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洪震南和龙卷风泰莱的华洋拳赛,在牛不落BBC和赵氏港岛日报等媒体宣传下,在港岛、濠江等范围越来越热时。

夜幕下的东水域大鹏湾一带,赵学延站在西贡某码头,看着海面上飘着的二十几艘几千吨的现代化渔船,眼中的情绪也越来越满意。

这二十几艘渔船,都是捕鱼的大家伙,出海一次收获绝对满满的,能让人开心不已。

当所有渔船北上时,赵学延才走回码头边缘,朝着自己的车子行去,他还没有坐上车,就见几辆福特从远方驶来,打头一辆车牌号还是李裁法的小车?

赵总不急着上车了,而是站在车边等待。

片刻后,李裁法一行刚抵达十几米外,就纷纷下车,向着赵总走来,“赵生,汇丰银行的案子我大致摆平了,不过这几个阿妹家鬼佬该怎么办?”

“要不要直接丢下海?”

阿法一行除了行动便利的社团打仔、烂仔之外,还有四个被捆绑着迷迷糊糊的老外,就是前次在夜总会里,他们搞定的阿妹北极熊团的几个家伙。

上校麦克里安等等。

赵学延笑道,“丢下海也可以啊,这种小事不用和我商量。”

李裁法点头,一挥手,一個个小弟就架着麦克里安等人往麻袋里装,还开始在麻袋里填石头。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做着做着,迷糊糊的麦克里安才猛的惊醒,一边剧烈挣扎一边开口大喝,“不,不要,我错了,放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

上次刚被喂粉后还很硬气,叫嚣着要扫平所有黄皮猪的麦克这一次是真怕了。话说他这几天就没有多少清醒的时候,只要醒来,就是被喂粉,喂得飘飘忽忽神志不清。

赵学延摆手,当做事的小弟停下动作时,他也走了过去,笑道,“放了你?也不是不行,我问你一件事,你能搞来M118么?”

麦克里安这才松了口气,疑惑道,“M118式90毫米高射炮?”

赵学延点头,“对,就是这玩意。你能搞来,那就证明你还有价值,可以让伱不下海投奔自由,搞不定,那就没价值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个上校,还是一个英雄团的大佬,麦克里安虽然还有很多疑惑,还是忙不迭点头,“能,能!”

二战期间,各种空战制空权的争夺,一直很犀利,劲爆,不过对于顶尖列强而言,高射炮这种地对空武器,也是发展很迅猛的。

大口径高射炮基本采用了机械输弹设备,用于提高它的射速,同时还有自动化程度非常高的火控系统,用于提升它的作战精准度,面对动辄飞行速度达到几百公里每时的战机。

你的高炮若是没有火控系统,只靠着炮手的自我发挥,那基本都是夏季吧乱打。

有了火控系统就不一样了,M118就是阿妹家38年设计、43年开始装备,一直到60年代初,十几年后才被地对空导弹取代,当然,那不是全面取代,实际上的高射炮即便进入21世纪,也一直在更新换代,在大国国防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力量。

M118的火控系统包括搜索雷达、跟踪雷达、指挥仪和火控设备专用拖车,再如立楔式炮闩、液压气动式制退机、弹簧式平衡机等等,都算是目前地球上最先进高炮之一。

在防空方面,还是有着不错的效果的。

49年后,整个内地其实只有500多门高炮,还基本全是战场上缴获,万国牌……像是什么37、57、75、88、90、100等等,看似有一批高炮,但炮弹各种口径不一样,不统一,一颗颗炮弹都得省着打。

