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秦白的额头青筋微微暴起,他后悔为何要脑热说了这道号,现在一世的英明都毁了。

哪怕长生逍遥也行啊,通俗易懂重名率高无妨,至少比机泄要好听多了。

当然秦白感觉赵佶的脑子多多少少带点病,到底多顶级的阅读理解才能整这一出。

九叔见此忍不住后退了半步,在面前的男子身上,他察觉到了极为骇人的威胁,甚至远超曾经遇到过的妖魔。

两位弟子更是不堪,差点腿软坐到了地上。

秦白深吸了口气,他想起了九叔的真名,突然心情好受了很多,甚至想要发笑。

好似是叫林凤娇……

而在师徒三人的眼中,秦白的举动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变态杀人魔,脸上表情喜怒无常,给人一种随时暴起出手的感觉。

不过九叔还是冷静了下来,虽然秦白手上的度牒只是一晃而过,但显然不容作假。

眼前的壮汉虽然形似猛将,可实则确实是道门出身,甚至比他这个没有官府度牒的道士还要正宗的多。

九叔也能隐隐察觉到秦白身上的真气,只是隐藏的极深。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他没听闻过对方道号,但既然有度牒,肯定是师出有名。

“久仰了,机泄道友。”

秦白心说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九叔嘛,怎么客套话张口就来。

九叔给了两弟子个眼色,示意离对方远些,然后抱拳说道:“道友何故来此处?”

“前去苗疆有些事宜……”

秦白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所以说得模糊了些。

九叔见对方如此回话,听闻到涉及苗疆后,心中突然一凛。

他深感其中的凶险,难不成苗疆真的出了什么祸乱,就连道门都有所惊动了?

九叔觉得自己猜得恐怕八九不离十,说来那几只僵尸也有他不可推卸的责任,只希望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秦白刚准备开口,九叔点了点头扯开了话题,他也不知对方到底理解了什么,但少了点麻烦也好。

“相遇即是缘分,要不一同闲聊片刻吧。”

九叔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能结交道友也是好的,特别他这样的散修,通常情况下都是前路无门。

他们相互介绍了下,九叔自称为林九,乃是从南粤而来,到此处是追寻妖魔。

对方的话语像是触发了什么,秦白发现系统提示了各类成就,其中与岩护县有关的就有好几个。

最让他在意的是其中一个成就。

【RUAAAAA】:歪比歪比,歪比巴卜,奖励:签到时间—1,积分2,豌豆射手种子。

虽然秦白不知道成就表达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但不出意外肯定会牵扯到僵尸。

当他询问九叔为何兴师动众要备上黄纸,后者表情出现了微微变化,隐蔽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与此同时,附近的路人停下了脚步,皆是面无表情的看向秦白几人,感觉莫名其妙。

“进来再说吧,这里也不是交谈的地方。”

九叔对秦白轻声说道,然后率先向门内走去。

两人前后迈步踏入院子,秋生与文才提着大包小包连忙跟了上去。

等到大门关闭,路人才重新各自忙碌,但暗地里免不了交头接耳,而眼神中透露着担忧。

秦白进了院子后才注意到这是间较大的府邸,不过因为长时间无人维护,显得极为萧条。

九叔边走边解释道:“秦兄有所不知,我也是受人委托,此地人家祖坟受到风水影响必须迁移,否则肯定会生出祸乱。”

他忍不住想在秦白面前显露下本事,便将此前的发现说了出来:“经过我的观察,此处……”

秋生忍不住补充:“墓穴的风水乃是蜻蜓点水……”

文才插画说道:“对对对,点水。”

九叔看了眼两位徒弟,面子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只得咳嗽了声提醒。

秦白反应了过来,蜻蜓点**不是电影僵尸先生里的剧情嘛,这我熟悉啊……

“这可是任家府邸?”

