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177.反应

作者:上课睡觉hhh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2-07-02 10:56:52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正文卷177.反应带着几分歉意,陆渊面见了宁风致。

在将玉盒中的仙草该如何服用的方式留下之后,陆渊委婉的拒绝了宁风致用餐的邀约,看了一眼头顶已经黑下来的夜幕,顶着冷雨来到了雪清河这边。

门口值守的魂师虽然已经换人,但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也是略有耳闻。

因此,并没有闹出像白天一样的误会。

夜色虽然深沉,但这间酒店中,各处都是灯火通明。

不过,这倒是常态。

参谋部的休息时间总是很少。

更何况是在这风雨交加的局势中,休息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能小憩一会儿,已经是这些参谋人员最大的奢望了。

陆渊并没有去天斗的会议室。

身为一个外来者,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他的朋友是千仞雪。

而不是雪清河!

因此,穿过了依旧喧嚣的走廊,陆渊来到了静室门前,礼貌的敲了敲门,在等待了半晌之后见门内毫无动静,只好伸手推开了门。

房间内一片黑暗。

显然是无人。

不过对于陆渊目前的修为来讲,夜里视物已经变成了本能,尤其是他目前的身躯属于人龙混血,即便没有修为,也足以让他夜里视物。

可惜,此时此刻,少年还是更喜欢光明一些。

“如果是半年前刚出星斗大森林的我,应该会喜欢...”

轻声自嘲一句,少年伸出手打开灯。

然后,不紧不慢的关上门,走到自己白天所做的座位上坐下。

他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但此时此刻,联系不上雪清河的他也只好安静的坐在这里等待着,期盼雪清河的到来能给他带来一个稳定的住所。

毕竟他今天刚从星斗大森林里走出来。

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救了以史莱克学院为首的一群人。

再之后又硬着头皮把小舞和胡列娜之间的麻烦解决掉了。

最后被宁荣荣推出了门...

由此可见,并不是他非要厚着脸皮上门蹭住处,实在是没有那个时间可以让他腾出手来找住所。

因此,也就只好赖上千仞雪了...

而另一边,在天斗帝国的作战厅中。

不知道是不是某人的碎碎念引起了雪清河的不适,总之,刚刚空闲下来的雪清河一脸懵逼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见此,上首的几位魂斗罗下意识相互对视一眼,眼中皆流露出了几丝无比复杂的神色。

一边是佩服这位太子殿下的毅力。

一边也是担忧太子殿下的身体健康。

虽说有此等太子,是国之幸,亦是民之幸;但...

“太子殿下还是休息一会儿吧,一些杂事就放心的交给我们几个老骨头处理;您不像老臣有雄厚的修为支撑,万一若是把身子骨熬垮了,老臣也无法向陛下交代啊...”

一位魂斗罗开口说道。

顿时,引得室内不少魂斗罗开口附和。

瞥了一眼越来越多附和的人员,千仞雪只好无奈的抬起手,轻轻向下压了压,接着带着几分疲倦,对众人鼓励道:

“请大家放心,清河虽然略感疲倦,但无大碍;和仍然工作的大家、以及至今为止仍然奋战的那些魂师相比,清河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指挥和决策了...”

“因此,请几位长辈以及大家允许清河把自己这份任务圆满完成;毕竟,我们每在这里浪费一分钟的时间,就会有不知道多少名的魂师葬身于兽潮之中。”

“不过也请几位长辈和大家放心,清河绝不会透支自己的身体;毕竟,在指挥和决策上,我必须要保证一个饱满的精神状态,来避免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失误。”

见到雪清河都这样说了,众人也就只好听之任之。

不过,工作效率倒是上涨了不少。

可惜...

千仞雪给出的,本身就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雪清河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在几位魂斗罗欣慰的目光中,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区,坐在沙发上半仰着身躯。

虽然清楚这位太子殿下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心来休息,但几位魂斗罗心中的担忧确实消散了不少。

收回目光,这几位魂斗罗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中刚刚编写出来的情报上。

见此,半仰在沙发上的雪清河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瞬间,随后恢复正常,微微侧了侧头,看向一旁昏昏欲睡的小舞,心底闪过一丝无奈。

那个混蛋...

不仅破坏了她的计划,还把这么一个小拖油瓶扔到了她的身边...

好在这个小妹妹的性格还算不错,并不惹人厌...

不过...

