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凌晨前的时间段,江户川河对岸,某大厦16楼客房内。

双份的米饭、味增汤、烤鱼、渍菜、纳豆、白萝卜泥等食物被服务生分别放在桌案上,草刈一雄和草刈朗则分别跪坐在榻榻米上的矮案前,打算享用早餐。

等草刈朗刚夹起渍菜尝了一口,就听到了酒店外河对岸,响起了枪声。

草刈朗猛地起身,吞咽着渍菜走向玻璃窗前,“父亲,开始了?终于有动静了?”

他们为了等着看热闹,看赵学延的反击,可是等了一晚上啊,这都熬夜了!

草刈一雄也放下味增汤,大踏步走了过去,就是在行走红,枪声越发密集,包括警笛声也更嘹亮了。

等这对义父子走到窗前,放目眺望时,入目所见,就是刚被设置为“洲际酒店东京分部”的18层高大楼,中间八楼位置,突然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伴随着爆炸,那八楼的某个客房直接就像是地龙翻身,地龙身上的建筑如纸糊的一样碎裂,崩裂。

直接就有大片墙体崩碎。

那感觉,更像是平静的玻璃突然被人砸了一拳,一下子碎一片,不过此刻那只拳头,却在向外散发着无尽的光和热,照耀黎明前的长夜。

不只是那栋楼,周边好几栋楼中间位置,大片大片的玻璃都被震荡的碎裂。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爆炸声余波里。

哗啦啦的碎玻璃像是雨幕一样向下坠落。

而“洲际酒店东京分部”大楼,更是在爆炸声浪里,其整个建筑都在摇晃,场面极度壮观!

“噗~”

草刈朗还没彻底咽下去的渍菜都喷了出来,“炸弹?还是炮弹?”

草刈一雄也骇然的厉害。

就是在两人相顾无言时,就看到海岸的街头,距离东京分部大楼一百多米外的街头,突然亮起了一束火光。

伴随着火光,又有一个事物飞速划过夜空,再次撞上了分部大楼九楼。

这次撞击,虽然不是撞在上次爆炸点的正上方,但也是同方位的侧上方。

轰~

又是一团足以照耀夜空的恐怖爆炸声浪席卷而出,足足十八层高的分部大楼,也在这爆炸中,摇晃的更剧烈了,同样的,九楼被爆的地方,大片墙体碎裂坍塌,水泥混凝土都犹如石块雨一样向下滑落。

有的是掉落在大楼内部,但也有很多是坠落向酒店外。

“淦?赵学延疯了?!这是炮弹?迫击炮么??东京这么大的大都市,他从哪运来的迫击炮??”

因为街头还没有亮起来,他们只是看到了最初的火光,还有紧随其后的爆炸现场。

模糊之间,草刈一雄也没认出这是没良心炮,他真的以为这是有人运来正规大炮在炮轰“洲际酒店东京分部”了。

这个发现让草刈一雄腿一软,就扶着窗台靠了上去,大脑一片晕眩。

这就离谱了啊!

以前的东京社团之间,互相争地盘,拿着刀子和棒球棍互砍才是主流,随便动下枪都是要被警视厅追查到底的大事件。

你说赵学延来东京后,他那票小弟穿着防弹装,拿着长短枪突袭本地社团,已经是很不讲规矩,极度无耻的社团火并规则里的降维打击。

可那些东西,东京社团真要浪起来,还能得到官方的睁只眼闭只眼的话,也是可以搞出来,互相浪战的。

东京这地盘,从刀片升级到防弹衣、防弹头盔加冲锋枪、步枪等等,已经很恐怖很惊悚了。

现在你特么直接拉出来大炮炮轰??要不要这么无耻?!

要不要这么没节操?

虽说昨天晚上在陪着大佬招待保罗·查特文时,那位牛不落的大财阀富豪已经说了,东京分部大楼,已经住进去了上百来自世界各地的杀手。

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都有。

除了职业杀手,其他的如酒店招待人员、服务人员等等也有很多,总人数至少三四百了。

这个……按照纽约洲际酒店分部的模式来搞建设,一层是大厅,二楼以上是餐厅加客房部等等,双层地下停车场里,已经准备改建为各种酒吧、夜总会、洗浴等地。

地下的各种娱乐场合,也是只招待国际杀手,概不对外。

这样的杀手集团,一个分部相当于某一国总部,人数自然不会太少。

那就等于一个加强版的“大社团陀地”,你带着上百警察都未必冲的进去。

别说那些职业杀手了,很多服务人员都是久经训练,素质强大,远超世界八九成的保安公司成员。毕竟,你素质差了,有杀手不守规矩在酒店闹事怎么办?

