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上午八点多,赵总还正在19楼家里纠结着,就听到了敲门声,人工智能操控电子门锁弹动,门外,顾佳、钟晓芹以及王漫妮鱼贯而入。

三个大姐或小嫂子捧着一些点心食物类走来,来道谢的,王漫妮是昨天分了10万,顾佳是生意,钟晓芹算客串了把物业服务?不对,她本来就是物业。

在三女口口声声眼前的点心食物远没办法和赵总的关照照拂相对比,她们暂时也不知道该做认真道谢时。

赵总摆手道,“好说,等楼上王先生一家搬走,我要买些家具之类,顾佳你不是比较懂么,带着物业组帮我搞定,这卡里有一亿,密码6个6,随便买。”

“装扮的像个家就行。”

顾佳,“……”

赵总再次看向王漫妮,“老王你想继续赚钱,那等下叶警官来了,刚好有生意交给你们,只要敢拼,再赚一波不难。”

说话里他拿出了一张名单,“上面有50人,都是行走的50万,CIA洒在咱们上沪和周边两省的,按质量总数得2000万左右吧,我拿走1200万元,剩下的800万,你们能拿多少看你们自己。”

说是行走的50万,但正经流程是10万到50万,看价值划分的。。

王漫妮先是被一声老王的称呼,叫的有点情绪诡异,可很快就被后续话语惊到了,“50个特工?我们可以分800万??”

顾佳也震惊了,“昨晚那位查尔斯?”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昨天她是亲耳听着赵总和伦敦某位前三排的查尔斯,谈着怎么卖特工赚钱的!!

晚饭结束,她还特地上网上查了,伦敦那边哪位大臣叫查尔斯,对上号了!!

她真没想到,才一晚上过去,就有了50人名单??

真要这么赚钱?磕碜不磕碜啊!

顾佳三观碎了一地,好歹那也是大臣级数的人物啊,合着,分查尔斯六成,赵总直接转过去,剩下的800万赵总一分不要?送给王漫妮……

不对啊,就一个老王哪抓得住那么多人,这不是还有昨晚的叶倩?

王漫妮一看顾佳反应,也惊了,“谁是查尔斯?”

顾佳尬笑,前几天她还明说王太太招待其他阔太时,下午茶的茶桌茶椅等等用错了,在正宗的欧罗巴贵族圈里,矮桌矮椅子等才是女王、大臣等等享用的。

那些真正顶流,才是悠闲、放松慢慢喝。

高桌高椅子都是以前的佣人、下人使用的,讲究一个速战速决。

这种上流社会的基础知识,她懂得多……但今天,这种引以为傲的优秀知识,生生被50人名单给捅了个稀巴烂。

查尔斯真的要赚这种钱?!

太没有节操和face了吧。

查尔斯阁下明明是应该主政一方,谈着影响世界和人类的各种事业的,交往的都是鸿儒,怎么就为了赚钱这么没格调了。

赵总淡定看了顾佳一眼,“我欠小叶一个人情,正好拿这个还债了,你们做事,她分的钱肯定不多,你和阿涛、小刘、小罗他们看着办。”

叶倩和江枫、余雷来一趟上沪,看着被盗用信息的份上,送他们一波功劳不差吧。

那几位抓这些就是等着升职加薪了。

王漫妮一组打配合,情况另说。

查尔斯送出来的这个阿妹家撒在上沪和邻两省的棋子名单,赵总已经让人工智能查过一波了,都是真特工,涉及了三四十个不同行业。

有企业高管、有码农,甚至有出租司机等等、男女、各个人种都有,还有人是网络大V来着。

就算全抓了,分给查尔斯1200万元,也才100多万镑,只能算是老查和赵总合作的试水名单。

毕竟这一波卖的是CIA。

查尔斯原话,搞定这一波再说以后,下一波他可以给一群领岛国薪水做事的名单。

老查不是情报大佬,但他一位出了三代的侄女婿,就是MI6前几的大佬。

一段时间后。

等叶倩、余雷和江枫三人抵达,拿到了名单,以及名单上50人的各种相关信息,比如住址、工作、社会关系和这两天的大致行程表等等。

叶倩都震惊道,“全是真的?这也……”

倒不是觉得人太多。

以阿妹家的尿性,在上沪和邻边两省这样的大框架里撒钉子、50人算多么?毛毛雨了。

她是震惊赵总怎么会有这么详细的单子。

行程表都有!

