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学延还在无语,佳妮妹子就在凌乱中起身用普通话道,“延哥,南韩大统领找你求助,让你拉他一把?不可能吧。”

一句话,成冬青、苏梅、王阳几个都是差点喷酒喷饭。

话说这时间段的南韩即便存在感不强,那也是一个国家啊。

露西恍惚中不知道该是什么情绪时,赵学延摆手道,“淡定,就南韩那地方,还没一个鲁东省大,那可谈不上什么大统领。”

李佳妮再次凌乱,凌乱中想骑赵学延脸上了,南韩小归小,那也是在踏步朝着发达国家进发的。

就说为了举办奥运砸出来二三十亿刀,这是小数字?

成老师几个也是被暴击的想晕过去。

全是三观尽碎的表情,话说他们已经很适应赵博士的高大上了,不止在学术上获得了惊人成就,经商也是风生水起,那操作的财富值足以吓死人。

至少现在这年月吓死成冬青、苏梅没商量。

成老师可是帮北大教务处高主任的孙子补习英文,补习到最后想和高主任谈一下薪水的问题,被高主任用一盘正在吃的饺子打发掉。

随后转手,高主任就说成冬青违规在校外开补习班,把他开除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他省吃俭用不就是想多给苏梅卖几本考托教材?各种勤工节俭养着苏梅,供着苏梅去留学阿美家,等苏梅成功了,再把他甩了?

几百几千元对成老师都是大钱了。

赵博士帮李佳妮投资,几个月三万变一百万,已经是神一样的投资模式。

东京办电视台、报社什么的,开到阿美家也就算了……傍晚的时候不是还听说赵博士想进军银行界么?那更吓人了。

可再怎么吓人,和南韩统领想找你拉他一把,格局完全是两回事啊!

王阳也好不到哪去,他不崇洋媚外,不怎么爱钱,爱情至上的小愤青,可……哪个大学生还没有个挥斥方遒的野望,想法?白日梦?

现在赵总这格局,妥妥就是他们白日梦里的终极形态啊。

人们全傻了时,赵学延伸手按了下李佳妮,让她坐下,一脸微笑道,“大家其实别被什么职位的名头吓到,那边的小半岛是有毒的,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进了绿瓦台,不顺便去监狱渡下金,都是一个不完美的统领。”

招商办李主任大呼神奇,他是哆嗦着身子开口,“赵总,难道那位真的??”

他只是招商办里一个小主任,距离一哥位置都差远了,那还是招商办一哥。

就这样旁听赵总对那边的评价,是不是太野了??

今天过来敬了一杯酒,这听来的谈资见识,怕不是够他吹好多年了。

赵学延还是一脸平淡道,“有眼光的其实早就能看出来了,从他对头从死刑改为无期,再到释放出来组建党派,成为皿煮旗帜,他那位置早就那什么了……”

几年后大毛熊会解体,但你以为他解体那一刻,外界才知道情况?在那之前早就有无数巨头、财阀大亨们欢呼着,扛着票子去捞钱了。

这从他分解前,遍地的境外资本银行就能推测出来了。

所以现在某人就急着找各种后路,倒也能说明,他不傻。

这是阿美家抛弃了他,二星等财团们也不想再被定期薅羊毛,财团想要翻身上位当家做主,在合力搞他。

稍微解释一句,他又用粤语对司徒浩南道,“奥运工程推了吧,撑死了十来亿美刀的工程,我也未必能轻松拿到钱,他的敌人遍地都是,使绊子他发话也不管用。”

“一点小钱想让我出大力,哪有那么便宜。”

嘴上说的奥运工程全给你,但赵学延真去接了,哪怕是那位发话传达信息,现在正在玩奥运工程,已经拿走近20亿刀的群体,他们难道不会炸?

