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一段时间后,胡八一回到潘家园附近的一个小酒馆,看到王凯旋和大金牙正就着花生米、蚕豆喝小酒,顿时凑了上去抢过王凯旋面前的酒盅就喝。

老王一脸的惊讶,“哎,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见什么大老板么?没卖出去点好东西?”

大金牙也是一脸的疑惑。

成冬青联系上老胡后,可是吹了不少那位让他做事的人,多么高大上的,其实吧……老成也没吹太多,翻来覆去就是说“说多了你们也不懂,往你们印象里最大的想就是了”。

成冬青也没说过赵总找他做什么。

但扪心自问,他们除了倒斗就是倒腾古董,大老板找他们,能做什么?应该是古董吧,倒斗的身份大家也没怎么对外说啊。

胡八一一脸郁闷,夹着花生米道,“别提了,那位找我是为了大草原那个古墓。”

王凯旋震惊。

当年的丁思甜,也是老王的爱慕对象,女神啊。

无非是他没有竞争过胡八一,我爱着你,你却爱着他。

可这丝毫不影响她在他心里的形象,这不只是简单的舔狗心态,而是没有丁思甜估计他当年也一起死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当年那大墓在闹过干尸僵尸潮,搏斗逃生中产生连环爆炸,丁思甜和他们三个跳进木板电梯逃生,电梯刚启动升几米就停下了。

丁思甜脚下木板碎裂掉下去……被胡八一抓住手,想拉她上来。

就是那时间,各种爆炸越来越近,丁思甜发现电梯停下的原因是有根木头卡住了电梯,不怼开木头,电梯根本不会升。

她甩开胡八一的手,沿着电梯井的钢铁轨干过去踹开了木头,电梯重新上升了,爆炸过来丁思甜死了。

老王当时就想殉情一起死的,还是老胡把他拉上去活了。

原本的故事里,老王两年后被应彩虹团队雇佣着去挖那个辽代大墓,也不是为了钱,是他以前答应过丁思甜,一定帮她找到彼岸花。

应彩虹说那时候,彼岸花会出现在大墓里,他才去的。

提起那个墓,这可以说是老王一生之痛了。

震惊后,王凯旋好奇道,“他怎么会知道那个墓……”

那毕竟是传说中辽代时期的神女之墓,不只是个公主,还是个大萨满,彼岸花在传说中就是那位活着时的法器,能连接阴阳两界。

胡八一摇头,“我怎么知道?不过盗墓毕竟是违法的,咱们总不能自曝其短吧,聊不痛快那就回来了,我不能见个陌生人就把自己犯罪事迹到处讲啊。”

王凯旋微妙的看了他一眼,拿来一个新酒盅道,“也是,喝咱们的。”

大金牙不知道那件事,但听了两耳朵也果断笑着凑趣,“对,咱们喝咱们的。”

吃着喝着,一个多小时后,几人没喝醉,倒是各种吹侃聊天,聊得挺嗨。

酒局正继续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走进酒馆,看一眼情况就到了酒桌边,盯着胡八一道,“你是胡八一?赵总有事找你,请你吃饭,你拒绝了?”

说话时,中山装的表情也像是看怪物,看神仙一样。

胡八一茫然,懵逼,“您是?”

中山装拿出证件,秘书处的,“我是市杨副高官的秘书,姓唐,你们拒绝赵总……算了,你厉害一点,叫我小唐吧,赵总找你做什么?”

虽然有些事不合适传播,流传。

比如奥运工程和南韩统领之类,但是,张秀基下了一个亿港币的赵师傅方便面订单,加上马尼拉何总的三亿订单……搞得傅罗县和海陆丰两大片连绵厂区,产能一直跟不上,这就可以传了。

赵博士让港岛那边追加资金,继续大建厂。

这也是可以流传的。

以赵总随便接个订单都是上亿港币,几亿港币算,他新建厂又会花多少?

之前粤东兄弟省吃了很多很饱了,京城也是可以代表北方参与一下的啊。

你说可能中的几千万港币新建厂区,对京城意义……这只是钱的问题么?很明显不是,建厂、招工,再到工人们的衣食住行,消费扩大化吸引周边行业繁荣发展。

这,涉及到了多少就业问题?

