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小空姐周雅文是真的做梦都没想到,这一张被赵总随手放在奥迪储物盒上的纸张,写了鲁迅的名字,但竟然是真迹??

几百万一张纸?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要知道她之前是随意拿着看,还用手机拍照想发朋友圈呢。

她那一双小手,什么时候把握过这么贵重的东西?!

周雅文惊的喷水,被喷一脸的朱锁锁虽然很狼狈,也很气,但她不敢有丝毫反击的想法,知道了赵总这类人有多豪横,擅长物理说服人的大佬,她惹不起!

毕竟叶谨言那种上沪房地产大亨,在稍微调查了赵总底细后,又得知了范金刚和赵总的冲突,都是吩咐着让范金刚准备一些礼物什么的,去登门道歉希望摆平危机的。

她今天出来接蒋南孙之前,叶谨言还说呢,你看姓赵的一群小弟被抓去粤东等着吃花生米,这货还是潇洒自如一点不在意……太冷血残酷了。

范范你去道歉时态度一定要好啊。

不是叶大亨那样说,朱锁锁都不会相信堂堂上沪,竟然会有这么凶暴的大佬在肆意逍遥,可叶大亨说了,她就必须信。

朱锁锁这样。

王永正,“……”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老王整个人都不好了,哆嗦着解释,“不是……我没想到……这就值几百万了?……”

老王是个富二代,但豪横程度有限,怎么说呢,那么“挚爱”蒋南孙,蒋南孙一家欠债那么多,他表面上是不知情者,所以该怎么逍遥怎么逍遥,没一点压力。

原因是蒋南孙没把破产欠债一事告诉他,不想麻烦他。。宁愿丢下亲奶奶一个被债主追,骚扰,也不想麻烦男友。

问题来了,蒋南孙不说,王永正就真的一点不知情?你是甩了一堆前女友,只想和蒋南孙二人世界的,结果“真爱”家里父亲死了,蒋母和蒋南孙一起离开生活几十年的上沪,跑路意呆利,这难道不会让你有一点点好奇??

蒋南孙一个人为了和你一起呆在意呆利,可以是爱情。

蒋母那在上沪生活一辈子的人,也跑路做什么?

王永正又不是没去过蒋家的大别墅坐客,他去过好几次,母亲也是蒋南孙小姨的好朋友,关系很近。

蒋父跳楼,蒋家逃离大别墅,蜗居出租屋,熟人好友随便打听下都知道吧?就是不打听,追债的看着从债主身上找不回钱,然后电话骚扰你的通讯录,电话骚扰你的朋友圈,难道不是讨债集团基操?!

反正流金岁月故事里,蒋家破产,蒋南孙一个不告诉,不麻烦王永正,老王都没掺和,一直不知情……

这个逻辑,赵总思来想去是不相信的。

他不相信上沪的讨债集团,连骚扰债主朋友圈的办法都不知道。

如果那么多讨债的,当债主死的死跑的跑,只留下一个白发苍苍老太婆,也不敢怎么逼迫吓唬,吓唬住院了谁负责?这就彻底没招了?

那赖账也未免太轻松了。

赵总觉得,逻辑应该是蒋南孙太喜欢王永正,不告诉他欠债一事,就觉得老王一直不知道了……实际上老王早知道女友欠债了,但对方不说,他就装不知道,不用出面抗,不用负责任了。

不抗,不负责,原因肯定是不想花钱。

从这个逻辑出发,王永正这个意呆利富二代华侨,富裕程度很有限!他比起三十而已里的梁正贤都差远了,梁正贤不管怎么海王,正儿八经送妹子车子、送卡、各种奢饰品,都是实打实花钱的。

这类似于某位王大少动不动换女友,类似小李子女友永远不到25岁……只要双方没有交集和冲突,赵总本身都没角度可以指责梁正贤。

此刻看着王永正只是被三五百万元的价值就吓得脸色大变,赵总也就不奇怪了,继续道,“手稿我给你,要么找人修复到之前的水平,维持它的收藏价值,要么赔钱。”

“我也不要你联系方式了。”

“一个月吧,搞不定这事,你去坐牢,别想着跑,你就算跑到南极或太空站,我也能找到你。”

一边说,赵总还一边走向后车厢,打开后车门指着道,“再过来看看,这一对酒杯瓷器,是朋友送的仿品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真品我那朋友送不起,因为真品动不动大几千万或上亿。”