太离谱了。

当然,老查给出来的名单拿不定行程表,这都是赵总的强人工智能黑出来的。炒鸡大数据时代,他的强人工智能可比现有的超算都牛多了。

江枫也恍惚道,“还有两位本就是上午打算坐飞机离开上沪,一个目的地是滨海,一个是京城?要放长线钓大鱼么?”

信息表上,去京城那位是一个网络安全专家,参加什么互联网大厂的安全信息研讨会的,去滨海那位是考察投资当地的房地产项目,隶属于上沪一个大型地产集团,高管。

去京城的是华人、海龟绿卡留学生,后者是白人,上沪奋斗八年了。

赵总笑着摆手,“这50人不是隶属于一个团队的,其中好几个在他们团队里,已经是大鱼,审问好了,拔出萝卜带出泥那种。”

“直接上手吧,接下去有的你们忙了。”

被拔萝卜带出的泥,都不需要查尔斯送名单了,是额外奖励。

这不是上沪一城,还涉及了邻边两省。

………………

一个多小时后。

上沪机场,赵总到站停车,就对阿涛、小刘和王漫妮等人道,“去吧,进机场,那个海龟网络安全专家,战斗力比较普通。”

现在的老王等人,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协警!

这是叶倩等警察拿到小名单后,觉得事关重大,为了安全,把上面的人一网打尽,主动联系了上沪安全局。

这过程王漫妮等人就算有意见也不敢发表,好在安全局大佬够大气,拿到名单后拍板说,不管到最后你们出了多少力,该给的奖励一分不会少。

只有奋战在谍海里的精锐们才知道,想要把一个个隐藏很深的家伙挖出来,得耗费多少人力和物力,又有多少次都是在做无用功。

有时候为了挖线索,随便一个卧底行动都可能是让精锐耗费一年半载,还未必有成果的。

这50人名单的奖励?上沪一方不缺这点小钱。

毕竟拔出萝卜带出泥,后面的更重要。

他们联络上沪警方,给这几位拿了协警的证件,快速高效。

随后分配任务,当然是外行追着比较普通的,好抓的人下手,专家配合叶倩等人对付那些不好对付的。

赵总会和王漫妮等人一起来机场,不是需要他亲自出手,他只是不爽这个海归出身的大厂专家,打算给他转移几个大病爽一爽。

强人工智能调查的资料里,李专家出身内陆某省小县城,父亲爷奶两代人掏空了所有积蓄,培养出一个内地名校尖子生,毕业后留阿妹,两三年就特么靠技术拿绿卡,然后……CIA了。

回国后在大厂也是中层以上,有技术有待遇,年薪几百万的大拿,但李专家对父母、爷奶之类没任何回馈,还嫌弃那边配不上他现有的一切,讲出去会影响他面子,极少来往。

看到这种人,他落网后是什么待遇,是一回事。

赵总看不顺眼,帮医院里一些重病患者转一下负担,又是赵总的慈父关爱了。

有协警身份,即便是协的,稍微和机场沟通一下,都不需要买票才能进站。

他们进去时,赵总就是停车场等待,等对方出来见一下,送个殡就行了。

一段时间后。

等赵总看到押着某李专家走向停车场的老王一行人,表情里也多了一丝古怪,他们抓的人没错,但……怎么会有一个挺漂亮的小空姐拖着行李箱跟着,还一脸狼狈紧张的样子?

空姐小姐姐也挺眼熟的。

然后,看着阿涛手里抱着一个变形的纸箱??

这次老李去京城开回,其实还带着一副张大千的画作,真迹,打算送人的。

这一张画当然不是最著名的画作之一,在21世纪10年代中后期,那位张大师的名画,动不动就是大几千万起步,在赵总穿越前的时代,一幅画拍卖一两亿元也不罕见。

老李拿着的这一副张大师荷花图,就是价值几百万元,打算送给某大厂核心高管的父亲,目的……这还用说么。

不过运输名画,一般懂行的都是装裱好的画作之外,内层用瓦楞纸包裹,外面再来一层聚乙烯包装纸、中间再来一层。

即便偶尔磕碰、摔落之类,也不会损毁画作。

阿涛此刻抱着的纸箱,可不是简单摔一下、磕碰之类能形容的,像是被人狠狠踹踩一番,还有高跟鞋那个根尖痕迹、大力撕裂痕迹。

踏步下车,赵总喝了几口水,在阿涛走到几米外时,才失笑道,“怎么了?”

