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李裁法法哥的小麻烦,赵学延暂时无心理会太多,这次晚上他来丽池,主要还是和一名鬼佬谈事情。

坐在一楼大厅和郭秋菊喝了几杯酒,阿标也带着烂仔青在陪同,十几分钟后,一个人高马大,留着络腮胡的老外才出现在门口,正是赵学延约见的客人伊恩·埃夫隆。

赵总果断对着门口招手,“伊恩!”

伊恩眼前一亮,快步走来笑道,“赵,你可是大忙人,能在这样的时间点和你喝一杯,是我的荣幸。”

伊恩是港岛水警里一位高级警司,负责整个大鹏湾区域的水警工作,西贡、大埔等东、北方诺大海域,划分为东、北两个水域,就像是陆地上两個分区警署。

这位高级警司就是管辖两分区的老大,类似地面上油尖区老大、或港岛湾仔、东区、西区老大,整个水警的防偷渡、稽查走私等等,全是这位负责。

赵学延还是通过警队一哥约的他,既然是一哥做中间人,伊恩此刻态度会有点谦逊,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更别提,能在50年做到高级警司位置,就证明这家伙不会太蠢。

前些天晚上那一次鬼打鬼的大战,无数普通人或消息不灵通的,会以为是李裁法巴闭、犀利,但到了一定程度的人,真不会傻得以为那真是法哥牛犇到爆。

赵学延摆手示意阿标倒酒,等几人碰了一杯,赵学延才笑道,“伊恩,这是我朋友阿标,阿标最近做点船运贸易生意,万一遇到了什么麻烦,还希望伊恩你能多关照下。”

话语下,阿标果断笑着给自己倒满酒,“伊恩先生,我干了,你随意。”

说完就一口气连干了三杯威士忌。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他不懂英文,不过伊恩本身懂粤语,双方交流不需要什么翻译。

等标哥喝完,伊恩·埃夫隆抓着酒杯笑道,“赵,我也是很喜欢交朋友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朋友,不过,恕我冒昧,能不能问一下,标哥的船运贸易,都是运什么?”

赵学延大笑,拍着伊恩肩头道,“放心,阿标就是做点瓜果土特产生意,水果商,保证不会让你为难。”

以前阿标北上找“大毛熊”运输各种保暖内衣、食品乃至重机枪、巴祖卡、电台之类生产线,生产设备,其实不少时候……陆路就能运,那时距离半岛战争还略早,做一些伪装卡车货车运去就行。

大家管辖都没那么严格。

现在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再想在陆路上运那些,麻烦就大了,即便是牛不落封禁搜查不那么严格认真,也会有阿妹家盯着他们让他们认真。

毕竟弯弯一带都有舰队跑来跑去了。

在运输难度增加后,让水警管理松懈一点,再如晚上趁天黑运大货北上去找“大毛熊”交易,多认识一些人也就是必须的了。

目前的港岛赵氏集团,建筑集团里,都招收了大量华人水警的家属亲友做事了,里面第一批招募的,八成都是伊恩·埃夫隆手下了。

而他找了雷洛、陈志超运盘尼西林和生产技术、材料。

阿标也不可能闲着,怎么说呢,49年乃至50年这个时期,内地可谓是百废待兴,所缺的东西真不是一种两种,赵学延给阿标安排的下一个任务,就是无缝钢管,以及全套生产设备、工艺、技术等等。

这都是能装好几艘大船的。

无缝钢管是什么?被誉为现代化工业的血管!

