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在洪英扬的哭嚎声里,医生护士急急赶来了,经过一番观察检测,又安抚了洪英扬一番,不要乱动好好配合治疗,医生和护士就走了,给洪家人留私人空间。

洪贵东长吸一口气,“英扬,高空掷物的缺德鬼你不用管,我会请律师,告的他牢底坐穿给你出气,不过你这里……你又是怎么回事?”

“昨天刚从伦敦回来,今天就倒霉的受伤住院,还有,你那个朋友西蒙·沃伊特,送你来医院的路上,和他的秘书一起掉进了没盖井盖的下水道里摔伤……”

“西蒙先掉下去的,他的秘书紧随其后,还不小心踩中了西蒙的传家宝,现在医院方面都觉得事情很棘手。”

“你们这也太邪门了吧?是不是惹了什么脏东西?”

说到这里,洪贵东从脖子上拉出一个玉佛吊坠,嘀嘀咕咕似乎在祈祷什么。

洪英扬也傻眼了,“西蒙掉下水道??送我来医院的路上??”

洪芷晴点头,“对啊二哥,你坐的救护车来的,西蒙和他的秘书是自己打车,路口大堵车下来看看,走两步,就掉坑了,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把井盖偷走了。”

“摔伤不严重,西蒙被踩了一下,有点惨!”

洪二少忍不住恶寒了一下,一个男人摔倒在地上,上面掉下来一个小洋马,刚好踩中?

想到这里,洪二少急急道,“may呢?May没事吧?她可是伦敦博兹达尔伯爵的独生女,爸,不是我吹,博兹达尔伯爵真是伦敦上流社会的超级体面人,他家里收藏的古董若是全卖了,怕不是能买下整个尖沙咀。”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这就更别提其他产业,资产了,若是may出事了,那麻烦就大了,西蒙……西蒙还好,他家境还不如我们,无非是白人鬼佬可能有一些港府高层亲戚。”

洪贵东也松了一口气,“那个may没事。”

就是交流中,敲门声响了,等洪芷晴走去开病房门,门开那一刻,李加乘就提着一个果篮和一束花,满脸灿笑……阿乘的灿笑在见到洪芷晴那一刻,猛的一滞,“madam龙?你怎么在这里?”

洪芷晴懵逼,“什么madam龙?你认错人了?”

她是个混吃等死,豪赌成性无所事事的富家女,豪门千金而已,哪认识什么MI6总督察龙九啊。

无非是同样留着短发的洪芷晴,肤白貌美和大长腿,和龙九站在一起的话能有1加1远大于2的视觉冲击。

李加乘这才尴尬的开口,“不是?抱歉,是我认错了。”

说着说着,阿乘看到病床上的洪英扬,顿时越过洪芷晴走进来,“扬少,我来看你了,……”

洪英扬还没说话,洪贵东就身子一颤,抓着玉佛的手都僵了,猛地后退一步贴上了病房墙壁,洪贵东崩溃道,“等等,站住,你是李加乘?”

身为全港百货巨头雄丰集团掌门人,老洪若是到现在连阿乘的事迹都没听过,那也就太low了!

他的身价比不上地产界李掌门,可李掌门那也是在赵博士前往岛国之前,就知道阿乘的恐怖,当某天阿乘要租用他的房子时,连夜跑路去东京避祸的。

怡和集团的格兰特·布莱克掌门,至今还是失踪状态,不知道到底是喂了海洋里的鱼虾,还是在荒岛流浪求生呢。

他就说,自己儿子怎么这么倒霉?!连他朋友西蒙都那么倒霉,邪门的不像话!

感情是你李加乘?

在老洪崩溃的言辞下,洪英扬和洪芷晴都是茫然看向李加乘,阿乘讪笑道,“你认识我?二少,这位是?”