“但仿品,它的价值也不低的,清雍正仿制的精品,据说还是雍正皇帝喝酒的,我就给你折一千万元算了,拿走吧。”

之前王永正超车后,在前方急减速,赵总也急刹车,才让周雅文甩飞了手机和鲁迅手稿。

他后车厢的字画礼物没事。

但一对鸡缸杯,互相在急刹车里碰撞了一下,也让彼此出现了裂痕。

王永正捧着手稿的身子,刚走过来就想跪了,“假的吧,怎么又来一千万……”

周雅文这个小空姐都看的目瞪口呆,身子有点软,扶住赵总手臂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就这么随意摆放啊,有钱人的世界都这么夸张么?”

赵总笑着拍了拍周雅文,对王永正道,“还愣着做什么,觉得我骗你?自己带走,去找专家鉴定。”

“别让自己不体面啊,意呆利黑手党教父,我认识几个,关系也不错,你身为一个意呆利华侨,更应该清楚那些教父追债,是什么手段!”

“这一千多万债务若是转给他们,你会很惨。”

王永正还是懵圈手足无措,还是朱锁锁勉强撑着捧走了碎裂的鸡缸杯。

赵总则是对周雅文道,“上车,我们去吃饭。”

等奥迪重新启程,坐在副驾驶座上恍惚不安的周雅文才挤出一丝笑容,“赵哥,那……我之前损毁的那副画……到底是什么画?值多少钱?”

赵总摇头,“别管了,反正你暂时赔不起。而且受害者并不是我,之前机场抓的那个家伙,是阿妹家的CIA特工,买下那副画打算去行贿的,算是赃物之一,我现在截下来,等下打个电话搞定就行了。”

周雅文一张俏脸都扭成了很奇怪的形状,CIA特工,赃物……古董,价值不菲……

那岂不是把她卖了都赔不起?

………………

奥迪走的洒脱。

半路上马路边,王永正还是捧着手稿欲哭无泪,“我这就稀里糊涂负债一千多万了……”

“朱锁锁,我可是为你出气才那样的。”

他的语气已经充满了对朱锁锁的埋怨和指责,我是看你不高兴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为你出头啊。

朱锁锁捧着有碎裂痕迹的鸡缸杯跺脚,“你还怨我?我都说了让你别乱来,你不听……”

蒋南孙急忙抱住了朱锁锁,无辜的看向王永正,“永正,那人的背景若是像锁锁说的那么可怕,我们只能按他说的做了。你虽然是意大利华侨,可听他说,黑手党教父他也是认识啊。”

王永正本来的怒火和怨气,一下子又被教父什么的吓得消散不少,“找专家检验吧。”

赵总的语气,那是不管你跑到南极还是太空站,都能找到你的狠人!

早知道……造孽啊!

他一如赵总说的那样,其实早知道蒋南孙一家欠债被追的事,装作不知道,就是不想花那么多冤枉钱。

现在这一千多万的古董……若是真的,他家只能大出血了,王永正也只是毕业不久,之前还在上沪建筑学院当助教呢,自身哪有什么财力?只能求父母买单了。

一千多万元,他家出得起。

但肯定会影响到生意。

市面上一个个市值一两亿元的公司集团,有几个能随意抽调一千多万现金流?这是两回事。

要不然他不会坐视蒋南孙一家的现状不出声了。

他也真有点记恨朱锁锁了。当蒋南孙还和章安仁谈恋爱,他一次次当着蒋南孙的面诋毁、抹黑、嘲讽章安仁,在蒋南孙父母面前嘲笑章安仁,不就是想撬墙角?

说是挚爱,却明知对方家里负债那么多,自己也不掺和,直到这是被丢弃在上沪的蒋奶奶生病了,身边没一个亲人,蒋南孙多少良心发现回来想照顾下,他依旧没想过帮对方减轻债务负担。

你以为这样的王永正,有多豁达么?

思来想去,王永正还是开口,“锁锁,你现在被叶总那么重视,还和谢宏祖那样的富二代关系那么好……”

朱锁锁更气了,“姓王的你什么意思?你这是想让我帮你一起抗,一起还债?”

