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新的一天。

赵学延从豪华大床上醒来,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服务生送来的报纸。

这些报纸当然属于行业内顶流,而众多报纸,被摆放在最上面的就是一份落樱日报!

昨天晚上刊印一百万份,免费发放的落樱日报,自然早就送出去了,报纸上刊登的早就不是一个受阿美利不家大兵欺压的市民了,足足罗列了十个。

被强の侵犯,目前犯加被打断腿的青年是重点报道,此外还有一个酒吧冲突被大兵打成残疾的,媳妇崇洋媚外主动送绿帽子,被大兵调教成疯子的……

十个受害者或其家庭,都是小市民。

在以前的官方报道追踪里,那些施害者大兵也都受到了应有惩罚,可落樱日报却拍摄了大兵们近况,各个都很好,活蹦乱跳各种玩,其中受惩罚最严重的大兵,无非是被驻军从岛国,调到了南韩。

这就……

他六点多的时候就接到了唐牛电话,今天第一次刊卖的落樱日报,销量短时间就飙升到了八十万份,还在增长中。

看了上集的岛国市民,想要追看下集,追看后续的还是很多的。

哪怕从昨天下午落樱电视台被禁播那一刻起,很多聪明人已经想到了,有些事压不住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也会有其他电视台、报社之类,去采访受害者、追踪报道施害者大兵们。

受害者本身,家属还是公众资源,其他电视台都能采访,探访,施害者大兵们,就属于落樱电视台加日报的独家资源了。

这是赵博士花了钱,从阿dan和他上司那里买来的。

你说其他报社也可以花钱、加钱?不,你问问阿dan,他和他背后的上司,是那么容易收买的?

若非赵学延武力值太恐怖,手下们随便浪一波,就能打崩一个强力社团,穿着防弹装和长短枪、M72,都未必干的过赵总手下,那早在福山胜平拍蘑菇交易被发现时,就有人用非常规手段打击赵总了。

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只有钱不行,别人会把你当做散财童子,抢你。

必须拳头也得足够硬,才能获得平等交流对话的机会。

其他电视台、报社等等,想要采访一个个大兵,根本不被允许,还得先等赵学延点头再说。

第一份报纸吊起了东京市民的激情后,第二份,快速向着百万份的销量冲刺,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了。

抓起今天的落樱日报,也算是这个世界第二份落樱日报,赵学延入目所见就是,“恭贺落樱放送走近法制栏目解禁,收视率高の时段破百分之四十。”

落樱电视台节目解禁,也是昨天下午,报纸还在印刷中,越来越市民走上街头支持赵总的事业,禁播它的总务厅某官员,都快速变了风向,让他继续播放了。

一档法制栏目,一期两小时,能在播放、禁播、在解封后,在关东圈的收视率,生生从1%,一路杀上40%+,绝对是超爆款节目。

若非那时候股市都收市了,估计落樱的股价还会再冲锋几波,岛国股市开盘时间就是上午9点至11点,下午12点半至15点,这是东京时间。

收市的太早,才没有被各种大事影响太深。

赵学延估计,今天的落樱股价,肯定会大飚一波,他只是搞这个传媒集团,身价都会快速膨胀一番。

关东圈收视率40%+啊!

又搞起来一份日销可能破百万份的日报。

这样的消息若不能刺激股价腾飞几波,那才是搞笑。

要知道上一部岛国神剧国民剧,最高收视率足足62%+。1965年的小吉展诱拐杀人事件,当NHK电视台对事件展开报道时,最高收视率足足59%!

昨天的走近法制栏目,最高飙升到40+,不是它的极限,那是开台第一波,估计今天进行第二期时,收视率还会飙升。

它报道的内容比21年前的小吉展诱拐杀人事件更劲爆轰动多了。

他现在只等着收视率继续飙升,股价飙升,享受成为传媒大亨的结果了。

浏览着日报边看边吃早餐,吃着吃着电话响了,“赵总,有个叫森川佳正的人想要拜访您,对了,他说他是东京都知事。”

赵学延思索几秒开口,“让他进来吧,你也一起来。”

东京都知事?

