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陈文谦还在钦佩灰狼的时候,警服男再次咳嗽一声,扫视全场,最后把视线落在雷功身上,“雷功,我觉得搞定那个DF退役精英,名字叫大声豪的衰仔,可以因为这一功扎职堂主,你的意思呢?”

这一下子,陈文谦、和尚、李志龙等人都是精神大震,全都惊奇震撼的看向警服男,再看向雷功。

一个灰狼,只是代表着三联帮一个堂口,就把艋舺角头势力打的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被抓进来之前,陈文谦正想顺着灰狼的意思,想要杀掉自己的老大masa大仔,然后自己上位……虽然那件事有灰狼配合,他也有很大成功几率。

可混社会的,若能不杀大哥上位,最好还是不杀啊。

杀大哥上位,终归是你一辈子都要隐藏最深的污点,暴露了,就完蛋了。

现在呢?一个在街头靠着撒石灰粉,搞定一个DF退役老外的烂仔,就能扎职堂主?变成和灰狼一样,要人有人,要枪有枪的威猛存在?

这意义,对于社团高层意义是一回事,对于社团底层的成员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几人关注下,雷功果断点头,“可以,没问题。”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好奇道,“警官,赎我冒昧多嘴问一下,这是赵总的意思么?”

我自己的社团,升谁当堂主由外人开口?这当然很不合适,可目前的形态下,他知道自己不答应,就八成再也没有选择答应的机会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难道赵总看上了他的三联帮……

雷功还在沉思,警服男就嗤笑一声,不屑道,“你在想什么好事呢?赵总会看上你这种烂泥?”

“你的三联帮能比港岛的前洪兴社强到哪去?还不是赵总一个不满,诺大洪兴社就烟消云散了,现在只剩下大B带着几个衰仔转职送葬一条龙。”

话嘲笑到这一步,雷功也变的讪讪起来,是啊,他想的太多了,赵总那种牌局,随手拎个人出来,都是去阿美家、南韩、岛国当报社社长、电视台台长、竞选东京都知事的。

那不比他体面高雅太多了?

他会看得上三联帮?

那是一个念头,能让三联帮彻底完蛋的,这次不就是么?赵总都没发话,警察们为了赵总游玩的雅兴,就把他也给抓了。

警服男再次笑道,“我之前说了,因为东湖帮仇笑痴的事,弯弯从现在起可能很不平静,会有很多退役精英来搅乱市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所以,大声豪搞定一个DF退役精英,没让他闹出大事,这是为弯弯市民做出了大贡献,升他为堂主,很合理吧?”

“你们其他帮派也是一样的,不能说随便搞定一个类似的人,就扎职上位,但搞一个不行,就搞两个三个,只要做了,上位就是应该的。”

“包括你们艋舺的角头,角头当大仔,可不是只占着茅坑不拉的,不管是谁搞定那些人,搞多了,都可以上位当大仔。”

“这话,是我说的,有谁反对么?”

这是要用升职上位,当诱饵,忽悠众多混社团的人,拼命去怼可能被斯通掌门派来弯弯搞事的精锐们。

警察怼那些人,不合适。

毕竟弯弯也要多依靠阿美家的施舍和支持,才能飞速发展,你要是官方出面做事,随便一个照会过来,大家都没办法反抗的。

但私底下支持古惑仔搞事,就好说了。

若是斯通掌门派来的精英们,全被混社会的古惑仔搞定……你觉得斯通掌门好意思向弯弯警方求援?就算他好意思,真的向警方求援,他们也可以满口答应,出工不出力,应付下啊。

制服男在进来时就说过,他今天有时候讲的话,会代表他身上的制服,有时候讲的,和身上制服毫无关系。

到底什么时候有关系,你们猜吧。

猜对了皆大欢喜,猜错了……那也是古惑仔们猜错了,和他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把猜错的人给人间蒸发,或者送去绿岛修一辈子地球。

伴随着“有谁反对么?”的宣言。

一大排屋子里的一个个社团老大,包括小弟们,都是……情绪诡异到了极点。

好家伙,合着我们就是要替仇笑痴背锅?替仇笑痴挡灾做事?凭什么啊,就因为他绑架了一个富二代,勒索对方一亿刀……

淦,仇笑痴这么重要的么?