和单纯的人在一起,开心也往往是单纯的呢!

千仞雪笑着伸出手,轻轻的合上了小舞直打颤的眼皮,而后从一旁取出毛毯盖在了小舞的身上。

真是个傻丫头...

又不需要你帮忙,也不需要你思考。

困了就睡呗...

一边好笑的在心里吐槽着,一边确认着毛毯是否盖好;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雪清河才闭上眼睛,养了一会儿神。

说实话,她也很想睡觉啊...

但,此时此刻,她还不能松懈下来!

和千仞雪的鼓励不同,星罗帝国这边的气氛可谓是一片低迷。

朱竹云这个太子妃根本不管事。

就更不用谈以身作则了。

全部的压力直接被平摊到了星罗帝国这几位魂斗罗的身上,压的这些本就是战斗序列的人员喘不过气来,生怕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坏了大事。

殊不知...

“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抿了口色泽血红的红酒,看着仍然是乌云密布的天空,身材爆表的少女低低的呢喃道。

确实是没什么大事了。

即便这些魂斗罗真的做出了什么错误的决定,凭借着此次行动的顺利,戴维斯那个蠢货也会在那位愚蠢的老皇帝面前,为这些人开罪!

戴沐白变成了一个太监。

这是一个能让戴维斯乐的不知道天南地北的消息。

当然...

这个消息,可不能就这样轻飘飘的告诉戴维斯那个蠢货呢~

毕竟...

她可是挨了一顿批评呢!

纤纤玉指抬起,捏起了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让我来看看...”

“现在该轮到谁退场了?”

少女一边呢喃着,一边轻飘飘的扫开一枚位置相当不错的棋子,而后,将手中的棋子重重的落下!

微微摇晃着杯中妖艳的红酒,少女似乎是感觉到非常的得意;于是,她优雅的仰起头,雪白修长的玉颈让人不敢多加注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的同时,粉嫩的小舌头还舔了舔杯口残余的几滴酒水。

而后,安静的垂下头,手指轻轻转动着手中的玻璃杯,无声无息的将这个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碾成了一堆儿粉末...

再之后,一枚晶莹剔透栩栩如生的玻璃棋子出现在她的指间,被朱竹云随手丢到了棋盘上。

瞬间,余下的棋子全部被震碎。

唯有那枚和少女外貌一模一样的玻璃棋子仍然停留在棋盘之上。

“绝杀!”

红唇轻启,虽是低吟,但不难听出少女心中的愉悦。

只不过...

布满了棋盘上大量的石粉,被少女重新用魂力压缩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但却中空的棋子,缓缓的落下,将那枚玻璃棋子包裹在内。

似乎是完成了一个杰作,少女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缩小了数十倍和陆渊一模一样的棋子,幽怨的撅了噘嘴。

“真是的,批评人家干嘛...”

“既然我那个傻妹妹拒绝了,我帮你逼一下我那个傻妹妹,让她绝望,让她认清现实知道向谁低头才有活路,有何不可?”

“我好心帮她主动提高求援代价的上限,结果你还不乐意了...”

似乎是有些生气,朱竹云忍不住敲了敲这个重新被拼凑起来的棋子,愤愤在心里嘟囔道:“傻主人,臭主人,你究竟是站哪边的啊!”

陆渊丝毫不清楚朱竹云这只小猫咪借着棋子的外形在谴责他。

如果他知道...

肯定会找个合适的时间,把这只小猫咪打得喵喵叫!

和雪清河这边不一样。

也和朱竹云这边不一样。

武魂殿的参谋室里,可谓是一片荒凉。

当然,并不是说人都走空了。

而是说...

这个全部是由魂师组成的势力中,富有远见卓识的人才,根本没有几位!

哪怕是打下手的人才,也没有几位。

外加上今天才得知,武魂殿大供奉的孙女、当代教皇的独女、目前伪装成天斗太子雪清河的千仞雪也在这里,月关和鬼魅也就干脆放死挺了。

反正到时候,直接听从那位的指挥和安排准没错。

毕竟...

即便那位和教皇冕下老死不相往来,但总不可能坑自己人吧?

不要说圣女已经和那位见过面了。

而且交涉的还算完美...

就算是没见面,那位若是真要用的上他们的时候,他们俩也不敢说个“不”字!

开什么玩笑!

那位可是教皇冕下亲生的女儿!

虽然关系已经僵化到了极点,但鬼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冰释前嫌?