岛国的都、道、府、县是平行的一级行政区,这和阿美利不家的州一个性质。

东京都知事,类似阿美利不家的州长。

相反,东京市长,是东京都知事的下属。

必须说明,在岛国,县知事是大于市长的。

某县之下有多个市、好多个町,是常态。就说大名鼎鼎的名古屋都市圈,是和东京都市圈并称的存在,那里最大的官方机构是爱知县!

县知事是老大,其手下足有三十多个市长。

东京都知事往往是一个比首相都滋润许多的位置,管理东京23区,三多摩地区,以及太平洋上不少岛屿。

三多摩地区就有二三十个市,加起来也有几百万人口。

东京都十几万公务员加几万警察,全是归知事管的。全岛国一年税收的四成,都是这位知事在分配。

全国四成税收,他一个人支配!

这位置比首相都滋润太多了。

片刻后,等四十多岁的森川佳正和唐牛一起走进客房,这位还没开口,赵学延就起身道,“知事先生,东京都身为一个全球一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给人的初印象实在太糟糕了!”

“就说昨天,我花费大量资金改组的电视台,为什么无缘无故被封禁?若非有不少热心市民游行倡议,恐怕我的电视台至今还没办法开播吧?”

“东京就是这样对待外来的国际友商?”

森川佳正笑容微滞,随后无缝衔接,“抱歉,赵总,实在是斯米马赛。”

赵学延无语道,“只道歉可不行,你都不知道昨天的禁播事件,对我造成了多么大的心灵伤害。”

森川佳正微笑道,“那该怎么样,才能弥补赵总的精神损失?”

赵学延开口道,“身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我觉得你们东京都知事,竟然规定非岛国人不能参选,这一点太封建了,能不能改一改?就像,我们这些国际友人也可以参选,竞选?”

森川佳正差点闪断老腰,“赵总真会开玩笑,哈哈,哪怕是自由世界的灯塔和旗帜,阿美利不家那里,想要竞选市长、州长议员等等,也必须先要成为一个阿美利不家人。”

“如果赵总想要竞选下一任东京知事,不如……先加入我们岛国籍,在等上一些年?”

东京都知事位高权重,比首相的小日子还滋润的多,但是竞选条件真的不高,守法公民、30岁以上的岛国人,都可以竞选,哪怕你常年不在岛国内也行。

竞选时缴纳几百万円保证金,若有效选票不足十分之一,保证金没收,够了,即便落选也会还给你。

几百万円,要知道全年1美刀还等于240円呢。

竞选条件简单,所以赵学延就在之前回想起了,后世网络上各种选民那群魔乱舞的景象,乱到什么程度?有奇葩选人把自己打扮成二次元画风,喊着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合法化口号的有。

喊着大麻合法化口号的也有。

至于选人出身就更乱七八糟了,牛郎转行后跑出来竞选、还有竞选直播时突然豪情大发脱光光,只差直播遛鸟的候选人……把纸尿裤套头上玩行为艺术拉票。

回忆起了各式各样的奇葩事件,他才会开口这么说。

未来那么多马叉虫都可以竞选东京都知事,想要成为那个手握岛国四成税收、麾下十几万公务员的人,他只是没有岛国国籍,竟然就不能竞选?

这也太不合理了!

自由世界怎么能搞这种歧视?

只要选上,至少在这86年时期,从二战结束至今,选上的知事还没有半路下台换人的先例。

选期都是四年一任,一个人动辄连任几届也很常见。

森川佳正话语下,赵学延连连摆手,“我没兴趣改国籍,再说也不值得,要是皇位能让我兼职下倒是不介意……算了,阿牛你有兴趣么?明年就是新一届知事选期,你现在换成岛国籍,到时候年龄也够了。”

“咱们落樱传媒集团,到时候集体给你宣传发力,说不定真有机会接森川先生的班。”

岛国皇位他兴趣都不大,要是哪天能竞选阿美利大统领,倒是可以考虑下。

森川佳正,“……”

他才干了两届知事,还有信心继续在多干几届的,你当着我的面讨论这些,合适么?