是工业和国家建设的重要原材料,无论制造飞机、轮船、货车、汽车还是锅炉、电站,输油、输气、输水,亦或者开发矿藏进行地质钻探,哪都需要它。

可以说没有了无缝钢管,一个国家的石油、化工、钢铁、机械、军工、航天航空等工业发展根本无从谈起。

虽然说一二战时期,岛国入侵华夏霸占一些地区后,在东北建立了一套生产无缝钢管的工厂,可岛国投降后……尼玛被大毛熊拆了,拆回去挪运到三毛那里了。

这年代,别说无缝钢管生产工艺了,就是成品无缝钢管,都是阿妹家为首的联军,对内地进行封锁的最紧要必需品。

一五里,无缝钢管也是最重要计划目标之一。

也是直到53年底12月下旬,华夏才能自主生产第一根无缝钢管,当然,第一根到批量工业化生产,又会是另一种进程和时间线损耗。

怎么说呢,就算有了电台、巴祖卡、重机枪等生产技术材料包括一些仪器设备,伱若不能自主批量制造无缝钢管,那就等于缺了最重要原材料之一。

还是不能大批量制造。

就说那一个个枪管、炮管……这都需要无缝钢管啊。

笑声下,伊恩·埃夫隆也是笑容灿烂,就是多了一点点诡异,“瓜果土特产?这些倒是好说。”

他不会蠢得相信这些,不过,是一哥介绍他认识赵总的,他也知道手下很多华人水警,全家几乎都进了赵总的工厂做事。

赵学延也是个心狠手辣没人性的大亨,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里的白人也不算少了。

光天化日下,不管是大头兵还是警察,说枪杀就枪杀,事后屁事没有啊。

阿标见状,笑着再次举杯,“伊恩先生,有什么为难之处尽管开口,大家交朋友嘛,讲的就是互相帮助。”

伊恩·埃夫隆又是腼腆一笑,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没,没什么为难之处,就是嘛……就是……那个意思的意思?”

虽然说这年代的鬼佬,对于各种警队里的位置都是明买明卖,一个探长多少钱,标好的。

让他帮赵总看着一些生意,当然可以。

不过谈钱?还是有点羞耻感什么的才对吧?

赵学延乐了,“我懂,来,喝酒,这里是法哥的地盘,伊恩你今天晚上尽管喝,咱们一切都好说。”

伊恩眼前一亮,大喜。

………………

新的一天来临。

当伊恩睁开朦胧的睡眼时,突然觉得后背有点硌得慌,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伊恩·埃夫隆又伸手从身下晃过,抓出一个亮晶晶、黄闪闪的东西。

大眼一看,还正瞌睡,有些宿醉感的伊恩顿时懵了,“黄金?金条?!!”

可不是么,让他觉得硌得慌的竟然是一根大金条??

什么情况?

对了,想起来了,昨夜是赴约赵生的酒桌,谈一些海上贸易运输买卖,这是赵生给的钱??

直接给黄金的么?简直太嗨了!

就在伊恩还懵逼中,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门外还传来了熟悉的声音,“sir,你醒了么?”

这是他的秘书杰西卡,不对啊,我应该睡在家里吧?怎么会有杰西卡的声音?

“等一下。”

伊恩·埃夫隆本能回了一句,才站起身子,然后懵逼了,他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他高级警司办公室里,睡在……这不是地板!原本他是从地板一带站起来的,可是起来后才发现。

长三米多宽也有两米多的办公桌一侧地板上,铺满了一层层英镑、美刀、港纸汇聚而成的大床,这真是钞票床啊,钞票堆里还有散落的大小金条,甚至一些珠宝首饰!

伊恩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红了,呼吸也粗重起来。

就算他是一个贪污受贿,把手下探目、探长位置标价出售的水警大佬,可水警的油水和岸上的对比,还是差远了。

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这钞票床,只是目击一下,就和他办公椅一样高了!

长三米多、宽两米多,和椅子一样高的钞票堆?里面还有大把大把的英镑?一英镑等于16港元左右……简直,简直了!

“王德发克?赵生这么大方?太夸张了吧,有这么多钱,我轻松能买下一哥的位置!”

伊恩激动的脸红脖子粗,一下子压抑的低吼着又扑倒在了钞票堆上,打了几个滚,他才匆匆张望左右,很快,他撕下了一个窗帘遮挡这些财富。

一个窗帘都盖不住全部。

伊恩又找了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总算把钞票堆盖好,又简单收拾一下仪容,走过去开门,门开后,外面是大鹏湾区域水警总署大办公室,坐在秘书处桌子上的杰西卡则是快速起身,“sir,中午好!你需要吃点什么么?”

伊恩懵了一下,“中午了?”

