跳过,只选当中难度更高一级的做。

早上在那份周考数学卷子上被打击得所剩无几的信心,终于又在这套题里找回来了一些。

一张卷子做了大半,还没等他做完剩下的几道,上课铃声就先响了。

不仅是早上,下午的上课时间,高三的也比低年级的提前四十分钟。

虽然已经入秋了,这午后的气温比中午的还要闷热。

头顶上的电风扇吱呀呀地吹着,但一点儿也吹不散着环绕在教室里的热气儿。

祁徽屿之前说的老张,是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青年,约莫三十出头,却有一种与年龄极度不符的老成感。

要不因为他手里拿的确实是物理教案,林慕年都要误以为是哪个班的语文老师走错教室了。

看上去倒是挺靠谱的,以至于林慕年不由怀疑,祁徽屿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

然而,等他一开口,林慕年就知道他所言非虚了。

“同学们都醒醒啊,下午的第一节课都打起精神啊。特别是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个同学,得起到表率作用是吧?来,他同桌是吧,把人给我叫起来。”

这物理老师的语速听起来就慢慢悠悠的,透出一种中气不太足的感觉,跟喝醉酒还没完全醒似的。

林慕年看了眼台上,又看了眼一旁的祁徽屿,想到凌超早上的“忠告”,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

不过还没等他纠结完,祁徽屿就自己爬起来了,但还是满脸写着困倦。

见此,林慕年又疑惑了,不是说他上课睡觉各科任老师都会自动选择无视的吗?

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台上的老张就扌喿着那一令人发困的调调,慢条斯理地开始上课了。

虽然不知道他自个儿听了想不想睡,反正林慕年本来是没啥困意的,听了一会儿之后,他顿感困意袭来,原本思路清晰的脑子,也跟着昏昏沉沉了起来。

果然,物理老师都是全国统一批发的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