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胡八一快在街头冻成雪人的时候,赵学延还真不知道那家伙在挨冻。

雪花纷飞中,他正和李佳妮兴致勃勃游玩呢,他也就算了,上辈子每到冬季总能见几场雪,佳妮妹子这纯正港岛人,这辈子其实还没怎么见过雪。

在街头玩闹一番后,两人在路边找了个饭店,档次还算高,各种菜肴食物流水一样端了上来。

美餐进行中,赵博士正吃着,视线一扫玻璃窗外,竟然有两个衣着不错的青年,瑟瑟发抖的裹着衣服在啃馒头,边吃馒头边盯着他们一大桌子美食……似乎看看就能给馒头增添滋味似的。

他都看乐了。

你要说是衣衫普通,破旧的人,会大雪天裹着衣服啃馒头,看别人的美味发馋,可以理解。

外面的两个家伙,穿着其实不算差啊,时尚、新潮、有风度,就是有点看起来不保暖。

更古怪的是,那两青年其中之一,还给他一种熟悉感,好像是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再细想,似乎第二位也隐约给他一点点熟悉感。

加上心情不错,赵学延招手示意服务生走来,开口道,“请那两位进来坐吧,我请他们吃点硬菜,你让后厨随便上几道。”

服务生马上笑着点头,跑出门去招呼那两个啃馒头青年了。

片刻后,两个青年已经丢开馒头走了进来,抖过身上的风雪,第一个给赵博士熟悉感的青年快步走来,一脸真诚的开口,“多谢这位先生,一餐之恩,我林东一定铭记于心。”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赵学延略意外道,“你叫林东?”

这位自称叫林东的,讲的是一口别扭的港普,若是正宗京城人的话估计不配字幕都有点难以理解。

好在赵博士“语言天赋”惊神,轻松明白了。

青年点头,“这是舍弟林华,我们是来自港岛的商人,意外丢了钱包和其他证件……”

赵学延无语的点头,“没事,一顿饭而已,去吃吧。”

话语中他还伸手推了下“林东”。

“叮,签到林耀东成功,奖励神通教父禁力,宿主可以随时领取。”

教父禁力,需要消耗人道功德施展,效果下任何成瘾性事物都可以按宿主意志选择戒断,包括但不限于粉、麻、冰、酒精、香烟、男女之爱……

伴随签到结果,赵博士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眼前“林东”有点眼熟,这尼妹的不是未来的制冰教父林耀东么?一个痴迷于塔寨村主任一职,把塔寨打造成超级魔窟的那个男人?

警方的卧底线人赵嘉良打入塔寨后,经过各种试探交锋,终于谈到了生意,林主任是信誓旦旦保证,12天,我给你现制两吨。

这种高产效率都把赵嘉良惊的有点瞠目结舌。

毕竟就算是港岛的大毒枭冠猜霸、倪坤、汪东源等人,那也是从金三角或者南美买粉,运输线还那么漫长,同样需要植物系粉源的生长、成熟周期。

林耀东主任的塔寨真的不一样。大堆大堆的塔寨村民,硬生生被他培训成了熟练的制冰师,竟然还魔幻的在未来几年里,成为禁毒示范村,模范村?

是他,那种似熟悉又陌生的怪异感就好解释了。

破冰行动里的林耀东都四五十岁了,现在站在赵博士面前的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后生仔。

一个人二十出头和四五十岁,外观气质等各种差异肯定不小。

现在林耀东,可远远不是一个能把村主任职衔走出高官大佬气势的人,他只是一个穿着时尚、新潮,裹着衣服在雪天里啃馒头,望着赵学延一桌子好菜隔着远远的吞口水衰仔。

林耀华就不用说了,破冰行动里,林耀华远远没有他哥林耀东霸气威武……形象本就不算突出,突然间又年轻了那么多,似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更严重。

在赵学延恍悟的时候,林耀东和林耀华两个衰仔也再次大喜着道谢,走向一边的桌子坐等吃好吃的。

赵博士,是回忆思索更多有关两人的资料。

他记得破冰行动是展示2012-13年时期的故事,故事发生时塔寨这个大魔窟早已经引起了警方最高层关注。

回忆一下林耀东村主任的履历?生于1962年,现在年24岁……林主任在1984年因为卷入汽车走私案,失败后跑路港岛,直到1994年才成为亿万富豪,创立港岛大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想到这点赵学延更乐了,未来制霸一方,比倪坤、韩琛什么的都更吊的多的林主任,现在还是个弱鸡,属于事业起步阶段,84年的汽车走私案,他并不是团伙骨干,只是普通小弟。

问题来了,走私案被掀,跑路的小弟仔,是如何在十年里成为亿万富豪的?