你真让古惑仔对上DF退役精英、DEAL精英……猛一看双方质量差距太大太大了。

可你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石灰粉、辣椒粉各种配水一起怼,范围攻击下,街头下三滥混混怼躺下精英并不是梦。一个人怼不赢,一群怼一个还不行?

人群思绪翻飞时,后壁厝陈文谦、庙口的和尚,眼中却也开始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

正面怼不过,使用各种下三滥手段,拼一把就有希望,在警服男支持下上位当大仔,这比杀老大上位有格局的多了,也更有盼头。

有一说一,艋舺这个地盘基本指的是前万华区,这里面可不只是后壁厝、庙口两个角头,而是几十个角头错综复杂,其中后壁厝、庙口最威最猛罢了,属于角头里的大代表。

陈文谦想要联合灰狼杀老大masa上位,也明说过地盘那么大,事后只有他一个堂主镇不住场子,庙口也得选一个出来,他们两个选的就是和尚。

和尚也是有心思杀了geta大仔上位的。

也不谈什么忠义不忠义了,老大怎么对他们,他们就怎么反击……后壁厝里masa自己吃香的喝辣的,陈文谦一直是背锅那个,有事就交他出去背。

庙口里,上一任大仔位置原本是和尚父亲的,却被geta斩断一只手跑去一个佛具店养老,现在和尚和geta的儿子李志龙是结拜兄弟,不过次次都是李志龙闯祸,和尚出来背锅。

就说上次陈文谦堂弟搞了李志龙女友,李志龙非要用胶水封了对方的嘴、眼、鼻孔等等,最后搞死了……就是和尚背锅差点被geta活活打死。

因果关系摆在这里,陈文谦和和尚想反杀老大上位,也不算太不可思议……但是,能不杀老大,而是得到警服男支持,上位。

这机会对他们来说,真的更有吸引力的多。

片刻后,等警服男离去。

一群被羁押的社团中人,氛围一片沉默,等一个人点烟,更多人点,宽大的联排拘留室里都有些烟雾缭绕时,福海盟张定坤才突然大骂起来,“我淦,都是混社会,凭什么,仇笑痴就超然物外,比我们高一个档次了?!”

对于已经混到了社团顶层,下一步就是洗白自己竞选委员还成功的人而言,捧谁当堂主,其实无所谓,堂主也依旧只是小弟级。

福海盟不比三联帮差到哪去啊。

至于艋舺角头里那些新旧交替,他们更不在意,毕竟一个三联帮灰狼就打的艋舺角头节节败退的,换一个他们福海盟的堂主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张定坤最憋屈的就是,都是混社团的,他们突然成了为仇笑痴清扫障碍,护航的二档手?

这就很艹蛋了。

那货绑架了一个劳伦斯·斯通,还登上报纸光明正大要勒索对方一亿刀,原本他们是看热闹的……现在莫名其妙,就要帮着仇笑痴做事,分摊火力?

谁做的好,好处就越多??

做不好……

………………

新的一天来临。

汉城,江南区某大别墅内,一个中年正在焦虑的接打电话,就见一个身影踏步跑来,一脸紧张的看向中年。

中年从对方表情推断出了大事,这才捂着话筒道,“什么事?”

跑来的青年立刻道,“最新消息,那位港岛赵总订了来汉城的机票。”

中年震惊,而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足足沉默几十秒,他才开口,“一个人,还是很多人?”

青年回应,“一个人。”

中年摆手,“那就算了,暂时先看着吧。”

等青年退走,他无奈对着话筒道,“赵学延来了南韩,要做事么?”

