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准备完全后,衙役们便开始挖起了坟墓上的泥土。

而且为了保证不出意外,九叔要求首先将任家除了老太爷外的其他棺材挖出来。

秦白刚开始还是抱有期待的,如此场面给他一种身临其境看九叔电影的感觉。

但过程极为枯燥,很快他就有些百无聊赖了。

毕竟看衙役们挖土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效率令人作急,如果让秦白出手,恐怕只要几息就能搞定了。

秦白闲着无事与九叔交谈了起来,他主要想着借此推断下如今大宋的情况,可听下来却让他眉头皱起。

各地妖魔频出,虽然上千年的妖魔不多,但如此趋势依旧不容乐观。

秋生凑了过来问道:“秦前辈,我听闻京城似乎出过妖魔,你知晓这事情吗?”

文才确有其事的说道:“据说神仙降世才降伏了这妖魔。”

九叔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对此事也很感兴趣,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秦白心里还在考虑着妖魔,嘴巴上敷衍回答道。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实不相瞒我便是火德星君转世,现在缺少盘缠,微信转账三百块,帮我回到天庭后必有重谢。”

他的话无人相信,只有王县令忍不住问秦白是不是真的缺少上路的盘缠,恨不得其立刻离开岩护县。

时间逐渐过去,一口口棺材被挖了出来,任家的后院多了个深坑,泥土堆积成了座小山。

秦白与九叔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些疑惑。

挖出来一共三口棺材,除了能够确定的任婷婷外,其余两口棺材都较为随意,甚至就连墓碑没有立。

一般来说下葬的时候,棺材都是坐北朝南或者是靠山朝水,但这三口棺材却朝向各有不同,根本不考虑忌讳。

王县令摆手示意衙役继续挖任老太爷的坟墓,这时九叔却阻拦道。

“等一下,先把棺材的盖板打开来。”

众人把目光看向了他,只听九叔继续说道。

“虽然这几口棺材埋下的时间不久,但毕竟所处同一风水中,如果任老爷子的尸体有异的话,这几具多少能反应出来。”

秦白也点了点头,他依靠着神念确实察觉到了古怪,每个棺材中内都盘踞着怨气。

王县令下令衙役们开棺,他似乎并不怕其中生出祸端,显得很是淡定。

随着钉死的盖板被撬开,尸臭味散发了出来,直呛人口鼻。

秦白一眼扫了过去,尸体并无妖魔化的征兆,可古怪的是尸体看上去毫无腐烂,皮肤也只是微微发青紫色罢了。

在看到棺材板时,他不动声色的冷哼一声,上面有着大量的划痕,应该是指甲留下的。

这说明三人恐怕是被活埋下入坟墓,在缺氧中痛苦挣扎而死。

文才看着任婷婷的尸体啧啧称奇:“别说还真的挺漂亮,要是……”

话还未说完,他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自己,其中隐隐透露着惊愕。

文才慌忙想要解释,却听九叔面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各位,我这徒弟脑子确实多多少少有点病。”

众人的眼神多了些许怜悯,文才欲哭无泪,但身体很老实的又看了几眼任婷婷。

秦白一直在观察尸体,他向王县令开口问道:“三具尸体都是同时死的?”

王县令情绪毫无波澜的说道:“他们突生恶疾,等下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九叔上前查看了下,他甚至将尸体的口鼻打开,见没有异样后便点了点头。

王县令让衙役继续挖掘坟墓,动作愈发粗暴,要是任家先祖在天有灵,恐怕棺材板都盖不住了。

很快随着面上的泥土被翻开,最后的棺材逐渐被显露了出来,不过与寻常下葬方式不同,任老爷子的棺材是立起来的。

九叔与王县令等人解释起此乃法葬,是一种风水的格局,有庇佑后人的作用。

听者皆是心不在焉,王县令目光盯着棺材,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

秦白对于风水学说半信半疑,这是个拥有仙佛的世界,玄学的作用不一定明显,但任府这些人的死肯定不是意外。

衙役们接着挖掘,他们利用绳索将竖着的棺材一点点拉出地底,气氛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秋生见自家师父面色凝重,他默默的将拴在树干上的公鸡抱在怀里,难不成真有尸变的可能。