不然一种口径打完了,即便还有其他口径却用不了,那就尴尬了。

在初期,不管是光头佬想要丢空运弹,还是在半岛战场上,子弟兵的防空力量都很尴尬,才会被阿妹家的空军一直压着打。

即便半岛期间,内地也从大毛熊进口了一批37毫米高炮,可炮弹不够,37式理论射速是一分钟160到180发之间,可顶尖炮手都是计算着,几发几发的发射……

炮弹太少,导致半岛期间从开始到结束,子弟兵都没少吃制空权的亏。

被装备差欺负死的英雄遍地都是。

现在?今天晚上这不是20多艘载重几千吨的大型渔船刚刚北上么,运输着各式各样的无缝钢管、乃至生产设备、机器等等、生产技术说明书等等,大举北上找“大毛熊”交易。

赵总也知道,没有他插手,作为半岛最大黑手之一的大毛熊,也会支援一批37式高炮,但对方支援有限,炮弹有限。

遇到了阿妹家的上校,来一波M118式也不错啊。

M118很大块头,虽然拥有360度可以调整的方向角、最大射程两万五千米、射高一万七千五百米,比很多飞机的最大飞行高度都高得多,被称为平流层大炮,但它配上八轮式炮架,总重31吨。

一个大炮30多吨,基本不可能在半岛上流窜,不过用于防卫大城市,防卫光头佬作妖,效果还是很强大的。

半岛那边的地形,也就是37式小口径比较好操作,那种小口径加上炮架也就两三吨重量,搭配上牵引车,行军才比较快捷。

在麦克里安疯狂的点头下,赵学延笑着拍了下他肩头,“好,把另外三个为地球绿化填海做点贡献,麦克里安带回去,好好休养下。”

“咱们后天见,后天,我要至少见到一门M118。”

………………

又是夜幕即将降临时。

西贡某码头早已经被赵学延的人堆满了,李裁法带着麦克里安重新抵达一艘大渔船上。

赵总则是微笑着走入船舱,看着一架架M188,90毫米大家伙,很开心的对麦克里安道,“麦克,你做的不错,很不错。”

“几十艘船,100架大家伙,配备几万发弹药,关键时刻这批家伙都能起到大作用啊。”

麦克里安一张脸毫无血色,张张嘴想说什么,他最终还是闭着嘴,无话可说。

天知道,他哪怕是大佬,也只是搞来了三架M188,几十发弹药而已。

但是眼前这一艘渔船上,就不止三个了。

再回想一下之前在码头、或渔船甲板上看到几十艘密密麻麻,全是载重几千吨的大渔船,如果这些都填满了好东西?

那得是多么夸张离谱的走私案?

你管这些东西叫渔船?

认真看了几眼,货仓里真是和他搞来的一模一样的90毫米大家伙,麦克里安都有些心梗,这特么都是哪个大佬走私的?

赵学延却不管那么多,又笑着拍了下麦克里安肩头,才对随行的阿标道,“阿标,多跑几趟,除了这一批货之外,还有几千40毫米的小家伙等着你运货呢。”

M118大家伙不合适跑去半岛,东西太大太笨重,但是和大毛熊那一批37口径差不多的,40毫米储备,就合适了。

这最初是汉斯猫生产的,不过二战期间,不管是欧罗巴牛不落、高卢等列强,还是匈牙利、波兰等等,都没少整这些。就因为这些在实战中,打灰机效果很优秀。

发射器不是关键,关键还是炮弹啊,只要有了充足的弹药储备,大家也就不用那么节省那么辛苦了。

也别管赵总这些储备资源都是从哪来的,但有了麦克里安私下运作,从阿妹家搞出来的几个M118,那有证据链线索可查……能查到一批,后续更多的,查无来源的东西,甩锅到麦克里安身上,就是一个不错的黑锅。

阿标激动的连连点头,“赵生放心,这些事交给我,妥妥的!”

话说阿标最近的日子,也是过得如梦如幻啊,每次北上和大毛熊交易失败,他都是以英雄待遇回归港岛的。

而手里的货,从最初的巴祖卡、重机枪、手持榴弹发射器再到无缝钢管生产全套……

现在这一艘艘,几十艘船运的全是一套就几十吨的大家伙??

这些是用来帮派开片的??

真要是在港岛抢地盘,和其他有活力社会团体开干,比如肥仔超、公仔强什么的,拉出来这些怕不是得吓死那群扑街衰仔!

