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马得福发懵中,马喊水又递出一根烟给张树成,才笑道,“对了得福,水花回来了,是和那位赵医生一起回来的,不过他们是为了采摘长在咱们村子两里外的一些野生枸杞来的。”

“赵医生是好人啊,大善人,咱们村就你学问高,等下多在赵医生身边跑跑,出点力,他可是把你姑的病都治好了,再也不用担心发病了。”

“也是托赵医生的福气,不止咱们涌泉村,就是整个海吉去大毛熊做生意的人,发展起来才会那么顺利,你可得好好感谢下赵医生才行。”

马得福的姑姑马秋水,是马喊水的亲妹妹,七三年的时候闹饥荒,涌泉村和后山黄家梁为了抢一小山坡野菜打起来了,马秋水头上挨了一棍子,就开始出事了,动不动有疯癫的趋势,那年她才18岁。

挨一棍子打出精神疾病,跑了多家医院都看不好,还是和马得福姑父结婚,生了孩子就是马得福表弟尕娃后,才慢慢自愈了,八三年,姑父去外地打工,一去再无音讯,马秋水就开始犯病,这些年都是时好时坏。

也是尕娃越长越大,她的精神状态才逐渐稳定,发病的少了。

但发病少,不是不发。

赵学延再次来采第一代异变枸杞果时,和水花去了趟村子看情况,顺手治疗……

除根了。

这让马喊水激动坏了,那是他亲妹妹,还是在一个村子里的,现在1991年,他妹妹也才36岁啊,一发病就是纯疯子,只要身边没人照看就乱跑,跑丢。

更别提赵学延还顺手治愈了一波其他老年村民的一些各种慢性疾病,除了收点草药钱其他什么也没要。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连带的水花都在村子里威望大增了。

毕竟能把赵医生这样的神医带回村,免费义诊一波,是李水花带去的啊。

至于王德清和一群病患家属,带着马喊水、白崇礼一次次跑大毛熊,都是赵学延打电话,让跑出多次经验的乔一成、宋清远等人联系出售、进货渠道的。

便利上就方便太多了。

就说一个语言沟通问题,海吉有几個精通俄语的?交流都不通,伱买了东西运到莫斯科,卖给谁?怎么卖?

买什么更能赚钱?这也是问题。

这一个个方面下来,赵学延在海吉也是名声响亮的人物,张树成都惊喜道,“赵医生来了?那我得去拜访下。”

他也知道很多人都感念着赵医生的人情呢,若是能说动赵医生帮忙劝说村民移民吊庄……肯定会增添不少顺利。

马喊水直接抓住了老张胳膊,“张主任,你可别添乱,移民吊庄我是大力支持的,也一直在给大家做工作,赵医生来采药,本就是奔波很远的忙碌工作,别为了小事打扰人家。”

张主任,“……”

马喊水都笑道,“放心,我再跑一趟莫斯科,再拉回来几辆卡车,然后再办一个砖窑厂,水泥厂,多了不敢给你保证,我们村,至少能拉八成人去吊庄。”

张树成大喜道,“那老哥,这些事就拜托你了。”

平原荒野上盖房子,最缺的不就是砖窑之类么,老马村长敢把这个厂子盖起来,那别说涌泉村的村民容易搞定,其他如苦水村、黄家梁等地的青壮,也可以进厂工作啊。

一段时间后。

老马拉着老张去做事了,马得福则是骑着自行车,在马德宝带领下,抵达了两里外的一处山坡,隔着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赵学延正和李水花、外加村里几个长辈在几株枸杞树前聊天。

马德宝加速骑了几十米,大笑着喊水花姐,随后才跳下车,恭敬的喊赵医生,更指了指马得福。

马得福也是小紧张的上前,客气招呼。

简单客气后,赵学延开口道,“得福你是农校毕业的,文化高,那我现在说的,你尽量通知下附近邻里,千万别让人偷摘这些枸杞果,包括树叶。”

“这些大自然异变的枸杞果,也有其他种类枸杞养肝补肾明目等功效,但它也有不少毒性,私自采摘吃掉,容易出事,这种影响健康的事,一定要重视。”

这一代异变枸杞,毒性如何……四肢粉碎性骨折的大骗子山姆最有资格谈论了。

而从正月初五第一批枸杞果彻底成熟,到现在夏天,枸杞果已经成熟四批了,第二次第三次,是赵总夜里飞来摘走的,这次嘛,看它超效的开花结果成熟速度,还是好好和附近村民谈一下更好。

马得福惊讶道,“毒性?”

