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伴随沙蜢的话,王建军大喜,“真的么?”

沙蜢愕然道,“这还能有假?你真能做得出来?”

老王腼腆的搓了搓手,“包在我们兄弟身上,只要有做炸弹的原材料,我保证让你满意。”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沙蜢声音也不高,这是要在东京搞大事,但王建国凑得近,也听清了,一脸兴奋道,“沙蜢哥,到时候交给我开炮。”

见沙蜢表情多了几丝疑惑,王建国压抑着声音开口,“我和我哥打越南佬打多了,现在打岛国人,想一想就嗨皮啊。”

沙蜢,“……”

下一刻沙蜢拍着大腿低语,“原材料好搞,就怕你们做不来,做好了,咱们一起开炮!”

“听大辉说你们之前拿的港岛劳工证,怎么突然来东京旅游了?”

老王笑容依旧腼腆,“没什么,出来见识见识这花花世界。”

他和弟弟王建国来东京?当然也是听说了这里发生了大事,没有大事,东星司徒浩南为什么要摇旗喊上百人来这里?

那还是帮延爷做事。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而要知道,他们兄弟最初离开海陆丰,就是某人曾经在道上,出一千万赏金,悬赏是谁想暗杀延爷。

那时期,唐牛还没有拿着那么多资金去海陆丰建厂呢。

那次悬赏,也是个无厘头事件。

豺狼、李明豹等人绑了老冢本,收钱的时候,延爷意外路过现场,李明豹突然心下有个奇葩念头,延爷那么吊……要是他给对方一枪,岂不是就像是曾经刺杀阿美利总统的杀手那样,改变世界了?

阿豹也就是想了想,却被赵学延感知到了,打给豺狼让他查,豺狼就拿出一千万,让大军火商海叔发话悬赏了。

事情到现在,阿豹一直把某种想法瞒的死死的,也就没被针对。

反倒是交赎金当天,也在现场的冢本英二,以及他手下的老外杀手凯文·奥登、妹子杀手田中树子,也被赵学延怀疑过,然后那几位各个都过得很安详。

不信可以去问……

那件事有点无厘头,但王建军去港就是为了保护赵学延,也恰好,那阵子有个洪兴大飞哥,跑去延爷工厂收保护费,不给钱就扬言要砸场子,让工厂开不下去。

然后什么东星乌鸦、洪兴北角堂主肥佬黎、洪兴龙头蒋天生,就一个接一个落入了王建军手里。

老王以为蒋天生是幕后元凶,各种审讯逼供,审到最后,蒋天生几个一直坚持说不知道,不是他们做的。

他们从没想过暗杀延爷。

以王建军的见识、阅历,也能推断出来,自己真的绑错人了,当王建国问他该怎么办时,老王就很平淡的摆手,绑错人了……那就道个歉,在送他们上路。

反正都是矮骡子,都不是什么好鸟。

自己莫名其妙绑了他们审讯逼供,折磨的那么惨,还是为了追查是谁暗杀延爷。

若放了他们……不提这几个家伙会不会找老王报仇,就算他们不敢找老王,若是因为怨恨,去暗中对付延爷,那他老王岂不是好心办坏事?

让王建国离开荒岛,买点好吃的好喝的,伺候蒋天生、乌鸦几个好好吃一顿,上路!

他们就重新回港岛了。

那件事算平息了,老王等人后续也在港岛生活的很美好,尤其是得知,唐牛带着几千万港币,在海陆丰大肆建厂,搞生产后,海陆丰里,他们一家别说父母、伯叔了,七大姑八大姨家,都能在方便面厂里得到不少实惠。

王家兄弟的小日子就过得更快乐了。

几千万港币资金砸下去,赵师傅方便面厂,直属员工就在老家招了几千人,其他相关产业链……比如工人多了,赚工资多了,富裕了,怎么花钱消费之类问题,几千人以及他们背后的几千家庭衣食住行,这都带动了老家太多就业岗位,好多人赚钱都轻松多了。

日子还是越过越好的趋势。

听说赵师傅饮食集团下一步规划是各种茶饮料、这也是要建更多工厂,招更多人的,那会让老家更富裕,更有前途。

他们怎么能不开心??

