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京城,伴随着从汉城飞来的航班平稳降落,赵学延随意走进厕所换个了装,就以本身面容走了出去。

这次航程,除了多一个中转站之外,他在飞机上搞出的小意外,已经是最大动静和意外了。

后续一切都很平稳。

走出机场找了辆出租车,赵学延直奔北大而去,至于他那两个小秘书施洁和唐娜·昆塔纳?让她们自己随便玩吧,带薪休假了。

毕竟这次他来京城就是见李佳妮的。

半个多小时后,赵学延行走在北大校园内,看着冬季里的园景和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人景,也看的有滋有味。

佳妮妹子还在上课,他只能等一等了,好在这时间段本就是下午临近傍晚了。

就是他行走中,一道惊喜的呼声从后方响起,“赵博士?!”

听声音就听出来是成冬青了,赵学延笑着转身,招手道,“是成老师啊。”

成冬青和苏梅一起,跑着赶来问好。

苏梅这姑娘,哪怕是第一次见赵学延,态度却比成老师更激动,热情。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苏姑娘是第一次见赵博士的人,可大名真是听得太多了,耳朵都快生茧子了。

她不只是和李佳妮一起时,经常听佳妮妹子谈论赵学延的各种事迹……成老师也一直挂在嘴边吹啊。

当然,李佳妮谈论的肯定不是赵学延在港岛如何违法犯罪的事迹,那些根本不存在,她谈的是赵学延如何在艰苦环境里,一手兴办自己的实验室,做科研,在走向成功。

以及如何被全球名校示好,拒绝,有大财团丢出千万现金流砸赵博士,赵总都不屑一顾等等。

然后,赵博士因为品格高尚,就被一位斯坦利大学狱……不对是校友,把三亿港币交给赵学延投资,兴办了赵氏饮食集团,开始席卷东南亚各地市场,还带动了粤东两个市的飞速发展。

这本来就是各种值得书写夸耀的正常向履历啊。

要是脸皮够厚的都足以聘请文化人来给你写自传出书了。还有上次佳妮说的,她三万块私房钱,在赵总操作下几个月变100万……

听多了这些,苏梅肯定不能平静啊。

问好声里夹杂着介绍,赵学延淡定摆手,“苏梅啊,我也不止一次听佳妮提起你,她能在这里快速融入环境,多亏你帮忙,晚上一起吃顿便饭?我请你们,千万不要拒绝。”

苏梅怎么可能拒绝,忙不迭点头答应下来。

还是成冬青好奇道,“赵博士,听说你几位校友在东京那边,事业做的很大,你最近也一直在帮忙?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提前说一下,我好去机场接机啊。”

说到这里他拍着大腿道,“对了,你上次打电话让我找的那个人,叫胡八一,我找到了,也留了联系方式,什么时候联系他?”

赵学延笑容不变,“改天再说,今天主要咱们几个聚一下,我也很长时间没见佳妮了。”

见一下胡八一、王凯旋和大金牙等人,就是顺手看能不能签到出什么奖励,大草原上那个千年大墓,他都不急着去探索的。

里面各种僵尸、骷颅鬼,镇压了的话应该有好东西,但什么时候去探索……不是很急。

几人站在校园里聊着聊着,成冬青才又提起,他有个好哥们王阳,还有个阿美家大妞露西,也对赵博士挺好奇敬仰的?

那就加上吧。

然后老成先让苏梅招待一下赵博士,他自己跑着走人了……

赵学延看的挺无语。

你就没发现你女神看我的神情有点不对劲?幸亏他赵博士是个高尚正直的人,不然老成你就危险了啊。

苏梅激动归激动,还是试探着建议道,“赵博士,要不我现在去教室里找一下佳妮?您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能让你干等着。”

赵学延无语的摇头,“不用,我的时间不紧张。”

想了一下,他又好奇道,“你们平时和市府有过交流么?我想在这里盖一家酒店,算了,你知道市府对外招商的电话么?我直接打公用电话谈这个事。”

苏梅也不像能认识市府人的样子啊。

盖酒店?