高炮能平射么?可以的,汉斯猫的无敌88不也是平射轰过坦克的么?

动不动运输这类大家伙,以后让他和肥仔超开片,他可以自信的让肥仔超先跑39米!

片刻后,人群重回甲板。

赵学延看着夜色下的众多渔船,忍不住感慨,“其实大毛熊的喀秋莎也不错,但这些东西,估计麦克你也搞不来,得想其他办法了。”

阿妹家的巴祖卡不差。

但是和大毛熊的喀秋莎对比,还是有一定落差的,最关键是,喀秋莎是车载多轨道定向器,它在40年代初登陆世界,亮相就是一辆车,载着十多具喀秋莎。

一次齐射、几秒钟就能发出去16枚132毫米口径的大家伙,多来几车或多发射几次,能轻松撕裂一列火车或站台,刚登场就被汉斯猫称之为魔鬼火炮。

喀秋莎比巴祖卡优胜之处在于,它可以单发也可以连发,单发未必比巴祖卡强大到哪,连发就是迅猛如雷爆群,近距离横扫九成以上不服了。

大毛熊的喀秋莎,在和汉斯猫作战中真的出了不少风头。

这东西,在半岛战争里,子弟兵们一次次靠着万国造劣势装备、接连顶住了阿妹家联军三次大型战役,获胜后,大毛熊一看这打的可以啊,总算舍得支援一小波喀秋莎了。

至于前三次战役牺牲了多少英雄,那就不是大毛熊在意的了。

在赵总感慨下,麦克里安一脸的忧伤,别说喀秋莎他搞不定,就是这几十艘船上的东西,也不是他搞得啊!

这就像是东水域高级警司伊恩·埃夫隆那样,一觉睡醒,我特么抢了汇丰,一次抢走了六亿多港币的财物?冤枉啊。

………………

夜色深沉。

当赵学延坐车从西贡返回尖沙咀的路上,路过九龙一带时,突然看到前方有人封锁了一部分街区,在疑似拍电影?各种摄像机类镜头机器,还是比较醒目的。

这一带,似乎还有几个军装警在维持秩序。

赵学延不急着赶路了,好奇的看向司机,“什么人在拍电影,拍的什么,下去问问。”

出身自某警察亲属的司机立刻点头,把车子停在路边,跑着上前问询了。

片刻后,当赵学延依着车子喝凉茶时,司机就跑了回来,一脸灿笑着解释,“赵生,是长城公司,在拍一部叫说谎世界的故事。”

“大体上是描述现在的港岛物价飞涨、人心不古,有大老板图谋小职员的所有家产,更有小人物诈骗大富豪的连环骗局,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我都想看看了。”

长城……标准的内地向公司啊。

赵学延脑海中还真有那么一丢丢长城的信息,这就是一个继承了三四十年代内地进步电影格局,喜欢拍摄关注民生疾苦和社会矛盾的传统故事,还继往开来,把握港岛城市特色、摸索出亦庄亦谐、寓教于乐的独特品格。

长城公司水准、实力都还不错,也曾经在50年代拍摄出多部引起不俗社会反响的影片。

思索中,等他看到前方街头,隐在半片路灯光辉下的一些身影,顿时来了兴趣,那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妹子,不是云中鹤的表弟喳先生的梦中情人。

一个个小龙女、王语嫣、乃至阿珂之类的原型人物杨濛么?

回忆了一下,赵学延才确定,貌似这位杨濛,就是在50年夏天经过长城老板袁导演女儿的引荐,才加入长城的。

现在才3月还不到夏天?对方加入之前,偶尔来看看长城拍摄现场,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看到那位,赵学延有点想笑,话说喳先生故事里一个个女主角,小龙女被骑士过,王语嫣一辈子爱而不得,阿珂……为什么呢?无非是他的女神不甩他。