杰西卡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但还是点头,“您凌晨五点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来找您,不过来了后您已经睡下了。”

伊恩大脑暂时处于断片期,有点想不起来昨夜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恍然道,“牛排,咖啡,对了,今天上午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他所说的大事,主要是有没有人来找他,或者想进他办公室?亦或者透过一些窗帘缝隙旁观他办公室内的情况?

但这些,他也没办法对杰西卡明说。

他以前是经常馋这个小秘书的,想要有事秘书干,没事……

这不是没成功么。

对于对方所说,凌晨五点打电话给对方,让她来警署,貌似也是基操,估计就是自己喝多了,还发了这么大一笔财,想要喊来杰西卡,用钞票床砸晕杰西卡,试试,船舒不舒服?

看来是杰西卡还没到,他就彻底醉的不省人事了。

这话下,杰西卡俏脸一变,惊呼道,“还真有,昨晚汇丰银行总部被人爆窃,听说是劫匪从地下挖了一个大洞直接进入金库,上午11点的特别新闻。”

“汇丰这次总共损失两千多万镑、一亿多港币,外加价值一千多万镑的金银珠宝,天啊,前些日子,刚有旺角和油麻地分行被抢,昨夜又出现这么大案子!”

“太恐怖了,一夜损失六亿多港币啊。”

伴随惊呼声,伊恩突然站在当地如遭雷击,一个个或模糊或清晰的画面,快速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

这里面有他和李裁法昨晚在夜总会喝酒、拼酒的画面,有李裁法带着一群小弟,和他一起在挖什么地洞的画面,还有一群人站在开着灯的银行金库里,抱着大堆钞票向天上撒的狂欢景象。

更有一群群人开着车,拉着满载的票车驶过街头,他伊恩用100元英镑点雪茄,把燃烧的票子丢向路边流浪汉的画面。

所有的一幕幕,汇聚到最后,就形成了昨夜赵总临走前,微笑着告诉伊恩,“我这人,一向喜欢授人予渔,阿法是个好市民,等下你们一起去发财就行。”

“想要多少,自己搬!”

回想起这一切,伊恩·埃夫隆突然一锤杰西卡面前的桌子,大骂一声“damn”,就回了办公室。

雷洛从49年从警直到70年代跑路,也只贪了五个亿,他们一晚上就抢了六亿多?如果算上20年的通货膨胀,这特么又等于多少钱?

伊恩不知道未来的雷洛总华探长有多威,可是他清楚,这年头的六亿多港元,是什么样的含金量。

他好好一个高级警司,掌管着内地和港岛之间一大片水域的巡逻、缉私等等权利,好好的黑钱收着不香么?混吃等死鱼肉百姓不美么?

怎么就稀里糊涂成了这种惊天大案的元凶了?!

等伊恩·埃夫隆重重关上办公室大门,秘书间,也算是身高貌美的黑丝白衬衣、红高跟、金发杰西卡,“……”

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谁?我在哪?

为什么一说汇丰大劫案,损失六亿多,自己的上司伊恩警司会这么大的反应?

他们是水警,又不是陆警,即便汇丰损失惨重,也不需要被施压到他们头上啊,破案追回赃款等压力,都是陆警的。

………………

差不多时间里。

北角某别墅,李裁法懵逼的看着洒落一地的英镑、美刀、港纸,还有地板上、床上随处可见的金银首饰、金条等等。

看了好久,李裁法召唤来了旺财,“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有印象么?”

旺财揉揉额头,猛地一拍大腿,“淦,法哥,我们去抢银行了?!还成功了?!”

“好像是有人拿着铲子在挖地,挖着挖着就稀里糊涂挖进了什么银行金库内。”

李裁法其实也逐渐回想起了什么,但他……总觉得这有问题啊,为什么喝多了,喝大了,像是发酒疯一样,稀里糊涂拿着铲子挖地,竟然真能挖到银行金库里?

还各种搬钞票和黄金,狂欢型撤退?

这也太离谱了吧!

李裁法也真的不知道,这是赵学延发动了签到自火锅英雄许东的技能,挖掘技术哪家强,技能发动消耗体力,技能状态下,随便在地下挖挖,指不定就能挖到哪家的金库,纯属发家道路上的基操。

让伊恩那个鬼佬警司帮忙看护运输生意而已,与其给他们准备好能随意乱花、二十年内也没什么隐患的钱财,还不如直接把汇丰金库开放给他们。

就在李裁法崩溃中,又一道身影突然从外面跑来,脸色焦急的低呼,“法哥,快跑,差佬来了!”