都是投资建设,建一座现代化酒店也不错,这就是临时起意产生的想法和念头,佳妮妹子还要在这里读书三四年,他以后估计来的次数也不会太少。

住别人家的酒店,和住自己家的,肯定不一样。

其实他最初是想买几套房子,比如四合院的,可这年代距离房改还有点早。

要说最早的商品房,是79年上沪推出的20套住宅,只卖给华侨和侨属,可一直到90年代,才有大规模商品房,成批量出售给普通民众。

他又不缺钱,刚在股市里宰了举母汽车十个亿,目前手里现金流都接近20亿,说接近是因为那件事后他还在继续消费,花钱。

苏梅再次摇头,赵学延开口,“帮我找个能打长途的地方,我打个电话回港岛。”

苏姑娘这才激动的点头。

一段时间后,赵学延在电话里和阮梅联络着,让她联系京城市府谈建酒店的事情,成冬青、王阳和露西也纷纷赶了过来,三人刚走到门口,就见苏梅一脸荣幸和激动的示意三人小点声,别打扰了赵博士谈公事……

成冬青还在茫然。

就听到办公室里赵学延满腔惊讶的话音,“开银行?我只是让你在京城建一座五星级酒店,也方便我住宿……你让我开银行搞什么?”

“鲁滨逊建议的?他闲得蛋疼……嗯,你继续说……”

赵博士挺莫名其妙,他就是方便自己居住想建酒店,阮梅这一直在努力自学提升自己的大秘书,给个在亚洲范围开银行的计划……算什么?

然后鲁滨孙那老家伙建议的,延爷目前的威望在东南亚开银行,都可以不甩南韩、岛国、大马、菲佣家那些国家机构面子,妥妥属于最优质的底蕴。

这比瑞士银行底气还充足的多。

一旦建起来,别说延爷自己的资产不用放在其他银行便宜对方,还会便于吸纳东南亚范围的……黑帮资产,贪污等等非法违法资产。

为什么辣么多混黑的喜欢玩现金流而不是银行账户?不就是怕出事了被官方封禁账户?

瑞士银行那么受欢迎,不就是不会轻易给各国机构面子?

这的确是有一点点道理。

但在阮梅讲述了一切理由后,他还是不太感兴趣,他开银行,的确会轻易搞出来不错声势吧,但若吸纳了海量的非法资产,岂不是成了那群恶棍人渣的保护伞?

这个事,只从发财方面看,他开银行会迅速把赤柱延爷,港岛赵魔王的威望化为人间资本,攀升向巨无霸。

一旦掌握了各地无数非法资金,那……那不久前他想直接走举母和也下台,收购举母汽车成为新主人的计划,就不难在股市里实现了。

可还是那句话,就算股权上实现了吞并举母,会不会只拿到一个空壳?所有先进生产技术、设备、乃至职工等等,全都跑掉,只留下一个空壳子?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我拳头大,可以和你耍赖皮。

举母是那样,一旦赵学延想要搞其他高科技企业,一样会遇到类似问题。

思索后他对阮梅道,“这件事我兴趣不算很大,让我考虑考虑吧。你先安排人联系京城市府,谈一下酒店的事,合适的话就开干。”

挂掉电话,他笑着看向门口的几人,“这位是王老师吧?听成老师说过你,果然一表人才。”

王阳是个小愤青,崇洋媚外值远低于老成和孟晓骏,对财富追求也很一般,他就是爱情至上的性格,此刻面对赵博士也比较淡定,客气笑道,“赵博士太客气了,我哪算什么人才,您才是大家的偶像。”

露西热情中带着敬畏,“刀客特赵,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帅气完美,真是大众情人级别的,你这是要成为银行家么?那可是站在世界最顶层的大人物们啊。”

赵学延笑着和两人一一握手,实锤各签到一百元港币,“没,都是下面人瞎胡闹,随便建议的,我本人没一点心理准备和意向。你是阿美家人?哪里的?”

