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酒店外的夜幕下,青面鬼厉鬼张三一张脸青绿的渗人,言谈间的语气更是森森可怖,望着带上头套持枪走下楼的哈维·维恩斯的眼神也充满了冷厉。

不吹不黑,即便是认识张三一个多月,还经常被对方托着飞来飞去完成各种特效,此刻见到这样的张三,鲍勃·雷纳还是有点腿软,毕竟他一个大活人,一直和鬼怪什么的凑在一起,压力太大了。

可鲍勃也不敢走,他怕这几个得到消息跑来搞事的恶鬼,玩死哈维啊。

哈维也算跨国电话里听了他的解释来港岛接触蜘蛛侠的?来了后再次听了他的保证言辞才去九州集团接洽的?

哈维若这样死了……会不会也变成厉鬼?到时候会不会找他鲍勃算账?

若哈维不死,一起落入九州影业手里和他鲍勃成为难兄难弟,那才是正确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打开方式。

对方直接挂掉,在化身厉鬼找他鲍勃报仇,这就跑偏太多了啊。

所以鲍勃会在得知几个特效组厉鬼听闻哈维买断发行权一事,都被气得不轻要来搞事时,他也果断赶来了。

嗯?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几个厉鬼听闻哈维买断发行权,为什么这么气?开玩笑,他们不气才怪了,张三是什么人,和利志所在利家恩怨纠葛那么深,化成鬼的执念也是纠缠利志几十年,想让他孤独终老。

等进了剧组,被迫放下执念,成为做牛做马的“特效人”后,有高育良高老师的面子,也有张三本身自觉报仇无望的心思,最终,他就是出面和利家谈。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你们想让我放下恩怨,不缠着利志也行,你们家那么有钱,恰好我有一个朋友高老师,想要拉港商回汉东省投资,你们利家……

利家不缺钱,利志的母亲可是大有排面的收租婆,随便看个相都给几千块小费的人,唯一希望就是利家能顺利传宗接代,利志好好活下去啊。

投资就能摆平?小事一件,利志的母亲拿着一些房子作抵押,再凑点私房钱,轻松拿出3000万港币,让利志掌管这些钱,去跟高育良回汉东省投资了。

投资建厂而已,又不是打水漂的。

看看吧,厉鬼张三为了给高育良这个酒友一个面子,就轻松让利家拿出三千万港币,三百多万刀,而他这厉鬼本身,辛辛苦苦做牛做马,经常背着演员飞来飞去,荡来荡去,偶尔一些爆破特效,为了追求真实视觉效应冲击感,用真枪、真炸药玩……

动作演员肯定不能随便上,怕被误伤炸死。

上去一波化过妆易容的鬼怪,随便炸死都无所谓,尸体各种爆炸分解后,还能快速恢复的,吸一波香火就行。

这也是鲍勃所言,港岛影视界特效技术发达、跨时代的标志之一!

飞来飞去不用吊钢丝不说,爆炸戏,那也是真枪实弹,一个个鬼各种妆容下裂来裂去不断表演花式死亡的真镜头。

吃苦受累,勤勤恳恳,忙碌了这么久,突然蹦出来个老外,一百万刀,买断你们北美一切发行事宜、包括改编权、录像带收益等等……还是一副为你们好的语气口吻。

张三一个“特效人”都不把三百万刀放在眼里,你跑来这样搞,这是看不起,糟蹋他们的努力成果啊。

换成是你,你气不气??

张三如此,我老婆不是人里面的建筑工厉鬼李要民,跑去找当初的工地背后地产商讨薪……不对,我为你工作死了,也没见你给我发抚恤处理好各种后事。

墓碑都没有,连特么庙里牌位都没供一个。

这个,现在我来讨薪,你意思意思?

李要民蹲在地产商家里,公司,时不时冒一下泡,一双比熊猫还大的黑眼圈,一张脸就像是枯皱的老树皮层层叠叠的,老板和媳妇、情人开船时冒个泡,这样的妆容举着一个讨薪的牌子。

讨薪效果十分突出!