赵学延点头,“是药三分毒,更别说这是大自然异变的新品种了,我可以出些钱,雇佣一些村民看护它们。”

马得宝急忙道,“赵医生放心,我一定带人看好这些枸杞,不会让人偷吃或误吃。”

赵学延失笑,“好,那事情就交给你了。”

有了跑去大毛熊做生意的波澜,眼前的马得宝估计就不会像原故事那样,带着尕娃和水旺一起爬火车,偷东西,还把表弟尕娃弄丢,最终让马秋水疯的越来越厉害的未来了。

他未来各种搞事,包括尕娃丢了后,自己又跑出去找尕娃,不小心被卖进黑煤矿……

那都是为了挣钱,为了拼个前途。

现在小家伙不止学会开卡车了,老马还打算建自己的砖窑厂,水泥厂,运输车队,生意有的忙了。

笑过,赵学延再次道,“吊庄那个位置,其实很适合种植葡萄,以后不管是制作成葡萄干,还是酿成葡萄酒,都不会差,你们到那边移民安稳了,可以多推广下葡萄。”

“尽管种,不管以后种出来多少,都可以销给我。”

吊庄基地先是从移民村发展成镇,再到区,最后的葡萄产业的确很发达,葡萄果实也足够优质,提前点明这点,让移民村有个有奔头的产业也不错。

…………

一天后,从银·川前往南都的火车上,赵学延和李水花走到软卧客舱,推开门那一刻,看到卧铺里已经坐了一个脸熟的青年,赵学延都意外招呼道,“帅哥,挺悠闲啊。”

正坐在左侧下铺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报纸的青年惊讶抬头,看看赵总再看看李水花,笑道,“来一点?”

等他把瓜子分了一些出来,双方客气交流后,赵学延也确认了这是谁,皖省、霍山人,雷泽宽。

20来岁的年龄段,老雷还是很帅气的,人也很热情开朗。

即便大家是初识,嗑着瓜子就逐渐熟络起来。

赵学延有点小无语,他还签到出了一个神通来。

天下无拐,神通发动需要人道功德,根据不同的人道功德值数,发挥不同程度功效,会让一个个拐卖孩子妇女的人贩子,在拐卖过程自动露出破绽。

这就真的……

赵学延已经回忆起了和雷泽宽相关的一切,一个家境殷实,跑运输搞果园承包的老实人,突然间孩子丢了,然后家也崩了,为了寻找孩子,他开着摩托在外面跑了15年,跑坏了许多辆车,跑遍30多省份地区。

风餐露宿了后半生,有家不敢回,因为怕家人失望,丢孩子是雷泽宽和媳妇出去工作,母亲在家带着,一转身就丢了。

他寻找孩子的十几年,母亲活着活的特别小心翼翼,不是生活,是在受罪。

媳妇同样一直深受折磨和煎熬,还要担心母亲会想不开……好好一个家就因为一个人贩子,拐走孩子卖掉几千元,彻底崩碎。

他上次让项北方帮他约一些监狱体系的大佬,想进监狱找些人交流什么,就有搞人贩子的心思。

但赵学延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雷泽宽。

这个……雷泽宽结婚是95或96年,孩子雷达出生是97,然后在1999年9月21号下午,就在霍山他们雷家村里被拐的。

现在1991年夏。

偶遇老雷,他除了在表面上客套一些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下什么。

嗑着瓜子说笑中,赵学延就花了10点人道功德,打算试一试天下无拐这新神通的效果。

系统描述的神通功效,还是很不错的啊。

人道功德损耗那一刻,火车也启动了,这个软卧包厢里也并没有进来第四人。绿皮车况且况且的声响里,几人正有说有笑呢,一道焦急的广播声就响了起来。

“各位旅客,3号车厢有乘客突发疾病,情况危急,若旅客当中有职业医生,希望大家能站出来帮一下……”

等广播扩散一遍,继续播报时,赵学延就起身了,李水花也果断打开箱子,从里面找出了急诊箱,雷泽宽意外道,“你是医生?”

