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高仓新一惊愕中,伊藤正孝再次拿出验钞机,对着那燃烧时发黑烟的伪刀检验,结果还是轻松过关。

等他找出验钞笔,这东西就是根据化学反应做事,随意在钞票上画一笔,颜色会变,美刀专用纸的颜色,和其他纸张显示颜色都不一样。

“这真是世界上最杰出的艺术品!”

“最伟大的艺术品,高仓桑,你说对么?”

此刻的伊藤正孝,手里能有港版超级伪刀,当然是谭成和小马杀来了东京的缘故。

三天前那个上午,高仓新一就在指挥下来采访他,他也当场跑路,想着联系中间人,想到了宋子豪头上,一联系……港岛那边就知道了延爷在这里做的事了。

买了个电视台?

派记者采访伊藤正孝,那就出点力让伊藤接受采访呗,拿出点超级伪刀让伊藤小伙涨涨见识,给他一个前进动力。

得到了好处和致命诱惑,伊藤正孝自然是欢天喜地来做事。

凹版印刷机来自西亚、油墨来自白象,电板港岛有人自己做,纸张,这是花钱雇人在阿美利不家打劫出来的美刀专用纸!!

他们雇人打劫专用纸,这个费用,其实不比花钱雇人打劫银行小太多。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专用纸在那边的受保护程度也是很高的。

可港岛谭成团队,还是心甘情愿去做这些事的,为的就是先印一版超级伪刀,试试水。

不管延爷在教育指点他们的时候,说的多么天花乱坠,不见到实物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不踏实。

打劫出来一波专用纸,印一波假刀,投放市场试水,这才是真的有了超级踏实感。

当伊藤正孝对高仓新一炫耀、以及进行后续的文字采访时。

中央区街头。

小马从一家瑞士银行分部走出,眉飞色舞的对路边的谭成打了个响指,“搞定,又一家银行存款一百万刀,新开的不记名户头,等雇佣一个专业经纪人,从账户里调钱,随便在股市或外汇市场转几圈,那就是属于我们的真钱了!”

“这比以前洗钱方便太多了,哈哈哈,延爷万岁,真的太强了!”

谭成都忍不住掏出一根雪茄给小马哥点火,“以前销货,真假比利1比20,一万假刀只能兑换500刀真钱。”

“我们雇佣人打劫一吨专用纸再运回去,也花了近千万美刀,可印出来后,送去一家家银行存钱,直接入柜,等于接近9000万刀的收入!”

“赚的太大了!”

花了近千万刀,七千多万港币,才把那一吨美刀专用纸运回港岛,这成本不是一般的夸张。

可你重新算一笔账,就知道他们赚爆了!

一吨纸印100面额的美刀,差不多能印9000万。

以前他们就算印好了,一比二十的交易额,卖出去落到手也才450万刀。

现在呢?拎着一个个箱子,去不同的银行开户存钱,过了银行柜台那一关,那你存一百万,就是实打实的一百万刀入手!

短短几天,小马和谭成团队已经在东京各种银行里,不管瑞士银行还是阿美利不家的各银行,陆续存了四五千万刀,还全是账户上的数字,只要再请金融人才,各种操作转账,股市和外汇市场滚几滚,什么都有了!

银行存钱,验钞是必然,但验钞一般都是验钞机、验钞笔试试就行了,谁见过一张张核对编号数字的?

这种钱来的太快了,快的谭成这种野心派都有点心惊胆战。

小马吐一口烟圈,大笑道,“伊藤那扑街都上电视了,等等还会上报纸采访,咱们也得加快速度,说不定银行今晚或明天都会反应过来,可……”

“咱们的假刀全是在东京出货,到时候即便CIA做事,也是大把人手洒进东京,有伊藤这背锅侠,太帅了!”

伊藤即便知道自己可能背锅,也没办法,他没有专用的凹版印刷机,没有变色油墨,即便他也去雇佣人在阿美利不家抢专用纸,那又如何?还是得交给港岛前辈们帮他印。

小马等人只是承诺,等他搞到纸张后,收点费用就愿意帮他印,伊藤就屁颠屁颠乐的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实在是,这种超级美刀太赚了!

