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就是神! 请假一天

作者:历史里吹吹风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5-24 02:26:40

蛇母瑟摩丝再一次完成了生命之母的考验,生命之母毫不吝啬的将成为四阶的方法赐予了瑟摩丝。

莎莉看着瑟摩丝,就好像看到一件完美杰出的作品。

她突然有了一种成就感,这种感觉对于一位神明来说十分难得。

莎莉突然心中想到了一个想法。

除了蛇人之外,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制造出另外一种种族。

既可以丰富这个世界智慧种族的种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有趣。

同时也可以让文明多点开花,或许可以让因赛神更快的降临在这个世界。

毕竟现在可不比两亿年前。

那是一个没有臭氧层,没有陆地植物,连海洋之中都称不上丰饶的世界。

一个哪怕只是从书籍里面看到,都让人觉得荒凉贫瘠到让人绝望的世界。

而现在的在这个世界足以容纳更多的种族生存在陆地之上,沼泽和森林、生命遍地的湖泊、鱼群涌动的河流,都为文明搭建好了让他们肆意发挥的舞台。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唯一的问题便是他们想要自然衍生出高等智慧的种族并且化为文明,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但是这对神明来说却简单无比。

莎莉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棒极了,她从神座之上站了起来。

她在空中跑了起来,每迈出一步黑影之中都有一只手伸出来接住她,让她在神庙的上空放肆的跳跃。

“没错。”

“我可以再制造一个智慧种族,一个更有趣的作品,和蛇人完全不一样的种族。”

“这样因赛神降临的速度不就可以变得更快了吗?”

莎莉是这样想的,但是该去做什么她依旧没有想好。

她再度离开了生命神庙,从通天塔上乘坐妖精的热气球回到了神之国度。

她翻阅着各种书籍,可惜书里面可供应参考的东西没有多少。

翻来覆去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三叶人、魔渊之民。

最后。

莎莉有些无聊的站在神赐之地的边缘,她张开手踩在将要掉落下去的边缘。

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

“该制造个什么样的智慧生命呢?”

她原本视线一直聚集在自己的红皮靴子上,突然间她视线偏移,朝着下面的神之杯看去。

巨大的神之杯缓缓的旋转,如同山一般大的神之梦从杯子中浮了出来。

那气泡之中流转着油彩一般的幻景,每一个梦便是一个世界。

它代表着神的力量,也代表着世间的法则。

神之梦中。

她看到夏夜林海,看到了冰雪世界。

她看到了一片无边的云海。

那是关于飞翔的梦,画面唯美犹如童话。

无边的云层下是苍茫的树海,山谷里一个人影抬头仰望着天空。

他的脸上戴着假笑的面具,他的身上满是污秽,他的四肢上缠绕着层层锁链。

面具是虚假的,污秽深入骨髓,锁链坚不可摧。

但是却可以从面具后面的那双眼睛里看到浓烈的渴望。

那是生长于大地之上的凡人对于飞翔的渴望,是每一个被拘束于地面的生灵对于天空的幻想。

他突然张开了手臂,长达几米的彩色流光的羽翼在身后展开。

锁链一层层从他身上崩断。

他就好像一只鸟一般,冲上了天空。

翅膀撕裂了云层离开大地,朝着天空而去。

长着翅膀的人沿着一层又一层云海而上,每穿过一层云海他身上的污秽和黑暗便脱落一层。

最后。

他的身躯耀眼得就好像神灵一般。

当穿过最后一层云海,天穹之上出现了一座伟大的国度。

他站在了一扇伟岸的巨门之前。

云海、巨门和长出双翼的人,还有神圣的光芒。

组合成无比震撼的画面。

巨大的门扉缓缓推开,露出了门后的世界,那是一片只存在自由和美好的国度。

同样长着羽翼,美丽如同神明一样的人前来迎接他。

而主角脸上的假笑面具也滑落,沿着高空穿透云海,从云上之国坠落地面。

站在神赐之地上的莎莉看着这神灵之梦,突然有种想要坠落下去,沉入那梦境之中的想法。

“这就是因赛的梦吗?”