阿涛一脸的尴尬和狼狈,“意外,就是我们追,他跑……拎包和纸箱砸我们,我刚在电梯边接住拿好,这位女士就撞了我一下,原本包装的纸箱从三楼掉下去,还差点砸到人,吓得那个人在我们下去之前狠狠踩踹了几下,不过瘾又撕了几下……”

熟脸小空姐尴尬上前,“警察同志,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叫周雅文,川航空姐,这是我证件,之前踩踹它的人,是被我的失误吓到的过激反应。”

“这件事我可以负责,如果这箱子里东西坏了,要赔偿,我会负责到底。”

赵总笑着握手,“我不是警察,我姓赵。”

签到一百元。

然后在阿涛等人紧张的关注下,赵总直接开箱了。

聚乙烯包装纸类似塑料包装,正经情况下它的防护力不错,但很明显,有几个高跟根尖已经插进去了。

瓦楞纸一般也很不错,厚纸箱都是选择瓦楞纸。

等开箱到最后,看着荷花图里中间出现一些碎裂痕迹、还有小洞,被人大力撕裂的位置也有裂痕,赵总摆手道,“没事,周小姐,你可以走了。”

阿涛等人纷纷松了一口气,赵哥说问题不大,就没事。

周雅文好奇的看了几眼名画,指着上面的小破洞,“坏了啊,还有裂痕,真不用我赔?这是画?包了这么多层……”

赵总摆手,“不用,一点小事,再说也是他们办案不给力才会惊吓到你。”

阿涛几人尴尬了,王漫妮小声解释,“这次我们没有一上来就用防狼喷雾和电击棍,而是拿出证件想抓他,才给了他跑和挣脱的机会,搞出了一些乱子。”

周雅文一边听一边摆手,“不,不,不是这几位警察同志吓到我,是我头疼,还急着赶航班,才没看好路。”

谷骯“事情和他们没多大关系,我工资还不错,我赔吧。”

赵总重新合上纸箱,随手丢弃在了自己奥迪后车排,“一点小事别争了,都是上班族,好了,再见。”

阿涛等人这次来机场,是开的某派出所公用配车,不过不是标准警车。

应付了周雅文,他笑着拍了下李专家肩头,“警察抓你而已,你跑那么急做什么,还多次想逃……”

李专家一脸沮丧,不清楚自己哪里暴露了,他几年来一直很注意的啊,不过此刻他也没说话,只是不爽的冷哼、偏头。

他若是遇到普通警察找他协助做事,一点都不会慌,可王漫妮和阿涛等人不一样!

这几个货从几个方向包围他,亮证让他一起回去协助调查时,看他的眼神,根本不是普通警察看市民、或嫌疑犯的眼神姿态,那是看人民币的眼神味道。

行走的50万,谁不知道内地安全部门多豪爽。

他身为一个大萝卜,受过专业训练,只从几人眼神姿态就清楚,他暴露了,否则不会为了逃,寻找生路,连几百万的名画都甩出去砸人。

李专家不说话,赵总也不多问了,几种早期癌症、包括慢性肾衰竭之类都送给他了。

他的人生意义已经实现了。

“你们把他押回去吧,画的事不用管。”

阿涛等人大喜着押他上车,开车走人。

周雅文则是拿出手机,“小帅哥,你真不是警察?真不用我赔?加个VX吧……我下来时已经和乘务长说过这次意外了,她帮我调了一下班,我明天在飞。”

赵总失笑道,“那你头还疼么?严重么?”

周雅文摇头,“不疼了,其实就是内分泌紊乱引起的小事,职业病,我的情况本来就不算严重。”

她这职业病就是失眠、多梦、头疼,还有注意力不集中等等,否则她也不会一直把责任往身上揽,急着赶路时在电梯拐角处,一点没留意到之前的情况。

赵总这才道,“那你现在去哪?我顺路送你吧,你坚持要赔偿,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张大千这一张价值几百万元的荷花图,真不算什么……毕竟让子弹多飞一会位面,张大师本人还年轻着呢。

先不谈这个小破损的画怎么靠正经技术修复,他就是跑去子弹飞位面喊着张大师多画几张,目前市值上亿的大作也能画出来,还是船新版本。

你说新画出来的不好做旧?一点人道功德言出法随就完美搞定。

周雅文笑着点头,“好啊,你想吃什么,但我对上沪不熟,地点你选吧。”

说笑中,她的小行李箱放在了奥迪后备箱,自己则是上了副驾驶座,随手抓起车头储物盒上方的一张纸看了起来,“这是书法??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品味这么独特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鲁迅??”

