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等阿金和阿豪各自带了几个人离开大厅,叶世官才带着一群蒙面悍匪小弟们,包围全都蹲坐在看台区的众多身影,抬手对天来了几枪。

下一刻,等他冲小弟招手,一个蒙面小弟快速拿来一个话筒,同时,对方也拿的有另一个话筒站在叶世官身侧。

叶世官大笑,“诸位老板,打扰了,我叶世官做事,向来公道的很,这次只为发财不为害命,只要大家配合,我相信你们都可以活着离开。”

叶大贼开始讲话,他身侧的小弟还紧随其后,用英文翻译。

叶世官继续笑道,“相信一些消息灵通的富豪,都听过我的名字,当初我在港岛绑架富商刘耀祖,勒索他一亿港币,刘耀祖的女友凑钱太慢,我闲得无聊,就在船上和他打牌,然后输给了刘耀祖一个亿。”

“我出来混,一向讲规矩,输给他一亿,那就不要赎金了,把他放了。”

“咱们兄弟缺钱,也要取之有道,这件事我不怕出丑,不怕被外人笑,只想告诉大家,你们配合,拿钱,我一定不会伤害你们。”

…………

等翻译小弟继续用英文翻译了一波。

还别说,原本惊慌失措,害怕到不行的人们,很多富豪有钱人,都突然间稳了。

哎呀,原来带队做事的是叶世官……他们里面有一些人,还真的听闻过这件事,这个开启超级绑架先河的叶大哥,的确绑过也放过刘耀祖。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刘耀祖至今还活着呢。

听说刘耀祖已经破产了,被他前岳父鲁滨孙收拾的很惨。

但刘耀祖的确活着,他的事证明了叶世官是一个有口碑的狠人啊。

碰到这种事,一旦命大概率能保下,大家就真的不是太慌了……丢钱,破财免灾也挺心疼的,可命保住了,富豪们以后有的是其他机会赚回来啊。

叶世官看到这里,笑的更灿烂了,“现在,我希望你们里面的有钱人,能主动站出来,我让人去拿名单了,不敢保证名单绝对准确,但登船资料,能有个七八分真实就行了。”

“现在主动站出来的富豪朋友们,我可以保证,只向你们索取一点点财富,比如你身价一亿,我可能只要一两千万,但是,若有人现在藏着不动,等我把名单找出来,确定你们是富豪,就别怪我狮子大开口,让你们割大肉了。”

“没钱的也不用害怕,我只是为了求财,不是害命,没钱的普通游客,游轮工作人员,你们配合,等我拿到钱也会放了你们,全当体验一次被绑架之旅了。”

“但如果不配合,或者有谁想搞小动作,也别怪我心狠手辣,现在是公海,理论上只有这条船的注册国家或地区,才有权利派警察来抓我的。”

这话一出,人群更轰动了,轰动中很多没钱没权的普通旅客或打工族,心态也松懈了一点点。

叶大哥似乎真是一个有口碑,值得相信的人??

哆哆嗦嗦,犹犹豫豫中,还真有人主动起身,举着双手站了起来,看对方穿的很体面,就是手腕上的腕表都价值不菲,叶世官笑的更开心了。

………………

游轮客房区,阿金带领几个小弟,逐一用对讲机呼叫之前来这一带搜查的小弟们。

起初几个呼叫的都很正常,正在常规抓捕漏网之鱼,等他呼叫一个叫大头的小弟,喊了几次都没反应,阿金才脸色一变,抓起枪道,“大头可能出事了,小心点!”

几个蒙面悍匪全都精神一凛,不过没有谁害怕,更多的还是兴奋。

第一次跟着叶世官这知名悍匪狂徒做大事,遇到点意外算什么?为了钱,他们有很多人都是可以拼命的。

阿金脸上也没多少严肃感,他也跟着官哥做过不少大事了。

他记得大头带人就是去搜索豪华游轮的豪华客房区,那些地方一般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甚至可能带保镖的。

带人过去查探一波再说。

片刻后,等阿金在赵博士的客房内找到了昏迷的大头和另一个悍匪咸鱼文,推醒两人,阿金果断开口,“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被打晕了?”