港岛销假刀,以前是一比二十,伊藤正孝这里也是啊。

我没钱,就自己印。

印的质量太差,肯定赚的不是很多,玩假钞的人,把自己玩亏损的都不罕见。

有人愿意帮印出来和真刀一比一比利的家伙,你就是交钱也得印啊。

反正在今天之前,伊藤正孝身为全岛国最大的假刀头子,本就是警视厅乃至CIA死盯的目标和对象,等出现超级伪刀他背锅,也无非是被死盯的程度又加重几番。

资本的世界,一旦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大佬们绝对愿意犯下任何罪行,冒着不惜被绞死的风险做事。

印假刀这块,你觉得只要利润足够,犯罪界大佬会怕风险?

就在小马笑着感慨时,马路边远处的街口,突然就出现一群游行的人,这群人穿着各式各样服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起来风格很混乱。

打头的人,举着“我们要看落樱放送”的横幅,其他人也纷纷拿着或大或小的纸牌,都是一边走一边呐喊。

“落樱放送!岛国良心!”

“总务厅电波监理审议会,违法取缔落樱放松,打倒这群卖国贼!”

“支持落樱放送,打倒卖国贼!”

………………

这一群身影人数不算多,连三十人都不足,但各个都是群情激奋,就像是被推倒房屋、铲平住宅的人一样震怒。

这还真不是赵学延安排人雇佣的。

是落樱电视台事件发酵后,真的有本人或亲属被阿美家大兵祸害过的市民,有着真正切肤之痛的人,走出来做事了。

平均每年都有几千起犯罪事件,不客气的说,哪怕这是遍布全岛国的事,可关东圈就占据岛国三分之一还多的人口。

那些事在关东圈,一年也平均有六七百或更多。

被大兵们欺负欺压虐待过的人,只从80年到现在,至少三四千个,三四千人,就是波及三四千家庭!

现在中央区街头走出来二三十人游行,那还是因为时间还不到下午两点。

看着前方游行呐喊的人们,再看看街头路边被惊到的路人,小马都愕然的摸了摸脑袋,“延爷成了岛国英雄?他老人家办的电视台,成了岛国良心?”

小马觉得这一幕有点魔幻和离奇。

谭成拍着大腿感慨,“延爷果然是我们港岛人的终极偶像,走出来随便玩玩,就有这样的效果,太帅了!”

他也知道落樱电视台开播不到一个小时就被禁播了。

但禁播一个小时后,就有市民组织出来游行呐喊,太特么牛犇了。

而在岛国,管理全国广播、电视等企业的最高机构就是总务厅下、电波监理审议会。

半官方是NHK综合、NHK教育。

两家NHK是官方出资、官方挑选管理层,等真的管理层出来后,官方就没权利去指挥他们做事,一切电视台业务全是管理层搞定。但NHK既然是电视台,就没有对其他电视台的管辖权利。

只有……

只有一些如直播里当街遛鸟,或者宣扬违法事件的节目,或各种侵权的节目出现,总务厅的审议会才会出面,封禁电视剧或节目。

现在落樱电视台在股票号码上,表面名称上还挂着新港映画的名字,但那是一个时间问题了,走走流程改一改不是大事。

收看过其节目,甚至道听途说了解过程的市民,已经自发喊起了落樱放送。

两人还在感慨中,就见一辆印着NHK综合的新闻车,快速在游行人群的附近停下,扛着摄像机和话筒的记者,跑着迎了上去。

“各位观众大家好,这里是NHK综合,整点新闻,我台收到最新消息,有市民为了抗议总务厅封禁前新港映画、现落樱放送走近法制节目,自发走上街头为落樱放送发声……”

NHK综合有个特点,除了每天的早间、晚间新闻外,每一个整点都有最新的新闻播报,那些被播放的当然也是最新热点。

可以说这个台,在今天之前才是全岛国民众心目里的良心台!