破冰行动里,马云波那个副局长解释过,林耀东最初的发家方式应该是在港岛炒股、炒房……84到87年股灾之前,港岛一直是大牛市,而房产上涨也一直很猛。

1984年九龙平均房价560元一呎、5600元一平米,1994年九龙平均价就是3900一呎,39000一平,这十年里翻了差不多六倍。

但一个在内地犯罪,不跑就要坐牢的普通走私案里的小弟,是如何拿到第一桶金的??

如果林耀东真在炒股、炒房上那么有才华,他又何必在未来沉迷制冰?还拉着全村人下场?1987年股灾,他真的躲过去了?

能在股市里躲过1987年股灾,97年金融风暴的,没有多少啊。

破冰里的李维民说过,他的第一桶金应该是走私赚来的。

但还是辣个问题,走私攒本钱,炒股赚……躲不开金融风暴你会被坑的欲仙欲死,跳楼的比比皆是。

未来的村主任林耀东,在港岛也认识一个大毒枭刘浩宇,双方算是一个团队的,联手攻陷各国市场,倾销冰。

警方卧底线人赵嘉良能找到“东叔”,就是他们在高卢家的倾销网络被一锅端了。

这位村主任东叔,是在千禧年后的2008年,返回东山市竞选塔寨村主任的,短短几年就把塔寨打造成了一个自建幼儿园、养老院,建属于塔寨的各种工厂,村民们不需要出门就能打工过得不错。

提前实现了幼有所育老有所依等一条龙。

回想的越多,赵学延表情就越精彩,自己就是玩过雪吃顿饭,多叫点好吃给佳妮妹子补一补,看到两个扑街“滑稽”站在窗外,还有点眼熟。

这竟然叫来了塔寨未来的村主任?

等他思索着给李佳妮夹了块红烧肉,又看邻座一眼,林耀东、林耀华两兄弟都是露出灿笑,向这里点头。

赵博士表情不变,看到饭店服务生端着一个托盘走来,把一份飞龙汤搁在了林家兄弟桌子上,林耀东再次对赵学延笑着微微鞠躬,就抓起汤勺打算大快朵颐。

赵学延对服务生招手,“算了,我改变主意了,把这两个港岛来的扑街赶出去。”

“……”

服务生惊呆,林耀东、林耀华兄弟也惊呆了。

李佳妮都差点把正吃着的红烧肉喷出来,延哥你也太闹着玩了吧?这思维跳跃度简直神鬼莫测。

林耀华惊呆中忍不住开口,“你怎么能这样?”

他都不讲港普了,是正宗粤语。

林耀东两兄弟本就是东山市、潮汕圈的人,所以逃港后能快速融入圈子里,被接纳吸收。

林耀东勉强维持着笑容,“这位先生,你是开玩笑的吧。”

他东哥可是自命不凡,很不安于现状的人,胸怀大志也有大野心,现在正落魄的时候,被人施加一饭之恩,他都真的打算铭记,且在以后飞黄腾达后,好好回报一下对方。

他真的好惨啊。

逃港两年后靠着自己之前的履历,轻松混入走私圈,走的还大部分都是汽车,走着走着他就不安分于现状,想自己单闯。

这年代从港岛走私来的车很好卖的,不过粤东沿海能卖出去的价格比较低……他就带着两辆车想来北方闯一闯。

北方哪里最出名?当然是京城啊。

你说他身上背的有案子?别闹,他身份证已经是港岛身份证、林东,和东山市塔寨林耀东,实现了切割,他表面上就是一个正经的港商来投资考察的。

然后就被京城的一伙顽主给坑了。

现在只剩下一身体面的衣服,粤语和港普而已。

事业起步阶段遭到这种打击,只能带着亲弟弟林耀华站在雪地里啃馒头,看别人吃香的喝辣的?林耀东正暗暗在心下发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

哪知道自己羡慕的对象会好心请他吃大餐。

感动,泪奔。

京城还是不缺好人的!

