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歧路

作者:岭南仨人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10-01 16:50:58

白玉楼对于软弱无能的大宋,可没有害怕过。

至于中原修行界的事情,双方并没有好谈的,白玉楼也没有妥协的想法,要么接受人革联的概率,要么有多远滚多远,或者被彻底肉体消灭。

灵渠惨案的出现, 极大威慑了宋庭会正道盟。

而人革联内部也迅速改造着占领区。

目前人革联控制的区域,包括之前宋庭的闽南路、广南东路、广南西路,以及海外的流求岛、吕宋岛。

白玉楼照搬双龙星的行政区划,设立东南州、岭南州、广南州、流求州和吕宋州。

占城稻之类不用引进,因为宋朝已经引进了,本身岭南地区就种了几百年占城稻。

不过鸟粪石化肥倒是可以迅速提升单位亩产。

白玉楼让吕宋州的州长苏笛,前往太平洋中部的瑙鲁岛,然后将几千名赎罪营流放过去。

这个岛屿有几亿吨鸟粪石, 足够人革联前期使用了。

时间不知不觉之间, 又过去了一个多月。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在此期间,32万正规军的初步整编工作已经完成。

同时列装天灾战甲的士兵数量,也达到了4万人的规模,空军服役的飞行战舰、飞行运输船,数量达到32艘。

白玉楼迅速下令北伐。

15万陆军和空军分三路,杀入了荆湖南路、江南路、两浙路。

势如破竹的攻势,简直是势不可挡,直接将战线推到了长江沿岸,和宋庭隔长江对峙。

白玉楼的秘书官、学生迅速掌管各地,开始推动人革联“三板斧”,兵力再次扩招30万。

不过这一次,人革联是真的吃到撑了,不能继续吞噬江淮、华北、巴蜀和关中了。

在汴京的赵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吓得六神无主, 迅速调禁军、种家军、折家军南下,防御人革联图片长江防线。

而失去长江南岸的打击, 对宋庭而言, 是无比致命的。

因为此时宋庭的黄河下游地区几乎是年年泛滥, 根本没有实现粮食自给,现在洞庭湖平原、鄱阳湖平原、太湖平原被人革联控制,大宋的粮食供应出大麻烦了。

如果不能抢和这三个粮仓,宋庭自己就可能要崩溃。

但无论赵佶如何震怒,宋军那臃肿又软弱的情况,注定了他们没有办法抢回这三个大粮仓。

毕竟宋朝那矫枉过正的军事制度,士兵有战斗力才是见鬼了。

白玉楼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但并不代表事情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被改名洞庭州的荆湖南路,一路降妖除魔的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等人,本来打算沿着汉水北上汴京的。

但是突如其来的北伐战争,将他们堵在了岳阳。

本来他们想等风头过了,就继续北上,去林月如表哥刘晋元那边,可没有想到,人革联直接封锁了长江,不允许任何人北上。

这让李逍遥急得团团转,而另一件事,让林月如更是心急如焚,因为人革联对于武林人士和豪强并不友好, 哪怕没有作奸犯科,也要没收绝大部分的田产。

林月如家里面,恰恰是南方武林中的大势力,肯定首当其冲。

岳阳城中。

一行人居住在同福客栈之中。

掌柜是一個半老徐娘的妇人,此时也是愁眉苦脸着。

突然门口来五个穿着短打的短发青年,掌柜佟湘玉刚想上前,但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几位差官莅临小店,是要吃点什么?”店小二打扮的白展堂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

宣讲官周犁看了一眼白展堂,让不白展堂顿时如堕冰窟,仿佛五脏六腑都被透视了一遍。

“白展堂是吧?将你的武功来路交代一下,以前是干什么的?”

“小的不懂……”

周犁大手一抓,白展堂惊恐无比,因为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正义感爆棚的李逍遥跳了出来:“住手!店小二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们为何咄咄逼人?”