在众人的吆喝声中,实木棺材落在地上发出闷响。

虽然不知埋了多久,但棺材本身却没有丝毫腐蚀的痕迹。

正当九叔示意衙役将任老爷子的棺材撬开的时候,突然陈捕头忍不住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秦白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坑洞,顿时面露疑惑。

只见在任老爷子棺材的下面,竟然埋有棺材,而且这口棺材不管是规格还是大小都远在前者之上。

材质乃是金丝楠木,还用鎏金镶嵌了花纹,给人一种极为奢华的感觉。

九叔忍不住开口问道:“王大人,怎么会有两口棺材?”

王县令摇了摇头急切的说道:“无所谓的,我们就此迁坟吧,眼看着就要傍晚了。”

九叔心里生出不对劲,他毅然拒绝:“不行,可不能贸然,万一牵扯到尸变就糟了。”

“这是我们岩护县的风俗,其中并无尸体,还请放心。”

九叔看秦白没有什么反应,也不再说话,衙役们开始将金丝楠木棺材拉出地面。

王县令极力的克制着情绪,不过眼底依旧有贪婪一闪而过。

九叔见秦白若有所思,他便出声询问道:“秦兄你看出什么明道了嘛?”

秦白摸了摸下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特别是王县令明显有些紧张。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秦白指向墓地所在,其余人下意识的看向他,就连衙役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经过我的鉴定,一口装有任老爷子的尸体没错,另一口则是任老爷子小时候的尸体。”

场面顿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王县令嘴角抽动着说道:“秦道长说笑了。”

秦白笑着拍了拍棺材:“我看气氛有些僵硬,所以活跃一下,你们不会看不出来吧?”

王县令讪笑着,然后催促衙役把这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拉出地面。

直到这时秦白心爱察觉到棺材里显露的阴气,本就不易察,深埋地下就更加隐蔽了。

这样看来,岩护县里多处妖魔气息可能都是类似的情况,那么岂不是家家户户都埋着一口棺材……

九叔干脆将背后的木剑取了下来,用指尖在剑刃上一划,沾着鲜血画了几道符咒。

王县令见两人如此表现,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好收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秋生心直口快的说道:“这棺材里装的是什么,还特地和任老爷子埋一起?”

陈捕头看了一眼王县令,然后模拟两可的回答道:“这是我们岩护县的传统……”

秦白很是随意的走了上去,用力拍了拍棺材板:“据我所知任家应该是汉人吧?”

王县令听到棺材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胸口忍不住狂跳了几下:“道长有所不知,很多人在出生时都会在岩护县埋下一口棺材,乃是保佑吉利的。”

九叔听闻后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哪怕从未来过岩护县,都会特地埋下棺材?”

王县令点了点头,他刚想解释什么,突然余光看见秦白双手放在棺材板上用力掰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用作金丝楠木棺材上的铆钉都是长约数寸,根本不是人力能够……

刚生出这个念头,王县令表情就变得瞠目结舌,因为秦白真的不用工具硬生生掰了下来。

秦白举重若轻的样子让旁人感觉棺材板像是纸糊的,而且你不是拥有官府度牒的道士嘛。

他随手把盖板往一扔看向棺材中。

想象的场面没有出现在秦白面前,棺材里确实什么尸体都无,只是爬满了鼠妇一类的虫子。

其中最瞩目的是个普通的土窑罐子,因为被红绳死死的绑在棺材里,所以才没有因为晃动而碎裂。

秦白刚想弯腰将土罐捡起来,王县令却径直冲了过来,他也不顾棺材里那些虫子,伸手就抱起土罐。

九叔刚想出手却被秦白拦了下来,后者脸上露出了玩味,他倒要看看对方打的什么注意。

王县令戒备的看着几人:“按照我们岩护县的传统,罐子将会被妥善下葬。”

说完后他便打算带着衙役离开,这时秦白开口提醒道:“任老太爷的棺材不打算看看吗?”