赵学延可以强力暴力镇压一切。

后续还要面对拿钱不顺利的局,他继续镇压?能做到,但何必呢……赚钱方式比那个容易的,还有很多啊。

这和他对张秀基抛出来价值几千万港币的小工程,懒得接,是一个道理。

伴随赵学延的话,司徒浩南爽快点头,“那行,我就推了。”

李主任哆嗦着开口,他都想找药了,我降压药呢?“赵总,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我还是想解释下,十几亿刀,真的不是小钱了,南韩的奥运工程,也不是小事啊,算是国体工程了。”

虽然李主任还没听过咱们先定个小目标的话,可……就算听了,他也会大为感慨,小目标在这里,都有点上不了台面了。

人间延爷,现在就是凡尔赛的祖宗啊。

在他呼声里,成冬青、王阳等人才知道,原来还夹杂着十几亿刀的奥运工程事件??

这……

一盘吃一半剩下的饺子的都能打发掉的成老师,简直想吐血。

赵学延无奈道,“不是我吹牛,觉得十几亿刀不是钱,而是现在接了,等我干好了,换掌门人了,讨薪难啊。”

“内地那些讨债难的厂长或老板们,肯定能理解我的意思。”

李主任不可思议道,“还能赖账不成?那可事关荣誉。”

赵博士不解释了,只是惋惜的看了他一眼,这话换在三十年后你再说下试试,信不信能被喷的怀疑人生。

司徒浩南都乐了,“南韩那边信誉度是有点差,谁体会谁知道。”

就是这几天,举母汽车已经花钱买走了一些官方人士,在国际媒体上开喷南韩明明是自己出现了巨大的人祸事故,却甩锅举母,用心恶毒……还让那些被买通的人一一接受采访。

韩强殖则继续甩锅,表示那些出面的家伙都是叛徒,被钱蒙蔽了一切,从灵魂都沦陷沦落了,说出的话毫无可信度。

是,举母早知道,他们花钱买通的人,讲出来的大型连环车祸导致几十名警察丧生的局,和举母汽车质量无关。

这是事实!

真相是司徒浩南在平推……可就算花钱买了人出来作证,他也不敢说是司徒浩南祸害的,万一再惹恼浩南去对举母,得不偿失。

举母在媒体上喷的是南韩方官僚作风害死人,警视厅高层酝酿的惨案。

双方在各种电视台、媒体杂志上互喷的可开心了。

吃瓜群众们同样看的很热闹。

身为事件当事人的司徒浩南,当然知道南韩官方节操不靠谱了。

李主任这才若有所思……

他都不认识司徒浩南是谁,可南韩那边能把话传到浩南这里,他来向赵总汇报,这一定是赵总心腹了?

有机会得多联系一下。

在他思索中,浩南再次道,“赵总,那我之后,是留在南韩还是去岛国?对了,张秀基想着再进一个亿港币的赵师傅方便面,这次是银行贷款,贷款已经到他账上了。”

老张最初是说先进五千万港币的货,赵学延怕他没钱,一下子拿出太多直接崩掉……

现在嘛,老张在汉城可不是一般的水涨船高。

自己没钱去银行借啊,我都是赵总点头的赵师傅经销商了,你还怕我还不起?没见到随便过来一个浩南哥,发展势头几乎如日中天的在虎派……会长石东出去坐牢了。

李仲久医院养伤,没几个月别想好利索。

至于帝日派内部的反骨仔?那是被老张借了赵总的威望后,轻而易举收拾的死过来死过去,就差一点点就真死了。

这还是老张不想让反骨仔死的太快太轻松。

某个在虎派垮台那一晚跳反的傻仔……

更被老张当成标靶来收拾的,现在那已经成了汉城道上最著名人物之一。

无数人阿西吧的对象。

赵学延点头,“银行贷款都到账了,给他放开额度吧,另外你去告诉唐牛,再扩建一下工厂,马尼拉何总三亿港币的方便面都不知道要排队等到什么时候,不能让那位等太久。”

这方便面的事,还真不是说你可以先把销往港岛、弯弯等地的货,直接交给何东和张秀基……

就像是某天石东出问李仲久,你有没有砸赵总的方便面,李仲久茫然,他是砸过面,可面包装全是汉字和日文,他一个学渣什么都看不懂。

销往岛国的肯定配日文,销往南韩配南韩文啊。

“至于你的去向,你自己随意,想去哪都行。”

司徒浩南点头,然后走了。

李主任见状,也在客气几句后离去了。

剩下包房里,除了李佳妮有点迫不及待想被骑脸,其他人都呆的不成样子。

哪怕她早知道自家延哥魅力无双,但很多时候,谈笑中决定……那种风采真的很容易刺激人的啊。

………………

新的一天日当正午。

胡八一和成冬青一起抵达某酒店,电话通传一边,那边还让他们再等会。

胡八一诧异道,“什么人啊这么忙?到底是谁想见我?”