洪贵东一把扯下自己的玉佛挂坠,弯腰鞠躬,“乘哥,求您高抬贵手收了神通吧!不知道犬子以前在哪里得罪过您?有的话我一定好好教育他,直到你满意为止……”

他偷渡来港几十年,白手起家拼到今天这产业地位,虽然见惯了大风大浪,也经不起阿乘的折腾啊。

当然,老洪和地产界的李掌门一样,能崛起除了自身才干,也都有贵人相助,李掌门的贵人是汇丰银行,老洪的贵人是乐济民。

不同于李掌门根本不敢对汇丰炸毛,老洪是能有野心把贵人乐济民连皮带骨全吞下的气势的。

但是,但是他依旧扛不住李加乘这尊邪佛啊。

这番姿态,再次让洪芷晴、洪英扬大开眼界,虽然他们看不懂,却纷纷大感震撼。

李加乘憨笑着放下花篮和花,摸着后脑勺道,“你这样搞,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二少没得罪过我,他无非是带着几个老外,去威胁我老板赵总而已。”

在赵博士办公室里,西蒙·沃伊特打电话给港府某署高官,要威胁赵博士做事,那时候西蒙讲的是英文。

李加乘的英文,在讲写方面,还有点渣,但是听的话,还是可以听懂一些的,他学历很差,但不要忘了去年长达几个月时间,MI6和CIA多得是派美人计来勾搭阿乘。

阿乘都在那些蛇蝎美人那里脱处了。

谈到学外语?那些外教的实力可比成冬青老师帮你补课更效率N倍。

要不然李加乘也不会盯着洪二少表达自己的好意了,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平日里无冤无仇的,也不会随意对陌生人搞事啊。

这话一出,洪贵东如遭雷击,身子一抖忍不住向后方倾斜,靠着身后的墙壁腾腾向下滑落。

自己儿子,带着几个老外朋友,去威胁李加乘的老板赵总?

港岛姓赵的人不少,船王家族里都有一个赵家的,但是,李加乘的老板赵……那还能是谁?

洪芷晴也震惊不已的看向洪英扬,“你敢去威胁赵总??”

洪英扬茫然四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阿乘的特殊能力啊,也不清楚赵博士到底有多强,傻傻看着左右,直到看着洪贵东从地上爬起来,抽出腰间的皮带走向他……

洪二少忙不迭挣扎,“爸,你想做什么?你……啊~~”

………………

旺角,和联胜大D坐在一张靠窗的座位上,对着大哥大话筒就是狂喷,“阿乐、大浦黑,你们这群废物,蛋散,不过是抓几个老外,竟然让那群家伙逃到了九州大厦,让赵总手下保安部亲自出手?!”

“淦,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快给我查一下,万物教还有多少人在港岛?全部给我找出来,出江湖女干杀令,把他们全部给干死!”

“我大D说的,剩下的一个人一百万,不管是谁做的,都可以来找我拿钱,全部给我动起来!”

狂喷结束,大D才放下大哥大,怒气冲冲抓起一杯可乐一饮而尽。

以前的大D哥其实比较喜欢饮凉茶,现在嘛,当然是跟着时尚潮流,喝天府可乐或者崂山可乐了。

这都1月11号了,当初在元旦前就开始要贴牌生产的赵师傅-天府可乐,已经有一大批上千万瓶和罐运来港岛走向市场了。

喝完一杯,大D巴咂着嘴开口,“虽然味道有点怪怪的,不过多喝几次,还是挺爽的。”

说到这里,他发现一侧正在点餐的马尾似乎有些呆滞,大D愕然道,“你愣什么?”

马尾一个机灵清醒过来,“没事大佬,除了以前的老样子,你有没有什么新品菜想吃的?”

他刚才似乎听到了江湖女干杀令?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虽然追杀的追字,和女干字发音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但那应该是他幻听了。

一个一百万,女干杀令,这东西有点玩的太大了吧?

