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苗疆常年炎热并且雨水较多,季节温差并不明显。

这也使得大量虫类滋生,生物群落交替的速度极快,栖息着数量繁多的动植物。

在如此环境下,秦白只得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前往,任何坐骑都显得不适宜。

除非将来积分商城能解锁什么载具,或是依靠着垂钓神通获得,不然还是老老实实步行吧。

这也是他没有带上驴子它们的原因。

而且光靠自己的脚力就已经足以,说是日行千里有些夸张,但百里绝对够了。

可惜因为水族箱的关系,秦白走走停停,比原计划用了不少时间才接近苗疆的位置。

水族箱里正在历经剧烈的变化,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也不为过。

荒岛妖魔化的迹象更甚,连带着上面的动植物都发生了异变,无一例外朝妖魔的方向而去。

秦白原本打算抑制这种现象,但他随即发现妖化植物不过十几日就覆盖了整片荒岛,有利无害下也就顺其自然了。

岛上的半妖对于妖气免疫,使得极为适应环境,加上有秦白罩着,甚至已经建立起了部族。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这座岛屿被秦白命名为妖岛,以后会专门用以安置妖物。

秦白不满足水族箱里只有一座岛屿,他便把妖岛从中央移动到了更加外围的地方,为得就是空出位置给其余的岛屿。

在他的控制之下,有两座新生的岛屿正在逐步成型,虽然过程并不快,但胜在稳定。

其中一座岛屿由阴土构成,纯黑色的地质天生就适合鬼物,上面的阴气铺天盖地,犹如实质。

秦白将这座岛屿命名为鬼岛,与妖岛就像是地球的南北极洲。

为了防止两座岛屿相邻出现异变,他将一座较小的岛屿隔在中间。

这座岛屿看似荒芜,实则土壤上插满了剑器,部分是秦白从积分商城里兑换而成,也有不少是平日里收缴而来的。

岛屿名为剑岛,不单单指的是插在土壤里的剑器,他还想着利用岛屿来酝养飞剑。

灵感其实来自于皇宫养生殿中的秘籍,其中一册记载的是逍遥道长的草木成剑之术。

这术法对秦白用处不大,但却给了他启发,既然自然都能酝养飞剑,哪怕水族箱一样也行。

秦白路上的时候不断在剑岛上铭刻酝养飞剑的法阵。

只要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组成更庞大的阵法,将整个岛屿化为巨型剑袋。

秦白把飞剑都收入其中,发现比他想象的还要契合。

想比法器,岛屿用作铭刻法阵的上限自然更高,容纳的飞剑数量也能大大增加。

唯一麻烦的便是自此之后,秦白想要收放飞剑只能依靠嘴巴,无疑画风变得更加诡异了。

当然这还是设想的第一步,他打算将万魂幡融入鬼岛,技术难点不多,秦白更担心阴神的实力提升太快导致失控。

好在按照他的设想,只要龙鱼被祭炼成本名蛊虫,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在这种半修行的状态下,秦白不知不觉就已经临近苗疆,只是慢了不少。

苗疆的外围有一地区名为昆弥,其地处密林,哪怕是人烟繁多的城镇依旧毒虫极多。

似乎也只有这里才会四季皆有扰人的蚊子。

以秦白的修为自然不惧怕,哪怕他放开护体的真气,蚊虫想要破开皮肤依旧不太可能。

甚至于为了完善水族箱,他还顺便吞下不少昆虫,虽然大多都会因为不适应环境死去,但其中也有存活下来的。

已经到达目的地,万魂幡便被秦白试着融入鬼岛中了。

法器悬浮在岛屿上空,符纹正以非常玄妙的方式脱离万魂幡本体。

阴神开始活跃在岛屿上,不过因为它们的特殊性,俨然有种军事基地的味道了。

秦白估摸着想要彻底完成符纹的融入,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也无法动用阴神。

鬼岛能够酝养阴神,也代表着纸人可以收入其中,但他打算开辟一个附属的小岛。

秦白利用飞剑的搜寻很快就找到了人烟。

这是一座名为岩护县的城镇,居住的大部分都不是汉人,平日里也很少有途径,他的到来顿时引起了一定的波澜。

城门口的官兵到没有过多为难他,这也使得秦白想要掏出功名文书的举动成了无用功。

可等他进了城镇后,不管是穿着还是行为,甚至是尝试着以笑待人,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加上当地的方言极为绕口,他根本听不明白,也不知那些人到底在议论什么。