九叔点头说道:“对的,任家乃是汉人,据说是因为避难所以来到岩护县,家道中落也是何祖坟受风水受影响有关。”

秦白立刻生出了兴趣,他有种要见到名场面的感觉。

主要是任家大小姐实在太出名了,在不少网文小说中都有出场,号称诸天外界公交车。

只是他有些奇怪,为何进出府邸就没看到任家的人出现。

“九叔,不知能否见下任家人?”

九叔没有拒绝,他起身带秦白向屋外走去。

秦白瞥了下秋生与文才,两人反应不大,看态度好似对任家大小姐不感兴趣。

难不成这方世界的任家大小姐长相丑陋?

他面带疑惑的与九叔几人一同走向府邸后院,很快就在片小山包后停了下来。

秦白抬眼看去,忍不住有些发愣。

只见一个个坟头立在不远处,除了任家老太爷之外,祖孙几代全埋在这里了,无一幸免。

一家人算是整整齐齐了。

秦白忍不住问道:“因为这蜻蜓点**出问题,所以任家全没了?”

九叔语气也有些迟疑:“蜻蜓点水乃是吉穴,但将泥灰盖在坟墓之上,棺材头碰不到水,自然化吉为凶了。”

“不应该啊,就算祖坟风水有变化也不至于全家陪葬吧?”

秦白记得僵尸先生电影中,风水被破坏也只是任老先埋在坟里导致尸化,绝不至于祸及家人。

九叔同样觉得不对劲:“可能是坟墓中有什么严重影响了风水走向,只得等明日挖土开棺再说。”

秋生则忍不住唉声叹气:“可惜了任家大小姐任婷婷了,据说长相如花似玉。”

文才挤了挤眼睛说道:“要不等她成了僵尸以后,你与她再续前缘也不迟啊。”

“我看你才喜欢倩女幽魂那套,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催着要去杭城看戏。”

秦白没有理会吵闹的两人,继续问道:“为何要明日挖土?”

九叔知道不能拖延,但他也无可奈何:“与这里的县令有关,我也是受人之托,自然不能逾越半步。”

秦白迟疑了下没有继续开口,其实以他贡士的功名左右县令并不难。

但目前岩护县中的妖魔气息不止一处,要是和县令无关恐怕没人相信。

文才欲言又止的问道:“师父,既然任家都已经断子绝孙,要迁坟还有什么异议?”

九叔脸色凝重的说道:“县令说是害怕霉运转移到别家,而我觉得其余的尸体倒还好说,任老太爷可能已经尸变了。”

秋生与文才腿有些发软,好在有两位道长在,特别是目测就战力极强的机泄道人,他们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秦白与九叔闲聊起符咒阵法,不知不觉相谈胜欢,而两个弟子则被打发出去准备饭菜。

“秦兄在此处住下吧,说来也古怪,这岩护县人口不少,但却没有一家客栈。”

九叔苦笑着摇头道:“就像刻意赶人出去。”

秦白仔细琢磨了下,确实如九叔所言。

他进岩护县真的没有见到什么客栈,本以为是位置偏僻不易找到,现在看来另有所因。

而且岩护县古怪的地方不止一点,明明是个山区小镇,但有权势的任家却好几户,应该都是从别处搬来的。

还有居民对于外来者莫名的态度,仿佛在提防着什么。

秦白决定在任府住下,他最近几个月来风餐露宿,好不容易来到城镇,自然不想睡桥洞。

秋生两人提着食材返回了府邸,虽不是大鱼大肉,但也远比想象中要好的多,恐怕县令没少给银钱。

酒足饭饱后,秦白随意的找了个客房住下。

寻常人可能会忌惮任家府邸是个凶宅,可对于他来说却无事,甚至还有些乐得清闲。

到了夜晚,整个岩护县笼罩着黑暗之中,只有乌鸦的几声啼鸣应声响起。

秦白睡前特地仔细观察过,他发现晚上那些妖魔气息不但没有高涨,反而收敛了起来。

他也没有急着找寻原因,直接躺在床上睡下。

到了秦白如今的境界,修为自成一体,哪怕不刻意打坐都会逐渐累积,更别说进展速度最快的佛气了。

第二日清早,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院落里就变得嘈杂了起来。

秦白简单的洗漱了下,推门看到一个面容老成的中年男子身穿县令的衣服,在衙役的簇拥下对着任家坟墓指指点点。

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反而拳头向天空一打伸了个懒腰。

当王县令寻声转过头看去,他发现人高马大的秦白正在不远处盯着自己,顿时浑身一颤。

王县令抓住身旁三十岁出头的捕头,压低声音说道。

“陈捕头你什么情况,让你找个江湖道士处理任家这怪事,难不成这就是你说的道人?”

