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几天后,文京区落樱电视台,赵学延刚一进门,就见周朝先一脸激动的跑来,“延爷,又涨了,咱们报社今天到现在,已经卖出去150万份报纸了。”

“这才早上八点多,我估计全天能卖出去200万份起步了,这个成绩持续下去,应该可以在十代表故事结束前,把日销量稳定在三百万以上。”

距离赵学延让唐牛打电话回赤柱已经一周多了,电视台负责人已经选出来了。

台长当然需要一个有智慧有领导力的人,八面玲珑的人,周朝先……

赵学延刚听到小周的名字时,也很吃惊,你这扑街不是在绿岛修地球么?怎么会出现在名单里?

等他一问才得知,是在港岛住院治疗枪伤的侯局长,得知了延爷在东京需要找人才做事,赤柱开招聘会?侯局长觉得他也可以帮帮忙啊。

发动关系回了弯弯,在绿岛那里请囚犯老大们写应聘书。

周朝先就以很优秀的笔试成绩,脱颖而出。

小周的应聘书放在鬼见愁面前,阿仇加上他小秘书陈兆康都一致认为,小周是全方位全盘考虑,都很出挑的台长人选之一。

是之一。

鬼见愁提供了十多个名单。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无非是赵学延得到那些名单,再一一对比大家的笔试成绩,考虑其未来发展,才选了周朝先来当台长。

这货,先不谈他之前怎么在绿岛修地球,说未来,想要竞选委员洗白自己,哪怕一次次被侯部长这后台大靠山戏耍、玩弄,诈骗,他甚至玩到了退党的地步,不需要侯部长的支持了,还能成功竞选成委员。

不管是发展自己的势力,黑道上横行霸道,还是在公众面前做慈善,搞演讲等等,周朝先真是一个人才啊!

谈帮派大哥的统御力,他很强,谈洗白做表面功夫,也是大才,以前没做过电视台传媒之类工作,一边做一边学,赵学延还是挺看好他的。

当然,周朝先能从绿岛拿着工作签证来岛国,肯定是有人帮他换了新身份,干净的。

他在绿岛蹲两年了,什么时候能出来也不知道,等他得知了,只要计划书写得好,应聘书写得好,就有机会出狱,还能攀上一根金大腿?风风光光去做电视台台长?

周朝先为了这个机会,也是很拼很珍惜的。

赤柱延爷,以前他留在绿岛,对这个名字还不怎么清楚,但他知道侯局长,那是未来弯弯一号的秘书出身,现弯北地政厅局长。

侯局在弯弯就是了不得的金大腿。

能让侯局巴结的大腿,又该有多粗?以前在牢里时,还只是各种憧憬,真的来了东京,一步步了解延爷的恐怖,周朝先都想跪了,这种大佬,和他以前混的都不是一个级别啊!

对外已经改过名字的落樱传媒集团,现在在岛国的前景一样让周朝先激动的厉害,几天持续播放,电视台只要是播走近法制的节目,收视率一直维持在40%+,最高50%+。

当然,这收视率只是指关东圈。

而落樱日报更吊,开业几天,就冲着日销二三百万份去了,落樱传媒集团的股价市值,都在短短几天里,从一亿多港币的盘子,飙升到九亿多了,还在增长。

跟着这样的超级大亨做事,周朝先太珍惜这份机会了。

在他激动的话语下,赵学延笑着摆手,“淡定,已经实现的成绩不值得再为它多激动,你现在是台长了,该好好考虑,如何长期稳定住走近法制的节目效果。”

“十代表的事,要不了多少天就该进入尾声了,结束后你怎么操作?”

“还有,走近法制只是一款节目,新节目呢?”

落樱台目前这么火爆,股价这几天怎么才升了五六倍?就是因为外界也看到了它的不足。

不管节目收视率,还是报社销量,都因为一个事而起,电视台最强收视率在关东圈破五十了,但一天时间,走近法制才占多少时长?

没有其他王牌节目时,落樱电视台大部分时间段,收视率依旧在百分之十以下。

有程氏集团程乐儿、山口组等大势力捧场炒股,加上一波波股民韭菜跟风,才只涨到九亿多港币市值,就是,它缺乏新的吸引人的王牌节目。

再多几个王牌,类似走近法制那样,信不信还能在九亿多港币市值的基础上,继续翻倍?

