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凌晨三点多,汉城江东区在虎派理事崔俊贤的大别墅内,依旧灯火辉煌。

司徒浩南面前摆放了几瓶赵师傅矿泉水,也有热腾腾刚泡好的碗面,还有火腿和煎蛋。

浩南刚捞起面吃了几口,充当他翻译的江东区警察朴东仁就从门外走进客厅,弱弱道,“司徒先生,我们警方已经抓捕到了在虎派李仲久,在那之前,进攻帝日夜总会里,打砸过赵师傅方便面的打手们,也一一落网。”

“现在那些人正在被押来的路上。”

汇报到这里,朴东仁都觉得有点暗无天日的滋味,他是警察啊,他的同僚们也都是警察,人民群众的守护者,可面对司徒浩南这种狂杀29人的大魔头。

他们竟然还要低下头,为对方做事?

太耻辱了。

最初司徒浩南是杀了27个,可随着时间流逝,有人中枪后抢救不及时,会陆续逝世的。

就算有警方打白旗过来,运走了所有伤者,现在依旧有好几个在重症监护室,能否活下来,还要看天意。

这,就很荒唐。

谁会相信真有人因为一些方便面搞出这么大的事?虽然港澳弯各地,赵师傅方便面已经卖的很好,热销。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岛国那边的赵师傅面也在经历各种软广告铺垫,正在悄悄累积名气,可南韩……赵师傅初入场,估计就震得所有知情者狂震了。

这种打广告方式有点丧病了!

伴随朴东仁的汇报,司徒浩南放下筷子好奇道,“这么效率?我还以为你们要和我杀个有来有往,多玩几次,才会听我的。”

他还没怎么玩过瘾呢。

更以为自己就算对外传出去了消息,放了话要抓李仲久,可南韩方面为了面子,或许还要强攻几次,动静也会越来越大……

这么快就服软,比岛国人好欺负多了啊。

朴东仁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不说话。

他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回应。

又是片刻后,一群包扎的严实,人均三四处刀伤的崔俊贤一方人马,如小弟一样纷纷站在司徒浩南身后,朴东仁站在侧,浩南是继续坐在沙发上吃着面,喝着汤。

鼻青脸肿的李仲久,还有十几个在虎派李系小弟就被荷枪实弹的警察押了进来。

进来后有警察示意李仲久下跪,李大哥不想跪,直接被枪托砸腿湾,砸跪了。

“装什么硬汉?真要是硬汉你跑什么……”

砸跪李仲久后,其他李系小弟也纷纷跪了,还有警察骂咧咧吐槽。

司徒浩南停下自己的进餐,对朴东仁道,“给他们人均一碗面吃。”

方便面嘛,就算之前这别墅里没有,让帝日派张秀基送来一批也很简单,找十几个碗冲开水就可以了。

朴东仁快速翻译,崔系小弟才纷纷端起碗筷伺候人。

李仲久等小弟们纷纷懵逼,但很快,就有人大口吃喝起来,还别说,唐牛精心调配出来的料包、酱包等等,在开水冲泡下,充分化为浓汤时,味道好极了!

吃着喝着,有那真饿了的小弟,不止把汤喝的一干二净,碗都顺口舔干净了。

见吃喝的差不多了,司徒浩南起身,笑着开口,“好吃么?”

朴东仁翻译。

十几人里,一个小弟激动的大喝,“太好吃了!”

继续翻译。

司徒浩南抄手一把格洛克,砰的一枪打在叫喊的小弟腿上,对方直接血如泉涌,捂着大腿跪下,惨嚎。

司徒浩南又一枪打在对方另一条腿上,“我打你,你还敢喊疼?”

翻译擦着冷汗工作。

小弟不喊了,跪在地上捂着嘴,热泪盈眶。

你问我好不好吃,我是真心觉得好吃啊,虽然遗憾那不是泡菜味的方便面,但好吃是顶呱呱啊,说好也被打?

司徒浩南走出两步,用枪顶在李仲久脑门,“这么好吃的方便面,招你惹你了?为什么要砸我们集团的速食面?”

李仲久冷汗狂飙,他都不会说话了。

我该说什么?