不能因为一波顽主的浪荡,就觉得这里不好啊。

哪会想到人家承诺的好菜刚上来一道,闻着味就馋虫大动了,请他吃饭的人反悔了,要把他赶出去。

这,这不是故意把他叫进来,戏弄他坑他的么?

这种羞辱太严重了。

要知道来京城闯单帮之前的东哥,其实也混的不是太差,在港岛也是吃过鱼翅鲍鱼的。

赵学延对服务生道,“刚才你点的菜,我全请你们所有服务生吃了,帐我照付,把这两个港岛扑街赶出去啊,你们听不懂我讲的普通话?”

2008年林耀东才跑回东山市塔寨,那都是22年后了,现在的他估计还没接触到制冰界的事,毕竟,这年代其实冰这玩意在港岛流传度不高。

就说一个,冰这玩意是化学制造,不需要像粉那样慢慢等着生长成熟再收割……你要是敢在港岛玩冰,这是砸场子啊,砸冠猜霸、倪坤、汪东源等人的场子。

砸的是泰国那一个个毒枭军阀,南美一个个超级大亨的场子。

当然,你说冠猜霸,还是算了,老冠至今还在医院躺着当植物人,估计这床戏还会演不短一阵子,他已经算是从大庄家里除名了。倪坤、汪东源可能想过玩冰。

但估计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张胆。

总的来说,现在的林耀东距离成为制冰教父还遥远的很,可那又如何?一个走私圈的小混混,也有脸配吃他赵学延送的饭?

那些点过的美食不管是送给服务生,还是送去养老院、孤儿院什么的,都比送给他们两个扑街更有意义。

在他话语下,服务生总算反应过来,马上有人过来,客气的请两人离开。

林耀华激动的大吼,“我们是港商,我们是来内地投资的……”

这话下,服务生们有点虚,再次看向赵学延。

赵博士用筷子夹起一根骨头就甩了过去,正中林耀华脑门,“你要是不想体面,我就帮你体面。”

林耀华被砸的呼疼,捂着脑门一脸愤慨,林耀东也深深看了赵学延几眼,才凝重道,“先生,今日之辱,我林东记下了。”

神经病啊!

这个看起来长挺帅的家伙,就是故意戏耍他们的吧。

等他哪天闯出比叶世官等人还威的威风,比洪兴前走私堂主韩斌还赚钱的局面后,一定会一雪前耻。

赵博士像驱赶苍蝇一样在空中摆摆手,“服务生,去算下你们饭店还有多少食材,我全包了,全部做出来,免费送给附近的养老院、孤儿院之类机构。”

“当然,路上有哪些小朋友要是被馋哭了,也可以让他们吃点。”

林耀东脸色更黑了,他几乎要克制不住体内的力量了。

不过东哥还是深吸一口气,拉着林耀华一起走了。

直到两人离去,饭店里则响起一阵阵欢呼时,李佳妮才小声开口,“延哥,你很讨厌那两个人?为什么啊?不都是港岛市民么?”

赵学延无力吐槽,“他们也算市民?从行为举止、神态反应推断,妥妥笑面虎伪君子之流,估计赤柱里很多囚犯都比他们好,若是查一查,未必不会抓了进去修地球。”

李佳妮喝了一口汤,好奇道,“那不是有成为斯坦利杰出校友的潜力?你不是正忙着帮斯坦利大学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么?”

赵博士都差点被佳妮妹子的话噎住,有一说一,妹子没说错啊。

想了想他还是笑道,“算了,别因为这两个衰仔影响心情,等回酒店了,我教你一门新艺术。”

李佳妮狂翻白眼,她都是名校高材生了,你还让她学体操、舞蹈、瑜伽什么的,是不是太不着调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