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不知道司徒浩南在抓人时,即便不知道目标在哪,也会超顺,举母和也和举母大孝找不到身边的“内鬼”,就有种寝食难安的滋味。

下一刻举母大孝建议道,“叔叔,不如除了我们家族的人之外,其他的精英全部换一批?”

举母和也冷笑起来,“家族内部,就绝对可靠么?”

大孝桑瞬间无语。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很惆怅啊,一旦被喇叭和司徒浩南等人追上,他们一群保镖的战斗力,根本没办法去指望。

只能指望对方心情好,可能不会杀人……心情不好那杀起来,他们全都有死掉的风险。

发展到这一步,大孝桑再次建议,“叔叔,我们做事,拦截了赵学延两批货,可不只是为了我们财团啊,这是在为整个巴统做事。”

外援呢?

总不能让其他大人物们,坐看他们去死吧?

举母和也无奈道,“我白天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那些老东西,没一个愿意出手的。”

“我甚至尝试过,请阿美家大兵出来做点什么,但也被拒绝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阿美家大兵身为岛国太上皇,战斗力还是有的,如果出来,说不定就会对司徒浩南、喇叭等人造成不小威胁。

可那是说不定!

阿美家大兵高层也不是瞎子聋子,咱就不谈赵学延本尊,战斗力如何了,那一个个倒下去的社团、财阀重要人物、警方团队就不说了。

现在是两个赵学延的走狗鹰犬,就打的岛国警方、社团各种血崩。

他们要是下场了,也连连吃亏怎么办?三百多名古屋数千警察里挑选出来的精锐,各种装备武器都是最先进,还被轻松打崩打残。

我派一个连队出来能做什么?派个营?派个团……你哪有那么大脸啊!

我不做事,坐看岛国人倒霉,自己还是快快乐乐吃瓜,当太上皇,下场做事,失败了……阿美家大兵损失多了,怎么交代?我是不是得下台?

那我凭什么下场帮你啊。

就司徒浩南和喇叭等人表现出的战斗力,淦,不管是野外还是大都市里,派多少人才行?

这还没计算赵学延本尊战斗力呢。

举母大孝茫然道,“出钱也不行?”

举母和也无奈,“我出到两亿刀了,还是没松口。”

他是很无奈,却不知道某个混血阿dan都在私下里向上司吐槽了,两亿刀当然很多很爆炸,但有钱也得有命花啊,我们每年顺顺利利收一波军费,再私下里倒腾卖装备,不也很香么。

就算几颗小小小蘑菇都卖不出两亿刀的价格,可一次不行多来几次就行啊,最主要是安全!

某个本就在和萨利姆团队私下倒腾蘑菇的上司,深以为然。

叹息过,沉默过,举母和也一咬牙,“花钱,既然司徒浩南去了南韩,那就祸水东引吧,暗中收买南韩那边的人,一定要把他最大力度的拖在南韩。”

举母大孝眼前一亮,“若是能把喇叭也引去就更好了,南韩那边可是有独裁君的,他们闹大了,可以出军队?”

举母和也无语的瞪了大侄子一眼,“你在想屁吃,什么独裁君,不过是高级黑手套罢了。”

在虎派李仲久还觉得司徒浩南一开局就杀20多警察,太不给官方面子,或许会引得某位大佬去镇压他。

毕竟那位大佬,真的在几年前,调大队镇压几十万人的游行示威,可……那只是一个社团混混的见识。

到了举母和也这层面,看到的就是另一种景象了。比如,一个曾经各种反对他独裁,想要皿煮籽油的反对党领袖,原本是判死刑,后来改刑期,再到出牢房真的自由了。

还组建在野党,去年的议员选举,在野党就强势击败独裁君支持的党派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位独裁君还能在自己位置上坐多久,几个月,还是一年半载?反正他的形势已经算是焦头烂额了。

若位置都不保了,你觉得他会在乎一波小警察的死伤?

