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林慕年虽然也喜欢吃零食,但也知道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这些本来就是那些学妹送给他的,他要怎么处理都是他的自由,所以他倒是没有因为他没把这些分给他就怎么样。

而且他还把买来的零食分给他了,意义好像更不一样。

他同桌果然是个好相处的人。

他弯了弯唇角,露出一颗浅浅的梨涡:“好,谢谢~”

祁徽屿没由来地感觉到一些局促,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不客气。”

不过看他这会儿的心情似乎不像先前那样低落了,看来应该是从刚才的事情走出来了。想到这里,他心里的负罪感总算减轻了一些。

第二节和第三节分别是语文课和英语课,对于林慕年来说,简直就是福音。

至少这两科的老师说什么他还是听得懂的,比起数学来说简直不要好太多。

而后面的课,祁徽屿基本上都在睡觉。

入睡之前,他还特别嘱咐林慕年:“不管一会儿上什么课,你都别叫醒我。”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林慕年刚来,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下意识问:“可是老师发现了怎么办?”

前头的凌超适时接了一句:“放心吧,只要他不出声,老师都不会管他在干嘛的。”

可能这就是大学神才有的待遇吧。

林慕年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设定。

直到放学铃声响了,他这才像是被闹钟叫醒了一样,微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

他额前的碎发一直被压着,这会儿有一边翘了起来。尤其这会儿目光还有些涣散,看起来莫名有些呆萌。

林慕年不由自主地看着这样的他微微出神,直到对方看过来时,他这才不自觉地移开视线,然后找了个话题,问他:“你不会是一晚上没睡吧?”

要不然怎么能困成这样。

祁徽屿按了按太阳穴,边收拾书包边说:“差不多。”

见他没有进一步多说的意思,林慕年也就没有多问,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稍稍大胆了一些,问他:“要一起去食堂吃饭吗?”

北阳一中里的学生大半都是本地生,特别是高三的,好多家长都在附近买了学区房。

所以有些住得近的都会选择回去吃午饭,也就只有住宿生和中午想要留班上自习的,才会去吃食堂。

之所以这样冒昧问他,主要是想知道他是住宿的还是住在校外的。

祁徽屿将书包的拉链拉上,转头看他:“不吃食堂,要去校外吃吗?”

食堂人太多,去那还得被当猴子似地围观,他并不喜欢那样的就餐环境。

最重要的是,饭菜都挺难吃的,去过为数不多的几回,每回点的都是不一样的菜,结果都踩雷。

他是不想浪费时间去排队,还浪费钱,更不想浪费食物。

林慕年点了点头:“好呀!”

祁徽屿收拾好书包后也没有立即起身,像是在等着什么似的。

“还不走吗?”林慕年不由问。

祁徽屿看了眼手表,说:“再等五分钟,现在刚放学,到哪儿都是高峰期。”

这个时间到哪儿都是人挤人,也不好取车。

林慕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坐着等,顺便掏出手机,出于习惯地点进聊天软件,看了眼未读消息。

消息上除了之前在游戏上认识的那几个网友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特别的了。

之所以没有现实的朋友联系人,主要是因为原主和原来学校的那些同学几乎没有任何往来,作为校园ba凌的受害者,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对原主施以援手。

所以原主才会想不开跳楼,好在楼层不高,掉下去的时候底下有个遮雨棚作为缓冲,才不至于真的出事。

不过也因此对身体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原本直接是成半身不遂的植物人了,但因为他被传送了过来,所以才发生了“医学奇迹”。

一排滑下来,却没看见他那师父再发消息过来,想来也是可以真的说再见了。

祁徽屿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见他拿出手机划了一圈又收了起来,心里莫名也跟着他的动作紧张了一下。

本来好不容易才消下去一些的负罪感,莫名又上来了。

他掩唇轻咳了声,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林慕年应了声“好”,也拿起了自己的书包,跟着他一起出了班级,从教学楼出来之后,走小路到了车棚里。

祁徽屿找到自己的车推了出来,随后看向林慕年,问他:“你有骑车过来吗?”