洲际酒店的一个大规矩就是,不管外面你们如何杀来杀去,只要有人入住酒店,就属于绝对安全,哪怕你身上背了几百万、上千万刀的暗杀金额,住进来,就可以避免被杀。

这样的杀手集团,安全性真的很好啊。

当保罗·查特文各种吹嘘解说时,草刈一雄等人,也听得连连点头,觉得这种总部的确安全,让人放心,心里踏实!

可是这才不到12个小时……

就有港岛人架起了大炮轰炸?

尼妹啊!

港岛的社团也太没有节操了!

草刈一雄身子发软,扶着窗台站稳时,就看到夜色下的街头,又有火光闪现,而后又一个事物飞跃空间,飞向酒店大楼。

这一次,是对着酒店正门,大门口去的。

大门口那里,刚跑出来几道身影,肉眼能看见的,还有更多人急着从里面逃出来,一个TNT炸药包就砸在了那里,轰~

又是地龙翻身,像撕纸一样撕碎建筑、墙体的恐怖爆炸声,在火光都没有闪现出来之前,那里的人影就当场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撕碎。

几十秒后,等爆炸声浪徐徐消失,大门口,已经是建筑废物洒落一地,直接封死了那个大门。

亲眼目睹一群杀手在“炮弹”下横死。

草刈一雄都忍不住哆嗦起来,“警察,警察呢?!”

草刈朗没说话,忧伤的看着东京分部大楼,尼玛,那里的精锐死的真是无厘头啊。

现代化大都市,不管是黑帮浪战,还是杀手刺杀,哪有直接上炮弹的?这已经三炮了,还有多少?

难不成那群港岛仔,想要把整座大楼都炸塌了不成?就因为洲际酒店接下了暗杀赵学延的单子,昨天还出动了好几波杀手去做事?赵博士就这么惨无人道的炮轰大本营?

都是出来混社会的,大家是不是没有混在一个频道上!

………………

草刈家两父子被连续的炮击震惊的崩溃凌乱时。

江户川对岸。

距离东京分部大楼还有三个路口的位置,几辆警车在路口绿灯下停止不动,车子里所有人,都傻傻看着几百米外某栋大楼,不断掀起的爆炸声、墙体坍塌碎裂,各种事物大雨一样倾洒向下。

呆了好久。

某便衣抓起通讯器,“松山君,我们还要去么?现在绿灯了!”

另一辆车里,松山照之警部抓着地中海边缘稀疏的头发一阵乱扯,“去尼玛玛啊,你没看到这是敌方疑似出动了迫击炮之类炮火武器?该死,你去送死么?”

“拿着短枪和对方的大炮对战??”

“这根本不是我们普通警察该管的事,这是SAP负责的大案,我们撤,就算渡边署长责问起来,我们也不用理会他,八嘎~让我熬夜等着和出动火炮的敌人交战,我又没给他带绿帽子,至于这么摧残我么?”

越吼声音越大,等松山照之警部看到前方街头的黑暗中,再次亮起火光,又有一个事物飞跃低空,直接撞上八楼,掀起来新一轮恐怖的爆炸声。

松山照之疯狂怒吼,“快撤!!”