说不出话会不会死?眼前可是屠杀二三十警察的凶人,自己小弟随口回应下就连中两枪,我特么到底该说点什么?

砰~

又一道枪声响起,但开枪的不是司徒浩南,而是大厅门口警察群里,一个警察。

这一枪,打在了李仲久手臂上。

司徒浩南抬头看去,才发现那警察正一脸诡异的抬着枪口……看向司徒浩南的视线充满疑惑。

他是开枪打司徒浩南的啊,怎么会手一抽,就是抽筋反射一样甩脱枪口打在了李仲久身上?他会在这时候偷袭,就是因为有人私下里联系他,100万刀,若有机会,就试试暗杀司徒浩南,试过后,哪怕没杀死,也能有100万刀。

杀死了,还有一千万刀!

那100万刀的额度,对方已经先给他10万刀,入账户了,他也确认过。

司徒浩南本就是警察的大敌,强敌,虽然上司吩咐了暂时忍辱负重,不要起冲突……可警察们未必就都心甘情愿,忍下这份耻辱了。

突然有人给这么多钱?那还犹豫什么,找到机会就是干啊。

无非真的出手时,突如其来的抽筋什么的,太讨厌了,也太诡异了!

警察懵懵和司徒浩南对视一眼,矮身就闪。

司徒浩南则是抬枪就射,“偷袭我?!”

………………

差不多时间里。

大检察厅战略部里的青壮派检察官韩强殖,指挥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冲入一家报社大门。

在重拳出击打趴下所有敢拦路的报社人员后,韩强殖才拿着一个手绢擦擦嘴,踏进了报社社长办公室大门内。

等他看到,某社长正一脸悲愤的怒视着他,韩强殖压根不甩对方,走到办公桌前抓起一张张彩色照片。

这些照片,正是带着墨镜的司徒浩南,站在岛国举母市某私立医院外,搬着一杆巴雷特M82A1,嚣张跋扈的注视某方向,第一张照片是侧脸照。

第二张是一辆高速行驶中的举母警车,被子弹打中,然后崩裂溅射,从中弹到崩裂溅射,人车全部四散分离,足足有十几张照片。

十几张彩照像连环画一样,捕捉到了警车凄惨的下场。

跟着还有天空飞旋的一架武装直升机,拍照特写都写下了直升机上SAP穿着防弹装、手握长枪的模样,但很快这架直升机也被司徒浩南打崩了。

看完,韩强殖抓着所有照片合成一沓子,重重抽打在了某社长脸上,“阿西吧,你知不知道,全岛国都没有电视台和媒体播放这样的新闻,你?”

“你怎么就敢?!”

某社长暴怒大喝,“我身为一个媒体人,有自己的采访播放自由,市民们也有知情权,你们没权利这样对我,我一定会曝光你们……”

韩强殖冷笑,“巧了,我们战略部里刚好有你猥亵女职工的档案,曝光?进去住几十年再说吧,带走!”

警察们凌厉的拷走某社长,他在被临走前,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血色。

他真的有过职场骚扰、欺凌的事迹,还不止一件,但以往女职工要么忍辱负重,自吃苦果,要么报案了也会被他花钱摆平。

韩强殖依旧没多看那个社长,毕竟对方在他手里就是个虫子,韩大检察官重新观看起了司徒浩南的英姿?!

淦,这个家伙真是无法无天啊。

重装SAP坐着武装直升机过来,都被他轻松干死。

以前总觉得司徒浩南的战绩是各种吹嘘,夸大了的结果,可现在有了实锤证据,这真是太震撼了。

还好,汉城警察厅已经服软了,不然也不知道会冤死多少人。

再次目睹一番浩南哥的战绩,韩强殖还在感慨呢,大哥大响了,等他接通后稍微聊了几句,就一脸懵逼的挂了电话。

押送李仲久和十几个李系小弟去向司徒浩南交接的警察里,有人开枪偷袭司徒浩南,偷袭无果,还在逃离时喊着什么为了大韩荣耀,不能这么屈辱忍让一个港岛人。

然后又有其他热血警察爆发了心中的正义感。

最后,所有押送警察死光光,司徒浩南还是毫发无伤,在虎派崔系、李系小弟被误伤打死二十几个。

简单来说,十几个警察枪枪最大成果,就是打死二十几个混混,司徒浩南算是帮混混们报仇了。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从有人开出两百万刀,让我丢棋子去死开始,就有幕后黑手出招了,他果然不止出了一招!”