大D哥本身也不是那么无厘头的人啊。

在马尾深度怀疑自己幻听了时,大D总觉得马尾有哪里不对,不过他也没深究,这个时间点,可是港岛江湖群起围攻万物教的时间点,倪坤那种扑街势力都率先开火杀了一批。

其他社团或字头也是纷纷搞事,警察们都在跳的很嗨,毕竟,万物教真是走粉、走各种毒货的大集团,那种集团,警方也是很有兴趣搞一下的。

万物教的老巢在牛不落,也算是很大号的一个,若是港岛警方搞定一批的话,拿回去在牛不落也能混一定功勋履历了。

这情况下,还轮到李长江那种体面人亲自出手?这只能说大D自己都羞愧的不好意思。

摇摇头让马尾继续点菜,大D又抓起大哥大拨给了某位警司,这是想要确认下,万物教到底来了多少人。

他同样还要清点一下,万物教已经被杀了几个……才能比较方便的统计,在江湖追杀令之下,他需要付多少钱。

一个一百万,大D还是能拿的出这一笔钱做事的。

………………

油麻地某靠海的货舱,十几个东星小弟里,有五个人带枪,终于把四个万物教的人堵在了货舱里。

而这一路,他们东星已经伤了七个人,六个都是枪伤,不过也被他们打死了两个万物教老外。

带队的可乐正想要继续进攻,就见几辆车子从远处驶来,这一下子让可乐多了些警惕……直到,他看到车子在近百米停下,尊尼汪踏步下车,还拎着几个袋子走来。

可乐疑惑的直起身子张望。

尊尼汪大笑着开口,“可乐哥,我听说你们在这里做大事,特地来送军火了,免费的,长短家伙包括大菠萝,随便用。”

一句话,可乐又喜又遗憾,“淦,你早说啊,早送点家伙,也不至于让我们这么狼狈。”

最早时期,是本叔收到消息盯上了这一波万物教成员,对方只有六个,可乐却足足带了二十多人,这都能有七人受伤被转送去医院,就是火力不足啊。

现在的东星毕竟不是倪坤那种天天走粉,专门赚粉钱的,里面小弟多得是镇场子晒马拿牛肉刀西瓜刀开片的,军火,有限。

军火不够,才在一开始作战时吃了亏。

当然,军火不够,东星上下的战斗意志绝对爆表的,这是为延爷做事啊,谁一旦表现突出,那就彻底出头了!

就算延爷不关注具体细节,他们东星出身的司徒浩南,若是对你另眼相看,那绝对是一下子就实现阶级跃迁了。

司徒浩南就是那个底层小混混、矮骡子实现阶级跨越最醒目的例子。

现在浩南哥不止在股市里转圈赚的不亦乐乎,偶尔还能接南韩、岛国甚至弯弯的官方建筑工程,转手包给其他承包商,白捡,而且干净敞亮有牌面。

这种事,谁不羡慕眼红?

就是为了被上面关注下,东星的矮骡子们拼起来,也是可以不要命的。

最初没枪、火力不足算什么?跟着老大一起冲,总有机会……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靠着五把短枪把四个万物教鬼佬堵在了货舱里,还等到了尊尼汪送军火,这也太帅了。

不止可乐惊喜,其他小弟们也纷纷开心的眉飞色舞。

不过,等尊尼汪走过来,给大家分枪分菠萝的时候,他又纠结了几秒,才开口,“不过我刚接到一个消息,和联胜大D哥对剩下的万物教成员,下了江湖女干杀令,一个一百万港币,不管谁搞定都可以找他领钱。”

可乐,“……”

其他东星仔们,“!!!”

…………

沉默片刻,某东星仔才弱弱道,“那……为了钱,也不是不行,但是,难道要我们活捉了那些扑街,带到大D哥面前现场女干杀??是不是太劲爆了一点?”

“还是大D哥口味这么重?和联胜的衰仔们生活都这么水深火热么?”

一句话,人群又纷纷看向发话的人,久久不语。

最终还是可乐一巴掌拍了他后脑勺一下,“你个扑街想什么呢,不管女干杀令还是追杀令,哪需要带到大佬面前直接上刑?”

“拍照片,登报就行了。”

“不然你带着人去大D哥面前搞,等着被警察抓现行么?那风险成本增加太大了。”

说到这里可乐更气了,“我扑你老姆,你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女干杀令也不需要你亲自上场啊,找根棍子弄死就行了!”

可乐气炸了,都忍不住踹了那扑街两脚。

大D哥出了江湖女干杀令,这个有点太劲爆了,不过,他更无语这个新小弟的脑洞啊,你这要是传出去,让我可乐被全江湖同道活活笑死么?