赵学延点头,说了句去3号车厢看看,雷泽宽都放下手里东西道,“我也去看看,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现阶段的雷泽宽的确是个开朗热情的棒小伙。

片刻,等赵学延带着人抵达3号车厢,在乘务员帮助下,就抵达了出事的病人身前,匆匆一看,捂着胸骨不断喊疼,还大出汗、时不时想吐,又没呕吐物的女青年,情况有点小吓人,脸色都凄白的不正常了。

而她邻座则是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正激动且无助的向左右求助。

赵学延道,“大家散开一下,我是医生,这位女士可能是突发心梗……”

在左右许多道目光注视下,赵总就是搭脉,然后招呼水花拿针灸,十几针下去,她的疼痛感和其他症状就开始缓解。

又过了几分钟,女子不止不捂心喊疼了,出汗也没那么急了,呕吐感都消失了,邻座男子这才激动的握住赵学延的手,不断感谢。

左右都响起了一些掌声,叫好声。

当乘务员也激动的端着水杯,问逐渐好转的女子要不要喝水时,赵学延才突然从男子怀里,把孩子抱了过来,“不对,你这孩子不是正常睡眠啊……”

“下药了??”

“你们是他什么人?带自己孩子需要下药?”

这……就是天下无拐,会让人贩子在拐卖妇女或儿童过程主动露出破绽的方式??

周边所有的杂音都在这一刻猛的停止,大堆人不可思议的重新聚焦而来,被赵总质问的男青年急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这就是我们孩子……哪有什么下药?你这人怎么回事?没事别冤枉人啊!”

一边说他还急急想要伸手抢回孩子。

赵学延淡定后退两步,而在人贩子组合前座的某男乘客,顿时拍着额头大叫,“我就说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从上一站到现在,这个孩子就一直在睡,没醒过吧?”

“刚才这女的喊疼、想吐动静那么大,孩子都没一点醒来的趋势?”

乘务员都惊了,再看看赵总怀里的孩子,以及人贩子男女乘客那紧张焦急慌乱的样子,果断抓出对讲机传消息了。

听着乘务员的汇报话音,还是招呼乘警的。

原本还想抢孩子的男乘客拉开车窗就想要跳车,刚突发心梗平缓的女人都急了,起身就想沿着过道逃。

他们两个这样了,前排惊呼的大哥猛的伸手抓住了男子,“下来吧你,这时候还想跑?卧槽,我特么最狠人贩子了……”

抓着人把他摁回座位,这大哥挥拳就打了起来。

然后更多人加入了进来,男的打男人贩子,女的打女贩子……这可不是21世纪10年代后期,你在自家院子里晒点草药,有毒种类的,若是小偷跑你家偷走,吃点,死了,还需要向你索赔几十万的时代。

这也不是你东西丢了,去追小偷,追的对方不小心摔跤或摔沟里,小偷也能向你索赔几万的时代。

90年代初,家里进贼了,喊一声,左邻右邻把小偷围起来群殴的奄奄一息,送去局里也什么事都没有的。

两个人贩子在辩解、和赵医生抢孩子时,势态还不算太明朗,可乘务员喊乘警,某男都急的想跳火车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等这一列火车的乘警赶过来时,两个人贩子依旧被堵在座位或走道里,被暴揍呢。

为首的男警察都忍不住高喊一句,“别打了,打死了怎么把孩子送回家?你们知道孩子从哪被偷走的?”

正激情挥洒着汗水和体力的男男女女,才逐渐收手,就这,前排某大哥还是在最后又抓起大茶缸砸了男贩子一下,才骂咧咧收手。

一段时间后,在火车上的警务室里,两个警察正在审讯人贩子呢,赵学延则是抱着孩子对某队长道,“我觉得这类人都是团伙作案,说不定这车上还有同伙……”

队长一脸赞同的点头,“刚才动静有点大,他们就算有同伙,估计也打算逃车呢,我已经安排人去关注了,这孩子怎么样?没事吧?”