秦白隐隐有些头疼,他发现自己想要深入山脉前往苗疆,很可能无法与那些苗人交流,获取炼蛊术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他至少等在昆弥找到精通苗疆语的向导才行,否则进入山脉也无济于事。

不过问题就来了,这地方莫名的排斥外来人,他走到哪里都有居民沿街盯着自己。

秦白随意的找了个摊位坐下。

摊主是个六旬老妇,卖的是类似米线的小吃,秦白之所以选择这家不是因为香味扑鼻……

好吧,这也有其中部分的原因。

主要还是老妇长得有些汉人的特征,应该不是祖祖辈辈孙生活在昆弥。

当秦白坐下后,老妇主动上前攀谈,虽然口音依旧有些难懂,但好歹也能听明白意思了。

“后生还请等一头,米面在锅里呢。”

“好的,多谢大娘了。”

秦白没有急着与对方闲聊,而是有意无意的观察周围。

街上的路人不少,但很少看到孩童,哪怕偶尔有几人也被家里人赶了回去。

难不成这里出了什么事端?

秦白脸上露出了些许兴趣,这业务我熟啊,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哪有困难帮哪里,还不收取群众一针一线。

片刻后,米面摆上了桌台。

扑鼻的香气弥漫开来,秦白尝了一口先是感觉舌尖微辣,其次各类食材的本味涌入嘴里。

这很像后世的过桥米线,要加上酸笋与螺蛳粉相差也不大,确实名不虚传。

秦白坐下后高大的身躯威慑力顿时少了许多,他感觉注视自己的目光也没有之前频繁了。

见此他与老妇交谈了起来,后者一开始还有些拘俗,但很快就变得滔滔不绝。

秦白趁机与老妇攀谈,想要套出什么话。

但他没想到老妇口风极紧,米面倒是吃了五六碗,硬是什么都问不到。

秦白才意识到昆弥这里的人虽然看似忠厚老实,可实则一个比一个猴精,而且极度排外。

这还只是苗疆的外围,岩护县生活了少量的汉人以及混血,要是深入苗疆,遇到的那些苗人将会更加难缠。

他将米面的银钱付下后转身便离开了摊位,然后随意找了个无人的巷子钻了进去。

等到秦白再次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作货郎打扮,还背着个大型货箱。

货箱里摆放的是些无用的小物件,都是他平日里用垂钓神通得来的。

如此一来,哪怕秦白体型异于常人,在城镇中走动也不会引来非议了。

而且既然要卖货就得干脆专业点,货箱自然不能用来摆设了。

秦白便假意贩卖货物,实则在城镇中闲逛起来,他暗地里用心神不断找寻着有无异样之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整个岩护县不过两三百口人,但透露着妖魔气息的地方却不止一处,而且若隐若现也无法具体捉摸的到。

秦白站在街道上思索着自己是否要摊这趟浑水。

他注意到路人的气血,根本不像是长时间接触妖魔的样子,难不成是蛊妖?

如果这些妖魔气息真的与蛊虫相关,贸然出手很可能会惹恼了当地人。

主要还是秦白的佛门修为不到家,不然用佛光一扫即可,哪需要这么麻烦。

他考虑该如何与居民交涉,干脆将货箱放置在了地上,看能不能通过做些小本生意来套话。

没过多久,秦白的手臂被拍了下,男子油滑的声音响起:“秋生你看,这里应该能够买到布阵用的黄纸。”