“真的……好美啊!”

也只有神明的梦,也只有这样美丽的梦。

才能诞生出妖精那种生灵。

可惜。

莎莉只看到了飞翔,却没有领会到飞翔背后的意义。

飞翔不仅仅是翱翔于天空,更是自由。

莎莉想到了自己该制作一个什么样的新种族了,她想要制造一个会飞的种族。

她想到了翼魔。

对方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霸主,它们的血脉里蕴含着风和飞翔的咒印之力。

她准备以翼魔为样本制造一种可以飞翔在天空的种族。

在莎莉的设想中,它们应该有着美丽的翅膀,长着和神之梦里的一样的金色羽毛,拥有着美丽的姿态。

想一想。

那一定非常有趣。

-------------------

蛇母瑟摩丝拿到了《神恩术》。

她很喜欢这个名字,在她看来这就是神恩赐于她的神术,名副其实。

这代表着神对她的认可。

她将用它跨越凡人的极限,成为一个拥有悠长寿命的存在。

她拿到《神恩术》的第一时间就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开始准备起了自己的突破,她成为三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该积累的都已经积累够了。

她极度渴望能够重新恢复青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神的使徒。

神唯一的使徒。

她按照《神恩术》中的方法,在地上铭刻了精神力回路,只要精神力按照这个回路进行运转,便能够产生强烈的精神力压。

它们不明白这种方法的原理是什么,但是只要模仿便能够轻易做到。

蛇人族群的护火者同时催动智慧权能,精神力沿着地上的纹路旋转化为了一个精神屏障笼罩住了大厅,强烈的精神力压施加作用在了瑟摩丝的身上。

瑟摩丝漂浮了起来。

巨像傀儡突然出现在了大厅之中,从虚无化为了真实。

但是随后又在精神力量的强压下,巨像傀儡的躯壳渐渐崩散,重新化为了一个灵体被渐渐的压制浓缩进入瑟摩丝的脑海之中。

神恩石出现了。

沙砾一般大小的神恩石,不断的抽取瑟摩丝身上的神话之血抽取一空,吞噬着神话之血复制扩大。

瑟摩丝凝结出了神恩石,但是问题马上出现了。

她的神血不够凝结出一块完整的神恩石,更不足以将她的大脑化为神话器官。

最后。

神恩石崩溃了。

幸运的是瑟摩丝自身没有出现意外,只是感觉头晕脑胀,精神力被完全耗尽。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失败?”

瑟摩丝想起了神明说的那句话。

“成为四阶,是凡人摆脱宿命的方式,是踏上了蜕变之路的开始。”

“凡人想要踏上这条道路,必定要面临种种艰难。”

“想要打破四阶的界限,光靠方法还不够。”

“还需要你自己拥有坚毅不拔的毅力,超凡脱群的智慧,以及与生俱来的天赋。”

瑟摩丝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是我的智慧和毅力不够,还是我的天赋不够。

她来到了生命神庙,寻求神的启示。

“神!”

“是我让您失望了吗?”

生命之母莎莉此刻坐在神座上,心神还沉浸在那个关于飞翔的梦中,沉浸在如何制造一个会飞翔的种族里。

当瑟摩丝茫然的问神灵的时候,莎莉才从中回过神来。

她看了一眼瑟摩丝,针对瑟摩丝刚刚说的晋升时候出现意外的场景立刻明白了是什么原因。

“你身上的神话之血太少了。”

“你孕育那些孩子的时候,将身体内的一部分神话之血也遗留给了他们。”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够这么快成为二阶的原因。”

不过这对于莎莉来说很简单,神之月上的神恩石都是经过智慧权能的根源神器智慧王冠净化过的,可以被任何人容纳。

而她当初拿下来的那块神恩石,如今还剩下半块。

不过这个很简单对于常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因为没有人能够像莎莉这样轻易进出于神之国度,更没有人有着胆量敢从神之月上拿东西,并且还真的从上面拿下来了。

“我的仆人。”

“你做好准备了吗?”