“哈哈,这话真有意思,鲁迅说过这话?我能拍个朋友圈么?”

赵总小无语,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提示周雅文,这是鲁树人的手稿真迹。

这不是昨天搞定了一笔房产交易、还帮王太太搞定了儿子去剑桥留学的事,王家觉得他溢价收房子太过意不去。

然后大客厅里挂莫奈睡莲的王家,就要送一波古董字画什么的,赵总说对西方的不感兴趣。

他连夜搞来了几个好东西,全是华夏一脉的字画真迹等等,在他出门前送到19楼的。

这一张手稿上次在拍卖会上,16个字,近305万元的高价被一个收藏家买走,老王连夜搞来的。

属于老王一家的礼尚往来。

后车座还有几张字画。

赵总以前对这些不感兴趣,艺术细胞没那么昌盛,刚才等人的时候从随身空间拿出来把玩观摩下,就随手丢下了。

“拍吧。”

奥迪启程离开机场,向着市内行驶中,没走多远,赵总就意外发现有一辆车在追他的奥迪。

通过倒后镜看了几眼,还有熟人?那不是昨天才在精言大厦口见过的朱锁锁?朱锁锁不是司机,是和另一个漂亮姑娘一起坐在后排,那是蒋南孙?小蒋舍得从意呆利回来,帮她经常被追债的奶奶抗一波了?

开车的是蒋南孙第二任男友王永正?

从三人组的外观猜到了身份,赵总小疑惑,他记得当初看这个故事,蒋南孙第一次舍得从意呆利回国,是一个人,王永正没一起回。

这是蝴蝶效应?

算了,他对这一组真是没兴趣。

然后,后面车子里朱锁锁拉着王永正说了什么,王永正则是不理会,兴奋的追上奥迪,变道超车,过程对着赵总竖了下中指,等他的车到了赵总正前方拉开几十米,又骤然减速。

如果车技不好,说不定就车祸追尾了。

赵总的车技当然值得夸奖,但正拿着手机拍鲁迅手稿的周雅文,因为急减速,手机和稿子一起甩飞出车窗了。

王永正大笑着从车窗伸出手指,竖一根中指,才加速跑路,“怎么样,锁锁,我帮你出气了吧!敢欺负南孙的闺蜜,我不会让他好过。”

朱锁锁又急又气,忍不住伸手打了王永正肩头一巴掌,“你疯了,竟然做这种事?你知不知道他……”

她知道王永正日常行为就很喜欢浪,先不说靠着意呆利国籍,混成外教进入上沪建筑学院时,刚入职就有一个个女朋友换着去助教办公室堵他。

当时朱锁锁还和第一任章安仁谈恋爱,章安仁则是王永正一个办公室的,章安仁那人怎么说呢,做人做事面面俱到,几乎没有和人红脸的,但王永正一次次见朱锁锁,没少当面讽刺嘲讽章安仁low,很土,没格局等等。

刚入住学校宿舍,直接带了一群乱七八糟的朋友在宿舍开音乐会,气得宿管想锤人。

后来章安仁和王永正一起负责一个酒店装修项目,王永正私下里更改了涂料,那是写在合同书里,需要按照合同严格执行的项目,上沪建筑学院和老熟人的酒店项目。

什么都写得明明白白,王永正不打报告不请示,谁也没告诉就直接给换了。

如果酒店不满,拿着合同搞事,学校都要背锅,整个项目组上下都要被追问责任。

章安仁举报了他,然后大庭广众下,偷袭格斗式抱腰摔老章出气。

这就是个华人换了意呆利身份,蹭外教身份便利混进学校圈的富二代,做事一向嚣张怪诞。

换了以前,对上其他人,而不是对上赵总,王永正做出这类出格夸张的荒唐事,朱锁锁一点不会在意,但后面那是赵总啊!