突然的,得知赵学延以及唐牛这个饮食集团最大的老板,一起跑来东京,还遇到了麻烦?不是麻烦,东星司徒浩南何必叫那么多人?

老王都恼了,干,这是岛国佬又要搞事,不想让他们全县父老乡亲过好日子?

他在绑架蒋天生和乌鸦等人之前,早就辞职下海,不是民兵了。

下海的人,行事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

这不能忍啊!

来东京后,老王先打听情况,得知一百多东星仔里,有一个祖籍是海陆丰,主动跳出来套近乎的。

………………

几个小时后。

江户川区某沿河的酒店大楼16楼,草刈一雄站在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前,正欣赏着东京的夜景时,敲门声响了。

等他走过去开门,看到门外是草刈朗,这位山口组三代目顿时笑道,“怎么,你这么快?”

这是夜里一点多。

而他们吃饭喝酒玩乐,直到12点多才散场,然后各自领着妹子进客房了。

当然,草刈一雄出来玩还带着草刈朗这个义子,不是为老不尊,主要是今天晚上的晚宴,招待的人都不是小人物,谈的事情,同样很不小。

今天晚上的聚会,是山口组会长草刈一雄、神户组会长伊藤正孝、山王会会长关内康之,聚在一起,恭敬的陪他们的背后大人物吃饭喝酒。

他们背后的大人物,也全是像三合会幕后的大田原那样,要么是国会议员,要么是其他大佬。

几位大佬宴请的,是牛不落的保罗·查特文!

晚宴的目的,就是选一个洲际酒店的岛国理事,理事这东西还是属于黑手套级存在,大田原之类大佬肯定不会下场,他们只会在幕后做事。

这样的理事,自然是从各个大社团会长、社长中挑选了。

山口组、神户组、山王会等等,代表不了岛国所有社团,除了他们岛国还有黑虎会、新月组、稻草人俱乐部等等等。

但目前的东京,这几个也绝对是排名最前列,有资格竞争理事一职的人物。

成了洲际酒店东京理事,好处自然多得很。

你是岛国理事,就算以前很少出国门,以后到了阿美利不坚和欧罗巴诸国,也会有当地理事招待你,保护你。

你也可以请整个洲际酒店的顶尖杀手,当你的保镖。

看谁不爽,自己下个单子,单子联通大半个世界的杀手集团,多得是全球杀手来做事。

可以说,保罗·查特文要在东京开分部、选岛国理事,这并不是一个查特文的意思,而是代表着高卢、意呆利、汉斯猫、毛熊、阿美利不坚等诸多国家某顶尖财团的意思。

不止草刈一雄带着草刈朗来了,伊藤正孝也带着伊藤武来了,山王会的会长关内康之,也带着干儿子池元来了。

不过大家在各种嗨,散场后。

下榻的酒店不是洲际酒店杀手集团的酒店,那个酒店,此刻就在江户川河对岸!

透过这一个酒店的宽大玻璃窗,草刈一雄也能清晰看到河对岸那一栋灯火辉煌的大楼。

草刈一雄调侃声下,草刈朗立刻笑道,“父亲,您不也是没有让人陪您么?”

“我还是觉得,睡不踏实,想来看看,洲际酒店已经接单,让手下杀手去暗杀赵学延了,那么,那位赵博士,又会有什么反击手段!”

没错。

大家吃好喝好嗨完了,领着妹子们回客房,却没有去洲际酒店东京分部,就是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不平静。

昨天大田原就在杀手集团下单了,还有陆续的杀手去暗杀赵博士,那以赵博士的风格,能无动于衷,不反击?

杀手集团就买了一个大楼,开酒店。

赵博士若要反击,应该会派遣手下去攻入大楼做事吧?现在大田原还在一百多公里外的神奈川县,躲温泉里呢。

这消息,都不知道赵学延有没有查出来。

以草刈朗推测,赵学延应该能查出,那一波波杀手是洲际酒店分部的?若他连这个都查不出,就太废了点。

不管他的手下之前怎么快刀斩乱麻搞得三合会血崩,若他连这个都查不出,都不值得山口组太忌惮了。

笑声下,草刈一雄也乐了,闪开身子走向窗边,他重新抓起一根雪茄点燃,“我们都想着看热闹,估计山王会、神户组那两帮人也不傻,听说远在神奈川的大田原阁下,也已经对江户川署下达了一些命令。”