露西兴奋道,“洛城啊,我的家乡也是一个美丽自由的世界,刀客特赵有时间了可以去游玩观光一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赵学延眼前一亮,“洛城是个好地方,我的落樱日报已经在那边开起了分社。”

成冬青震惊,“这就开分社了?赵总您校友的报社,不是刚开张不就么……”

赵学延大笑,“还行,还凑合,开个分社试试水。主要是洛城市民太热情,风貌不凡,我就请了几个校友过去试试。”

银发杀手文森特是妥妥斯坦利刚毕业,喇叭……别看喇叭现在虽已在外面浪,其实他也有前科的,在赤柱进修过两三次呢。

话说没有被赵学延影响过的港岛,社团大哥你没蹲过赤柱,基本就等于履历太差,很容易让小弟们不服的。

几人说说笑笑间,氛围也很不错,又聊了一阵子李佳妮放学,小妹子一见赵博士就惊喜的扑了过来。

等人群换了场地,到一家地道的老字号涮羊肉馆里干饭时,一杯杯小酒下肚,氛围更欢快了。

直到……

吃着喝着,一阵敲门声响起,赵学延喊了声进,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走了进来,一脸热情的招呼,“赵总?赵总真是年轻有为,我是市招商办李……”

等对方递来名片,赵学延诧异道,“李主任?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虽然想在这里建酒店,可当时没有电话号码,打给阮梅后,阮梅交涉就行了。

这种小事都不需要他亲自出面了。

李主任灿笑道,“巧了,真是巧了,我可真没敢主动来找您拜访,我级别也不够啊,就是在隔壁吃饭,听到了您在这里,冒昧来敬杯酒。”

赵学延自从一笔洒了八千万港币建厂开始,早就是内地各方招商引资局里,最受关注和瞩目的超级富豪了。

曾经还没出国考察的赵立春都想过去拜访,但赵总住在港岛,不方便啊。

现在的李主任……还真是巧合。

他就是在隔壁进行正经的招商引资活动,隔壁包房的成老师、王老师和露西等人,席间各种吹赵博士、再谈起赵博士的事业……一个比一个激动,向往,声音大。

李主任最初是意外听了一耳朵,听着听着就越来越像某位大富豪了,这不就冒昧来敬杯酒么。

真要是职业接待,他不够格啊,级别差太远了。而原本被李主任接待的客人,现在早就被他抛在脑后了,那和赵总比,云泥之别。

赵学延了解了情况,也有点哭笑不得,随意和李主任碰了杯酒,他才笑道,“意外这种事挺突然的,别影响你工作,你去忙吧。”

李主任点头,但还是开口道,“对了赵总,我能遇到您是意外,不过有件事还真要向你汇报下,有个司徒浩南先生,今天从南韩飞来京城,联系您几次联系不上,说有重要的事向你汇报,等赵总有空了……让我们转告你一下。”

联系不上……大哥大没信号,内地第一台大哥大是1987年。

这不是说你带了就能打,信号站呢?!

他今天才路过南韩?司徒浩南找他,特地跑内地了?还委托官方找他?

眉头皱了一下,赵学延开口,“也没大事,你让司徒浩南现在过来吧。”

李主任大喜,能做事就表示能留下多听几耳朵。

二十几分钟后,司徒浩南风风火火出现在了包房,看到赵学延大喜,“赵总,还真是出了点大事,我一直电话联系不上……”

赵学延摆手,“说吧。”

司徒浩南讲的是粤语,他回的也是,这方面除了李佳妮和李主任,其他人就听不懂了。

“是这样的,南韩那位统领,通过大检察官韩强殖,转告我们,可以把后续的奥运工程全部交给赵总,唯一条件是,希望赵总在关键时候拉他一把。”

赵学延,“……”

事情不算小。

印象中南韩的奥运工程,从开投到结束足足耗费30亿刀,现在才花了不到20亿刀。

关键时候拉他一把?

这就挺突然的。

你虽然明年下台,然后寺庙隐居然后蹲牢房……可最后也特赦了啊。

赵学延还在无语,李主任就震惊的头皮发麻了,李佳妮也是一脸的惊愕凌乱。

(ps:有很重要的事回老家,这两天更新的事暂时只能说~我尽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