谈到新闻,几乎一半以上国民都喜欢从这里接收消息,若说在NHK台的记者来之前,落樱放送被禁播事件,还只是在小范围流传,一旦登上NHK综合的整点新闻,效果就和后世的头条热点差不多。

半个多小时后。

听了唐牛吩咐,汇聚起来的二百多三合会黑西装,才刚刚乘坐几辆大巴车抵达中央区,就纷纷坐在车上面面相觑起来。

他们来是为了游行抗议。

赵总的原话,落樱电视台一切合法守法,凭什么禁播?赵总还要让大家人手一本宪法来游行。

等他们来了后,才发现路上,已经有不少市民队伍组织起来了,一个队伍可能只有几十人,但多的也可能有几百人。

他们见到的所有队伍,数量已经超过十个,都在不同的街头,不同的区域搞事。

还是那句话,从80年以来只是关东圈范围,就可能累积了三四千家庭被大兵折腾祸害过。

没有NHK综合整点新闻的播放,少数人知道,做事的人就少,一旦舆论爆开,关东圈随时能拉出来上万个受害者、以及受害者家属。

若这样的事从50年代开始计算?那还是别算了,有些事真的不能认真,否则后果太难看。

以前就算是NHK,对于相关事件报道,也是一半一半,当阿美利不家的人出来说已经做过事,惩戒了罪犯,那么大家都开开心心认可了,后续……已经不重要了。

今天的落樱电视台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某些真相捅出来,太伤人,太刺痛人心了,更别提某个大兵还在喝着啤酒吃着烤肉,叫嚣着应该多来几次李梅烧烤?!

李梅烧烤是什么?1945年轰炸东京,炸死烧死八九万,超10万人重伤,上百万人无家可归。

这只能说,某位喝着小酒的大兵太上头了。

某辆大巴里,一个黑西装沉默片刻,才对身前道,“下野桑,我们还要下去游行么?”

下野宏一脸的纠结,“赵总吩咐的事怎么能不做?我就是有点怪怪的感觉,觉得咱们现在下去……怪怪的?”

黑西装立刻点头,“现在游行示威的全是市民,我们这么统一着装的社团分子也加入,会容易引发意外的舆论效果,我看不如下野桑请示一下。”

“我们下去后,不游行,只需要给游行的市民提供食物、饮水,做好服务工作就好。”

下野宏一拍大腿,“对,就是这个说法,你特么怎么每次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把我想说的提前讲出来!”

这个黑西装,就是上次提醒他替赵总做事,不用怕,怕的该是神户组,还有,提醒下野宏可以打车去做事,对高仓新一那个蔷薇国立大学毕业生的脸皮和腹黑极为拜服的小弟。

伴随下野宏的话,黑西装满脸抑郁。

若非自己入行太晚资历浅,需要跟着你这个白痴老大混?

………………

文京区前某某报社、现落樱报社内。

看着一群群干劲热火朝天,充满激情的职工们,赵学延都有点很奇妙的感触。

一份原本日销十万份的报社,想加急在一天内印刷出百万份报纸?他提前准备了三天,买新机器以及安排更多人手,自然能轻松完成这个任务。

赵学延是没想到,报社的编辑和工人们,加班加点忙了几天了,最勤奋的人甚至三四天加起来只睡了不到八小时……

所有人的精神士气,还这么高涨?

难道他们全是外星人?每天工作20-24小时,还能越工作越兴奋,持续几个月?然后连睡半个月不醒?

赵学延还在感慨,唐牛就开着车抵达,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阿dan这个扑街,以及某个懵逼凌乱的老外大兵。

这是上过电视,喝酒烤肉喊着李梅烧烤那位,此刻,被阿dan加几个上司,从吃喝里拎出来,说让他来配合工作,某大兵就算头脑简单,也察觉出很大的不对劲了。

等他走入报社,原本许多正在工作忙碌的岛国人,全都纷纷停下了手头的事,像是僵尸一样死死盯着他。

某大兵吓了一跳,“sir,这里不对劲,我想回去。”

阿dan笑的比樱花还灿烂,“没事,你放心,我们是战友,不会坑你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