“你想要得到这块神恩石,你必须先接受我的考验。”

和之前一样,莎莉从来不会让蛇人平白无故的从她手里拿走恩赐。

瑟摩丝认为这是正常的,她早就在等待着神的考验,甚至在期待着神的考验。

“伟大的生命主宰啊!”

“您的仆人瑟摩丝接受您的考验。”

和之前的考验不一样,这一次是和莎莉想要制造的新种族有关。

她需要用一只翼魔作为样本,制造出新的智慧生命。

莎莉告诉瑟摩丝:“我发现最近总有一只翼魔盘旋在天空,我需要你把它活着抓回来。”

下达了神谕过后,莎莉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最近可能不在神庙,就提前先给你了。”

莎莉伸出了手,一块透明散发着微弱银光的石头落了下来。

她将神恩石扔给了瑟摩丝。

瑟摩丝立刻伸出双手接住了神恩石,她可以感受到里面的力量,纯洁无瑕。

之前她突破力量的时候,全身力量凝结出来的便是这种石头。

但是上面被下了限制。

只有当瑟摩丝完成了考验之后,她才能够解开上面的力量真正获得神恩石。

瑟摩丝:“您的仆人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蛇母拿着神恩石离开了生命神庙,她来到了生命之城的城墙上。

城墙列于高高的山岭,她抬起头就看到了神明所说的那只翼魔。

瑟摩丝仰望着天空。

那翼魔自由自在翱翔在云海之下,从她这里只能够看到一个小小的影子,但是那种自由和放肆的气息瑟摩丝却深深感受到了。

整个天空都是属于它的,大地和海洋都是它的猎场。

她意气风发,她丝毫没有畏惧。

“三阶的翼魔啊!”

“魔怪的力量恢复得好快,估计用不了多久它们就变变得越来越强大。”

“我们只有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生命之魔所说的翼魔并不是普通的翼魔,而是一只三阶翼魔,堪称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

它拥有自由翱翔于天际的翅膀,它可以操控风的力量。

而瑟摩丝不仅仅要击败它,还要活捉她献给神明。

但是瑟摩丝毫不畏惧。

她坚信神明会庇佑着自己,她相信自己一定完成所有神明的考验。

她是注定的神之使徒。

多日以来观察着那只翼魔,最终瑟摩丝发现了它的巢穴。

翼魔的巢穴搭建在岛屿北面边缘的一处高高的悬崖上,狂风呼啸不止。

这只三阶翼魔刚刚诞下了自己的子嗣,和曾经的瑟摩丝一样,它也将要繁衍出自己的族群。

只要给予它时间,无数年前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巨翼将会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而这。

是瑟摩丝或者蛇人一族不能够接受的。

这一次瑟摩丝没有让任何人帮助她,她找准了机会孤身一人登上了那峻岭高山。

这里完全不是普通生命能够登上的地方,瑟摩丝是动用了巨像傀儡才能来到这里。

她抓走了还没有长成的小翼魔,在狂风之中等待着翼魔的归来。

然后和翼魔展开了战斗。

若是平时。

翼魔根本不用和他战斗只要展开翅膀飞向天空,就没有任何人能顾奈何得了它,哪怕瑟摩丝有着驭风之翼,但是也只能追上它。

她想要在天空战胜一只翼魔,根本不可能。

但是瑟摩丝找到了它的巢穴,它为了巢穴之中的子嗣不得不在地面和山岭上和瑟摩丝决战。

瑟摩丝用智慧和计谋逼得它不得不迎战。

她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卑鄙的,或者说蛇人现在根本没有卑鄙这个概念,用一切手段杀死敌人,获得生存的空间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东西。

瑟摩丝严阵以待,而翼魔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并且翼魔还因为害怕伤害到小翼魔而不得不处处收手,露出层层破绽。