老板去卫生间时冒个泡……

等老板欲仙欲死了几次,请了一个大师来除魔,李要民果断表示,自己在为赵总做事,是九州传媒的职工,他现在只是讨薪,要个说法,大师果断拍屁股走人。

地产商老板,哭着拿出两千多万港币,派了个人和高育良一起回汉东省投资了。

还有吸血僵尸潇洒哥,当初配合赵博士各种试验,有偿所得一百多万,再被拿去投资翻滚,那一百多万没有像李佳妮的三万变千万那么夸张,但翻了几倍,也有五六百万了。

就是他们三个,凑了六千多万港币、七八百万刀,交给高老师去搞事业了。

这……

先不谈高育良的发展,就说建筑工鬼李要民,也是能轻松拉两千多万的豪横鬼,哈维·维恩斯开的一百万刀,真的太羞辱“特效人”了。

我们是缺那点钱的“人”么?我们都是不在乎钱不钱,累死累活勤勤恳恳为完成蜘蛛侠影片做贡献的,你那姿态口吻太欠收拾了。

现在跑进哈维客房,附身操控哈维的,就是李要民。

在李要民操控下,哈维·维恩斯的身子刚下酒店大厅,就引起了不少瞠目,酒店人员和客人们,全都目瞪口呆,等哈维朝天放一枪,人群哗然大乱,各种尖叫着跑路。

“哈维”则是扫一眼全场,追着去擒拿一个老外女。

………………

一段时间后。

酒店顶楼。

尖沙咀高级督察冯维奇,和督查陈家驹带队从两个方向包围向哈维·维恩斯,还请了懂英文的鬼佬总督察充当翻译想和哈维谈判时。

哈维突然丢下枪,扯下头套,一脸茫然和崩溃道,“救命,救命,我被恶魔附身了,刚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我做的。”

这突然丢下枪求救的动作,别说看的警察们呆了。

被哈维持枪控制三个老外人质也纷纷哗然,然后跑路。

是,李要民附身控制哈维,并没有想过搞太大事,没想过杀人什么的,就是持枪随机绑架几个老外,等警方来了,媒体人来了,他解除控制……

那就足够哈维喝一壶了。

至于鬼玩人的行动是不是到这里彻底终结?那还得看李要民、张三等鬼怪们的心情了。

哈维再次举着双手,以投降姿态走向鬼佬警察,又惊又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口,“救我,快救我,我刚才被恶魔附身了……”

鬼佬警察超级无语。

冯维奇和陈家驹已经快速上前,收了地上的枪支,更抓出手铐铐住了哈维·维恩斯。

跟着冯维奇才看向鬼佬警察,“sir,他说什么?”

鬼佬翻译,一群华人警察懵逼。

然后冯维奇都笑着打了哈维后脑勺一巴掌,“可以啊扑街,你这个衰仔是学死鬼丁益蟹那样,玩行为艺术吓唬我们警方么?这特么不是愚人节啊。”

尖沙咀警署得来的消息,闹事大酒店有人持枪绑架外国游客,说是要绑架勒索……

警署如临大敌过来了,你特么丢下枪和头套,放了人质,和我们说被恶魔附身了?

这不就是和当初丁益蟹活着的时候,喊着自己身上有炸弹,在港岛疯狂飙车,吸引大波警力如临大敌,做大场面事性质一样么。

换了以前,哈维听不懂粤语,可被一个华人打后脑勺,还这么嬉笑着训斥,他肯定是暴怒,此刻他却根本不在意,快速上前去抓鬼佬警察的手,“救我,一定要救我……”

李要民是附身恶作剧,调戏一下他。

但对于哈维先生而言,那种过程就太可怕,太恐怖惊悚了。

被无影无形的外来者进入体内,控制一切,他只能旁观,这……他现在都快吓疯了。

………………

一段时间后。

警车开往尖沙咀警署,总督察乔恩再次甩开哈维的手,吐槽道,“你真是好莱坞影视公司的老板?”