但归根结底,女神不甩他,并不是才气、文化或是否富有之类因素,而是人家杨姑娘是坚定的内地派,喳先生抛开文学成就,就一个抠门到恨不得员工996福报死的资本达人。

还妄想着什么士大夫共治天下呢,我是文化人,给我个大臣坐坐?至于我这文化人是否有管理能力、治理能力之类,文化人的事,怎么能较真呢。

本质上那就是两种人,杨小姐怎么可能甩他?就是可惜了一个个小龙女和王语嫣之类主角了。

赵学延还在感慨初代女神的年轻、有活力呢,就见封锁的小街区前方,突然杀来几辆车子,车子停下后,肥仔超就带着一群小弟虾虾霸霸冲入拍摄区。

这个过程,几个负责维护秩序的军装警就是看不到的样子。

任由肥仔超找到了导演,开始耀武扬威……

赵学延眉头大皱,对司机道,“去把肥仔超叫来,人家好好拍电影呢,听起来还是挺不错的故事,他一个社团大佬过来做什么?”

司机倒是笑着说了一句,应该是收保护费,才跑去前行了。

赵总看着司机过去,分开一群肥仔超小弟,说了几句话,还向他所在方向指了指,原本趾高气昂耀武扬威的肥仔超就一个机灵,小跑着来见他了。

虽然说,一般人只知道李裁法很威、很霸道,先是怼死几十上百名港岛鬼佬差佬,抢了汇丰旺角和油麻地分行,再继续抢汇丰总行……但到了肥仔超这种级数的大佬。

他的消息并不算太蔽塞。

肥仔超也是和颜同探长有来有往,能直接对话的江湖大佬啊,谈走粉,他比不上李裁法,但是经营的赌档、夜总会、管控的马栏之类,可比李裁法更多。

等这位抵达了赵学延身前,才弯着腰谄笑,“赵生?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真是荣幸……”

赵学延摆手,“行了,人家好好拍电影,你来打什么岔?为籽油皿煮世界添砖加瓦?还是阻扰人民思想上的追求和进步?”

肥仔超懵了一下,腰弯的更深了,“赵生说笑了,我就一大老粗,这不是,收保护费么?”

“不过既然遇到了您,这个剧组的保护费,我不止这次免了,以后只要是他们公司出来拍戏,我都全免,不止自己不收,也不让其他同行骚扰他们。”

赵学延上上下下打量肥仔超几眼,才伸手给了他一巴掌,“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肥仔超被掴懵了,在原地转了720度,才弱弱捂着脸道,“赵生,真是收保护费。”

赵学延继续扬起了巴掌。

这次还没打下来,肥仔超就直接跪了,“等等,赵生我说,我其实是听说长城袁导演的女儿很靓女,她还有个好朋友更是靓的比丽池花国一个个港姐还靓多了,就过来见见。”

“我就是好奇,见识一下而已,没其他意思。”

赵学延笑着拉起肥仔超,“早说不就行了,非得打你一巴掌才老实?你一个手下场子两位数的大哥,至于亲自跑来收剧组保护费?”

肥仔超欲哭无泪,不过还是挤出了满脸笑,不断点头夸赞赵生英明。

赵学延又看了看阿超酒红色小西装,开口道,“你也算是个人才,以后别混港岛了,去岛国吧。”

“只要伺候好了阿妹家的大兵,你带着小弟在岛国当贵族,都不是梦。”

肥仔超,“???!!!”

他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解和疑惑,“去岛国??”

赵学延点头,“去,还是不去?”

肥仔超哆嗦了一下才点头,“去,我去。”

他生怕自己现在说不去,转身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在答应了去岛国后,肥仔超还是带着一丝委屈和小崩溃,弱弱道,“赵生,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赵学延点头。

肥仔超看向不远处的剧组,“如果我今天晚上不来这里,是不是就不用去岛国了?”