阿法更懵逼了,本能想跑,还是压下身子道,“差佬怎么会来?带队是洋人还是华探长?”

赶来的小弟快速道,“二十几个鬼佬,还有石硖尾的军装龙探长,带了一群军警!”

“听说是蛇仔炳酒没醒时对外爆料,昨夜和法哥你一起去挖地洞挖进了银行金库,搬走了无数钞票和金银,所以才有差佬来抓人。”

“石硖尾那位龙探长虽然是潮州人,可出了名的不收黑钱不收规费,铁面无私啊。”

法哥做生意,都是打点过的,至少港岛东区这一带,没人会轻易来搞李裁法的麻烦,上次那一堆堆鬼佬和水警一起做事,不就是被法哥众多外围“白人小弟”打的血崩?

若没有新的大案,大白天的警方会来李公馆抓人概率真的不大。

这话下,李裁法当场大骂,“扑街的蛇仔炳,等过了这一关,我要他好看!”

他倒是记起来了,昨夜大家一起挖挖挖,搬搬搬的,真有蛇仔炳那厮,蛇仔炳,顾名思义,就是李裁法手下做偷渡人蛇生意的马仔。

这个年代,任何从内地偷渡来的人,都可以获得合法的港岛市民身份,但是,来的路上被宝·安警方追,扣押还是很常见的。

划着小船偷渡、夜里游泳偷渡依旧屡见不鲜。

逃到了港岛,获得市民身份不难,但蛇仔炳这种人蛇头子,就是强掳、拐骗漂亮女性来夜总会,逼迫健康男性当小弟,不管是扩大蛇仔团队,还是走粉,都是基操。

大骂下,旺财刚急的要去找枪,李裁法就再次开口,“装一麻袋钱,从院墙上撒出去,我就不信那些来做事的差佬不爱钱,在他们混乱中,先把这里的钱财转移了。”

“只要不被搜到赃物,怕什么!”

事出突然,太特么突然了,自己怎么就亲自跑去搞了汇丰金库?但身为一个只带着旺财,两个人从上沪抵达港岛,打拼出目前诺大家业的大亨。

李裁法还是有几分急智和临危不乱的骚操作的。

抓贼,要抓脏嘛。

只要不被抓到赃物,怕什么?还不是用钱就能摆平?

旺财这才一呆,一边找麻袋装钱一边开口,“法哥,万一,万一那些家伙不被这些钱财阻扰呢?”

李裁法气得丢掉外套,“那就安排几个枪手,杀几个,然后让枪手跑路,过了这一关,其他一切好说,我们有这么多钱,还怕搞不定?”

地上这些可都是钱啊,都是钱!

就算新钞连号的不方便使用,转出去洗一洗就行了,大不了折掉几成,何况李裁法还发现,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旧钞,那就更方便了。

不过李裁法还是有些崩溃,前些天刚盛传自己收了一票鬼佬外围小老弟,打死打伤数百港警,全是鬼佬。

这一下子就和人联手抢劫汇丰这么多钱……还是和伊恩·埃夫隆那个高级警司一起抢劫的?淦!

他这命途也太多舛了吧。

如果汇丰都这么容易抢,他还走个什么粉啊,天天等着汇丰印好了钱,自己去抢不就行了??

这件事一定有哪里不对,可他还是想不出,一群男人喝多了,都上头了,稀里糊涂就能挖地到银行金库??道上大亨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啊。

………………

半岛酒店。

赵学延刚目送雷洛和一个叫伊娃·库里奇的鬼婆离去,就见酒店外马路边,飞速停下一辆车子,颜同和傻九快速下车,向这里走来。

凑过来后,颜同先是顺着赵学延的视线眺望几眼,看到了雷洛和某鬼婆背影,才擦着冷汗道,“赵生,出大事了,汇丰总部被爆窃,我这个探长难辞其咎啊。”

“一次爆走价值六亿多港币的钱货,那群劫匪冇人性啊!”