在一个问题,南韩军队最高指挥权,在阿美利不家爸爸手里……没有阿美利不家爸爸允许,他根本指挥不动。

几年前某次大镇压,没有阿美爸爸点头,他就做不了,现在他不断失势,给敌对派让步,也是阿美爸爸在操作。

某爸爸已经不喜欢他了……

事实也如举母和也说的那样,现在的某位,一直到明年就是他一步步被限制权力,失去权力,再直到后来的寺庙隐居,穿囚衣。

司徒浩南别说杀几十个警察,他在南韩炸几个警署,只要能转移民众注意力,比如甩锅天然气爆炸,那么……某位独裁君估计都懒得多看浩南一眼。

我贪污了辣么多财产,还得一步步转移,防止被清算呢。

社团厮杀狗咬狗,关我屁事。

那位是定期向二星、现代等财团索要保护费的,他完了以后,二星财团等巨无霸,才成了真正的无冕之王。

薅了二星等财团那么多年羊毛,也就别怪会穿囚衣了。

不过南韩的囚衣问题,都是洒洒水啦,穿几天就特赦,基操勿扰。

如何把司徒浩南困在南韩?

司徒去南韩,不就是因为一个李仲久砸了赵学延的方便面么?等他收拾完李仲久,那就……花钱雇一个人,冒自己老大的名,继续砸赵师傅方便面?

你处理了第一个,马上蹦出来第二个第三个,呦呵,这是超级欠收拾?那就有的司徒浩南玩了。

冒出来的人足够多,说不定喇叭也得跑去。

那他举母和也就暂时安全了。

想到这里,他再次看向举母大孝,“你去网络一批美人,不只是咱们大和,也要有南北韩,西洋大马,准备好了去送给赵学延试试,问题还是出在那位那里啊。”

“另外,吩咐人把赵学延两次被扣的机器、制造材料设备,用我们举母的渠道送去港岛。”

“八嘎,那么多人见死不救,不管我,就别怪我不讲规矩了。”

真特么心累,他活了这么久,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他出生和成长年代,就是举母汽车借助二战飞速发展壮大时,那时期的岛国男儿……即便战后,一段时间过得小拮据,可他们又不用被清算。

半岛战争开始,岛国又开始腾飞起飞了,举母同样再次起飞。

直到现在都有着用财富买下阿美利不家,买下全世界的口号了。

被几个港岛恶棍欺负成这样,欺负他一个老头子?太不讲武德了啊。

………………

汉城的夜幕依旧深沉。

韩强殖洗过澡后喝了杯咖啡,精神振奋了一些,才抓起电话拨打,片刻后,他若有所思的嘀咕起来,“江东区警署不再派警察去抓捕司徒浩南,而是全城搜索李仲久的下落?”

“认输了?”

“倒也算明智,真正的高层,不可能对司徒浩南在岛国的战绩毫无耳闻,无非是司徒浩南过来之前,没人相信那些罢了,都以为水分太大,夸张的有些类似神话了。”

“可他轻松在汉城实现百人斩……毫发无伤,说明他以前各种战绩,水分没那么大,没水分……再对着干,要死多少人?”

只要没有更高层的强势命令,那聪明人就不会非要怼死司徒浩南。

一个是东京杀人盈野、还杀的名古屋几百个家庭哭丧的凶神,另一个,只是一个小小的在虎派混混?

用屁股都知道该怎么选择啊。

至于更高层??

韩强殖摸了下后脑勺,有点迷,现在的局势他越来越看不懂了,总觉得某位大佬,有倒台的趋势。

要不要哪天找个寺庙拜一拜?问一问神明,那位大佬会不会倒台?

