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钱浅并没有搭理7788,穹瑛是神君,要是想抢劫她根本没法反抗。不过,长空是她的,就算穹瑛把她杀了,长空也不可能跟他走,所以7788的担心根本就是很多余。

出乎7788的意料,穹瑛似乎真的只是想看看长空而已,他甚至都没有伸手去接过钱浅手中的长空,就这样站在原地默默盯着长空看。

“此剑并非凡物。”穹瑛很久之后才开口:“也非仙家之物,而是神剑。却不知是哪位神匠所铸,因何流落下界,竟然……已然认主。你……从何处得到它?”

“回禀神君。”钱浅恭恭敬敬地答道:“长空是由上神猷虚锻造,原本是准备送给九天雷祖做生辰礼的,只可惜整个神界无人能让它认主,因此上神猷虚一怒之下将它投入下届,它在剑冢千年,后来跟我出来了。”

钱浅可没骗人,关于长空的来历,她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长空并不是在这个位面被铸造出来的而已。

“上神猷虚?”穹瑛眉头微微蹙起:“怎地从未听说过这位神君。九天雷祖?也未听说,你所说的这位雷祖,可是雷神曜魄?”

“回禀神君,”钱浅答道:“此事弟子并不知晓。长空被铸造出来,应当已是万年之前的事了。”

“万年之前。”穹瑛并未对于长空的来历追根究底,而是又继续问道:“这样说来,你是在某个剑冢遇到它?它是何时认主?”

“回禀神君。”钱浅沉默了一瞬之后才答道:“此事弟子亦不知晓。”

“不知?”穹瑛脸上露出淡淡的疑惑,但似乎并不怀疑钱浅的话:“怎会……”

“回禀神君。”钱浅答道:“长空已随弟子轮回多世,前尘往事早如过眼云烟。”

穹瑛没说话,低头仔细看着长空,片刻之后他向长空伸出手,却也没碰触长空,他手中发出莹莹白光,将长空笼罩其中,许久之后,白光消失,穹瑛点了点头,颇有几分感慨地开口说道:“原来如此,神魂结契,果然特别。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虽居于九天之上,却依旧是见识浅薄了。”

钱浅抬起头看了一眼穹瑛,没有贸然开口。所以这位神君到底是来干啥的?来参观长空的?

“吾倒要谢谢你,”穹瑛又抬起头仔细打量钱浅,才又开口:“吾素来爱剑,今日恰好前往仙界探望吾徒仓元,机缘巧遇,从仓元居所的通天镜感知一丝不同寻常的剑气,这才下界一观。吾原本以为,是有仙器现世,却没想到,竟然能见识到如此特别的神器,吾心甚喜。如此说来,吾却应该回报你一二。”

钱浅立刻弯腰行礼,连称不敢:“神君曾言,五灵道宗剑术原本出自神君传承,弟子身为五灵道宗剑宗弟子,所学剑术皆出自神君教诲传承,今日能见神君一面已是弟子天大幸运,不敢要求回报。”

“说起剑术……”穹瑛抬起眼,又开始打量钱浅:“你说你出自五灵道宗剑宗,但我观你剑术,却并非全部出自我的传承。”

钱浅张嘴还没回答呢,突然发现眼前站着个白衣服的家伙,双手捧着一柄泛着红色光芒的长剑,直直盯着钱浅,一张白脸,看起来跟鬼似的。

“沉水,去吧!”穹瑛微笑着开口。他一句命令,那个鬼一样的男人立刻开始朝钱浅攻击。

钱浅猛地往后一跳,有些吃惊地看了穹瑛一眼。这神仙是什么毛病?好好说着话突然开始揍人。不过眼下也没空研究穹瑛到底犯什么病了,白衣服男人已经杀到眼前,钱浅只能抄起长空尽全力格挡。

眼前这个白衣服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哪冒出来的,虽然没有那个四层楼高的符灵看起来可怕,但实力一点不比符灵差,钱浅还是被压着打。其实钱浅清楚,这男人听穹瑛的命令,应该是不会伤她性命的,但为了不输得太难看,她还是竭尽全力。

这边钱浅和白衣服男人打得热闹,不远处,又一道身着青色道袍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穹瑛身旁,是个眉毛胡子都白了的老头。钱浅吓了一跳,一边躲避白衣男人的攻击一边让7788注意监控动向。

“一点方向!”7788一边预判白衣男人的攻击轨迹,一边快速汇报:“新出来的人影你不用管,那不是实体,只是个虚影,应该不会过来。”

既然7788都这样说了,钱浅放了心,开始一门心思地抵挡白衣男人的攻击,大约也就是两刻钟功夫,钱浅好不容易避开白衣男人的三道剑气,直接绕道他背后,匆匆起了剑阵,一圈青色小剑直冲男人而去,眼看着男人不闪不避就要击中,那男人突然凭空消失了,就像他突然出现时一样突兀。

钱浅一开始还警惕地让7788盯着四周,就怕他像是灵虚一样,会空间术法,但那人半天都没动静,也不知藏到哪去了。

这时,钱浅听到穹瑛开了口:“不错!与你的剑果然脾性相合,倒也不算辜负了如此神剑。”

“脾性?”钱浅一愣,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在她手中发出淡淡青色光晕的长空。

“当然!”穹瑛似乎提起剑就很开心,很大方的向钱浅解释:“剑与人相同,也有脾性。剑与剑主,需得秉性相合才能相处的好。”

白光一闪,刚刚那个白脸男人又站在了钱浅面前,手中还是捧着那柄红色长剑。穹瑛指了指男人开口说道:“比如同为神剑,我的沉水秉性刚猛,而你的长空则相对柔脆。而你,脾性与你的剑相似,你资质算不得上佳,用剑似乎气势不足,剑意不够锋锐,但却灵活坚韧,百折不挠,正与你的剑脾性相合,相辅相成,人剑同修,各有成长。但若让你用沉水,秉性不和,怕是难以驾驭其中极刚烈的剑意,长此以往,剑与剑主皆会有所损伤。”

“原来如此。”钱浅点点头,朝穹瑛一抱拳:“多谢神君指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