三阶翼魔已经有了一些低级智慧,它开始有了族群和同伴的概念。

然而此刻这智慧不仅仅没能成为它的助力,反而成为了束缚它的枷锁。

而瑟摩丝将自己的智慧和计谋展现得淋漓尽致,最后将翼魔逼到了一个死角。

她双目绽放出强烈的光芒,照在了翼魔身上。

一层层石头凝结而出将翼魔一点点包裹在其中。

翼魔虽然能够操控风的力量,但是此刻在这里完全施展不出来。

“封印。”

翼魔一点点化为了一具被封印冻结在石头里的石像,它如同虫子一样的身体扭动着,双翼不断的扑腾。

最后却只能如同堕入泥沼一样,渐渐的失去力气。

哪怕瑟摩丝早已算计好了一切,但是在即将翼魔彻底封印在石头里的时候还是出了点意外。

精疲力尽精神恍惚的瑟摩丝不小心被翼魔一尾巴甩了出去,她为了封印翼魔靠得太近,又不得不使出全部注意力和力量来封印翼魔。

虽然翼魔被顺利封印在了石头里面,但是蛇母也从高处重重的摔在了半山腰上。

“嘶嘶!”

瑟摩丝受了重伤,重伤垂死。

她口吐鲜血,身下缓缓被血液浸染。

但是她却没有害怕。

反而露出了笑容。

“我成功了!”

“我不会死,我会没事的。”

她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好像真的有神站在她的背后一样。

“我有神的庇佑,我有神的力量。”

她一边说着,她一边拿出了身上的神恩石。

神恩石的微弱光芒照在她的身上,就像是神明的目光。

神恩石爆发出来了力量,一层强烈的精神力压化为风暴气旋包裹住了她,

银色额荧尘不断的朝着瑟摩丝的体内钻去,她的身体被一条银河环绕着。

咒印之灵崩解,融入了瑟摩丝体内。

精神、意识、神血三要素合而为一。

瑟摩丝感受到自己的大脑从凡躯化为了一种完全未知的构造,一种完全由智慧权能神话之血构建出来的器官。

那力量从大脑里延伸出来,遍布蛇母瑟摩丝的全身。

它抵消了岁月对瑟摩丝身体的侵蚀,甚至还逆转了时光一般让她开始变的年轻。

瑟摩丝眼角的鱼尾纹缓缓褪去,她的瞳孔重新变的纯洁明亮。

她重返青春,变的犹如少女一样。

盘在地上的瑟摩丝一点点站了起来,她看着自己不敢置信的抚摸着自己的手臂,然后触碰着自己的脸庞。

她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那个昔日胆小无比,躲在神庙柱子后面的瑟摩丝。

她偷偷看着她的造主生命之母,生命之母扔下一些糕点便开心得不得了的躲在角落里狼吞虎咽。

“我变年轻了。”

“这就是突破凡人极限的力量吗?”

蛇母瑟摩丝伸出手,力量从体内延伸了出来。

一个又一个巨像傀儡从山上山下站了起来,如同朝拜着自己君王一般看着她,向她低头。

------------------

巨像傀儡扛着大翼魔回归的时候,生命之城全部轰动了。

蛇人们看着坐在巨像傀儡肩头上的蛇母瑟摩丝,不断的高喊着蛇母之名,激动得脸色通红。

哪怕蛇人族群日渐兴盛强大,但是他们依旧忘不了翼魔的恐怖。

那在翼魔的力量下瑟瑟发抖的穿过荒野的日子。

“翼魔,是翼魔啊!”街道角落里,一个女蛇人指着那翼魔发出尖锐的声音。

“翼魔被蛇母打败了。”不少蛇人穿过街道,一边滑行而过一边高声大喊着。

“神赐予了蛇母无人匹敌的力量,神的力量是无所不能的,让我们击败一切敌人。”有蛇人环绕着巨像傀儡跳起了舞蹈,赞美着神明。

“天空的霸主也被我们击败,我们才是主宰这里的族群。”有人则从这一幕中看到了他们的未来,他们连翼魔都击败了,整座鲁赫巨岛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了。

不仅如此,蛇母瑟摩丝还将那些小翼魔也给带了回来。

她已经缔结了一个魔怪了,她准备将翼魔留给族群里更有潜力的年轻人。

蛇人们一路欢呼将蛇母瑟摩丝送到了生命神庙下,他们看着瑟摩丝从巨像傀儡上下来,和巨像傀儡一同朝着上面走去。

巨像傀儡跪在了神庙之前,献上了被封印的翼魔。

蛇母瑟摩丝则踏入了神庙,她感谢神明赐予她的力量。

“伟大的神明啊!”