汇丰总行在皇后大道,说起来就是中区和西区辖下交界地。

颜同身为中区分区探长,鬼佬一级压一级,也就压下来了。

在他话语下,赵学延淡定摆手,“怕什么,你大不了破案不利被撸掉,只要你好好办事,我转手捧你在其他辖区当探长,不就是一件小事?”

颜同大喜,惊喜中思索几十秒,他才弱弱道,“赵生,真是李裁法那扑街做的?那扑街这是盯上汇丰多久了,才能干下这么大的事?这比上次那一百多鬼佬抢劫两个分行,赚的太多了。”

“他做这种事,问过您老的意见么?”

“上过供么?”

上次一百多鬼佬抢劫了旺角和油麻地分行,前后汇聚的票子才价值几千万港币,还不到一亿。

若是再把连号新钞洗一洗,那就更缩水了。

颜同也没想到,一夜过去会发生这么劲爆的事。

赵学延笑着摆手,“我是正经人,正经生意人,不管谁打劫,和我有什么关系?”

“颜sir,你要是羡慕可以尝试去打劫下渣打,别在我这里装穷。”

颜同无语,然后只能讪笑着转移话题,“哎,刚才那个军装靓仔好像是雷洛?九龙城分区阿叔手下的?”

赵生竟然说他自己是正经人?!

这样的话,让颜探长都感觉到深深的无力,还有一种来自灵魂层面的压抑感,话说要不是清楚上次屠戮几十上百个鬼佬警察的鬼佬就是你请来的,我还亲眼目睹你扫死了一百多鬼佬悍匪……我就真信了。

他只能转移话题了,免得赵生不尴尬,尴尬的是他自己。

至于他现在就认识雷洛?那不是上次,他手下傻九和刘和、陈志超一起去送盘尼西林,事后赵生要用陈志超和雷洛办事。

傻九就记下了,回去汇报后,颜同也就用心查了一下资料?

这年头,能被赵生看上,使用的人,不管以前是什么样的小人物,转眼就能飞黄腾达,一点都不出奇,上水探长沙尘超就是最好的例子。阿标那个前李裁法手下扑街,也是例子。

赵学延点头,“对,阿洛人不错,之前在路上英雄救美,救了伦敦某党鞭的孙女啊,虽然那个叫伊娃都27了,比阿洛大点,还有点胖,可五官轮廓还是很好的,以后减减就是个潜力股啊。”

“以后阿洛要是成了党鞭的孙女婿,即便是警队一哥,也是想做就做,小意思。”

颜同一下子瞪直了眼,他还在为一个个小小的督查奋斗,目前也只是一哥打算给他升职,还没落实呢。

陈统手下那个扑街潮州佬小老弟,敢直接泡那种级数的鬼婆?傻九都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已经走远的雷洛和某鬼婆……看背影,那也不胖啊,那叫丰盈!

就像是什么卡戴珊,猛一看是比纸片人美女明星胖的多,可说起来,那真的不叫肥啊。

别忘了,雷洛刚从警校毕业出道,第一次就是跟着傻九一起巡逻的。

看几眼后,傻九都激动道,“赵生?这是新任务么?我也可以的,可以像阿洛一样为了籽油皿煮而献身,流干血和泪也在所不辞。”

赵学延瞠目看了傻九几眼,无语道,“你可拉倒吧,你去英雄救美?那是辣眼睛了,连龙卷风都比你帅气,颜探长虽然年纪大了,可谈外观也比你周正啊。”

“好了,有些事你们羡慕不来,龙卷风泰莱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训练?”

颜同强压下对雷洛的妒忌,点头笑道,“可以了,他已经开始严格训练了,就是一群来自伦敦的粉丝想见他,都被阻止了。”

说到这里,颜同表情又变得微妙起来,来自伦敦的粉丝??莫非,之前被雷洛英雄救美那个,就是其中之一??