“见鬼的被恶魔附身,之前被你绑架的三位游客,有两位是阿妹人,一位是高卢人,他们已经在联系律师要起诉你了,你也好好筹划下,怎么打官司吧。”

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胖青年待在一起,不过哈维自爆身份是好莱坞电影公司老板,还称自己在好莱坞很有名气,这身份,多少让乔恩忌惮。

这才不得不和哈维一起坐在了冲锋车后车厢。

而这一路,超级没有安全感的哈维,都不止几次去抓乔恩的手,想寻求安慰了。

乔恩吐槽下,哈维又向他身体蹭了蹭,急急擦着冷汗道,“sir,我真的没有绑架勒索,那都是恶魔控制我的身体做的事,我之前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

乔恩总督察都乐了,“这些话你可以向法官、陪审团解释,只要他们愿意相信就行。”

“虽然你在我们警方抵达时,及时中止罪恶行为,弃械投降,没有造成太大损伤,不过,你最终能得到什么判罚也不好说,我看你还不如请你的律师,给你开一张精神病证明。”

哈维,“……”

哈维没有在说话,低下头沉默起来,等乔恩疑惑的看来,哈维突然抬头,脸色比之前的惨白色更多了一丝诡异的渗人滋味,抬起嘴角对乔恩投来一个邪魅的笑容。

乔恩总督察心狠狠一跳,突然直冒冷气。

………………

片刻后。

冲锋车里几个警察或晕厥或被控制,哈维自己开车在路上狂飙,其他陈家驹、冯维奇等人坐的警车,则是要么突然出小意外,停在路边,要么堵车被甩开。

没有晕过去的乔恩总督察一脸崩溃,“哈维,你到底想搞什么?该死……”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这是袭警!”

哈维还是没说话,再次冲他投来一个邪魅笑容。

同一时间,在哈维一侧的副驾驶座,建筑工厉鬼李要民没有现身,而是疑惑的低语,“三哥,你想搞什么?”

“咱们气都很气,玩一下这个老外也没事,但……不能随意伤人害人啊。”

李要民隐形,话语也没有让警察们听到。

“哈维”则是开着车冲副驾驶座笑道,“没事,我刚好知道,乔恩这扑街是个黑警,真把他折腾一番也不怕。”

港岛的黑警,是从来不缺的。

尤其是这年代,那么多社团深入社会每一个阶层,制造各种乱子,都是有港府放纵的原因在。

老外黑警更多了。

身为一个存在了几十年的老鬼,这次附身哈维的张三见过太多太多事,包括各种秘密,乔恩不只是个黑警,还是个有炼铜重恶的人,张三觉得收拾这种败类,怎么折腾都可以的,不止不是犯罪,还是做好事。

一段时间后,尖沙咀前往观塘的路上,张三控制着哈维身体弃车,带着已经昏迷的乔恩·布朗就深入夜幕下。

李要民、嘉嘉母亲和几个老外鬼,都是一脸激动且神秘的跟随而去。

………………

阳光洒满海滩,靠近观塘的某处沙滩,等有警车呼啸而来时,乔恩·布朗崩溃中带着绝望,双眼血红血红的。

等几个警察快速追来,他咬着牙大骂,“快送我去医院,快送我去医院,另外派人找找,我的罗汉果……”

“哈维·维恩斯是吧?我要杀了他!我要送他下地狱!”

……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派人找乔恩督查的罗汉果,什么意思??

不过哈维·维恩斯这个名字,还是令警察们如临大敌。

那可是昨天晚上在尖沙咀闹事,持枪绑架三个游客,警察到了突然投降,做出柔弱无害的样子欺骗警方……然后半路挟持乔恩逃亡的悍匪啊。

这样的悍匪,对乔恩督查做了什么事??

………………

差不多时间里。

某一艘开往公开的偷渡船只上,哈维·维恩斯呆呆坐在甲板上,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竟然一波接一波,不断被恶魔附身,还搞了那么多事?他不止在昨晚亲手摘了乔恩的两颗罗汉果,还用福尔马林制作成了标本,随身携带在身上。

然后亲自和偷渡组织接头……上了船。

到天亮他才恢复自由。

那些恶魔到底是想做什么?玩死他?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哈维还在怀疑人生,原本空荡的海面上,突然就响起了警方的警笛声,几艘快艇从一些岛屿峭壁后杀出来,如奔腾的猎豹杀向偷渡船。

哈维·维恩斯再次欲哭无泪,这……自己若真是顺着这一条船,逃出港岛,那还算好点。

他可是亲手摘了某警察中高层的罗汉果啊,这梁子结的太大了。

自己可以对外解释被恶魔附身,无力控制,可是谁会信?证据呢?偷渡离开港岛的话,到了其他地方,至少他还可以避一下乔恩·布朗的打击报复。

尼玛还没离开港岛水域就被水警追是几个意思?