这个年代多少知青回城后,工作没着落?新生代很多小伙子也是没工作?很多国企里都是老一辈还正能打,为了照顾下一代,就提前退休让小辈接班的?

再说,方便面厂……猛一听并不高大上,也没蕴含多少高科技,可这东西是持续消耗品!

买一波吃掉若是觉得喜欢,还有下一波的。

你真要建个电视机、收音机、大哥大工厂,即便也可能爆赚,可是卖一批货,有些人就能用好多年的,方便面能一样?买一箱回去,若是真好吃,一家人几天就吃光了吧。

至于赵师傅方便面好不好吃?目前京城过节或亲人来往,送礼最受欢迎的,就是成箱的赵师傅面啊,大人还可能有面子之类顾虑,孩子们超喜欢啊。

你家小孩在泡面,能把隔壁家小孩都馋哭了。

人间食神唐牛精心调配出来的面和酱料包,绝对值啊!

史蒂芬周在觉醒之前,恐怕都要喊一声太好吃了。

他们还在想着如何接触赵总,聊一聊招商引资的话题,突然听到赵总找人谈事情,主动请吃饭,被拒绝……那心情就别提了。

到现在,唐秘书都觉得眼前的胡八一有点耀眼。

伴随唐秘书的话,胡八一还是很懵,还是大金牙反应最快,起身让座,表情精彩的不像话,他就是个潘家园倒腾古董的,市副高官的秘书?

天壤之别啊,大金牙的小腿都有些哆嗦,他甚至很不要脸的卖了老胡,一脸义正言辞,“就是啊老胡,人家赵总热情的请客,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太没礼貌了。”

胡八一被喷的怀疑人生,你这样说,礼貌么?

刚才喝小酒时,你不也是各种夸我做得好,大男人行事就该随心所欲!

强忍着给大金牙一巴掌的冲动,胡八一才恍惚道,“那我再去见见赵总?”

唐秘书一脸的痛心,“我倒是想,你以为赵总是那么好见的?现在人家已经和朋友去游玩了。”

胡八一讪笑,“那您?”

现在已经见不到了?那你过来做什么?批评我还是想抓我?

想到这里他有点心虚,毕竟他是盗过墓的。

一般人不知道,上面想要查,难道还查不出来?那才是搞笑,查出来随时可以公平公正的把他送进去,唱囚歌。

唐秘书笑道,“我来没其他意思,就是下次,若赵总再找你,你最好见一见,听一下那位想做什么,只要不违法,咱们都可以大力支持嘛。”

“胡八一同志,这可不是我的意思。”

胡八一再傻也知道,唐秘书能讲的这么直白,说明,这真不是他的意思!

那就很吓人了。

唐秘书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他来的快去得也快,但三人组却是傻坐在这里,有点喝不下去了。

几碟花生米和蚕豆能喝一个多小时,其实本来就不容易的。

沉默片刻夹了颗花生米送进嘴里,大金牙惊疑不定的道,“一点小事,至于那位亲自过来跑一趟,那么认真的和你解释??”

他们也多少知道,目前归国的华侨、侨商之类很热,多得是官方人物接待招待,那些人……也是他们卖古董的主要对象啊。

古董想卖到好价钱,现在内地也没那么多富豪啊。

这种事,随便过来个街道办的人,通知下他们就行了啊……

有必要么?

王凯旋也盯着胡八一笑了起来,“嘿,我觉得你小子,好像惹大麻烦了。”

胡八一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后,等三人结账离开酒馆,刚要起步,就见一辆轿车停在路边,又是一个西装男踏步走来,对着胡八一热情笑道,“你就是胡八一同志吧,我是粤东京城办的,叫我老钱就行了。”

“胡同志没事喜欢喝几杯?巧了,我车上刚好有两瓶长乐烧,让你尝尝……”

粤东省京城办的。

还是个领导。

这辈子胡八一都没遇到过这么高级别的领导,对他这么热情还送礼啊。

客气谦逊的交流几句,等胡八一试探着问询钱主任想要他做什么时,钱主任一脸笑,“没事,我能让你做什么?你一个返城知青,和我们业务也不搭啊,这次来就是认识一下,小胡你别在意,也别想太多。”