身为汉城大检察厅青壮派检察官,韩强殖已经算是这个国家高层人士之一了,表面上的大佬会不会倒台、谁有概率成为下一个,对于韩强殖来说,都是很关键的。

提前抱大腿赌对了,自然飞黄腾达一帆风顺,赌输了就要靠边站了。

检察官们,绝对是平民小民实现阶级跃迁的最佳途径。

现在还没有开启,但很快检察官们就可以抓捕审判统领、审判财阀大佬了……和港岛的正经警察只能抓抓社团大哥对比,南韩这边检察官权限的确更牛的多。

检察官为什么这么牛?因为独立,理论上他隶属于司法部,然而司法部完全没权利指挥检察官。

其次是,起诉权。

比如李仲久当着警察的面砍了张秀基一刀,还当街遛鸟,警察抓人……这时候蹦出来一个检察官,这案子放一放,我有他用。

警察只能放人,单独的警察没有起诉权……你催?检察官拥有不提起公诉,延迟起诉的权利。

啥也不说了,我做事你不懂,你级别太低,等我缓个十年八年,在搞这个案子。

警察只能干瞪眼。

所以理论上李仲久伺候好了一个大检察官,他基本横着走了。

检察官的权利也不止于此,他要办案子,你是哪个辖区的,就可以直接指挥该区警方做事。

一个普通检察官,给你一个小警署署长都不换的。

若进入大检察厅,成为总厅一员,那更站在了南韩所有检察官体系最中枢了。

这个位置……

韩强殖还在思绪飘飞,新的电话就来了,等他接通后,简单交流几句就震惊了,“真的?阿西吧,你让我考虑考虑。”

挂掉电话,他真是惊呆了。

他是社会上层,站在这个国家上层的一员了,同样是高薪,钱权都很嗨,但谁会嫌钱多呢?

韩强殖在南韩一个港口城市,养了一个黑帮给他赚钱。黑帮能做什么赚钱?什么违法就做什么。

那个黑帮老大金应秀,几天前才上供了一笔财富,不多,几万美刀而已。

月入这个也不错啊,何况还是外快?这还是韩强殖野心更大,不想让手下发展太大太强,太吸睛。

越是强大越吸睛,代表受人关注度越高,他还想更上好几个台阶呢。

现在就是有个知道他底细的大人物,说听说你在外面养了个野狗帮?有人愿意出二百万美刀,让你把那个帮派老大,送出去送死。

只要他抢劫焚毁一批赵师傅方便面,再公开发声表示一下对赵师傅的厌恶,二百万刀马上转给你。

保证干净。

月入几万刀的黑手套,一年才几十万刀,现在这是有人要二百万买断?

以他的身份地位,毁了野狗帮金应秀就一句话的事,再捧其他人上位轻而易举,还是那句话,黑帮出头不就是拼杀搏斗各种狠?你杀人,起诉权在我这里,我缓几年在起诉……

培养黑手套,对地方监察厅的普通检察官,都是小事一件,何谈大总厅?

“淦,钱虽然很诱人,但我觉得这里面坑比较大,我把握不住!”

思来想去,韩强殖压下了贪念,他是很贪,但也懂分寸。

不过韩强殖又嗅出了另一种味道,他能克制,其他人呢?相信背后出钱的人,不可能只找他一个。

这是有人在撒钱刺激司徒浩南大开杀戒。

南韩的天,怕不是很快就要乱的一塌糊涂了。

就算李仲久落网,被搞定,也会有新的事件发生。

………………

夜色下的汉城江西区,李仲久正要登上一艘货船跑路,就突然间,被各种强势探照灯打脸,一瞬间被刺激的失明,还有大量警笛声响起,李仲久破口大骂,“混蛋啊,李民勋,你出卖我?”

骂声里,好几道奔跑声响起,在快速靠近他。

等李仲久捂着眼转身,一个身手迅猛的警察快速上前,一个擒拿过肩摔,就把李仲久摔得七荤八素,瘫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某警察再拿出手铐,铐住了李仲久,才一巴掌接一巴掌抽在他脸上,“阿西吧,解决不了司徒浩南,我们还解决不了你?”

“你个蠢货,给我们警察厅带来这么严重的损失,还想跑?”

李仲久原本是想慢慢找那些打杂过方便面的小弟,等着看江东区某别墅,警方的后续动作呢,等着等着,看不到大队继续出击,只听说有警察打白旗过去交涉,想让伤者先走,人道救援下。

他就知道坏事了。

警察厅竟然不怕丢面子,死伤那么多,还不全力做事?

那还等什么,真的像石东出说的那样,带着兄弟们去认错?别闹,还是赶快跑路。

然后,就这样了。

等他逐渐恢复视力,疼痛感也在减轻中,看到前后左右,乃至江面上,至少站着上百警察,全副武装,李仲久都想哭了。

太过分了!

我只是抢地盘时不小心打砸几碗或几箱方便面、速食面,至于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