……………………

一段时间后。

太平山白加道。

阿may带着两个女保镖抵达一栋别墅前,都还没敲门就有一个中年带着几个青年男女快速迎了出来。

“may,好久不见,伯爵阁下身体还好么?”

中年正是乔·戈登,怡和财团麾下戈登家族重要中坚派骨干,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一带,戈登家族的财雄势大、根深蒂固程度能甩开博兹达尔家族好多条街。

但在伦敦本土……伯爵也不是一般人啊。

乔·戈登早就知道may和洪英扬等人来了港岛,似乎还想着去找赵博士买古董,在这之前,乔也没有任何表示,没说过任何话语。

直到得知may来拜访他了,这才不得不走出来接待。

客气的问好交流中,等may和乔·戈登的女儿拥抱问好分开,may才笑道,“乔叔叔,我这次来港岛本来是办理一件小事,古董买卖交易,原以为很容易处理。”

“但是没想到,事情出了一些意外,我也是无奈才想着来拜访下您。”

在九州大厦楼上楼下,看到的经历过的各种事,may已经不想太多说,可洪英扬走在路上被高空掷物砸伤。

西蒙·沃伊特和他的保镖走着走着,离谱的掉进下水道重伤,听医生说,罗汉果都爆了一颗,是否会整体肌肉坏死也不好说……

这种事不只是邪门啊。

这到底全是意外,还是有其他她不清楚的事?细节内幕?

伴随may的话,乔哈哈一笑,接引着对方走向别墅客厅,等纷纷坐好,仆人端上来咖啡招待一番,乔·戈登才皱眉道,“我也是很敬佩伯爵阁下的,他老人家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追求。”

“把收藏古董当做一个爱好,却能做到令世界上各国各地区博物馆,想要举办大型展览都要找伯爵借古董……”

“我辈楷模啊。”

说到这里点上烟斗,乔吞云吐雾道,“不过呢,作为后辈,其实我有个小小的建议,我们港岛的赵总,看上了伯爵手里的某件古董,你们若是不那么视若珍宝的话,把东西卖给赵总,未必不是好事。”

May俏眉大皱,“需要到这样的地步么?”

两件上帝武装,就被伯爵随意丢在他的收藏室角落里,重视程度也就一般般,或许只有凑齐了五件套,完整的上帝武装才会让博兹达尔伯爵更开心,收藏的更认真隆重一些。

你说上帝武装的驱魔除妖功效……其实伯爵知道一点点,但具体效果多好,博兹达尔伯爵就不太清楚了。

他收藏的各种古董古玩太特么多了!

上帝武装有两件,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洗劫的各种财富古董,虽然大部分都被一伙人带去了阿妹家新大陆,可伯爵手里也有好几件珍品。

再加上近代时期牛不落从亚洲,包括华夏各地烧杀抢掠搞来的众多古董,古玩……

那些东西到底有哪些是纯粹古董,有哪个却具有一些神异功效,一堆堆宝物堆在一起,堆满了几十间储藏室,博兹达尔伯爵自己都分不清。

他家的收藏室,长达几代人都没有出现过邪魔鬼怪接近靠近的事迹。

没有那些玩意靠近,伯爵现实里也没见过鬼怪……怎么分?

就说前布莱克家族掌门人格兰特·布莱克手里那枚中世纪宗教裁判所某大主教的权戒,威势镇压效果恐怖的一般吸血鬼都不敢靠近一两里范围,怕被削弱震杀。

但类似的权戒、权杖,博兹达尔家里也有好几个,无非是那些是古董权杖、权戒,还是某一个有超凡功效,碰不到鬼怪就分不出。

不吹不黑,谈到现在的霸权,阿妹家是第一,可谈到烧杀抢掠全世界几百年,多少好东西被囤在家里……牛不落“战果”比阿妹强多了。

对博兹达尔伯爵来说,两件上帝武装盾牌和脚凯,就是在古董堆里随意摆放。

May清楚她父亲对这些看重程度不高,不高归不高,她特地飞跃万里来买圣灵宝剑,之前的遭遇不提了,乔·戈登这种超级地头蛇,开口就让她考虑把伯爵家族的古董卖给赵总??