“他有没有做错什么,你怎么知道?”周犁身上的磁场仿佛大海的波浪一般涌动着。

白展堂额头上冷汗直冒。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直接废了你的武功。”

承受不住压力的白展堂,担心连累佟湘玉等人,只能交代自己的武功和以前做过什么。

听完白展堂的交代,李逍遥此时也是满脸尴尬。

“如果你盗窃的事情属实,将赃物上交,然后在岳阳城做3个月劳役,就一笔勾销了;如果你有隐瞒,最好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逃出人间。”

呃……白展堂虽然很想吐槽,你们这些髡贼口气真大,如果老子真要逃,直接跑去西域,你们也不见得可以追过去。

只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他不敢说出口而已。

“我白展堂发誓,已经将所有的事情交代了,绝对没有任何隐瞒,只是不知道三个月劳役要如何做?”

周犁其实并不怀疑,因为他可以通过一个人的磁场,判断此人有没有说谎。

“这是认罪书和处罚通知书,你确认无误之后,就签字画押,何时服役劳役司会通知你,不用担心,劳役营包吃包住,就是没有工钱,如果你的赃物赃款不能全部上交,则按照数额增加劳役时间。”

白展堂稍微松了一口气。

一旁默不作声的佟湘玉和吕秀才,也放松了一些。

周犁看向李逍遥等人:“几位好像不是岳阳本地人吧?而且是修行者?这是我人革联的修行者管理条例,伱们看完之后,去武道部备案。”

“大人!我们并没有打算在荆湖常住,过几天就要北上办事情,这个不用备案吧?”李逍遥讪讪的摇了摇手。

周犁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一份修行者管理条例递过去:“用不用,不是你说了算的。”

李逍遥和林月如面面相觑,而天真无邪的赵灵儿,只是感到一头雾水。

“你们先看,我处理一下其他公务。”说完之后,周犁没有理睬李逍遥等人,而是转过身走向佟湘玉。

“你是同福客栈的掌柜?”

“妾身正是。”佟湘玉的心再次提起来。

周犁将一份个体商户管理条例递给她,然后解释道:“这是工商司的条例,以后照此法管理,你们要做好准备。”

识字的吕秀才连忙接过去,仔细的翻看起来,条例非常详细和规范。

而佟湘玉则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这税要多少贯钱?”

周犁目测了一下,给出了一个粗略的数字:“大概每个月几千元,具体需要测量。”

然后工商司的政务官询问了同福客栈的经营面积、客房数量、客房均价、经营业务、雇员数量之类,又实地测量了一遍。

“每个月需缴纳经营税2300元。”

佟湘玉吞咽着喉咙:“官爷,2300元是多少贯钱?”

“大概2300文左右,不过以后不允许使用铜钱了,全部改用金银钞票。”

听到2300文左右,佟湘玉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这金银钞票,则让她一头雾水:“金银钞票是啥子?”

“就是这个。”那工商政务官从口袋中取出几张制作非常精美的钞票。

“这不是巴蜀地区的交子吗?”见多识广的白展堂立刻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工商政务官点了点头:“就是纸币,不过这可以拿着钞票去银行兑换金银,以后铜币不会再流通了。”

白展堂有些迟疑的问道:“大人!这个票子真可以兑换金银?”

“你怀疑银行没有金银?联盟只有一家银行,那就是人革联银行,而且联盟在海外有金银矿,不缺你们那仨瓜俩枣。”