“是你逆转了岁月留在我身上的痕迹,是您让我获得了长生的力量。”

“您的仁慈和恩德是我永远无法回报的,您卑微的仆人因为您的宠爱而惶恐。”

“我希望能够永远的守卫在您的身边,做您永远的仆人。”

对于瑟摩丝能够带回来翼魔,莎莉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翼魔而已。

她不知道瑟摩丝为此付出了全部力气,

甚至差点为此献出了生命。

她看着瑟摩丝,凡人总是将永远这个词说得太轻描淡写了。

她嘴角扬起问瑟摩丝。

“永远?”

“你们知道永远有多远吗?”

凡人的永远,在一个来自于两亿多年前的神明面前都显得如此渺小,如此的不真实。

蛇母瑟摩丝仰头看着莎莉,她再度回想起了自己之前濒临死亡时候的那一幕。

那个深入自己记忆和脑海深处的画面,烙印在血脉深处的景象。

那个胆小害怕的她躲在柱子后面惶恐的看着这个世界,生命之母向她伸出手,给予了她神之食的画面。

那是她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也是最温暖的画面。

“我知道以渺小卑微的我们说出永远这个词来非常可笑。”

“但是。”

“永恒的神明啊!”

“只有永远这个词,才能表达出我心中对您的虔诚,还有我们对您的信仰。”

瑟摩丝对着她的造主这样说,莎莉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的虔诚我感受到了,我对你的许诺也在今日达成。”

“瑟摩丝。”

“你将成为我的使徒。”

所有蛇人聚集在一起,于篝火之下展开了一场祭司,蛇人们载歌载舞为他们的神明献上了千蛇之舞。

彻夜不休。

女蛇人们甩起灵动的尾巴,扭起纤细的腰身。

她们的面容在火光之下充满了喜悦,笑声和火光的影子融为一体。

蛇母瑟摩丝更是如此。

她跪在生命神庙之前戴上了一个金色的圆环,而且是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如同天鹅一般纤细白皙的脖颈带上金色的圆环显得瑟摩丝艳丽无比,再配上洁白的服饰,更是有种说不出的优雅。

这一刻,她完全就是一个女王。

而不是一个蛮荒部落的族长。

这是生命之母赐予她的道具,是她作为神之使徒的象征。

【生命道具·蛇怪之环】

【序列号5】

【这是一件蛇母瑟摩丝专属的道具,由伟大的神明生命之母莎莉赐予祂使徒的神恩。】

【蛇母瑟摩丝可以通过蛇怪之环变成蛇怪之身,化为一条长达数百米的巨蛇,巨蛇拥有着毁城灭国的巨力,拥有着近乎不死的强大的再生力量,蛇怪之口拥有着法则的力量,可以吞噬和融化力量融入自身。】

可以看得出,生命之母打造出的这个生命道具非常强大。

光是那近乎不死的强大再生力量,就赐予了瑟摩丝几乎没有人能够杀死她的权能。

制造完成的时候,莎莉还特意去神之杯上看了一眼自己制造出的这件道具的排名。

排名第五。

莎莉并不太满意,但是作为赐予仆人的神恩已经足够了。

而对于蛇人们来说,这更是无上的荣耀。

蛇母瑟摩丝于篝火仪式之上,向神明大声呼喊。

“神明啊!”

“您的使徒将永远追随于你,直到时间的尽头也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

成千上万的蛇人也跟着一起发出欢呼,同时向生命神庙朝拜。

这不仅仅是属于神明的仪式,同时也是属于蛇母瑟摩丝的,是她这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蛇母被这一场盛大的仪式刺激的脸上红晕怎么也散不开,她感觉自己好像飘浮在云端。

“我是神的使徒了?”