那些魔鬼是真要彻底折磨死他?!还是生不如死?!

………………

九龙仔赵氏大厦。

赵学延下楼时,看到一脸兴奋的史蒂芬·周,顿时笑着招手,“周仔,昨天路边摊生意怎么样?”

周仔昨天开始出摊,白天回来还是要跟着唐牛学新厨艺的。

看他表情,赵博士就大致推测出,这家伙应该混得不错,毕竟这是已经比唐牛做的杂碎面还要好吃一点的食神亲手烹饪啊。

史蒂芬·周顿时激动的弯腰问好,眉飞色舞道,“多谢赵总关心,我还真觉得昨晚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杂碎面小摊,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他是做梦都想发财,混成资本的那种人。

可昨天摆摊,从第一碗杂碎面做出来,只是冲着香味吸引路人,再到火爆,排队……

一个个吃完杂碎面的顾客各种称赞夸耀话语不断来。

好听话谁不喜欢听?

更何况那些夸他的人,还不是虚伪拍马,全都是真心的。

被那么多人真心夸赞,即便是夸他厨艺爆炸,各种牛,史蒂芬·周也乐的合不拢嘴啊。

他现在都有些感慨,莫非之前想过的走炒作路线混社会,真的错了?

他昨晚是从晚上八点一直干到凌晨三点才收摊,生意就没断过,收钱也收的不算少。

纯利润比他在尖沙咀开西餐厅还多,毕竟尖沙咀的餐厅租金、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也不少啊。

赵学延也乐了,“那有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史蒂芬·周想了想,才摇头,“这倒没有。”

赵博士也不气馁,这就是个小实验,或许史蒂芬·周能搞出来治疗厌食症的撒尿牛丸,真的是个例,其他食物并没有特殊能力……

那也无所谓了。

走一步看一步。

又鼓励周仔几句,赵博士就去吃早餐了,他厨艺也是顶尖级,可也只是有兴趣了自己做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吃集团食堂或酒店的餐饮。

………………

港岛某茶楼。

龙九正在尝着虾饺,就见一个男子推开包房门走来,还顺势脱下风衣挂在了衣甲上。

“虾饺、烧麦、叉烧包……这该死的早餐,我总算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

男子抓起筷子就开吃,连吃几个又喝了一口茶,他才笑道,“madam,你也知道,我的老胃病都折腾我多年了,总是反反复复,动不动胃胀、绞痛、反酸……”

龙九点头,“我知道的,埃里克,不过你约我出来,不会只是谈一下你的感触吧?”

棕发青年埃里克·路德,表面上是跟着某港岛大亨的跟班,私人助理,实际上是MI6外派的卧底。

普通类型的慢性胃病,又不是癌症,只要遵医嘱,慢慢调养治疗,是可以治,或者大幅度缓解症状的,但埃里克比较倒霉,跟着的大亨动不动夜场几连环,那是可以和霍景良拼酒的。

就说霍景良吧,一场接一场喝、玩,他能一次玩三四天不怎么合眼。当然,这种不合眼指的是大佬玩累了睡一会,搂着嫩模歇一阵子,随意,跟班就苦了,助理跟班才是不能合眼。

所以埃里克·路德的胃病,经常性被酒水和该死的作息饮食规律折腾的缠缠绵绵,他还是依旧要跟。

龙九是埃里克的直属上司,对这些情况也是耳熟能详。

想到这里,龙九点了一份养胃的汤水,“埃里克,你这次这么急,莫非是那位钱生出了什么大事?”