“恐怕现在,也不只是我们没心思玩乐。”

草刈朗点头,视线扫过客厅,很快就去抓起酒瓶倒酒,你一杯我一杯,等和草刈一雄一起站在窗前,他才好奇道,“若还是司徒浩南动手,在这个酒店里杀个几进几出?把整个洲际酒店集团都杀崩……那这样的酒店,也没必要让我们太认真。”

草刈一雄点头,“是这个道理,今晚或许就是检验成色的一战,我倒是好奇,只有一个司徒浩南,够不够看,说不定暗杀岩井田次郎,以及抢走三合会三十多亿円的那批高手,也会出来做事。”

两栋大酒店的高楼,隔河而立。

他知道江户川署的警方已经行动起来,就在这一带,他也清楚对面的“洲际酒店东京分部”,已经入住了上百杀手,全是从欧美飞来的。

今天的热闹,很值得期待啊。

…………

时间一晃,六个小时后。

看着都快凌晨七点了,天还没亮,可东京街头依旧有了一些生气和人气,不少人都开始趁着黎明前的黑暗赶路上班。

草刈一雄打了个哈欠,低骂道,“白等一晚上?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

草刈朗无奈摇头,重新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父亲,还要等下去么?”

草刈一雄点头,“打给客房服务部,让他们送点早餐上来。”

………………

草刈家等着吃早饭时,几辆车子快速沿着公路行驶,赶往“洲际酒店东京分部”大楼。

到了大楼附近,车子一一停在路边,王建军、王建国和沙蜢等东星小弟们,纷纷或抗或提着箱子、大袋子走下。

边走,沙蜢一边兴奋的道,“老王,行不行啊?我看你折腾了一晚上了……这天马上亮了,要是把握不大,咱们等下一个晚上。”

王建军腼腆的笑,“放心吧,我做事,不会那么没谱。”

老王不是腼腆的人,他的“腼腆”,是一种另类的残暴。

下一刻,老王摆手,“建国,快组装。”

没良心炮表面上的材料只要汽油桶和炸药包,但实际上如何引火发射等等,还有点环节需要设计捣鼓。

不过这对他们老兵而言,真是小儿科。

很快,距离“洲际酒店东京分部”大楼,一百多米外的路边,就竖起了几个破旧的汽油桶。

忙着忙着,几个东兴小弟都兴奋起来时,一辆本田开了过来,更有人从车里走下,摸着腰呵斥,“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王建军看了对面一眼,看向沙蜢,沙蜢茫然看向人群里的文仔,东星仔懂日语的不多。

文仔讪笑,“你们是??”

本田里走下的为首中年立刻拿出了证件,“警察!”

沙蜢突然就掏枪,砰砰砰~

王建军急急道,“别杀光!”

沙蜢最后一枪勉强转向,才没有杀死最后一个警察,而是打掉了对方手里的枪。

他不是神枪手,但昨天离开延爷所在酒店时,延爷告诉过他,他可以变的像司徒浩南一样超神,超勇!

以前他还不确定,现在,沙蜢都兴奋了。

“老王你干嘛?”强压着兴奋感,沙蜢开口,王建军浅笑道,“留一个活口,让他来开第一炮,嘿嘿~”

几个东星仔跑着去抓活口,附近街头,又快速响起了警笛声。

沙蜢激动的热血澎湃,“警察交给我,淦,你们先开炮!”

沙蜢也抓着双枪去怼警车时,王建军已经强行压着某便衣,把打火机交到他手里,另一边是在组装没良心炮的王建国。

砰砰砰的枪声背景下,有警车翻车撞车声,有惨嚎声,警笛声。

王建军抓着某便衣的手,“来,点火,很好玩的!”

一边说一边示意王建国给他塞耳朵防声浪。

某便衣只是个小年轻,还不懂没良心炮是什么,可是……他不是白痴啊,“雅蠛蝶~”

嘴里叫着雅蠛蝶,便衣却扛不住王建军的大力操控,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的火机,点燃了什么。

轰~

炮声弥漫,TNT炸药包犹如出膛的炮弹,一下飞跃上百米,狠狠撞上了18层高的大厦八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