大头激动了,“淦,金哥,你是不知道,我和咸鱼文之前用房卡开房,刚打开房门,就被里面一个靓仔用巴雷特重狙顶住了胸口,我差点吓尿。”

“然后就被他打晕了,现在想想,他手里的巴雷特重狙很可能是假的啊,那靓仔单手拎巴雷特,也太夸张不合理了……”

回想起那些,大头满心沮丧和狼狈,他被唬了,肯定是吓唬他的。

咸鱼文也激动的开始讲说起来,阿金表情有些凝重,手持巴雷特的男人?一招秒晕大头和咸鱼文,其他不提,单说你给人来一下,只是打晕而没有重伤,这就不是新手菜鸟能搞定的。

“他长什么样子,都有什么特征?”

现在的阿金也只是略微凝重,想记下对方的特征,转告其他兄弟们小心,没其他心思。

但是,但是……等阿头和咸鱼文你一言我一语,形容起了对方的相貌特征,身高体型等等……阿金突然有点心里发毛。

不会吧,不至于吧?

他们随意选了一艘富豪游轮,来抢一波富豪,不至于遇到疑似延爷的存在吧?打劫打到延爷本尊身上?

这运气,不会差到那一步吧!

毕竟,他才是和叶世官、阿豪等一起抢劫,事后让赵学延替他们蹲大牢一阵子的当事人。

他和叶世官,对赵学延的印象,也是深到刻入骨髓的。

外界流传的赵学延照片之类很少见,可他们真的不一样啊。

………………

游轮餐厅区,赵学延轻松几枪,打废了几个持枪悍匪,才在十几个被悍匪押着的肉票惊呼声里走出,好奇的开口,“田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被绑了?”

当然,赵博士开的是手枪,巴雷特……有点不合适随意开枪,随便一枪能搞没一个人大块肢体的。

这是几个被押着的肉票,有男有女,田宁和小芳赫然在列。

等他和乐慧贞走出来,本就在震惊的田宁,“……”

呆了几秒她才惊讶道,“你不是娱乐公司老总么?怎么……”

看看地上被打废,双膝碎裂,双手持枪手指也被打烂的悍匪,田宁总觉得赵博士,和他几小时前,展露的拍电影拍电视的老板气质……不符合啊。

同一时间,一直追着想要邀请田宁加入娱乐公司的平田也惊呼道,“你真是开娱乐公司的?而不是悍匪……”

赵学延晃了下枪,“你诋毁我?还是诽谤?”

救下田宁、小芳还有一些餐厅工作人员,正常旅客,无所谓,顺手而为了。

平田这家伙也在?还惊呼他是悍匪?

想到这里,赵博士都顺手把枪口指住了平田,“你诽谤我,我很不开心,要不顺手把你干掉,就说是悍匪杀了你?”

他语气平淡,脸上还笑眯眯的。

但平田一下子就吓得跪在地上,表演起了土下座,“红豆泥斯米马赛……”

不管赵博士语气口吻怎么样,人家真是随手就废了好几个悍匪,枪法如神,开枪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真要是干掉他,推给悍匪,他找谁说理去?

因为赵博士的开玩笑,不止平田吓了一大跳,吓得半死,其他被解救的人质都再次变的惶恐、惊惧起来。

赵学延无奈耸了下肩,“开个玩笑而已,算了,我走了,你们这些人,想去哪去哪。”

等他转身,带着雷芷兰一起走人时,当地十几个肉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田宁和小芳还是快速追了出来。

“先生,多谢,实在太感谢你了,你现在要去哪?”

追出来的不止两个,还有四五个陌生面孔。

毕竟赵博士救了他们是事实,他在打废几个悍匪后,悍匪的枪就在地上,没人收,理论上说,人质们捡起枪,也能拥有一定自保之力。

可还是别闹了,没练过的普通人给你一把枪,你有几个战斗力?赵博士明显不一样,枪枪如神啊。

在田宁话语下,一个中年大肚皮也豪爽笑道,“这位兄弟,别和那个鬼子计较,那家伙明显不识好人心,兄弟,我姓罗,你叫我老罗就行,拉哥哥一把,哥哥我在弯弯或南韩也有点关系,过了这一关,我一定厚报!”