乔·戈登再次看了may一眼,“我也就是个建议,做不做,自然是伯爵做决定。”

“反正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伯爵年纪是大了,追求可能不多了,但may你不是青春正貌,还有大把的时光……”

说到这里,一个穿着管家制服的男子突然走进客厅,快速到乔身边,拿出了一张似乎是刚刚印刷出来,还带着油墨香味的报纸。

乔·戈登接下一看,脸都扭曲了。

因为这彩色报纸上,最醒目的照片就是一个被留了脸部特写的老外,跪趴在地上,马赛克笼罩局部,一根大大的棒球棍朝天而起。

“女干杀令重现港岛,牛籍人士死状惨不忍睹!”

醒目加粗加大的大标题,英文版的,配合彩照,醒目的没办法再醒目了。

管家低声道,“我们旗下报社刚接到的消息,还在刊印中,这是还没发出去的报纸……”

“四个万物教成员,在油麻地某海边被解决了,东星仔喊了杂志报社媒体去拍遗照,登报。”

乔·戈登一哆嗦,手里的烟斗都掉地上了。

他知道在港岛,甚至东南亚范围,得罪赵总很惨,但是真的需要做到这一步么?这是不是太暴虐血腥了?

看着报纸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两分钟后,正喝咖啡的may才疑惑道,“乔叔叔?”

乔·戈登抬头,把报纸递给了may。

May看了几眼,大感震撼。

乔·戈登再次道,“这是万物教的喽啰,在万物教打算接触本港走粉的大毒枭,谈交易的时候,试探着问询赵总的消息,意图对赵总不轨。”

“所以,不管是今天发生在全港各界的枪战,还是这即将发行的报纸杂志,都很合情合理。”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May身子都哆嗦了起来,“你管这个叫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是欧罗巴女子射击亚军,不算没见过世面,可是这种白人跪趴在地上被这样弄死的彩报,也太惊悚了!

……………………

一个小时后。

躺在病床上小声惨嚎的洪英扬,突然又被强烈的踹门声就行,等他撑起身子回头,就看到了一脸惊恐惊怒的洪贵生,加洪耀扬、洪芷晴齐齐走进来。

这几位手里全都拿得有报纸、杂志,那表情,那神态……别提多精彩了,那是语言没法形容出来的多姿多彩。

看着洪贵生剧烈抖动的手,洪英扬小幅度蜷缩,低嚎,“老豆,我知道错了,别再打了,我是你亲儿子啊!”

这话下,洪贵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洪家四兄妹里年龄最小也最受宠溺的洪耀扬就甩着报纸摔在了病床上,“老豆,我没他这种惹祸精哥哥,赶快登报,和他脱离父子关系吧。”

“我怕时间晚了,咱们也这么惨啊!”

洪英扬瞪直了眼,就老四洪耀扬这种扑街,整天只知道飙车泡妞,离谱的带着朋友在雄丰百货商场开气枪大战,不止打烂各种货物,还打伤一些顾客的混蛋。

他怎么会有脸说,他洪英扬是惹祸精??

在他不可思议的注视下,洪耀扬怒吼道,“你看什么看,想死也别拉着我们全家陪葬啊,老豆辛辛苦苦一辈子,创出现在的家业很容易么?”

“迟早被你这败家玩意给折腾干净!”

洪英扬,“???”

洪芷晴则是惊悚的也拿着报纸放在了床上,“二哥,你看看,你看看这些报纸上的鬼佬,也是一个个想来抢赵总古董的,和你带着牛不落那几个朋友,想买的东西是一样。”

“你看看他们!”

洪英扬总算把精力放在了报纸上,然后,目瞪口呆、如遭雷击,大感惊恐。

这就不只是一份英文版纸了,而是东方日报、华侨晚报、日月报、新报什么的,一堆堆报纸都在刊登各式各样的老外花样死法,虽然扑街姿势各有不同,一张张脸也有区别。

但那种大棍朝天的恐怖姿势,足以震慑太多人心灵了。

惊得头皮发麻时,洪英扬泪目道,“不会吧,这都没人管么?港岛还是法治社会么?”

“死掉的这些人可都是牛不落白人黑人啊!”