电话对面都沉默一阵子,无语道,“现在不是关注他的时候,最重要是阿黛琳·鲍曼,你明白?CIA在南韩的分部几乎都被端了,她却一直留在那里,并没有前往阿美家。”

“还威胁FBI要把她女儿送去汉城,否则,她会流窜全世界,见一个阿妹人就杀一个,并且不介意联系各种世界级媒体曝光……”

“这是要和FBI鱼死网破啊。”

“在阿黛琳真的做出那件事之前,你最重要是找到她,想办法拿下她。”

赵学延去弯弯,就是在家门口溜一圈,直接包机带着雷芷兰、乐慧贞和大部分一起飞去了。

但他来南韩、岛国真的不一样。

上次,他从岛国飞走,飞机还没离开岛国领空呢,就有阿妹军里的阿dan和他上司,想要转告赵博士,有人想用飞机导弹什么的,搞你一下。

但那次赵学延是虚晃一枪,表面上用自己身份乘坐那架班机,私底下隐身化妆跑去另一个飞汉城的航班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赵博士在岛国曾经有多么威,多么凶,陆地上再多精锐也奈何不了他,可一旦上了天,有定位追踪导弹的威胁,他的行踪一旦暴露,真有人不惜拉着一架航班的乘客给赵博士陪葬的话。

风险还是存在的。

所以,他这次来南韩,去九州-半岛放送看看,接见下传媒集团里众多从内地飞去的职员,从安全性考虑,还是稳一点比较好。

赵学延表面上的订机票,依旧是个虚假信息。

等这些信息传递到汉城,有些,可能会做事的人,都没心思理会了……

时到今天。

FBI那边针对阿黛琳·鲍曼这个疑似青春永驻者、长生者布的局,已经发展的很快很迅猛了,迅猛程度就是,阿黛琳仗着“天使保佑”,一个人捣翻了整个CIA分局。

亲女儿在FBI手里,FBI逼迫她去阿妹家某地?

她不去,各种放话威胁FBI,相爱相杀,看谁先扛不住压力。

此刻,中年朴正光代表的就是崛起中的财阀势力里,朴家的一切,朴家比不上二星、现代,也是仅次于那个档次的。

不过朴家能发展到现在,崛起至今,也有阿妹家的财阀助推的关系。

十几年后亚洲金融风暴过境,南韩各大顶尖财阀的主要财富、股权等等,几乎全落入阿妹家金融大鳄、财阀手里,可那,真的不是一次风暴导致的。

而是早在财阀们崛起之初,阿妹家就有人伸手过来布局了。

朴正光正在联系的,就是阿妹家某财阀大佬,对方的身份地位一点不逊色于加州财团的亚伦·福克斯,同样不弱于德州财团的老斯通。

FBI针对阿黛琳·鲍曼的那个局,发展到现在,已经有消息灵通的财阀大佬发现、得知了真相,想要抢着入局了。

伴随对面的话音,朴正光一脸狼狈和苦笑,“先生,拿下阿黛琳·鲍曼,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整个CIA分局都完了,我即便在南韩有一定的分量和地位,可谈到战斗力,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朴家能打得过CIA分局吧?”

这段时间,整个南韩地下世界,最引人关注的就是阿黛琳·鲍曼了,老奶奶发火,不是一般的凶啊。

FBI敢把她七十九岁的大火点起来,火势还一下子照亮了世界,让越来越多大人物注意到了这个疑似长生、青春永驻的存在,那乐子,真的越来越大了。

这个漩涡,你不清不楚踩进去,即便是汉城的财阀大佬,朴正光也清楚,你踩进去,随时可能变没了,而且怎么没的都不知道,防不住。

他同样清楚,有阿黛琳·鲍曼站在那里,吸引火力,别说赵学延这次来汉城,乘坐那趟班机的信息是否属实……就算是真实的,一个个财阀大佬,也会放下以前的小恩怨和嫌隙吧。

阿黛琳老奶奶,才是最重要的。

………………

差不多时间里。

一艘从弯弯开往仁川的豪华游轮上,赵博士正站在甲板上眺望海景,就见雷芷兰抓着一个卫星电话走来,“延哥,是司徒浩南打来的。”

赵学延笑着接通,对面响起了司徒浩南的话音,“延爷,之前有举母和也联系过我,现在就连亚伦·福克斯那个扑街,也在私下联系我了,他们想要借助延爷你在东南亚的势力,拿下阿黛琳·鲍曼。”

“只要能得到她,条件可以任由延爷你开,你就是想要雷克萨斯发动机的制造技术,举母也可以帮延爷送去港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