成冬青立刻道,“你急什么,赵总可是顶尖的大人物,日理万机的,能有机会见你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估计日后值得你吹好多年的。”

胡八一战术性后仰,审视了一番成老师,无奈道,“原以为你是大学教师,还是那种名校,肯定不一般,但我发现你这人有点……”

有点太不像老师了吧?

成老师也感觉到了老胡的轻视,张张嘴想解释什么,最终还是无奈一叹,“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老胡也不废话了,就站在原地等候。

一段时间后,赵学延和李佳妮一起下楼,看到这里的情况就招手招呼起来,“成老师,等久了吧,抱歉,你知道的,美女出门总是要化妆……”

成老师这才是真的不带吹捧,很认同的点头,“是啊,理解。”

李佳妮无奈的在心下吐槽,她还能出门走路都不容易啊,多亏赵老师以前教过她一门乐器。

等成冬青介绍胡八一时,赵学延也伸手道,“胡先生,在岛国听人提起过你,这才冒昧托了成老师找你,想认识下。”

双方握手。

“叮,签到胡八一成功,奖励技能没有人比我更懂地下,宿主可以随时领取。”

没有人比我更懂地下,技能发动,效果下被施术者进入任何地窟、地洞、古墓、地下基地等环境,都会自带全景视野。

还真刷出来技能了,不再是像应彩虹那样说着有什么天生阴阳眼,却只签到一百元了……这个技能效果不错啊。

迷窟古墓什么的,全景视野太爽了。

唯一遗憾的是,这只是地下才有效。

这若是在地上建筑也有效,随便进一个大酒店或居民楼,岂不成了免费看大片??

在他感慨中,胡八一也客气道,“赵总客气了,我也挺好奇,岛国也有认识我的人?”

赵学延继续笑,“是个叫应彩虹的富商,一直在寻找什么大草原上的千年古墓,还说里面有什么彼岸花,挺逗的,据传胡先生去过那个大墓?”

胡八一勃然色变。

大草原上的千年大墓……那可是他的爱情和青春葬身地啊,丁思甜死在了那里!

好不容易稳住情绪,他尴尬道,“赵总说笑了,我不知道什么千年古墓,这是谣传。”

他又没有资格证书,不是官方认可考古专家,说白了他都算是学了一身盗墓的技术能力,这工作……传出去不好听啊。

这不能承认。

熟人那样说他都要否认的,何况是面对陌生人?

成冬青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胡八一,看着你小伙长的挺帅,没想到你竟然是那种人!!

你之前还有脸轻视我?

李佳妮这时好奇道,“延哥,什么是彼岸花啊?名气好奇怪。”

赵学延笑道,“我也不太懂那东西,这不是正想请教胡先生么,中午有时间么?咱们一起坐下吃点?”

胡八一尬笑,“还是不了,我原以为赵总找我,是想买什么古董,既然您对古董不感兴趣,那我就不打扰了。”

他现在,以及未来,表面身份就是浪荡各地市场,卖古董。

赵学延笑道,“胡先生,别见外啊,一顿饭而已。”

如果说刷出来技能前,他对彼岸花有兴趣,但什么时候去,这无所谓,现在不去,隔上几年也不迟,就是寻龙诀故事里,胡八一和应彩虹团队也是两年会才去的。

有了没有人比我更懂地下的技能……这就太舒爽了。

他挺有兴趣和胡八一多聊聊。

胡八一再次婉拒,“还是不了,赵总,我想起来中午还有约,咱们下次见。”

说完他就走了。

赵总小无奈,成老师像是看怪物一样目送胡八一远去,他都很想追上去喷老胡一通了,你知不知道赵总是谁?这么不给面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