她认为自己成为了神最亲近的人,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使徒。

蛇母瑟摩丝看着神庙,眸子里有着光芒在涌动。

而她一路成为神之使徒的故事,也成为了蛇人族传承不息的传说。

她经过了神的四次考验,最终成为了神的使徒。

第一重考验是为了获得火的力量,瑟摩丝运用了同伴的力量,还有石之力量对火之力量的克制成功收服了火魔,是火之试炼。

第二重考验是获得养殖和种植的知识,瑟摩丝必须跨越茫茫大海远赴另一头的大陆,寻找蛇人们赖以生存的根本,是水之试炼。

第三重考验是获得神赐予的力量,瑟摩丝必须击败强大的三阶石魔,才能够摆脱寿命的束缚,是土之试炼。

第四重考验是为了成为神的使徒,她必须击败天空的霸主翼魔,瑟摩丝要和这些称霸天空的怪物战斗并且夺取最后的胜利,是风之试炼。

蛇母瑟摩丝在此之间牺牲了自己的亲人,她迈出了步伐飞越了茫茫大海,她爆发出勇气绝境反击石魔,她在和翼魔的战斗中直面死亡。

最终。

成为了神的使徒。

----------------

在万物母螺之中,生命之母莎莉终于制造出了第二种智慧种族。

莎莉有些期待的看着十几个蛋壳破壳而出,一个又一个幼小的存在从里面爬了出来。

它们蜷缩成一团,浑身湿漉漉的。

莎莉打量着他们,这些小家伙则连眼睛都还没有办法睁开。

莎莉很奇怪:“怎么这么丑?”

这些新诞生的生命拥有人一样的上半身,拥有着一双还没有长出羽翼的翅膀。

但是他们的下半身是长着利爪的,

而可以看出,他们的下半身也应该是长着羽毛的。

它们身体里涌动着风之咒印的力量,他们生来就属于天空,可以操控风的力量。

只是。

他们的样貌和莎莉想象之中的美丽生物完全不一样,完全称不上美丽,甚至还有些丑陋。

莎莉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这是花了她非常久才制造出的唯一一个稳定的生命形态。

而且这种生命的形态结构比她之前的设想,更适合飞翔。

“算了。”

“也差不多啦!”

莎莉确认了新种族的诞生之后,也为他们取了一个名字。

翼人。

生命之母莎莉将这些还没有长大的翼人幼崽放在了通天塔的顶部,同时她召唤来了蛇母瑟摩丝。

蛇母瑟摩丝兴奋无比的登上了巨塔的顶端,一踏上阶梯看到的便是云海,还有坐在巨塔边缘背对着她的生命之母。

莎莉可以制造生命,那是行使祂作为神灵的权柄。

但是她可不会照看这些幼年的翼人,也没有那个耐心。

她决定将这种麻烦的事情交给自己的使徒,蛇母瑟摩丝。

她养育了很多个孩子,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在莎莉看来,她非常适合做这件事情。

“这是我新制造的生命,你是我的使徒,便代替我照看他们吧!”

蛇母瑟摩丝也看到了那些刚刚诞生的翼人,他们在一个铺着被子的巢穴里爬来爬去,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蛇母也没有太过在意,只当是生命之母新制作出来的一些小动物。

以前生命之母也曾制造出过一些没有什么智慧的生命,让她来豢养。

可惜这些生命基本都因为生命形态不稳定,刚诞生没有多久就死去了。

“伟大的生命主宰。”

“我要照看他们多久呢?”

生命之母莎莉看着巨塔外面的天空和世界,张开了自己的手臂,好像在想象着神之梦中穿透云层的画面。

突然间,她扭过头来看了蛇母瑟摩丝一眼。

“等到他们会飞的时候就可以了,我就会安排他们的去向。”

说完,莎莉的影子就消失在了通天塔之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