秋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用手肘捅了下文才,示意对方不要多言。

九叔师徒三人也是刚到岩护县不久,但他们与异于常人的秦白不同,依靠着道士的身份很快就融入了其中。

特别是九叔,驱邪避灾不管在哪里都和吃香,特别岩护县也有汉人富商存在。

秦白后知后觉的转过身子,他看到有人正在自己的货箱中挑选着东西,似乎有所惊喜。

两位男子都是汉人的长相,身穿的服饰也不像是本地人,并且隐隐让他感觉有些面熟。

秋生摸了摸衣袋瞥了眼文才,身上显露出莫名的自信,打算好好与货郎周旋一下。

不过秦白的样貌还是让他有些发怵的,所以语气不由得弱了几分。

“家里正好有人要办丧事,这黄纸怎么卖?”

“你看着给就行。”秦白摆了摆手说道。

但秋生却感觉到了棘手,怎么皮球又踢了回来,那到底自己该怎么说才好。

身旁的文才缩了缩脖子,他的目光下意识在货架上打量了起来,其中不少东西让他感觉到了好奇。

“这是什么?”他指着其中一件好奇的问道。

“哦……”

秦白拿起了个巴掌大小的金属物件,上面有个黑色的屏幕以及数量不少的按键。

“这是块名为诺基亚的护身符,足以抵挡小行星撞击地球产生的灾难。”

他钓到的诺基亚虽然完好无损,但因为内部进了水,所以早已无用了。

文才不明觉厉,他随即便想到了白嫖,便试图用自己半碗水的江湖骗术来忽悠对方。

“壮士要不要看面相?”

秦白刚准备拒绝,突然脑海里冒出了个古怪的念头。

“两位是游方道士?”

秋生还在犹豫要不要告之,文才已经率先说道:“家师乃是茅山出身,哪怕是远在京城也小有名气。”

“可是……九叔?”秦白脸上带着莫名的表情说道。

“啊?!!”

秋生两人都有些惊愕,之前说的不过是自夸,九叔的名谓根本没有这么出名,哪怕在南粤中的普通民众也大多不认得。

秦白看两人的表情,心里顿时有数了,果然与九叔有关。

他露出喜色,九叔系列作为经典他自然是看过。

虽然相隔几十载大多都忘了,但对于里面作为主角的九叔只能用仰慕已久来形容了。

而且破局的关键这不就来了嘛。

“秋生小兄弟可是要黄纸?”

“拿去拿去!!”

秦白取出厚厚一叠大概有数百张直接塞到了秋生的手里。

这种基础的修行物资,他的鱼袋里实在太多了,就算是一卡车都装不下。

秋生有些懵逼,还没等到说话手中便多了几个塑料袋,在岩护县较为稀少名贵的朱砂,对方一下子给了十几斤。

秦白又将诺基亚塞给了文才,还顺手帮对方贴了个膜。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何时见过如此热气的掌柜。

等到秋生回过神来的时候,秦白已经勾肩搭背跟了他们一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两人根本不敢反抗,生怕此人将自己脖颈拧断了。

穿过几个街道后,似乎到了妖魔气息最密集的地方。

九叔站在破旧的府邸前等待着,他口中忍不住念叨:“买个黄纸也能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去干了什么?”

他随即发现徒弟两人从街道尽头走了过来,手中似乎大包小包的提着什么东西。

九叔的双眼眯了起来,表情变得极为僵硬。

只见两米出头的壮汉走在两人的身旁,面目狰狞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善茬。

街道两边的路人争相远离,好似遇到了瘟神。

难道是江湖仇杀?

很有可能啊!

九叔摸了摸背后的木剑,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落了下来。

对方将他两名徒弟胁迫着,恐怕有所图谋,这应该是准备借此来威胁吧。

九叔感觉无形中的交锋已经正式开始。

不行,必须表现出壮士断腕的决心,不然只能后置于人。

九叔的目光在秋生与文才之间游走,看看能不能师徒心有灵犀,这样可以突然出手打乱对方节奏。

可秦白却在怀里掏了掏,从中取出了张官府发放的度牒。

他也不管九叔看不看得清,打开后晃了下就收了回来。

可惜对方眼睛不瞎。

“机泄道友,你我认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