…………

一段时间后。

精言地产大厦,叶谨言办公室,鲁迅手稿和一对仿品成化斗彩鸡缸杯被放在桌子上,范金刚还在咋呼着古董真不便宜呢。

叶谨言就走出来开口道,“锁锁,其实不用请专家,也基本能确定这些东西就像那位赵总说的那样了,值得一千多万……”

“那位昨天看上了王总在君悦府顶层的三层复式大豪宅,溢价两成眼都不眨,王家想便宜卖给他,都懒得客套,溢价的几千万都不放眼里,一亿多的现金流,像是去菜市场买菜一样。”

“这种级数的大富豪,要用这些便宜古董坑你们,那才是笑话。”

说到这里,叶谨言都诡异的看了王永正一眼,“小王吧,年轻人争锋斗气是好事,但有时候做事,还是要看清局势的,你要庆幸当时没出车祸。”

“不然那都不是钱的事了。”

叶谨言是地产大亨,自己集团的高档楼盘也不少,虽然地理位置没有外滩对面的君悦府那么中心,但这不妨碍叶总经常关注着顶级房产市场的各种资源。

像是赵总这类买房像买菜的超级土豪,也是精言地产最需求的土豪客户了。

“现在知道了赵总的爱好,范金刚,你去道歉时倒是有礼物可以选了。”

范金刚哭了,“不是,叶总,这鲁迅手稿、仿成化斗彩鸡缸杯都是随手摆在这里,卖了我也买不起这么贵重的礼物啊。”

叶谨言笑着点了点他,才开口,“我办公桌上有一副齐白石的花鸟图,不是多出名,但也能卖个一二百万,你带着锁锁去君悦府等机会吧。”

范金刚大喜,“多谢叶总,多谢叶总。”

叶谨言看向朱锁锁,“锁锁,事情对错先不要管了,拿出你搞定谢宏祖的气势来,若是能让这位赵总来买我们精言的房子,这一幅画也就不亏了。”

朱锁锁眼前一亮,是啊,虽然姓赵的很恐怖,但若是能像搞谢宏祖那样搞定赵学延,坏事也变大好事了。

有一说一,谢宏祖虽然是空调大王的独生子,集团太子爷,还在狂追她,为了追她不惜和亲妈翻脸……但朱锁锁还是有点看不起看不上谢宏祖,对方是个妈宝男啊。

也就是对方太有钱了,她才不像是甩掉一个个前男友那样干脆果断。

王永正急了,“叶总,我……”

叶谨言轻笑,“小王吧,你的事归根结底是你自己闯出来的,做男人得有担当。”

“不过南孙你也不用着急,先让范金刚和锁锁去探探路,他不是给了你们一个月么,早着呢。”

………………

傍晚时分。

君悦府一楼接待大厅休息区,范金刚和朱锁锁以来向赵先生道歉的名义,已经在这里等了几个小时了。

等的范金刚都有些急躁了,还是朱锁锁淡定道,“没事,我们又不急,上午赵总从机场出来,可是带了一个颜值身材不亚于南孙的小空姐,谁知道正在玩什么呢。”

有了想要像拿下谢宏祖一样,摆平赵总的心思,朱锁锁真的不急了。

谷戞不就是吃吃喝喝就能搞定么?她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猜拳喝酒什么的一个人能搞定一桌子男人的。

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下,赵总回来了,边走边讲着电话,而在赵总身边除了空姐周雅文之外,还有顾佳,两个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在听着。

其他物业见状,也熄灭了上前招呼的心思,微笑迎接。

朱锁锁一拉范金刚,就起身要去等着道歉。

行走中赵总的对话也落入了两人耳中,“查尔斯,你这不是见到回头钱了么?才一百多万镑而已,我还没拿下所有人呢,就先把你应该拿的那份转给你了。”

“和我合作,你放心,我从来不坑合作伙伴的。”

“哪个户头?就是你用干孙女杰西卡在高卢巴黎国民银行开户的户头……我怎么会知道这个?这是小事,你之前那些户头都主动弃了一堆,给你转钱肯定要找还能用的,……”

等赵总看到走来的朱锁锁两人,话题一转,“对了,你认识阿妹人克里斯吧,军方一个大将倒卖军火的黑手套,在你们列岛和意呆利都比较吃得开,把控了全意呆利五成以上的非法枪械……”

“什么,你问我克里斯是谁的黑手套?老查,好奇心别那么大,你就帮我向他打个招呼,可能有笔账需要他帮忙收一下。”

又应付了两声,他才挂了电话,对朱锁锁笑道,“来的这么快?有钱还了?那怎么没见王永正?”

