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落日普照东京。

港区某沿海别墅内,神户组五代目伊藤正孝,带着儿子伊藤武会见一位来客,来客还是警视厅的大人物。

双方经过一番密切交流,伊藤正孝笑着举起一杯清酒,“多谢内山系长,我们神户组知道该怎么做。”

“今天发生在新宿的惨剧,我深感痛心,请放心,即便三合会在行动中可能暂时影响我们的地盘,我们神户组也会暂时忍让的。”

“听说三合会的渡川组长已经开始招兵买马,要做大事,我也衷心希望他能为东京清理一番垃圾。”

“为东京,干杯!”

来访伊藤别墅的中年内山,就是港区一个警署的组织犯罪对策课内的系长,警部级。

若和港岛警察对比,这就类似油麻地或尖沙咀警署,反黑组老大。

但此刻,面对伊藤正孝父子,内山系长态度很好,“伊藤桑愿意以大局为重就好,岩井田次郎被杀案,这不只是一个会长被杀那么简单。”

“而是凶徒的杀人方式,太过于无法无天,这是把我们繁华的东京当做战场?警视厅上下四万多人马,已经在总监命令下行动起来。”

“我们内部摩擦,一定要暂时放下。”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内山来拜访,一个用意是试探下,岩井田次郎之死是否和神户组有关……这个可能性太低了,低的几乎不存在。

开玩笑,三合会最大势力在新宿一带,神户组,听名字就知道他们最大根基在神户,神户是大阪都市圈的,这里则是东京都市圈。

不用怎么试探,内山就知道岩井一案基本和神户组无关。

他第二个意图就是,告诫一下神户组,岩井之死引发的轰动太大太夸张,真大佬层次里都有人震怒,当三合会动起来,为岩井复仇时,若和神户组产生摩擦……希望神户组暂时忍让下。

神户组目前的五代目伊藤正孝,感觉还是挺容易接触的。

对方愿意讲道理,明事理,好老大啊。

谈话进行到现在,其实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就端起酒杯道,“为东京干杯。”

他也接到了消息,从中午开始到现在,短短几个小时,三合会内部各方人马都在招兵买马,似乎要做大事。

这很正常啊。

老大就那样憋屈的死了,下面的小弟不做事,怎么上位?尤其是若能为老会长报仇,新会长之位就唾手可得。

那边搞出大动静是必然的。

不过各方得来的消息,那群不要脸的杀手凶徒,是在新宿人世横丁下车,消失,三合会闹大动作,也应该是在人世横丁。

这其实是好事。

那么多外国人混入东京,基本都在人世横丁一带,大量非法偷渡客、黑户也在那一带,三合会就是把那里拆迁了,都无所谓。

最近东京房价屡创新高,还一直在猛涨,三合会在那边闹得再大,只要不影响外界,说不定还是好事。

双方碰了一杯后,对视一眼,两个原本属于正反对立的人,都笑的意味深长。

就在伊藤武这个小辈,继续为两位倒酒时,靠海的大别墅外,突然响起一阵杂乱声音,起初只是人声吵闹,很快就演变成了枪声射击。

伊藤正孝脸色狂变,伊藤武也是警惕的看向外。

内山系长都懵逼了,什么情况啊?

他这位反黑大佬都在呢,就有人动枪?

短短几十秒,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有小弟抓着枪拉开门,急促道,“会长快走,有十多个枪手杀了过来……”

伊藤正孝摔了杯子,“八嘎!我……”

才十几人,他们神户组就算根在神户,可在东京也不至于这么没牌面吧?

他们神户组是做假钞起家的大集团,额,东京攻略的故事发生时,神户组是六代目伊藤武主政,那时代神户组成了全岛国,最大的假日元犯罪集团。

支撑神户组的,是CIA团队。

现在的老伊藤还没堕落到那一步,他们目前主要是印假美刀、假英镑等等。

性质和港岛的小马、谭成等人相当。

伊藤正孝都顾不得在内山系长面前装什么纯良了……

等他刚要喝令什么,跑来的黑西装就快速道,“外面的十几人,全都有防弹衣、防弹头盔,还有步枪!”

伊藤正孝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们快走。”

“内山阁下,看你们警方的了!”

内山系长看着跑向别墅后方,似乎要借助海路跑路的伊藤家几人,也急急在越来越猛烈的炮火中追了上去。

他今天来这个别墅,一个手下没带,就一把短家伙还是转轮。

和防弹衣、防弹头盔,长枪团队比起来,渣渣啊,出去找死么?

直到一行人跑到海边停泊的快艇上,启动快艇出发时,伊藤正孝才扯开领带大骂,“难道是杀死岩井会长那帮人?该死,为什么会对我们神户组下手?”

最先跑来劝人跑路的黑西装小弟一脸热汗,“不知道,但也有可能不是,听说早上在新宿的队伍,都是黑色衣服,包括头盔,这次却是迷彩……”

“但可以肯定,他们都不怎么懂我们的语言,说的是乱七八糟的越南话。”

这话一出,伊藤正孝都气得捶大腿,内山系长也差不多,干,在东京什么时候轮到越南人嚣张了?