这自称老罗的中年,不止有大肚皮,一身西装都是顶级手工制作,手腕上带的也是卡地亚,价值不菲。

赵学延失笑着摇头,“你?还是算了。”

老罗顿时急了,“兄弟,你别看我身宽体胖,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谈到做生意,哥哥也是体面人,帮我这一把,过了这关我一定保你飞黄腾达。”

说到这里,他都摘下自己的卡地亚,“这也不算什么好东西,就是几十万港币的小意思,兄弟你先拿着,……”

赵学延无语,懒得理会老罗什么的,继续行走。

到了他今天的身份地位,已经少有自己动手上阵的时刻了,就是这次坐游轮,太意外了……真的,就是有阿妹家驻岛国、驻南韩的大兵们,开着飞机过来丢几颗炸弹。

赵学延都不会意外,而是会轻松刷技能,再靠着随身空间里的各种东西、带着雷妹妹潇洒离去。

叶世官蹦出来,带一伙泰国、越南天团来抢劫,就挺意外。

等下找到叶世官,一定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

赵博士继续游走的时间段。

游轮大厅某角落,阿金一脸激动的拉着叶世官,摆手让其他小弟们退散开,压抑道,“官哥,出大事了,我怀疑之前打晕大头和咸鱼文的,是延爷本人。”

叶世官一个机灵,傻眼了,呆了几秒才掐了下自己,“你唬我?我特么能打劫到延爷头上?这都什么年代了……”

阿金郁闷道,“我唬你干什么?咱们是一条船上的啊。”

叶世官哭丧着脸开口,“你有几分把握,觉得那是延爷本尊?”

阿金犹豫道,“从大头和咸鱼文的描述里,我觉得很像,六成把握?官哥,赌不赌?”

叶世官咬牙切齿,“赌个鬼啊,这就是只有一成把握,我也不可能去赌,活着他不好么?!”

“若那是延爷,咱们怎么办?大海上去哪逃?”

阿金急忙道,“乘逃生艇离开,越快越好,叫上阿豪赶紧走,虽然大海茫茫的,但我们现在走,总还有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叶世官又咬着牙思索几秒,点头,“你去安抚小弟,让他们继续勒索绑架,我去找阿豪。”

叶世官纵横江湖,靠的是什么?当然不止一杆AK打天下,而是醒目,比如他遇到内地的民兵哥哥,向来是闻风而逃。

打劫,遇到了疑似延爷的存在,自然是有多远逃多远,概率……概率这种事还是别赌了,赌这方面,他若不是手气太差,当初会绑了刘耀祖后,再轻松放掉?

就是那一次勒索黄一飞,若不是在赌场里输光了,他至于这么快做新案子?

………………

一段时间后。

一个个蒙面悍匪,还正在登记富豪名单,以及商量着敲诈哪一个富豪多少钱才合适,方便拿钱呢。

赵学延就和雷芷兰杀入了大厅,在各种砰砰砰、哒哒哒的枪声下,在田宁、小芳和老罗等人目瞪口呆,如观神迹的见证下,二十多个悍匪,轻松被赵学延团灭。

这种团灭,全是双膝被废、双手持枪手指被打烂。

没死,但估计以后也超惨的。

大厅里众多人质,都被悍匪们的惨状,和激烈的交火声搞的呆若木鸡,蹲好趴好不敢乱动时,赵学延拎着两把枪走出来,大声道,“叶世官呢,滚出来!”

一句话,没人回应,只有遍地惨嚎声。

等赵博士嫌那些悍匪叫的不好听,抬手几枪打在几个悍匪大腿、手臂上,哭喊声猛的降低时,他再次开口,还是没反应。

直到有穿着水手服的人从外面跑来,喊着有人驾驭游轮的逃生艇远离,赵博士,“……”

赵博士转身就走向甲板,等他到了,入目所见就是一片黑暗。

他好奇的看向跑去报信的人,“开逃生艇的家伙没开灯?”

大晚上的,你不开灯……好吧,这是大海。

短时间不开灯莽一波,大概率也不会遇到意外。

等他有点怅然若失的收起双枪,和雷芷兰一起向回走时,一群身影也出现了甲板上,其中一个老头看到赵博士,顿时激动怒斥,“你是警察?你们是警察么?吓死我了,混蛋,警察解救人质,都不知道悠着点?我没被匪徒怎么着,差点被你吓的心脏病发。”

老头讲的是南韩语。

雷芷兰听不懂,赵博士,“……”

赵学延笑的犹如慈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