狗眼看人低是不可取的。

更何况,以那位的身份,还轮不到他们狗眼看人低...

不过,虽然目前的局势,已经坏到了极点,但无论是月关还是鬼魅,皆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意味。

神战!

这个由那位口述,并被圣女传达过来的词,让月关和鬼魅发自内心的感到了一阵阵战栗。

但后面这封由圣女亲自递过来、明显是天使一系的信封,却让鬼魅和月关激动的不能自已。

请教皇冕下亲至!

请大供奉亲至!

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意味着什么?

月关和鬼魅自然能猜到。

但比起这个...

有双神存在的武魂殿,而且是一个重新团结起来的武魂殿,才是让这两位曾追随过千寻疾的封号斗罗真正激动的原因!

他们可以保证。

这是有史以来,武魂殿最强盛的一次!

两位有望成神的强者,保守估计十六位以上的封号斗罗,以及四个只要不夭折必定能成为封号斗罗的年青一代...

甚至其中一个有望成神...

说是满手王炸都不为过!

尤其是那位的态度,似乎突然有些软化了下来,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月关和鬼魅也不敢多问。

他们就是个跑腿的!

问那么多干啥?

考虑到速度的原因,以及在这个随时有可能爆发神战的节骨眼上,鬼魅自然当仁不让的接过了这个送信的任务。

鬼魅离去,月关自然留了下来。

不过,此时此刻,月关反倒是觉得...

送信的任务似乎也不错?

没办法。

任谁面对三只好奇宝宝,尤其是提出的问题还尽皆是刁钻古怪的好奇宝宝,恐怕都会感到头疼。

月关也一样。

看着追问千仞雪真实身份的圣女,他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紧张的捏着兰花指,死活不肯透露出来半点消息。

他怕被那位追责。

当然,也怕眼前的胡列娜得知对方身份后直接去找那位...

虽然不清楚小娜娜会不会如此冲动...

但月关觉得,他还是什么都不说更为省心。

当然,千仞雪那边也一样。

也是派出了一位封号斗罗送信。

可惜,无论是蛇矛还是刺豚,速度都没有鬼魅这个敏攻系的封号斗罗快...

不过,就算是慢,也慢不了多少。

毕竟...

千仞雪这边出发的时间更早!

夜幕尚未散去,一道黑影就已经出现在了武魂殿总殿的门前,见到视线中突然多出了一道人影,门口守卫的骑士立刻摆出了警戒的姿态。

不过在下一秒,他就认出来面前这位封号斗罗,连忙收起了警戒姿态,想要和鬼魅郑重的道歉。

说实话,将骑枪对准一位封号斗罗,无疑是死罪。

但鬼魅却并没有动怒。

反而挥了挥手。

强大的魂力瞬间将这名欲要鞠躬赔罪的魂师抬起身来。

“我在等人,无视我即可。”

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鬼魅闭上眼睛安静的靠在一旁。

截止目前为止,这是长老殿和供奉殿自无声的分裂以来,出现的唯一一次破冰重融的机会!

作为武魂殿的长老,鬼魅觉得,要展现出自己友好的态度。

毕竟...

真要是说起来,他还是希望武魂殿好起来的。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年,在证实他的武魂是邪武魂之后;是谁对他伸出了援手,替他抗住了魂师界的压力;又是谁不择余力的培养他,给他指明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他承认,自己确实贪生怕死。

但若是武魂殿真有破镜重圆的机会,甚至是一统大陆的机会...

哪怕是牺牲他的生命,他也愿意!

因为...

只有他知道,究竟是哪个势力,才能给天下间和他一样出身卑微的孩子们,一个可靠安全的成长环境!

武魂殿内部的筛选,确实很残酷。

但总比在先天上就否定一个人,甚至是让一个六岁的孩子直面这个世界的残酷,要更好!

最起码...

“都是想往上爬的,自然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睁开眼睛,鬼魅看向不远处那名踏着晨曦而来的封号斗罗,久违的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看着鬼魅略显怪异的笑容,蛇矛斗罗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虽然神色未动,但也是友好的对着鬼魅点点头。

随后,无视掉门卫震惊的表情,蛇矛斗罗抬起手。

“请!”

“请。”

鬼魅也是一挥手回道。

二者对视一眼,并肩从武魂殿的正门而入。

晨光初乍。

全新的一天开始了!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