埃里克快速摇头,“不,和钱生关系不大,也不对,我昨晚是跟着钱生送他小五回庙街,路过一个小摊,被摊子上的杂碎面香味吸引的……”

“不止我被吸引,钱生都下去点了几碗杂碎面,你知道么?我当时胃部绞痛,原本以为什么都吃不下,只是勉强做着助理本分跟随老板而已。”

“没想到,那香味竟然能平复我的状态,真等吃了一碗面下去,马上就好转了,随后又跟着钱生喝了两次酒,两点多收工,一觉睡到天亮!”

“妈的,我都好久没有休息的这么好了,我以为当时吃的不是几块钱一碗的杂碎面,而是什么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特效药!”

龙九,“……”

Whatareyoutalkingabout??!

本能懵了一下,龙九又俏脸一变,“你是怀疑,那个做杂碎面的人,有问题?”

换了以前她反应也没这么快,现在不一样。

这不是经历了阿黛琳·鲍曼的冲击后,整个阿妹家乃至牛不落,都开始对这类事件特别重视起来了么。

就说阿黛琳的生活轨迹,她还在牛不落生活了好几年,若是早就能得知阿黛琳的底细,那么……还需要像现在这样,想花大价钱买点血液都那么难?

若早知道阿黛琳·鲍曼这么神奇,在她于1974年在伦敦和伦敦医学院学生威廉谈恋爱时,MI6就该抓了她,各种秘密研究折腾了。

除了阿黛琳·鲍曼,猛鬼弗莱迪也是个例子,现在MI6不知道弗莱迪的名字,却知道有一个喜欢梦中杀人的恶鬼,在港岛祸害了很多CIA同行。

那恶鬼似乎还被赵博士欺负过……

除此外,加州财团亚伦·福克斯掌门家的传家宝,蕴含一丢丢阿美家国运的至宝,都似乎落在了延爷手里,延爷不承认而已。

MI6对恶鬼弗莱迪兴趣不大,可是那一卷蕴含阿妹家一丢丢国运的羊皮卷悬赏令,他们还是超级感兴趣的,无非是消息太落后,知情时已经到了赵学延手里。

抢夺无力啊。

还有李加乘!

那么好用的一个超级威胁武器,为什么他们以前就没发现,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加乘被延爷所用,而他们尝试各种办法,手段,想忽悠或掳走李加乘,都一直失败?

一次次错过,现在拼命补救都救不起来后,MI6不止从牛不落本土调来了大量人手,对港岛本地各种奇葩情况,也一直在深入调查。

一连吃了几次亏,错过了那么多次,在不知道亡羊补牢,那也太蠢笨了。

龙九都从高级督察升为总督察了。

如果能搞定一些大好事,比如搞走李加乘、偷来羊皮卷悬赏令,或者搞来阿黛琳·鲍曼的血液,龙九百分百有信心可以跨入警司级。

但那些难度太大了。

心情震动后,龙九惊疑道,“你怀疑,那是一个做菜可以治病的小夜市摊?”

埃里克·路德点头,“你不是病人,根本没办法轻易体会到那种滋味,我特么都快被钱生那个老土鳖折腾疯了,好久好久没那么轻松舒适了。”

说到这里,埃里克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在了餐桌上,轻笑道,“这个扑街,我昨晚收工后跑回庙街,他还在,夸他几句说是想和他合影留念,轻松实现了。”

“他说自己姓周。”

等龙九看到照片,顿时大吃一惊,“周星祖?我知道周星祖有特异功能,怎么还能做菜治病??他的特异功能这么神奇?”

照片上是穿着干净厨师服的史蒂芬·周。

但现在的史蒂芬·周和周星祖一样的年轻有为啊。

对于周星祖,龙九一样印象深刻,就是赌侠陈小刀回港,她哥哥龙五负责保护陈小刀……那一晚,周星祖和几十个各社团烂仔围攻陈小刀之后。

还成群结队杀去大别墅,围攻她和龙五了。

不管龙九还是龙五,格斗实力都很强,但他们兄妹在周星祖幻术之下,一个接一个中招,超级狼狈逃生。

从那以后,龙九也关注过这位赌圣的。

周星祖不止有特异功能,身手也很能打。

可对方的特异功能,幻术令人致幻、看穿筛盅、看穿墙之类的透视眼……龙九一直觉得这能力超级邪恶,下流。

你轻松透视,特老姆的正常女性谁敢接触周星祖?黑面蔡哪天穿什么内衣,周星祖都轻松看透啊。

龙九知道这能力若是运用在赌术上,会很犀利,神奇,但赌坛之外,似乎用处不大?