赵总笑的很开心,“对,你这是撞上了。”

为什么安排肥仔超去岛国?这种社团人渣恶棍,丢在港岛祸害港人那是浪费,真不如丢去岛国折腾那边的,这才50年,参加过二战造过无数杀孽的岛国佬,八九成都是没什么后患就脱身。

岛国,别看战败后初期比较惨,但很快就因为国际形势崛起了,不管是半岛战争,还是长达一二十年的南越战争,阿妹家都需要在亚洲有一个后勤基地,乃至军工维修基地等等。

再加上阿妹家也需要扶植一个太平洋势力,去对抗大毛熊。

这就是岛国崛起的大背景,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岛国本身就有比较完善的工业基础。

在抛弃了军事发展后,在民生经济乃至其他工业方面,短短二三十年,岛国就崛起的几乎要买下阿妹家了……

“我给你布置点小任务,如果能完成,好处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而你完成的越好,好处就越大。”

“作为初期资本,我明天先支援你500万刀,明天去我公司拿钱。”

一次次安排各式各样的物资和火力北上去找大毛熊交易,是一种支援,若是肥仔超以后能在岛国搞出一次次大事,那也是另一种支援啊。

比如半岛正打着,老麦克没了……那才是半岛联军的总指挥大营啊。

肥仔超一下子不委屈了,激动道,“500万刀??真的假的?”

赵学延露出了八颗牙齿的微笑,“假的。”

肥仔超在风中凌乱。

赵总则是上车,走人了,就是临走前还招手道,“明天记得来拿钱。”

肥仔超更凌乱了,他甚至给整不会了,不对啊,500万刀一事不是假的么?假的还让他去拿钱??赵生做事一向就这么颠三倒四的么?他怎么就理不清这里面的思路了?

等赵学延的车子离去,还是绕过这一段封锁着拍戏的街区消失,几个肥仔超小弟才快速跑来,围着超哥嘘寒问暖。

肥仔超则是一巴掌打在一个光头头顶,“扑街,淦,要不是你说这里有超级靓女,我来看热闹,至于撞到赵生手里?老子要去岛国,你也跑不了,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去。”

“地头龙,你小子在城寨得罪了鼎爷,不是我护着你,你早被砍成38块了,以后去了岛国,你最好给我机灵点!”

坑爹啊,这个光头地头龙,其实是城寨里最近刚想要崛起的猛人,靠着能打,心狠手辣,很是出了几天风头,然后就得罪了大佬鼎爷,被公仔强带着小弟追砍……你能打?我有枪!

不是肥仔超看他身手好出面救了一把,这货早死了。

哪知道今天晚上会这么倒霉啊!

光头佬地头龙也很委屈,弱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才尬笑道,“超哥,赵生是谁啊?得罪了他就要跑路去岛国?这也太远了吧。”

“您除了认识一个个华探长之外,不是还认识一个鬼佬警司亨特么?要不找中间人说说?”

肥仔超又气的掴了地头龙的光头几巴掌,“说尼妹啊,赶快回家,给我收拾东西,等着去岛国。”

………………

艳阳高照三月天。

上水赵氏饮食集团大办公楼,当肥仔超带着地头龙、打仔阿伍进入办公室时,就看到赵总正把两个超大行李箱,丢在地上,对一个鬼佬说话,身边还有翻译。

看到肥仔超一行,赵学延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热情微笑,“阿超来了,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麦克里安,和你一起去岛国,你们每人五百万刀启动资金,随便花。”

不要小看这年代的美刀啊,要知道43年左右,一艘阿妹家航母才800万刀,赵总随手丢出来一千万,即便是算上通货膨胀也是一艘航母的价格了。

这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才刚开始谋划,理论上美刀都是可以随意兑换黄金的。

这下子,别说肥仔超被绿油油的美刀晃花了眼,就是麦克里安也是呼吸粗重……话说这位上校,去半岛发动战争不也是入侵么?你指望侵略者能有多高尚的节操么?

那明显不现实。

就说几十年后,驻南韩和驻岛国的军人,也是动不动轮这个姑娘抢那个男人的,几十年前的阿妹军,也就那样。

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己时,肥仔超才兴奋道,“赵生,这……这,我还以为是假的。”

赵学延一脸无语,“看你说的,这本来就是假刀啊,我昨晚不是告诉你了?”