周朝先忙不迭点头,“延爷教育的对,我一定全力拿出最好的节目,我现在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十代表故事后,联系东南亚各地的黑白两道,专门拍摄各国通缉犯的近况,能否有吸引力?”

“当然,咱们电视台、报纸目前都在岛国,所以应该多拍摄岛国通缉犯的现状近况,据我所知,九龙城寨就有不少岛国跑路的通缉犯。”

“播放一下通缉犯的被通缉原因,若苦主还在,也会炒作出不少热点和关注。”

赵学延惊讶道,“猛一听是有点吸引力,可以,这样的策划多多益善。”

他已经让唐牛记下了,讨论下女性当自强事宜,能否办成一个好节目,但这个事,明显还在讨论中,策划中。远没有走近法制来的高效。

问周朝先策略时,他也以为小周会说些和女性当自强相关的点子,发表一些意见,真没想到小周很有自主开拓性啊。

周朝先也大为激动,能得到延爷认可他太兴奋了,就是在他绞尽脑汁想补充什么时,两道高大身影从外面走来,看见赵学延就恭敬的招呼,“延爷早上好。”

赵学延点头,“早,你们过来这几天还习惯么?”

周朝先是台长,谈谋略、统御力、面子活等实力不俗,但让他上阵搞事,武力值就拉后腿了。

赤柱选拔了两个副台长,一个是丧邦这扑街,另一个是前洲际酒店的顶尖杀手约翰·威克。

那个因为一条狗被杀,掀翻洲际酒店毛熊理事所有人的狠人。

说来当约翰·威克也表示要写应聘书,应聘时,鬼见愁都茫然了,你一个鬼佬还想和我们抢生意?赤柱里很多囚犯也炸锅了,机会本来就难得,罕见,我们这么多人互相竞争已经很难了。

你一个鬼佬也想搞竞争?

约翰·威克却据理力争,他自荐了两个理由,一个是目前的地球各国社会形态,华人地位普遍偏低,他本身不敢歧视什么,毕竟他在延爷手下走不过一招。

被抓后,也是被鬼见愁各种血虐的渣渣……

他自身不敢歧视,却在理智描述,在岛国社会,他这个白人身份在很多时候,能更方便做事,当然,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优势,但谁会相信延爷的事业版图,只固定在亚洲?

日后若走出亚洲,走向阿美利不坚和欧罗巴,谁还能比他更熟悉环境?他毕竟是洲际酒店最强杀手之一,流窜全世界作案属于基操。

这两个自荐点,让赵学延多了些认可。

约翰·威克刺杀过他?

其实当这货,明知道赵学延战力恐怖,辅助他的手下不停劝着他先绑架赵学延的女人……约翰还坚持不殃及无辜,选择正面硬刚。

这个事,还是值得赞许的。

管理电视台,甚至偶尔监管一下落樱日报,文的有周朝先,武的有丧邦和约翰·威克,实力很不错了。

有一说一,赵学延不给开挂的状态下,一个丧邦能打一班喇叭,约翰也能血虐喇叭小组的。

换了那个胡萝卜史密斯?曾经打的岛国警方见了他都不敢围堵,只敢放人的喇叭,估计可能被史密斯一根胡萝卜捅死。

丧邦和约翰·威克的武力值,得王建军或李富、李杰之类来才能旗鼓相当。

同样的,丧邦和约翰两人也是拿着假身份搞得工作签证来东京的。

站在大办公室激动的聊了几句,丧邦突然一拍大腿,“嘿,延爷,你不知道我昨晚多懵逼,我竟然在新宿区遇到了一个和我长的超像,像是双胞胎兄弟一样的家伙,那家伙叫藤田康介,说是环球精英体育中心的跆拳道主将。”

“他爷爷还是一战时的军官呢,听说是被陈真打死在了虹口道场。”

“我一听就恼了,我可是正宗华人,怎么能和一个岛国扑街那么像?和他约架,然后把他揍得进了医院。”

“警察原本还想抓我呢,等我亮出来自己的工作签证,他们才劝藤田康介那扑街和我私了。”

赵学延,“……”

看着谈兴正浓,眉飞色舞的丧邦,看看对方的小平头和脸?藤田康介,环球精英体育中心跆拳道主将,以及被陈真打死的军官?

