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神川册 第八十一话 吠闻出逃

作者:天下孤言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5-24 02:28:26

且说吠闻同那个搏伐军首领被同时关入大牢后,吠闻这心里就急了。

之前自己屡中无锋奸计至使泉莲与自己隔阂日益增大。

如今那奸人又不明不白的把自己给单独放了,很多事儿就更说不清了;再加之还有个博伐军首领煽风点火借机甩锅,怎么看怎么难逃一劫啊!

吠闻数日下来寝食难安,为此瘦了好大一圈,而如他所料,最终在泉莲提审他时也表现了极端的不信任,不论他如何为自己辩驳都于事无补,更对他和那博伐军首领的态度是天差地别。

见吠闻毫无悔改之意,最终泉莲忍不住厉声呵斥,大有翻旧账的意思:

“亲宦之乱时你未能将重伤濒死的无锋杀了我便知道,你不过是表面同他水火不容,暗地里只怕是互相交好的!

但我惜你才华又看在你做事矜矜业业的份上,想着暂且宽容你一二,或许有朝一日,你能够断了与那些乱臣贼子的情义好好做事。

可我却发现你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我忌讳!吠闻,你到底是能耐不及还是其实根本就是无锋安插在我身边的暗桩?”

吠闻听罢大叫着冤枉,他心知肚明自己同无锋的关系并非是表面上的水火不容而是真正的水火不容啊!

但如果真回答说是他自己能力有点儿问题,他也答不出来。

这可怎的回答?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难道直接跟泉莲坦白说,因为自个儿之前在烈王侧只是个得不到重视的摆设闲人,所以不甘落于人后的他,在见到泉莲暗中“招兵买马”的时候主动过去毛遂自荐,特意把自己的能力吹到天上去。

之后又靠着对烈王等人行止的熟悉而恰好帮上不少忙,然后靠着对敌人的了解与瞎猫碰见死耗子的运气,逐渐得到了泉莲的赏识。

又在得到重用后来了个里应外合,助泉莲铲除不少异己吗?

这些过程中的办法好像都不是他想出来的,但他做的确实不少。只是要说起来,这些事都不光彩。

那要这样回答的话,又到底是在显摆自己功劳以此变相要挟呢?还是承认自己确实也就只能干干跑腿的活,其实他本身就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人?

吠闻辩无可辩,最后只得将脑袋埋在双掌间,头贴于地,硬是没抬起来。

三日后,博伐军首领被判管教下属失职罚俸数月,而吠闻则职位一降再降,如今更是被削成了个平民,驱逐宫墙外,连块地都没有,甚至还被人早晚监视,虽然这监视得隐蔽,但最终还是被他发觉了。

他知道,当初殿堂拷问,那一刻泉莲是真想杀了自己的,而之所以没杀,或许是念着自己这些年的劳苦功高,也或许是觉着能用自己钓到无锋。

但不论是哪一种,他这主子已不再信他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后来,终日在篱笆院里摘菜的吠闻几经思虑无锋之前跟他说的那句关于他家破人亡的话后,觉得颇有些疑点,便渐渐的又把颓废的生活拉扯到正轨上。

再后来,他私下筹谋许久,终于从日益松懈的监视自己的人的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

——他觉得事已至此,按照泉莲的性子终究不会再留他,而有些事也得弄明白了。

……

在煌山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是被泡在一处黑漆漆的池子里的。

这池子中的水跟墨汁一样漆黑无比,整池水却冒着浓烈的药香气,而黑水之上则萦绕着一层柳絮般的柔和绿芒——瞧上去倒是将原本提起的一颗心给不由自主的放下去。

所顾四周令人惬意,但这身子好像就不大舒服了,有的地方疼有的地方痒。

疼的地方比起那日砍杀所受的众多伤而言不算什么,他煌山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还不至于惧怕这个。

但那挠心窝子的痒是怎么回事?那简直是痒到骨头里去了!

感觉实在难受得要命,煌山不由伸手要抓自己发痒的地方,但浑身一动,一股拉扯力阻止了他挠痒的行为。

他这才微微侧头看去——原来自己这是被五花大绑的泡在药池里呢?!

“你醒啦?要是再不醒阿锋就要将我这个大大的庸医事迹传遍整个囚滔岛了。”

说这话的人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很温和,仿佛一听着他的声音整个人就会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琉玥……先生?”煌山抬头看去,见不甚清晰的前方站着个人,这人身材修长、着了灰绿的袍子,以布蒙眼,可不就是琉玥么?

琉玥点头,看了看这处连同煌山和药池一起包裹住的恢复小阵,动手又补上了些供以运转维持的灵气道:

“是阿锋的意思,怕你难受了去挠伤口,所以只能将你锁起来。你放心,慢慢修养,会好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