朱锁锁,“……”

朱锁锁瀑布汗。

她不知道和赵总通话的查尔斯是谁,但阿妹家军方大佬的黑手套,倒腾军火,把控意呆利五成以上非法枪械市场??

收账??

王永正的帐,和她没关系啊。

朱锁锁都觉得眼前的赵总,貌似没有谢宏祖那么容易摆平搞定了……这不是吃吃喝喝能拿下的。

忍着寒意,朱锁锁强笑道,“不是,赵总,您误会了,我是和范哥一起来向你道歉的。”

范金刚急忙拿着装裱好的名画展示起来,“赵总,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您老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他当然也知道赵总在王永正那里的那笔账。

是想不到赵总在意呆利的路子,也能野到那种层次啊,何止是之前电话对面的什么老查好奇什么军火大佬是谁的黑手套,范金刚也很好奇啊!

但他更知道,好奇心害死猫。

赵总看了几眼齐大师的花鸟图,笑道,“道歉,也行,我对你这人呢,也没太大恶感,画我就不收了,你要是有诚意,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华夏展示的一些各地美食,你帮我多收集几种送来就行了。”

“做好了,咱们就清了。”

“不需要买太贵的,几十上百块一斤能拿下的,味道正宗就行。”

范金刚大惊,忙不迭点头,“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赵总摆手,示意范金刚两人可以回去了。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周雅文,“小周,你也别那么拧巴,总觉得自己闯了多大祸似的,就像是几十块一斤的各地美味食材,多帮我收集一点,事情就过去了。”

都到这时候,周雅文还跟在身边,自然是空姐姑娘责任心有点强,扛不住毁坏名画的刺激,总觉得不多做点什么,心不安。

顾佳是小区门口遇到了,跑来向赵总汇报一天内买了什么样的家具,运回来了多少。

有钱,能雇佣更多人做事,王家上午就搬空了一切,下午已经有顾佳和物业组买的家具家私等等,送去21楼了。

…………

君悦府小区外,范金刚和朱锁锁刚带着齐大师的画走回车子处,两人一时间还有点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呢。

开车的刹那,就见左右窜出来两个人,推着他们上车,然后在范金刚和朱锁锁慌乱中,一人亮出两把匕首,在后排一左一右威胁两人。

另一位启动车子,走人。

这两个外来者,一个是白人,一个是亚裔。

范金刚吓得腿软,又不敢大声尖叫了,弱弱开口,“两位朋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两把匕首控制他们的亚裔男,用略生硬的普通话开口,“你们和赵学延什么关系?”

一听这个,范金刚更急了,“不是,朋友,别误会啊,我们是得罪过赵总,过来赔罪道歉的……暂时还没取得赵总原谅呢。”

亚裔男果断把匕首离开范金刚的脖子一些,在他松口气时,一刀略插入范秘书大腿,滋血了。

范金刚大声呼痛。

亚裔男再次用匕首贴上了朱锁锁的脸,“这么好看的脸,不划几刀可惜了……”

朱锁锁也吓哭了,“不是,大哥,别冲动,你们想问什么,问啊,我知无不言,言无……言无……”

老外司机突然开口,讲了一句英文。

然后亚裔男也不吓唬他们了,拿出两个针筒就开始注射。

………………

一个多小时后。

上沪某偏郊区地带,范金刚迷迷糊糊醒过来,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哭着咆哮,“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啊。”

“我就出门道个歉,怎么还遇到绑架了。”

朱锁锁也迷迷糊糊醒了,抓狂道,“范范,我们又卷入很恐怖的事件里了,刚才他们给我们注射的什么?好像迷迷糊糊说了很多东西……”

范金刚欲哭无泪,“是啊,你说了绑架我们接近赵总没用,要绑也该绑那个空姐,甚至他楼下的漂亮女邻居。”

“那些人真去那样做事,事后姓赵的会不会找我们重新算账??”

朱锁锁也崩溃道,“你还说了不如试试绑架赵玛琳呢,她和赵总至少都是姓赵,也认识,关系看起来不是很差。真要赵玛琳被绑架,不提君悦府那位赵总,赵玛琳的父母发火,叶总都很难招架吧?”