林慕年摇了摇头,因为今早直接是由家里的司机送他过来的,所以就没骑车。

“行,那你上来吧,我载你。”

祁徽屿先坐上了车,深蓝色宽松校裤下包裹着的长腿作为支撑点踩在地上,稳稳地停在他面前,“你踩后边儿的那个脚踏杆上来,然后手扶我肩膀上。”

林慕年会意,扶着他的肩膀上了车,稳稳地站到了他的后头:“可以了。”

他的手搭上他肩膀的时候,祁徽屿有过片刻的恍惚。

心里不由奇怪,一个男孩子的手,怎么比女生的还要软……虽然,他也没碰过的女孩子的手。

祁徽屿轻咳了声,压下心里这莫名的怪异感,偏过头去和他说:“扶稳了啊。”

“知道了。”林慕年乖乖应答。

这样近的距离,能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寒梅香气,是一种很熟悉又异常让人觉得安心的气息,下意识地想亲近。

在这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却总能在这目标人物身上感觉到一种很强烈的似曾相识感,这让林慕年不禁怀疑,他以前是不是早就认识他了?

之所以脑子里现在想不起任何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可能和被封存记忆有关。

他莫名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对于他的意义一定很不一样。记忆可以被动手脚,但潜意识里的感觉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祁徽屿感觉到了那一道柔柔落在自己脸侧的目光,也不知为何,心里多了紧张感。

他佯装不经意地问:“还有其他事吗?”

听见他的声音,林慕年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不自觉地盯着人看出神了。

他连忙看向前方,略显局促地说:“没。”

“那我们就出发了啊。”

话音一落,祁徽屿握紧车把微调了个方向,蹬着脚踏启动车子,载着身后的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

现在虽然已经入秋了,但中午的气温还是有些高,空气里难免还是有些燥热。

而车在行进过程中,周围的气流也发生了改变,风迎面吹来,倒是吹散了不少热意,凉快舒服得很。

校服略显肥大的衣摆,被灌进了风之后,像是船上扬起的帆,在空气中猎猎作响。

祁徽屿骑着车穿过几条巷子,最终在一家装修平平无奇的卤粉店门口停了下来。

他转头和身后的林慕年说了声:“到地方了,下来吧。”

“哦,好。”林慕年应了声,从车上下来。

但因为祁徽屿本人很高,这车子的设计也比寻常的车要高一些,因此下来的时候,他另一只脚差点被勾到,落地时一个踉跄。

祁徽屿及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扶住了他,才没让“悲剧”发生。

因为这一个不经意的接触,让祁徽屿又对他这徒弟兼同桌多了一个新认知。

一个男孩子的手臂,居然也可以这么细的吗?

看他站好了之后,他这才不动声色地松了手,将车锁好了。

显然,祁徽屿常来这家店,一进门就朝着里边儿喊:“阿婆,来两份卤肉粉,每份各加一个鸡腿和煎蛋。”

店面不大,仅容纳三张桌子和一个放食材的冰箱。

这地方略显偏僻,这会儿到了饭点,店里也并不热闹,还能留出一张空桌。

厨房是半开放式的,取餐口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小菜,可供食客随意加料。上边儿的菜单面板上,可供选择的吃食种类也不多,主要是各式卤粉。

而厨房里边儿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在煮粉,虽然鬓发花白,但精神头还是很好,打料调匀的动作也是很利索。

祁徽屿领着他在那一张空桌子前坐下,然后说:“别看这家店现在没什么人,但东西还是很好吃的。因为开在小巷子里,从外边儿很难找。来这里吃粉的客人一般都是住在附近的居民,通常只有早上和傍晚的时候人才多,中午的时候就相对人少。”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经常过来,不为其他,只图清静。

要不是他这么说,林慕年还以为是因为不好吃所以才人少的。经他这么一说,才算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两份卤粉就上来了。

店里的阿婆显然也认得出祁徽屿,看他今天还带了个新面孔过来,不由问:“小屿啊,这是你同学?”

“对,今天刚转到我班上的,是我同桌。”祁徽屿接过粉,熟练地拌匀。

“难怪之前没见你带人来过。店里今天还做了茶叶蛋,阿婆去给你们拿两个过来尝尝。”阿婆笑呵呵地说。

“好啊,谢谢阿婆。”

等阿婆走远后,祁徽屿正要开动,就瞅见林慕年也没拌开就打算那么吃了,于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把他的碗拿了过来,将自己面前这碗还没开始动的推到了他面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