就这么又聊了一阵子,钱主任开车走了。

大金牙看看被对方强塞进怀里的两瓶长乐烧,再次腿软。

越是在街面上、商界里打滚的时间长,尤其还是潘家园那种假货假东西遍地的区块里……

大金牙可太清楚了,有些事,难的是提上猪头怕找不到庙门??这恐怖的是你啥没干,就婉拒了一顿饭,一群大庙主动来找你了。

而且还给你倒送猪头肉。

什么也不说才是最恐怖的哎喂。

大家以前混日子都是进庙上香拜神,这一刻胡八一这里调转了。

强忍着失禁的冲动,大金牙扶住王凯旋胳膊道,“老胡啊,我觉得中午你走的有点草率了。”

“要不你对外宣布一下,其实我和你不熟?”

胡八一黑着脸开口,“你认真的?”

大金牙急忙摆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么?”

王凯旋甩手拍开大金牙的手,看向胡八一,“老胡你现在想做什么?”

胡八一这才深吸一口气,表情肃然中带着坚定,“我现在去那位赵总的酒店,一直守着,还来得及么?”

领导突然给你送礼,还是好酒,这就挺吓人。

更别说他还是有案底……也不对,是真的盗过墓的人,没留案底只是没被实锤。

找不到赵总,吃不上那顿饭,他被上面查出来盗过墓,贩卖文物,得蹲多少年?这有点令人崩溃。

三人还在崩溃中,就见一个潇洒的女骑士骑着一辆摩托杀来,抵达他们身边就取下头盔,“胡八一,你又跟这两个家伙混在一起,我早让你跟我一起去阿美家,你就是不听,王凯旋你们……”

女骑士是杨雪莉,阿美利不家华人、海军学院毕业、阿美国家地理杂志摄影记者,来内地时认识了老胡和老王,没少跟着两人一起探险。

当然,探险也可以说是没证的非法倒斗。

杨雪莉和王凯旋关系其实不错的,一起探险好多次了,她只是在劝胡八一去阿美家时,老胡不想去,老王还一直劝他留下,这才让关系变化了。

连带的大金牙一样被diss了。

她话都没说完呢,王凯旋已经炸了,“行了,你就别乱出馊主意了,我们是能正经去阿美家的人?那明显不是,偷渡过去是违法的好不好,会被追被抓的。”

“还有,现在老胡能不能呼吸自由空气,会不会去蹲大牢直到老死,还不一定呢,你就别咋呼了。”

杨雪莉话音戛然而止,懵了几秒开口,“出什么事了?咱们一起盗墓被发现了?”

大金牙都无奈一叹,“若是这个还好说,咱们还可以逃……现在的事儿,不一般啊。”

就拒绝了一个赵总的约饭,先有市副高官秘书跑来,叮嘱他们那些话,再有粤东省的领导跑来送好酒。

你信不信现在他们就算是想逃,估计还没走几里地呢,就遇到和蔼可亲的警察叔叔了。

伴随大金牙的话,杨雪莉更茫然了,又一辆轿车抵达他们路边停下,一个夹克中年笑着下车,“哎,胡八一同志,可算找到你了,我是汉东省京城办的,你叫我老张就行。”

“来的仓促,就带了两瓶茅台,别嫌寒酸……”

在几人懵圈以及拒绝推脱不了的情况下,汉东的老张同志也是表示我来没任何其他意思,就是知道你喜欢喝几杯,给你整口好的。

再见,以后常联系啊。

然后就开车走了。

然后……

杨雪莉惊悚的开口,“可以啊胡八一,你都混到大庙提着礼来拜访你的程度……”

完蛋。

她真的明白为什么大金牙会说,一起盗墓被发现还好说了……她是阿美家的华人怎么了?都回内地多年了,还能不清楚一些基本情况?

………………

夜,白雪纷飞。

某酒店外,胡八一站在路边都快成雪人了,还是没有看到过赵总回来,等杨雪莉从酒店里跑出来,告诉老胡赵总真没回来,前台说房间里没人,劝他去客厅躲一躲。

老胡抖抖身上的雪,苦笑道,“我还年轻,在外面等,展现下诚意吧。”

哎,他不想去阿美家,同样不想蹲牢房啊。

赵总真不用刻意对付他,是他自己身上犯的有大事儿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