这次被突袭,两人除了范金刚被轻微刺破大腿,流血之外,并没有受到其他虐待,被注射了吐真剂之类药剂,被盘问罢了。

问过一些事后,发现范金刚和朱锁锁真的没什么价值,两个突袭者果断闪人,把他们丢下了,车子也在这里。

但这个过程就……不知道说了多少会惹祸、捅窟窿的祸事。

朱锁锁真崩溃了,就是像接近谢宏祖、搞定妈宝富二代那样的事,怎么就在赵总这里不灵光了呢。

别说被随手打发,话都说不了几句,这还牵涉入什么魔幻事件了?

崩溃后朱锁锁气呼呼抓出手机就要报警,但是很快被范金刚打飞手机,“你傻了,真报警,向警方坦白一切,那岂不是暴露了我们出卖了很多人?”

“别那两个绑架者还没做事,君悦府赵总就找我们重新算账了!”

朱锁锁,“……”

沉默几秒她也无力道,“不报警,真等那两人绑架这个绑架那个威胁赵总……事后他一样找我们算账啊。”

范金刚起身,“先去找叶总。”

上了车,范金刚又发出一声尖叫,画,叶总拿出来价值一二百万的齐大师画作,又损坏了。

是之前两个绑架者无意中损坏的。他们做完事拍拍衣袖走了,这一二百万找谁认??

和赵学延有关的人和事,怎么稀里糊涂就窟窿来窟窿去了。

………………

新的一天。

周雅文和赵总一起走出君悦府时,元气满满的拍着胸口保证,“赵哥你放心,我工作就是天天飞来飞去满地跑,收集各地各种特产食材的事,我保证办妥。”

一夜过去……

周雅文住的是21楼,和顾佳帮忙布置家居忙了一晚上,顾太太都睡在21楼了。

赵总是悠闲的在19楼看书休息。

到了该飞航班了,赵总顺路出来送行一下。她的状态和昨天截然大变,就是因为忙碌中,顾佳私下里宽慰了她很多事,诸如赵总请客吃饭,随便一顿饭能吃喝一二百万。

明明是帮了王总一家,把他儿子送去剑桥留学,这件事才打动王家卖房子,还要便宜一两千万售卖,赵总坚持多掏几千万。

然后才有了王家收集古董当贺礼。

所以,周雅文不小心损坏的,价值三四百万的名画,既然赵总说了好多次,不用她赔,那就真不用。

这位大佬随便一个想法念头,都能让君悦府一些物业快速走上发财致富的道路的。

被劝多了,勉强接受了目前的现实也是事实,周雅文才不想那么多了,只想着好好帮赵总收集华夏各地特产食材了。

她的职业是天天飞来飞去,做这类事多简单方便啊。

赵总点头,到了小区外看周雅文打车,在小姑娘即将上车时,他突然笑着拉住了周雅文,在妹子疑惑中,对司机道,“你是出租司机?做多久了?”

司机疑惑的摊手,“什么意思?”

他还在淡定的解释,就见左右路过的各种行人群里,冲出来七八个身影,有的是奔着擒拿下赵总而来,有的是冲着绑架周雅文而下。

场面引发各种真路人惊呼时,赵总已经噼里啪啦打跪了所有突袭者,包括见情况而下车的假的哥。

当一群人瘫倒,君悦府里也跑出来一群保安物业想要帮忙时,赵学延抓着手机对周雅文道,“这是想绑架你啊,看来你又要向乘务长请示一下调班了。”

“我还不确定这是不是唯一的一批。”

他和查尔斯算是合作愉快了,难道又是足球王国那个毒枭搞事?

也不对,没怎么说话交流,赵总还是发现被打倒的五六个亚裔,基本都有着南韩人特有的特征。

南韩……

好吧,他不是没像坑查尔斯和某毒枭一样坑过财团大佬的黑钱。

周雅文,凌乱一阵子才去打电话了,手机都是新买的。

“黄佳,你帮我向毕姐说说,我可能又要调班了,刚才有人想绑架我,没搞清楚之前,我也不敢像之前那样正常工作了。”

电话对面,足足沉默几分钟才响起一声尖叫,“不是,雅文,你这……你这是不是有点离谱?咱们就好好上班正经工作,你昨天不小心损坏了一些乘客的财务,要处理……”

“怎么就牵扯到绑架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