这个被拐的孩子看起来也就不到两岁,不到20斤的重量,也不知道一路被下了多少药,从赵学延口中得知没大碍,养养就能好,他才松了口气,“这群人渣太可恨了,就为了几百几千块钱,动不动拐走一个个孩子……”

这年代人贩子们最大动力,一个是能暴富,第二个就是即便被抓被判型,刑期也不足以威慑震慑住他们。有不少就算坐完牢出来,还是会继续踏入这一行。

南都市国企工人月薪一二百元时,随便拐走个小孩找到买家就是正常工人几个月、甚至几年薪水总和,这是比跑大毛熊做国际贸易还赚得多。

几人还在交流中,警务室上方,就是天花板之上,和绿皮车外车厢棚间的通风管道处,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队长懵逼,两个审讯的警察也猛的抬头。

然后很快就有人上桌子,打开一个通风口的铁板,向通风管道一看,惊喜道,“刘队,这有人,八成是人贩子……”

正常人哪会躲在上面,爬通风管道啊,就算是天下无贼故事里,最后黎叔在全车大搜查时,也是为了躲警察想逃,才爬这个。

几个警察把里面的人控制住,押下来时,对方还一直在痛苦的惨叫,刘队都忍不住看向赵学延,“这个是??”

赵总笑的很灿烂,“抽筋,不是大问题。咦,这还牙疼了,一起来的确挺难忍的。”

毋庸置疑,这又是神通效果在发威。

他是一次花了10点人道功德,怎么可能只让一个女贩子突发心梗就结束了?如果把疼痛程度分为十级,十级是女性分娩或肿瘤压迫痛苦。

那抽筋,轻的有三四级,严重的也可能达到六七级甚至八级的。牙疼?不是有句俗话说么,牙疼不是病……

………………

绿皮车况且况且继续开往长安方向时。

赵学延都没太关注,还正在和雷泽宽聊天,水花就提着一壶开水走回来,兴奋的惊叹道,“赵医生,问出来了,这一伙贼,是从乌·海来的,距离银·川站一百多公里了。”

“太丧心病狂了,这辆列车上,竟然就有四个被拐的孩子,三个男孩一个女娃,大的才四岁,小的还不到一岁。”

“人贩子也已经被抓五个,听说跳车跑了两个,但乘警已经联系当地派出所了,估计也跑不了。”

绿皮火车在行驶中,根据不同路况,有时候时速才三十公里左右,最快也就是一百多公里,跳车,甚至外界人趁你速度低时,偷偷跑着爬上火车,在这年代都很常见。

就说山海情故事里的马德宝、尕娃等人原本轨迹,就是几年后,还能偷偷爬火车偷东西呢。

雷泽宽都震惊了,“卧槽,这一车就有四个?这些人渣真该千刀万剐啊,他们跑一次,祸害了多少家庭?”

“这次是被抓了,要不是赵医生慧眼如炬,看出孩子被下药了,还真会给他们跑了,那这次前,他们又祸害了多少人?”

说到这里,他都起步向外,“赵哥你先坐着,我出去转转,看有没有机会去打他们一顿。”

现在的雷泽宽还不是几年后,为了追寻被拐的孩子,一路跑遍全华夏30多省份地区,跑上十几年风餐露宿的老雷,但就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会暴怒,也是常态。

还是那话,这年代小偷进村偷东西,被抓到,被村民围殴半小时都没什么所谓的时代。

………………

一路而过。

赵学延和李水花从南都火车站走出时,已经是第三天了,倒不是绿皮车效率慢到这程度,是在某站,赵学延特地留下,不止帮几个经常被喂安眠药的孩子治疗一番。

还多调查了解情况,查清四个孩子的原家庭住址,还得知孩子们父母长辈已经在赶来路上,才多逗留用去了一些时间。

站在熟悉的街头,赵学延都感慨道,“这次顺手做了件事,没想到……”

他只是花了10点人道功德,可到现在,系统又统计了110多点,都是天下无拐技能回馈反补的,因为那群人贩子团伙,短短两年已经卖掉了一百多孩子。

赵学延稍微暗中帮点忙,出点力……

比如警察在审讯时,发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技能,那些家伙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把哪一天开始入行,都拐了多少人,从哪拐走的,买到哪了,通通招了。