悄蜜蜜收集了一些周星祖的血液、毛发后,MI6也没研究出多大价值,就没有太关注了,毕竟周星祖的特异功能,限制很大,自己赢来的钱必须做善事,发功状态不能随便花,否则会散功、以及厄运缠绵。

因为这限制,周星祖身为赌圣都只能天天吃泡面……

特异功能的局限性和限制天花板,加上小周自身的实力战力,MI6真没对他指定多大计划,没想过搞太多事。

听了埃里克·路德的话,龙九才有了新的震动。

做的饭能治病,比现在市面上的各种特效药都更好。

医药行业,这又涉及了多少财富??

“如果这是一个全新的宝藏,我们能抓住这机会的话,埃里克,你就是头功!”激动的变了几次脸色,龙九起身就走。

………………

赵氏大厦。

赵博士正在处理公务就听到大哥大响了,等他接通,鬼见愁略激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延爷,我收到风,MI6似乎要抓赌圣周星祖,具体什么原因还没打探出来。”

“不过我已经让罗伯特·皮尔斯继续去盯着了。”

赵博士,“谁?罗伯特帮你打听消息?”

鬼见愁语气里多了一丝怪异,“是啊延爷,罗伯特那扑街住院半年,已经能出来散步了,不过惩教署把他调回了署里,虽然给了一定补贴安慰,但他结过扎……贝丝·法梅加怀了我的种。”

“但官方也没能力给他一个公道,他就记恨上了那边,暗地里向我投诚……”

“他以鬼佬身份混迹各部门,交朋友,一直在整理收集各种料。”

“这些我都向秘书处汇报过,应该是事情太小,延爷你就没留意到。”

赵博士,“……”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说的也是,当初罗伯特·皮尔斯是为了打垮赵学延在赤柱的势力,出面抢典狱长位置,打压鬼见愁,这都是为了官方做事。

住院了,老婆没了,喜当爹等等等,自己还意外被手术。

等出院后,官方只是轻微的升职加薪??

他喜欢就好。

不过要是做出大贡献,赵学延也不介意帮罗伯特恢复健康啊,疾病转移就行,以前立场对立,怎么出招都是各凭本事,……

“我知道了。”

开口表示知道,挂掉电话,赵博士也挺好奇的,MI6怎么突然去搞赌圣了?

几分钟后,阮梅端着咖啡走了过来,“赵总,道上的消息,MI6要搞赌圣周星祖,似乎是绑走他直接撤离港岛,正在准备安排各种路线计划。”

“是军火商海叔送来的情报,海叔说他不止在警方收买的有黑警,MI6也有收钱做事的,警察抓人常见,MI6针对一个人布下计划,还是做好就带人离开港岛,有点少见。”

MI6在港分部是政治部。

光明正大构架起来的机构,有人会向里面掺和一下,很正常,内鬼撒卧底这东西,远远不是韩琛首创,四大探长时代,一些探长本身就是一些商会、或大型社团捧起来的,个别探长都还在社团有正式职务呢。

即便后探长时代,黑警和社团有牵连的也不少,司徒浩南就说过,他们东星也捧起来一个吉姆斯在旺角扫黄组当警署警长呢。

赵学延看似和社团之类牵连不大,不过有风吹草动,有的是人向秘书处这里送消息,无非一般小事件,都不会有人来向他汇报。

稍微正式一点的,才比较有看头。

一如海叔所说,警察抓人常见,MI6掳了人就跑的架势?罕见啊。

赌圣同学这是哪里犯冲了?被MI6这么隆重对待??赵博士的禁忌之力就是从阿祖那里刷出来的啊。

阿祖,外面全是馋你的MI6?!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