这年头的英雄救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

赵学延点头,“那就行,晚上我约了西水域高级警司迈克尔·兰格,你没事就一起来吧。”

东水域大鹏湾区域的水警大佬已经搞定的差不多了,那么西水域,鹏城湾和太子湾一带的水警老大,也是要搞一搞的。

他工厂里已经囤积了不少压缩饼干、肉罐头、巧克力等等,可以一船接一船的北上了,想来搞定那位迈克尔警司也不会太难。当然,也不是非要西边运食物、衣服,东边运工业器械。

有需要的时候随意对掉下,换着运货,也就是小事一件。

赵氏建筑集团同样可以大规模在西水域招工了。

………………

旺角某拳馆。

洪震南在拳台上肆意着挥洒汗水,直到把罗骏霆、郑力为和叶问等人全部干翻,老洪才欢快的吨吨吨了一大碗凉茶,“痛快,我这身子,好久好久没有打的这么过瘾了!”

在上次叶问想要开武馆打擂台时,站在桌子上比武,老洪其实和叶问打了个半斤八两,平局。

不过那个时期,洪震南也依旧是有哮喘在身的。

他和叶问比武时没发病,可……有哮喘在身,就限制了他平时的日常训练、练拳强度等等。

长期规范化治疗能让哮喘患者也能控制病情、活动能力正常,但那是针对普通人啊,针对洪震南这种顶级拳师,普通人的活动正常?对他就是个累赘。

这是吃了上次颜同送来的药丸后,这些天老洪不管怎么特训,打擂,怎么爽怎么来,一点都没有发病的趋势了,身子再也不是拖累了,等他能爆发出所有潜力实力后,哪怕年纪也不小了。

今年他已经60岁了,可还是实力爆炸,打的叶问都不得不认输,哪怕输一两筹也是输啊。

在老洪笑声下,郑伟基快速跑来递毛巾和水桶,“师傅,还有三天华洋拳赛就开始了,您可要悠着点。”

“虽然说……”

那位赵生做主,公开公平公正的要搞这样一起拳赛,也没有给洪震南施加什么压力,似乎老洪输赢都无所谓?但郑伟基不这么看啊。

就因为上次比武时,擂台内的裁判吹黑哨、偏哨,这都被赵生派人抓走打断了腿,龙卷风都被关起来被殴打。

以前经常欺压他们的总督察华莱士都挂了。

赵生没有明说,郑伟基还是觉得,一旦他师傅在这场拳赛里输掉……那乐子可能就大了。

后果估计是他们整个洪拳一脉都承受不起的。

在他担忧的话语下,洪震南一脸霸气的摆手,“放心,我只要是眼下这个状态,不发病,管他什么龙卷风,还是飓风和台风,来一个我灭一个,绝对不怕。”

六十岁的老拳师还能有今天这样的实力,也是一直稳坐港岛武术协会会长一职,老洪真的有这份自信。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群身影突然在旺角探长肥波指引下,走了进来,那些全是扛着摄像机、照相机的鬼佬。

洪震南疑惑的看向肥波,肥波则是跑来道,“南哥,这群是龙卷风从伦敦请来的记者,都是BBC的,他们也开始宣扬这一次华洋拳赛了,龙卷风在欧罗巴还是有一定名气的。”

“这不是比赛还有几天开始么?趁着赛前,他们想给你做个专访。”

老洪思索一番,好奇道,“赵生允许了么?”

肥波点头,“去问过,那边没意见,而且觉得大力宣扬开之后,只要你能打赢龙卷风,这就是大出我华人风头和志气的好事。”

“对了,隔壁濠江都开盘了,你获胜赔率是一比一,龙卷风获胜一比三,在咱们两江地区,洪师傅你的名望还是很响的,不过听说有很多鬼佬都下了大本钱,压龙卷风获胜啊。”

洪震南大笑,“好,只要赵生允许,那我就接这个采访。”

濠江开盘赌他赢的赔率,一比一?濠江那边看来还是有点眼力的。

老洪欢快的接受采访,刚摆好姿势,一群记者就把话筒递到了他面前,还有各种照相机、摄像机闪烁,某记者激动道,“老先生,你这么痴肥,是谁给你的勇气,挑战拳王龙卷风泰莱?”

“难道你想要死在擂台上,讹诈龙卷风杀人么?哈哈~”

“我能不能在你生前给你做个专访?”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