等司机在他催促下猛的转向,转向过程,司机都看到,八九楼位置挨了三炮的某栋大楼,呼啦啦的……

一堆堆建筑物成大块成大块向楼宇一侧的大河坠落。

那是大厦拦腰被炸了三次后,缺失崩碎的太多,已经不足以支撑上面的楼体,导致大楼有了倾倒的趋势。

一看到那情况,司机都猛踩油门,嗖的一下飘逸着转弯,逃了。

轰~

警车才急速飞驰出几十米,后方大河都像是被史前巨人挥舞着重锤狠狠砸了一下。

恐怖的水浪声席卷弥漫。

紧随其后的震荡感,都沿着地面传递到警车这里,让车子震荡起来。

同样的时间。

放完第四炮的王建军等人,要么是坐在汽车里疯狂逃窜,要么是骑着摩托一路狂飚,都在远离那一带。

只有某个被老王强行控制着,点火第一炮的便衣警察,瘫坐在几个废弃的汽油桶面前,瑟瑟发抖,看着前方十几层高的大楼,上面十层的楼体如大魔王肢解一样,砸向江户川大河。

为了防止被破坏炮击过程,老王等人的确是准备了四个汽油桶当炮管,炸药包一一安装好了,只等着轮流点火轰炸了,才启动第一炮的。

那样子就可以最快,最高效的连续炮击。

毕竟,这不是二三百年前的封建时代,铸造一门大炮炮管需要很长时间……这只是随手找几个汽油桶去改装一下就行。

汽油桶能值几个钱?

急速行驶的车子里,沙蜢半个身子探出窗外,看着后方坍塌的楼体,满口的“卧槽,卧槽”槽不停。

哪怕他之前已经体会了浩南哥曾经一打几十的双枪豪情,打死打伤了不少人,可是开枪和开炮,依旧不是一个等级的享受啊。

这种滋味真的太酸爽了!

………………

依旧是江户川河对岸。

草刈一雄所住的大酒店17楼,总统套房内。

昨晚吃好喝完选了个岛国妹子来开船,保罗·查特文驾驶的很愉快,心情很畅美。

这一晚上他睡得也很香甜。

沙蜢第一次开枪,枪声,都没能惊醒这位大资本家,直到河对岸二三百米外的炮声、爆炸声响起,保罗才一个机灵清醒,跑到了窗边眺望。

然后他就亲眼目睹了,东京分部大楼,在一炮炮爆炸,轰炸里,从最初的个别墙体建筑崩裂坍塌,到大门出入口被轰炸的支离破碎堵门。

再到现在的,整个大楼十层以上,像是个扑倒的巨人,砸落而下。

那巨大的楼体倾倒后,大部分都砸进了江户川里……震荡而起的水浪都快比得上某些海啸高度了。

保罗·查特文就像是个二傻子一样呆呆站着,一动不动,哪怕他所在这栋大楼,都有部分玻璃被震荡碎了,保罗依旧傻呆着。

这……

就无耻!

现代化大都市,动个枪还不行么?短枪你觉得威力不够,动长枪总可以吧?再不行你大菠萝随便丢,甚至扛着40火输出都可以啊。

直接玩炮击是几个意思?

身为一个带资本家,整个洲际酒店集团,都只是查特文家族,以及和他们级别相当的财阀家族,手里的黑手套。

别说基层的杀手,一国理事死掉了也无所谓,换个人就行。

但直接用炮击,还是超出了保罗的心灵警戒底线!!

这玩意威慑力太大了。

保罗还在懵逼,就见自己客房大门突然被从外踹开,一个白发老头黑着脸走来,似乎都忘了昨天晚上,他面对保罗是多么热情有礼,“保罗,马上停下!”

“我不管大田原在你们集团下的单子有几个钱,马上撤销那个单子!”

“淦,港岛的社团太没有底线了!我们都不敢让这件事的真相公之于众,若公开出去,有人花钱雇凶杀人,才引起了东京城内大炮轰炸……我们全得滚蛋,下台!”

这位白发老头就是山口组背后的大佬。

以前用山口组,他也是用的很顺手,黑钱收的很嗨,就是商谈着在东京挑选洲际酒店理事,这位也觉得是件大好事。

多了一个洲际酒店,若草刈一雄能当选,那等于他手里又多了一把超级锋利的刀。

昨天大田原悬赏赵学延,的确算是洲际酒店开门典礼的头一单,商业口碑之战,他也乐的看热闹。

谁让赵学延之前怼三合会,出力太猛太狂,一个华夏人、港岛人敢在东京这么狂?这不是找死么。

但……

没良心炮一出,直接轰塌了一栋大楼,里面还住着好多人!!

万幸,那一栋大楼上方的楼体倒下来时,是掉进了江户川大河里,若是砸上附近其他楼宇,那又是一场没法解释的灾难了。

再让赵学延手下小弟来上几次,他们这些大佬全得下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