一般情况下,人贩子那么轻易认罪招供,招的这么彻底,或许还会令外界惊诧,但是……90年代审讯手段本来就有点和21世纪10年代中后期不同。

警察们也就没太怀疑,他们招的太轻松。

然后这是一起涉及多省,超级大案要案了。

这还是一个新生团伙,两年就拐了一百多人,团伙老大,是从另一个老团伙里逃出来,重新插旗的货。

这个老大在以前,只是另一个团队里的小弟,不想一直当小的,也觉得自己作案熟练了,门路摸清了,才拉起新团队作案。再等等,若是能顺着这个线,抓捕另一个老团伙。

估计他能得到的人道功德会更多,不只是110加。

当然,就算抓了另一个老团伙,若赵学延不施加技能影响,估计审讯工作,难度也会暴增很多,不用心思考也能知道,你抓贼时没有抓到脏,或者只抓脏一次,却想要问出对方一辈子都偷过几次,总共偷了多少,难度指数很高的。

这次现场救了4个,能审出110加的成果,事情沉淀长了,估计警方才能察觉出一点点不对劲来,说不定刘队都会成为名燥一方的审讯专家,被无数同行敬仰的。

这是坐火车一次偶遇,新刷出来的神通,不过赵总心情却超级舒畅,新神通用起来太帅了。

各种意义上的帅呆了!

………………

赵氏诊所,赵学延车子刚开回来,就见诊所内冲出来一道身影,兴奋的开口,“赵哥,我们买好新家了,和你这诊所直线就一公里多,四室三卫两厅、还有厨房和阳台,太宽敞了。”

“今天举办搬迁宴,赵哥你一定要去啊。”

他都还没从银·川出发,没坐上火车呢,乔四美就一直电话骚扰着呢。

说的就是买新家,乔迁之喜的事,买房……一百六十五平的四室两厅房,是属于乔一成和叶小朗的新婚房,之前他们是租房子住的。

电话里乔四美说过好多次了,房子不止面积大,地段好,小区空间设施也很高端,售价都1500一平了。

这可真是高价了,要知道北边京城的房价,均价也就1200一平,在南都能卖到一千五,真不低。

但这个新房是值的,玄武区核心繁华地段,不管商圈还是教育、医疗等资源都很多,十二层的电梯房,乔家买的是六楼。

乔一成和乔二强都在七个多月里,跑了十几次莫斯科了,最初是一个月一次,因为他们是从南都出发,再从莫斯科回南都,用时自然很长,后期不一样,从第三次开始,乔二强就是莫斯科、黑省。

不怎么回南都了。

就算这20来万的全款新房,乔一成也轻松拿出来了,老乔国际倒爷纪录片都拍好了,听说初版记录片时长有二十多个小时,都能比得上一步连续剧了。

看看时间,距离晚饭也不遠了,趙学延直接让乔四美上车去乔一成新家,車子启动时,他才好奇道,“你大哥还去北边么?”

乔四美无语道,“其实大哥不想去了,毕竟二哥在那边彻底熟悉了,还有那么多同伴,他这次买了房后,还有钱在帮他小舅子买一套呢。”

“车也可以买了,就想着回电视台复职,继续当记者,不过我大嫂不愿意复职,一直催着他继续出发……”

“二哥也是的,被那个大毛熊大嫂迷上了吧,听说那边已经怀孕了,在黑省住着呢,这叫什么破事儿?”

那个大毛熊嫂子都30出头了,有了三个孩子,现在又怀上了?

这个,赵学延觉得不算坏事,因为在乔二强痴迷他师傅马素芹时,跟了马素芹一辈子,照顾马素芹儿子……但坚持到老,马师傅都不愿意帮他生一个。

毛熊大嫂偷偷下药不讲武德,但这么快愿意帮二强生一个,还算有点节操,那位也不求名分,没指望和二强结婚。

吐槽完老二,乔四美又激动道,“哎,赵哥,我是不是可以从卫校提前毕业,进你诊所上班了?这半年多,我没少在诊所实习啊。”

“感觉从那些医生护士身邊学到的,比卫校强多了。”

没毛病,她在卫校学习,学校教的,与实践所需总有差异,诊所超过十人的医护团,谁不知道乔四美也算老板远远远房亲戚?她愿意学,谁不用心教?

是了,乔祖望都快在格瑞派国际医疗中心住半年了??差点忘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