陈捕头看了眼秦白也有些发怵,他与九叔商谈的时候听闻对方有两个弟子。

不过当时正好不在身边,难不成此人是九叔的弟子之一?

秦白雷打不动的做起了晨练,正好舒展下身子骨。

王县令两人目视着对方,那一招一式间虎虎生威,怎么看也与道士无关啊。

这时九叔从屋里走了出来,他上前与王县令两人攀谈,并且商量着任家迁坟的事宜。

王县令也从其口中得知了秦白乃是拥有官府度牒的道士,顿时他的表情变得微妙了起来。

陈捕头看向王县令,眼中的意思是让其来做定夺,他们明显在忌惮着秦白的身份。

赶又没法赶走,但又不想让对方参与到任家事宜中。

王县令皮笑肉不笑的走到秦白面前,想要试探一下此人的态度:“秦道长的道号怎么称呼?”

秦白停下了广播体操,脸上生出了些许不耐,怎么一个个都对自己的道号感兴趣?

王县令见此心里咯噔了下,这道士明显不好惹,而且光看身形就知道比所谓林九实力要强。

本来只想找个野道士来处理,没想到依旧惹火上身了。

“那个……秦道长来岩护县可有何事?”

秦白呼出一口白气,稳定住微微沸腾的气血说道:“准备前去苗疆,县令大人可认得精通苗语的汉人?”

王县令想要送走瘟神,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转头看向陈捕头说道。

“陈捕头会些苗语,苗人犯事也是由你出面沟通的,这样吧,你陪秦道长去趟苗疆。”

陈捕头表情像是便秘一般,你以为去苗疆是喝汤嘛。

除了熟悉环境的苗人之外,进去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也不为过。

秦白答应了下来,他深深的看了眼陈捕头,目光中隐隐透露着恶意。

王县令迫不及待的问道:“那秦道长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岩护县?”

说完后他意识到话语太过刻意,又补充了句:“迁坟这等晦气的事情就不劳烦你了。”

九叔:????

秦白怎么可能现在前去苗疆,这么多触手可及的成就还在等着他呢。

“我等林道长一起再去吧。”

秦白无视了脸色阴晴不定的王县令:“对了九叔,迁坟什么时候进行?”

九叔也动了些薄怒,他特地加重语气说道:“如此晦气的事情当然要放在午时。”

他环顾一圈后朝客房走去,打算将两个睡懒觉的徒弟叫起来准备迁坟。

王县令看了眼秦白两米出头的身高,以及磐石般的肌肉,再看看身旁那些面黄肌瘦的衙役。

他只能低声用威胁或像是哀求的话语对秦白说道:“你们外乡人最好少管岩护县的风俗……”

说完后他便带着衙役匆匆离开了,背影透露着无可奈何。

秦白心里生出了好奇,岩护县中肯定隐藏着什么,而且作为距离苗疆最近的城镇,说不定两者有所牵连。

时间逐渐过去,到了正午的时候,太阳也升到了最高。

阳光普照在大地上,甚至显得有些炎热了。

王县令带着十几个衙役聚集在任家坟前,具体的步骤则由九叔来安排下去。

所有人严阵以待,不远处的树下还绑着只正值壮年的公鸡,用以镇压尸体防止化为僵尸。

秦白看着九叔不断布置着院落,对方的真气修为并不算高,不过刚触及炼精化气的后期,但经验极为老道。

可能这便是寻常的民间散修,他们没有道统传承,所以只能靠些手段弥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