但不得不说,以落樱传媒现在的发展趋势,真要是开动起来宣传一个选人,他还是很有压力的。

我是谁?我在哪?我来这里是做什么?

几秒后森川笑着开口,“赵总,我这次来是特地想拜访、认识一下您……”

淦,他就是发现了落樱的崛起,想来商量着摘一个桃子的。

就是,替那些被大兵们侵犯过的市民,讨回公道和公义,在舆论最沸腾的时候,若能把那些施害者大兵,一个个抓进警视厅,送进岛国监狱,妥妥属于最高光场面。

他都能想到,一旦做成,明年的选举根本不会有任何波澜。

可你赵学延,开口就想推自己人上位?抢我宝座?这不合适吧。

想到这里,森川果断道,“赵总,昨天落樱台能那么快恢复节目播放权,顺利开台到现在,我也出了点力。”

连山口组的草刈朗,在知道某件事后,都吐槽某些禁播电视节目的人太紧张,脑子还不大灵光,随便花点小钱,搞定阿军高层……高层丢几个小兵出来送死,平息民愤很难么?

谁做了这事,就是威望暴增。

聪明人,就该跳出来做事,收大礼包啊!

草刈朗是个黑二代啊,都有这种脑子,哪怕他是受了一二十年前港岛陈志超的启发,也足以说明这些事,不难被想透。

森川佳正就是那个行动人。

赵总突然骚的想推他自己人上位?这……这还能欢快的玩下去?

要让一个港岛人在明年接他的班,替东京都支配全岛国四成税收,指挥十几万公务员做事?那岂不是彻底翻天了。

想到这里森川佳正急急道,“赵总,其实,从有知事这个位置到现在一百多年,还没有出现过非大和知事。”

赵学延若有所思,“是么?那阿牛你娶个岛国媳妇?都不用改籍了,到明年咱们捧你媳妇上位,唯一遗憾的是,你得娶三十岁以上的。”

森川佳正,“秀逗麻袋,二战以来,也从未有女性胜任这个职务。”

赵博士不信邪了,“都20世纪80年代了,岛国还这么封闭不开放?看不起女性?有了,阿牛,咱们台不是还缺栏目么,让人讨论下再开一档女性当自强的节目。”

不是森川提醒,他都忘了,一旦给女权于大力支持,那风浪可以是坚韧励志,让人叹服敬佩,也是可以变的很妖魔的。

只要把这个节目炒起来,落樱电视台未必不能长期把持电视节目选择权,众所周知,岛国的家庭妇女,很多都是全职。

唐牛立刻掏出了自己的小本本,把赵博士的话记了下来。

森川佳正,“……”

还能不能聊天了啊!

他是来拜访示好结交的啊,为什么就成了力保位置的谈话了。

或许赵学延说什么他想以华人身份竞选、让唐牛改籍竞选,或者娶一个岛国女人选……有点飘,像是在逗人玩。

可,可你真的想操作,收一个传统正经人当手下,30多岁,是他们的大和籍,只要乖乖听赵总指挥,传媒集团全力捧你,你起飞的基石,都已经铺好了啊!

那也绝对会对森川佳正形成庞大而有威胁力度的冲击。

没办法,半殖民地的悲哀就在这里,想想晚清时代那边大佬怎么跪舔白人的?森川以前对于很多犯罪事件也是冷处理,不敢揭盖子。

可不敢揭不代表那些不存在。正常轨迹里近十年后都有阿美利不家大兵轮小学生的事迹。

一旦有强力人士插手,还能和阿军高层达成共识,这就是惊人的红利了。

他能怎么办?模仿赵总,也联系几个高层,找另一波犯罪分子配合其他电视台模仿一波?模仿……干死原创的概率并不是很大。

这一刻森川都想骂娘,是谁送给赵学延电视台的?形势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这货来岛国,不是处理房地产被敲诈、强买强卖的事么?你怼死三合会就算了,和我抢工作是几个意思?

这发展的也太跳跃了吧?!

就荒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