精言地产叶大亨查出来的,来上沪几天物理锤残十几人的狠人。

手下小弟是拉去魏河县等着吃花生米的孙志彪、赵勇等等。

在朱锁锁惊怒下,蒋南孙笑着抱住朱锁锁,“锁锁,永正还不是帮你出气,你刚才不是说,那个男人欺负过你么……敢欺负我们家锁锁,当然该吃教训。”

朱锁锁,“……”

是,她是机场接人出来才看到了赵总,当时就变了脸,即恐惧又害怕,还带着一丝愤怒和尴尬,赵总上次可是撺掇赵玛琳大庭广众下继续打她耳光的人……

看热闹不嫌事大那种。

朱锁锁的脾气那么爆,怎么可能不愤怒?无非是她清楚自己惹不起。

当时表情太精彩,引起了蒋南孙和王永正的关注,好奇问了问,认识?脸色这么难看,对方欺负过你?

有些话不好讲太直白,她也怕吓到蒋南孙,就小含糊的点头应付。

然后王、蒋两人就以为那是普通职场或生意场的欺负、冲突和不对付,才有了老王的飙车调戏行为。

这一刻她都气得急的想哭。

王永正嬉笑道,“锁锁放心,你要是还觉得不够解气,我等下再刺激一下他,谈到飙车,不是我吹……哈哈,那货路边停车了。”

在他笑声里,朱锁锁忍不住了,崩溃大吼,“你闭嘴,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能是毒枭教父啊。”

“毒枭没人性的,叶总打听的消息里,几天就亲手打残十几人的恶魔!手下小弟都是用毒粉控制上百女性去卖身的魔鬼啊。”

“你想逼得他让小弟抓了我和锁锁,用毒控制起来去卖身么??”

这一通愤怒咆哮,对于王永正和蒋南孙……

蒋南孙就是父亲破产跳楼,留下一屁股债,普通的追债人,都吓得她和母亲跑路意呆利,只留下奶奶抗的好孙女啊。

蒋南孙大脑一片空白,王永正也差不多,然后开着开着手一抖,车子就冲向路边了,要不是他真有一些车技,在最紧要时刻,虽然撞了路边马路蹲一下,但一番轻微震荡后,车子还是稳住、停下了。

王永正顾不得碰撞疼痛,不可思议的转头,“你开玩笑吧,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上沪这种国际化大都市,怎么可能像伦敦、纽约那样乱。”

朱锁锁没好气的又打了他一巴掌,“现在赶紧打给小姨,让她多劝劝老叶,若老叶不愿意出大力气帮忙,我们就等着完蛋吧。”

“之前不告诉你们真相,是怕你们太害怕,你怎么就这么混蛋?这么冲动?”

………………

几百米后。

路边停车下车。

赵总无语摇头,“你在这里等会,我去找你的手机。”

手机和鲁迅手稿甩飞那一刻,赵总可以靠超能力轻而易举搞定,但这不是本位面没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他不合适公开展露么。

周雅文的手机肯定废了,不止是甩出车甩飞,还有其他车辆碾压过一次。

周树人的手稿……算了,大不了重新去民国位面找周先生再写一份。

一段时间后等赵总走回来,拿着报废的手机和破损的手稿,他又看了眼前方,前面,王永正三人正哆哆嗦嗦,很恐慌的走来这里。

周雅文抓着自己的手机欲哭无泪,“什么人啊,这么不讲理,哪有这样开车的,他就不怕出车祸?真没公德心。”

赵总很悠闲的拿出两瓶饮料,递给周雅文一瓶,“小事,消消气,坐我的车,你肯定不会出意外。”

片刻后。

等朱锁锁、蒋南孙和王永正终于走到了两米外站定,三个人都哆嗦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周雅文倒是通过喝水平息了一点怒气,转头看赵总。

赵总展示了下手里的手稿,平淡道,“别说我欺负你,我车里有行车监控,刚才的事故,你全责,没问题吧?”

王永正哪还有一点富二代的豪气和浪劲?忙不迭点头。

赵总也点头,“那就谈赔偿吧,周树人的真迹手稿,上次在拍卖会,有人以近305万拍下,昨晚一个朋友500万元买来,恭喜我乔迁新居的。”

“你看这手稿现在成什么样了?”

“搞不定,你去坐牢,没问题吧?”

又喝了一口水的周雅文,愣愣的,噗的一口就喷了朱锁锁一头一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