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赵学延最终把回忆定格在了“不是,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环球精英体育中心不是在港岛……

不对,破坏之王故事发生在90年代,那个位于旺角的体育中心,最核心部门是什么?柔道、岛国剑道、空手道、西洋拳、跆拳道。

这格局就不像是华人投资建起来的体育中心。

故事发生中后期,断水流大师兄,那也是环球中心从东京请回去的部门主管。

破坏之王里,绰号魔鬼筋肉人的鬼王达,履历也很辉煌,1974年第一次在东南亚自由搏击比赛里获得冠军,1980年击败岛国重炮手雷龙。

81-83年连续三年打败所有日本空手道高手,被称为空手道克星,直到1988年华岛比赛,鬼王达才败给断水流大师兄的师傅,被打瘸了腿。

然后开始销声匿迹,躲在港岛过起了坑蒙拐骗的日子。

现在1986年,鬼王达还是那个风骚无比,镇压在岛国空手道天空的魔鬼筋肉人呢。

断水流就更晚了,91-93年才是他连续三年夺得全岛国空手道冠军的时代。

思绪翻飞片刻,赵学延突然道,“丧邦,你想不想搞个兼职?”

丧邦啊了一声果断道,“延爷尽管吩咐,我什么都敢干。”

赵学延笑容灿烂,“你和藤田康介那么像,双胞胎一样,那有没有想过顶了他的身份……装作一个纯正的岛国人,然后在明年竞选东京都知事?”

“一旦竞选成功,你就是东京都市圈最大那个,手下十几万公务员当你小弟,全国税收的四成以上都由你支配!”

他这几天,一直在思索,走近法制里报道的十代表事件,十个被阿美家大兵欺压血虐的岛国悲惨市民代表事件,这么大红利便宜谁?!

不管谁收割走都是一股恐怖的威望。

若能交给手下人就太好了,可他手下,想要明年去竞选东京都知事,没几个人有那条件。

赵博士甚至考虑过松本美智子,那是个女人,岛国人超30岁。

割走这一波红利,就算明年竞选不上东京都知事,有落樱传媒集团各种帮你造势、宣传,日后选个国会议员也不难吧?

定个大目标。

我是华人,在岛国当不了破皇,也不合适当首相,但东京都知事、爱知县知事,大阪府知事,若全是我的人,连任几届,中低层公务员骨干大把我小弟……

这目标有些疯狂和离谱。

可世界本来就是这么荒诞啊,阿美利不家国父路易十六都愿意拿自己的皇位和性命帮助阿美家独立,那是什么样的精神和节操?

后世死伤几十万,或者更多的某事件,不管病的死的有多少,阿美家还天天喊着自己是抗疫标兵和先锋楷模。

不管死伤多少,只想用甩锅大法污蔑人。

谈惊奇,只有白象可以和阿美利不坚过招。

基于世界这么荒诞不羁的原因,赵学延都觉得,自己都有外挂了,就算哪天跑去竞选阿美利大统领有难度。

另一种形式的帮岛国人过上一点“好日子”,总不是太难吧?如果哪天福岛知事也成了赵博士手下员工,核排放肯定不会排向太平洋,自产自销多应该啊。

赵博士做主的话,那岛国一定会暴起反抗阿美家的剥削和压迫,再有任何大兵欺负岛国人,一个接一个全部按律法判刑,争取最早驱逐阿美家大兵,再不济,也要停了军费上供,反向阿美家索要地盘租金。

在他话语下,丧邦有点懵,这个话题,跳跃度?

周朝先激动了,身子都哆嗦起来,“邦哥,岛国税收每年都是万亿起步,万亿啊,你随便指定几单官方工程,我们都比开印钞机还赚!”

1990年岛国泡沫巅峰时,一年国内税收总和60万亿円,现在还没到那程度,但正在向巅峰快速冲刺中。

四成多被东京都知事支配?!必须说明,岛国的制度是地方自治!

宪法保护,地方官方和中央是平等的,猛一看东京多得是大佬官位比知事高……但你没几个权利干涉我自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