确实如工商政务官所言,流求州、吕宋州都有大量的金银铜复合矿,白玉楼之前在流求的基隆金瓜石,就直接提炼1000吨纯银、100吨纯金。

加上查抄各地劣绅豪强的财产,作为发行金银钞票的保证金,那是绰绰有余。

更何况人革联又不是单纯的金银本位制度,而是工业本位制度。

钞票真正的锚定物,其实是工业品。

而粗略看完了那条例的吕秀才,则小声的在佟湘玉耳边嘀咕了一些话,让她更加放心下来。

比起苛捐杂税一大堆的大宋,人革联的税收简单粗暴,那就是农业税、经营税、交易税、关税、个人所得税五种。

基本是每个人只会遇到一两种税。

比如农户,通常只有农业税,以及交易税。

一般情况下,农户只要不将粮食和农产品出售给非官方,是不需要缴纳交易税的。

交易税这个东西,主要是为了打击私底下的商业行为。

人革联自己需要控制农产品和工业品的相互流通,并不需要商人作为中间过渡,自然要严格打击私下的交易。

而对于同福客栈这种个体户,他们只会遇到经营税,或者个人所得税。

没有了苛捐杂税和各种摊派的存在,又不需要徭役,简直是小商户梦寐以求的天堂。

只是佟湘玉和吕秀才心里面却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一个念头,那就是人革联如此少的税收,要如何维持财政?

他们可是看到人革联不断招兵买马,又在城里面大搞建设,就算是金山银山,都维持不住这样消耗。

这就是古典时代的知识盲区了。

人革联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税收,因为本身掌握了强大的工业体系,低税收和大规模建设,反而可以让经济迅速循环起来。

只要工业开始良性循环,那人革联的财政就不存在入不敷出的情况。

尽管不理解人革联的一些行为,但佟湘玉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想法,因为她的同福客栈在这个变革中获利了。

当然,她此时还不知道,客栈的生意在初期会受到一些影响,如果她不能及时调整经营业务,将重心调整到餐饮上,接下来就要苦熬一段时间了。

而同样在看条例的李逍遥等人,则脸色非常精彩。

因为修行者管理条例非常霸道,哪怕是不是人革联境内的修行者,只要经过人革联的控制区,或者在人革联境内办理相关业务,都必须接受武道部的统一管理。

长臂管辖听说过没有?

不接受?

那最好祈祷一辈子都不要遇到人革联,或者跑到鲜卑利亚、北冰洋、南极洲躲起来。

不然就别想逃过武道部的管控。

毕竟这些修行者身上的能量反应非常强烈,就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白展堂和李逍遥等人,之所以被周犁直接找上门来,就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能量反应暴露了位置。

看到李逍遥和林月如小声的窃窃私语,周犁开门见山的问道:

“几位想好了没有?”

“这个备案只是登记一下信息吗?”李逍遥试探道。

“不然呢?你以为联盟会看上你的功法?”周犁嘲讽着摇摇头,然后警告道:

“蜀山剑派的事情,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修行者要么彻底出世,要彻底入世,别在那里又当又立。”

脾气火爆的林月如,直接质问道:“蜀山剑派可是名门正派,他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你们这也太霸道了。”

周犁平静的回道:“我说过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做过坏事?凭你一厢情愿的臆想?如果他们遵纪守法,联盟自然不会为难他们。”

“谁知道……”林月如嘀咕着。

就在周犁要带李逍遥等人去武道司备案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众人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将赵灵儿掳走。

“灵儿!”李逍遥愤怒的大喊着。

“大胆狂徒!你真以为我是死人吗?”周犁体内的电磁真气迅速爆发,然后飞到半空中。

看到一道身影正御剑飞行,向西方飞驰而去。

“哪里逃!愁云惨淡……”

周犁一掌拍出,顿时周围的水蒸气凝聚出一大片水滴。

但那黑衣人却反手一弹,一道锋芒毕露的剑指,撕开了水滴掌力,甚至直指周犁的眉心。

“乌云盖顶……”

剑气被漆黑的雾气挡住,但威力仍然非常强劲,周犁的身体被推着向后滑行,直接被逼退了十几米,才将剑气劲力消磨殆尽。

而一瞬间,岳阳城中的几十名天灾战士,也操控着飞行滑板,出现在半空中。

只是那黑衣人的御剑术非常高明,速度仿佛风驰电掣一般。

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西面的半空中。

李逍遥和林月如迅速追过去,周犁带着十几个高手紧随其后,也向西侧追击,同时迅速向总部呼叫支援。

那黑衣人的速度非常快,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三峡门户的夔门上空。

就在此时,他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然后收起御剑,抱着赵灵儿飘落在岸边的礁石上,身体仿佛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