此话一出,王县令只得点头同意,不过任谁都能看出他的目的是棺材中的土罐。

秦白没有再次插手打开棺材盖,而是看着衙役们费力的将铆钉撬了出来。

九叔搞不懂情况,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了。

随着棺材板逐渐打开,尸臭味愈发明显,甚至旁人在闻到以后脑袋隐隐感觉有些眩晕。

与金丝楠木的棺材不同,里面确实有一具尸体,但尸体仿佛是昨日刚刚下葬,因为皮肤上连丝毫腐烂的痕迹都无。

另外任老太爷的尸体肚子胀大,其中可能憋着一股子气。

九叔表情微变,他看了眼天边下落的太阳。

再过两个时辰左右就要变天,如果不能及时处理,恐怕真的会尸化。

不过秦白并不慌张,他用神念仔细观察过任老太爷的尸体。

其中并无妖魔气息,就算尸变也只是最为低级的僵尸,恐怕连伤人都难。

秦白估摸土罐里应该养着什么,其一直将尸体生出的阴气吸收干净了。

“咦?王县令你仔细看看这尸体……”

秦白假意指向尸体某处,王县令忍不住凑了过来,显然对方也明白尸体较为安全。

“哪里?”王县令并未察觉到什么。

秦白手指微动,纸片人从袖子里滑落,一丝阴气向着尸体飘了过去。

尸体受到阴气的刺激,转瞬便生出了异变,它的嘴巴张了开来,獠牙长出,双眼也化为血红色。

僵尸一口咬在王县令的肩膀上,尸毒随即注入伤口。

王县令抱着肩膀痛苦的哀嚎,可哪怕如此他也不松开手中的土罐。

僵尸又看向了离它最近的秦白,蠢蠢欲动的想要攻击对方。

秦白直接收回了纸片人,失去了阴气后,僵尸化的尸体也冷冰冰的重新躺回了棺材中。

九叔表情有些诧异,他连忙上前准备处理僵尸。

“没想到白日也出现了尸化,必须尽快将尸体用火焰焚烧殆尽,否则到了夜晚必定出现祸端。”

王县令哪敢拒绝,声嘶力竭的让衙役搬来柴火,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他倒是想要怨恨让自己被僵尸咬的秦白,但压根不敢招惹对方,只得强行忍耐了下来。

九叔与秦白很有默契的没让王县令处理伤口中的尸毒。

这次衙役的效率极高,很快尸体就被火焰包裹,只能听到油脂劈啪作响的声音。

可能因为尸体有异的关系,大火莫名的停了数次,而且燃烧的速度也不快。

此刻就需要展现道士的业务能力了。

九叔刚想用符咒与公鸡血镇压僵尸,但秦白直接掏出了桶汽油浇在了上面。

甭管多耐烧也没用,物理驱鬼不是开玩笑的。

待到事毕之后,秦白目送着王县令带着人离开了任家府邸,九叔做了如此多的准备,却打了半天的酱油。

趁着秋生两人前去买些吃食,九叔忍不住朝秦白问道:“秦兄你可知这土罐里到底是何物?”

“我哪知道。”

秦白确实也很好奇抢,但想到整个岩护县估计有数十个类似的土罐,他便不着急了。

“那你为何……”

九叔并不知土罐吸收着尸体产生的阴气,他只感觉这小镇处处透露着诡异。

秦白从鱼袋里找了找,最后取出一架大疆无人机。

他在九叔莫名的眼神中,操控着无人机飞到岩护县的上空,然后利用控制器的屏幕查看全貌。

“九叔,你仔细看看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九叔虽然惊讶于秦白的手段,但下意识向屏幕看了过去,表情也随之凝重起来。

“罐中养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