韩强殖确定,最先开枪,喊着为了大韩荣耀不能忍的那扑街,肯定是被收买了。

然后有其他傻缺憨憨真傻得跟着一起上了。

屁的大韩荣耀啊,军队指挥权都在阿美利不家爸爸国手里,官方统领是否能上位,也看爸爸的意思,就这,你给我谈荣耀?

阿美家大兵在南韩这里的犯罪事件,一点不比东京差到哪去,有几个大兵受到真正判罚了?!

还有,岛国既然有人在司徒浩南做事时,拍下了这么多照片,不管是巧合还是巧巧合,为什么岛国从没有电视台报社报道?

而他,却在二十几分钟前接到消息,有位报社社长拿下了大量照片,吩咐工人们在天亮前,加急刊印这些照片登报?

神坑,猪队友这么多,你让他怎么稳定局势?

很快,韩强殖就恢复过来,抓起大哥大重新拨号,“部长,出事了……”

等和战略部部长交流一番,他才建议道,“除了对外宣布、举母牌警车刹车失灵,引发连环车祸导致30多警员死伤外。”

“这一次新的警察们葬礼,再推给举母汽车也不合适,死了20多在虎派小弟,就让石东出出来宣布背这个锅,明天除了电视台和报纸报道消息。”

“我还建议让警方家属出来游行一波,抗议举母汽车的质量问题……等下我再去问问司徒浩南先生,看他有没有兴趣做空举母的股价,赚一点小钱。”

汽车刹车失灵,引发大型连环车祸,这个不是很常见的么?想想当初港岛陈家驹,为了抓两个小贼,就在荃湾一带引起大型连环车祸。

一次撞坏了五十几辆车。

司徒浩南这祸水,有越演越烈趋势,八成是举母老东西在指挥操控,那对方背点锅也是合情合理的。

他不知道是谁出200万刀收买他,可按照既得利益理论,浩南在南韩玩的越大,最先松口大气的是举母和也。

司徒浩南来汉城之前,一直在追杀举母和也,追的那位一路夺命狂飙啊。

………………

夜色逐渐消退的黎明时分。

一家豪华洗浴会所,西装革履的刘民仁走出会所,站在街边点烟抽了一口,才深吸两口气,“阿西吧,承敏哥真豪爽,我选择离开张会长这条破船,跟承敏哥,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刘民仁就是那个在昨晚帝日夜总会被在虎派带大队人马攻破后,第一个跑去找张秀基汇报的西装仔。

当时的张秀基竟然狂喜,得知自己人受伤惨重,对人都不怎么关注,反而在关注什么见鬼的方便面。

确定面没了还急着跑去求外援……

刘民仁随后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张会长身边,去见承敏哥了,那可是帝日派里张会长之下,崛起势头最迅猛,有取张会长而代之的希望的那位。

他身为张会长的一个亲信小弟,当然受到了不止一次的拉拢。

昨天晚上,在司徒浩南抵达前,刘民仁就在承敏哥招待下,喝醉烈的酒,骑最骚的马,快快乐乐一觉睡到自然醒。

就在刘民仁脑海中闪过各种思绪时,在他右侧的街道远处,突然就轰~大爆炸。

哪怕爆炸地点距离刘民仁还有两公里以上的距离,还是惊得刘民仁大惊失色,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等他急急张望几眼,才骇然道,“怎么回事?那里好像是警署啊,怎么会……”

承敏哥旗下的豪华会所距离警署都不太远?距离警署越近,就越代表着承敏哥的底气有多足啊。

真超级大佬把场子开在警署对面,才是另一种吊。

片刻后,刘民仁就看着一个风骚的男人,骑着摩托车狂笑着从街道、从他前方呼啸而过,对方就是从爆炸地开过来,再从刘民仁身前远去。

警署爆炸?人为的么?

不可能吧,谁能,谁敢嚣张到这种程度和地步?再狂的社团帮派,若没有官方照拂,你早就跪了。

目前的南韩黑白勾结,比港岛廉署成立之前的时代,更深更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