肥仔超,“……”

麦克里安,“……”

几人面面相觑,赵总则是抓起美刀解释道,“放心,从电板到印刷机再到纸张和油墨,全部和财政部的一模一样,唯一区别是数字编号。”

“这么说,只要不是收钱的人一一对编号,记录对照……就分不出真假。”

“你们也别以为拆穿它很简单,印钞机什么的都分不出真假,而你们手里这群票子的编号数字,说不定对应的那一批还在大西洋那边流通着呢。”

“这东西,要多少,我能给你们印多少,别把它当钱就行了。有了这些,还怕去了岛国没有光明前途?”

“麦克,我还指望着你帮我一次次拉大货么,麦克物流,值得拥有,我肯定不会骗你。”

“地球人不骗地球人!”

麦克里安和肥仔超一行还是面面相觑,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接话。

地球人不骗地球人?这还不如不加这一句呢,加了之后他们反而有点心里没底了。

…………

当赵总送走了小麦和肥仔超等人,还正在巡视食品厂的生产事宜,就见一个身影跑着赶来,在他身边道,“赵生,长城的袁总和李导演来拜访您,见还是不见?”

长城啊。

赵学延很快点头,“见一下吧。”

昨晚意外帮了长城一把,而那个剧组导演就是李大导,估计这也是得到具体信息后来感谢他的。

片刻后,等赵学延在会客室见到了两位导演,就热情上前握手认识,不出所料,这两位就是来感谢的,还带的有谢礼,其实吧,昨晚的事没赵总帮助,剧组交点保护费可能免不了。

但是人员出大事,概率不大。

不管肥仔超是否垂涎袁导演女儿,还有杨小姐的美色,这长城就是内地向,很强烈还是有任务在身的人士,被那种古惑仔沾点小便宜,无所谓,大事,谁怕谁啊。

赵学延在对方道谢声里,也很谦虚,连连表示就算没有他,事情也不难解决,最初客套之后,几人又聊了一些电影的事,聊着聊着,赵学延才一拍大腿,“咦,对了,袁导、李导,关于影视界、文艺创作方面。”

“我也有个主意,不知道合不合适拍成故事,展映。”

袁导演神色一动,“赵生请说。”

昨天拍摄的说谎世界,是李导演执导,袁导的制片,不过袁导本身也是很有才华的导演。

赵学延开口,“我想拍一个火烧江户弯的故事,你们知道,烧烤大师李梅在二战末期,烧烤艺术名震世界。”

“3月9号李梅大师率军投下2000多吨燃烧弹、东京41平方公里区域付之一炬,九万人死亡,十多万人重伤,100多万人无家可归。”

“20多小时后,名古屋又被大规模袭击,机场中心化为废墟。”

“3月13,300架轰炸机,1700吨燃烧弹把大阪20多平方公里市区烧成渣滓。”

“3月16……,4月13,皇宫都被焚烧一部分,遗憾的是跑了那谁……,5月天李梅大师再次光顾东京,……”

“前前后后,被李梅大师烧死的有40多万,八九百万人无家可归,是超十分之一的比例!”

“这么浩大的历史行动,造成了那么大死伤,我想拍一部反战电影,把一切信息详细记录下来,用于警示后人,最好每年都能在阿妹家和岛国重映一波。”

“让两国百姓时刻谨记历史教训。”

“两位大导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袁导演和李导演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李梅大师的故事??李梅还真是一个杀才,不过有些话他们也不合适公开说。

思索一阵子,袁导演皱眉道,“场面太大了,这要是拍下来,小的话没什么意思,大场面,搞不来啊。”

赵总又一拍大腿,“没事,不就是大场面,我可以花钱,去东京、大阪原地取景,雇佣几千上万群演慢慢拍。”

“最好再加一些岛国女支女,献身阿妹大兵救国的片段,注入正能量,然后找几个阿美大兵在废墟里,带着岛国姑娘,掉几滴鳄鱼眼泪,反战题材永不过时啊。”

两位大导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