洪贵东开口了,强压着各种情绪,老洪咬牙道,“你给我下来,现在跟我去九州大厦道歉赔罪,你这一关过不去,我也只能……只能当没生过你这个扑街了。”

老洪见多了大风大浪,能有今天不容易。

可是和联胜大D哥现在搞出来的江湖女干杀令行动,在短时间里弄死了近两位数万物教杀手,粉仔,若只是枪杀、刀杀还无所谓。

这种方式就太变态了。

他现在只要一想起大D这个名字,就仿佛闻到了一些特殊的味道,很呛,也很崩溃。

和联胜大D他不讲规矩啊,做事而已,需要这么残忍么?

洪英扬也吓得顾不得疼痛了,快速起身,却牵动身上的伤势,惨嚎起来。

……………………

旺角某酒楼。

等和联胜大D哥看着小弟们一一送来的报纸,还是由马尾整理出来的报纸杂志。

看着看着,大D一张脸都有些扭曲,“我淦,阿乐和大浦黑那扑街坑我!”

“他们在哪?快叫来!”

我特么身为和联胜龙头,拍延爷马屁是基操,也是所有港岛社团都看做最重要的事,但是这种连环女干杀令,还要登报,即便被搞死的全是牛不落万物教,产粉销粉的大渠道货源。

但这次的事,味道也有点太大了啊。

马尾立刻起步,到了门口时,大D又喊道,“等下,马尾,我之前发令让阿乐和大浦黑搞事的时候,没说错吧?我说的是追杀令啊,一百万一个。”

马尾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大D哥,我当初没听清楚啊。”

他知道大D哥发的好像就是女干杀令,不过一连那么多被搞死的人登报,还有不少人是高清彩色照片,一下子纷纷登上各大报社杂志的特别刊里……

声势有些大,味道不是一般的冲。

估计整个港岛道上都可能会怀疑大D哥的品味了,这时候还是不说太清楚比较好。

一次被搞死一个,和一次被这样搞死一群,性质能一样么?

大D略忧伤的看着马尾,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最终他还是摆摆手,让马尾去叫人了,片刻后,等和联胜佐敦堂主阿乐,和大埔堂主大浦黑带着几个小弟一起抵达。

大D一拍桌子,大骂,“淦,我说的是追杀令,你们搞毛?现在搞得我像是个变态一样,你们这群扑街以后还让我怎么混?”

阿乐和大浦黑面面相觑。

当初接电话的是阿乐,等阿乐转述了一番后,大浦黑等人是有点不敢相信的,尤其是大浦黑手下头马东莞仔,更是说着让阿乐打给新龙头,确认一下。

阿乐没有打回来确认。

自从大D上位之后,大家谁不知道这家伙出了名的脾气火爆,一点就着,气头上你多废话,那不是找抽的么。

大D当初上位,延爷都是同意了的,无非是让和联胜以后别搞粉和药丸而已,就是一个不搞粉的规矩,曾经和联胜小混混飞机的老大鱼头标,都转行了。

当然,现在飞机也是和联胜一个大堂主了,在鲤鱼门地区称得上一霸,没人敢轻易不给飞机哥面子。

飞机那可是唐牛唐总,刚跟上赵总时,就为延爷做事,出过力流过血的,即便飞机没有像司徒浩南那样实现阶级跨越,那也是被延爷记住,认识的矮骡子。

伴随着骂声,阿乐摸了下鼻子讪笑道,“大D哥,你的确说的是女干杀令啊。”

大D怒视阿乐,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锅,可是身为手下,你难道不该在关键时刻替老大背锅么?

阿乐继续讪笑不语,大浦黑身后窜出来一个西装仔,“大D哥,是我听错了,把追杀令听成了女干杀令……全是我的错。”

“和联胜菊花狂魔,就是我东莞仔。”

大D顿时一喜,看着东莞仔笑道,“哎,你怎么能听错呢,这么重要的事……算了,人难免会出差错,东莞仔,好名字。”

东莞仔大喜。

大浦黑表情有些抽抽,小弟想上位,正常,但是菊花狂魔这花名,是不是威慑力太离谱了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