………………

二十几分钟后。

新宿人世横丁,正带着一群小弟在大街上招摇过市,遇见可疑的面孔就要堵住对方盘问一番的三合会渡川强平,突然就在行走中,被大街上临街商铺一台电视里的特别新闻惊动了。

只见电视上,记者正惊恐的对着摄像机道,“观众朋友们,这里是港区……”

“20多分钟前,有一队十多人的持枪悍匪突袭了港区某豪宅别墅,在里面大肆搜刮财富,等警视厅人员抵达,双方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交火。”

“警视厅三辆车十多人被打死打残大部,匪徒一方却只有两人受伤,被抓捕。”

“这两个匪徒……”

看着电视画面上,被警察制服的两个匪徒,那漂亮的迷彩头盔,还有瓷白色防弹服?

渡川强平立刻有了很荒谬的感觉。

这特么不是他搞来的家伙?中午从银座某酒店离开,得了父亲渡川太郎的命令,他们渡川组大肆招兵买马,足足雇佣了200多个愿意为一张永久居留证拼一把的黑户。

其中一波五十多个越南人,也是上过战场的。

不管他们战场上表现如何,的确是上去过。

至于提供的家伙?这得看卖家有什么款式,他才能买到。

所以,突袭港区某别墅的是他下午招募的人马和武器?问题是若没记错,刚才镜头扫过的某别墅……是神户组伊藤家的别墅吧?

对于全岛国境内,制造假钞发家,也称得上岛国假钞行业最强的神户组,渡川强平也不是没印象啊。

神户组实力地盘等等,远比不上山口组,但谈钱,以及火力装备,那是出了名的豪横。

不是说袭杀掉岩井田次郎会长的,应该是华夏人,和赵学延有关么?他老爹去搞神户组做什么?

巨大的惊愕后,渡川强平立刻抓起大哥大拨号,“父亲,我看到电视……”

等他急急追问几句,对面才响起渡川太郎有些魔性的声音,“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里面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我有分寸。”

“放心,我会带领三合会走向伟大!”

语气古怪的解释几句,渡川太郎都没急着挂大哥大,发出另一种咆哮,“进攻,打翻这群废物,抢钱!”

……

新宿歌舞伎町,隶属于山口组的某表面上是金融公司,实际则是高利贷集团,渡川太郎一声令下,他身边几辆大小车里快速冲下二十多个身影。

这就不是每个人都有防弹装了,长枪也很少,如一群魔鬼式的冲入了放贷集团内。

看着这一幕,渡川太郎脸上都有了一丝不正常红润,兴奋的身子都在发抖,他们三合会,不如山口组,不如神户组等大组织?不,过了今晚,他会让神户组、山口组等实力大崩。

200多个黑户偷渡客团队,以五十多个上过战场的越南人,三十多上过战场的华人为骨干。

先抢一波神户组的金库,再抢一波山口组的金库,那两个帮派也会立刻动起来反击,可是……他已经做好了半路截杀的心理准备。

等那两个社团在东京的骨干、高层们死伤惨重,金钱方面也损失惨重,他渡川太郎就可以带着大把的钱财,雇佣招募更多人手,快速崛起。

当然,这里面也要向大田原先生,贡献大量的钱财,以求得到白面上的支持。

带着三合会崛起,走向伟大,这个事他都没用几个自己人,连他儿子都没带来。

因为他知道,那些人,根本不懂他,不会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的。

他不只是要向外界证明,三合会在东京声音最响,势力最强,更要在荣登王位后,去带着大队人马包抄赵学延,用麻袋装钱甩他一脸,看,你敢说我不是最强?

至于……

他究竟能不能实现那个梦想,能否做到自己所想的一切,他的大脑已经偏执化疯魔化,冷静不下来了。

他满脑子都是,我要成为东京最强,不惜一切代价。

他渡川太郎不是在吹牛,而是在讲事实。

………………

港区某公路,几辆车飞速狂飙,遇到警车,若对方进了攻击范围就会有人探出车窗,在疾行中开枪。

这样的枪法很随缘,可开枪的人却很嗨。

“老大,好久没有这么过瘾了,希望三合会那个老鬼会说话算话,哈哈,以前咱们过得什么日子?”

“我们都是战场上下来的,却整天替他们清理下水道、清理垃圾场,这群岛国佬,全都去死吧!”

砰砰砰放了好几次空枪,最大战绩是吓唬的后方百米内,各种车辆急停或互相撞车,某越南小哥抽身回车里后,才兴奋的欢呼起来。

打劫神户组会长的别墅,他们真的打劫了很多好东西啊,保险柜里的现金、珠宝都抢了两大包。

有两个同伴被抓?那是他们倒霉,没那个福气享受。

在某越南仔高朝一样的呼声里,被称作老大的中年却是一脸荣光,“你特么是不是傻,我们都抢了这么多钱,还用听什么老家伙的话,让他给我们实现诺言?”

“干了这一票,我们带着钱跑路就自由了!”

“以前想做大事,都找不到家伙,现在我们人多枪多,我说了算!”

…………

中年激动的言辞,司机突然一打滑,差点撞向另一辆车,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车子,中年抬手就打,“你特么小心点,若没死在警察手里,却死在路上出意外,小心我下了地狱也要把你大卸十八块!”

司机挨着打不敢躲,讪笑,“老大,这不是你说的话太惊人了?我们真不用向三合会的老东西交代了?”

中年气得鼻子冒烟,“干,这些都是钱和珠宝啊,还不是从银行抢的,不用担心编号问题!”

“有这些钱和这么多枪,我们杀出东京,去哪里不能花?”

这群白痴小弟,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如约向渡川太郎交代,只为了一张永久居留证?真是憨逼。

………………

中央区某别墅。

接到电话,他们山口组在新宿的好几个地盘被砸,被抢,人员伤亡众多,全是外国人干的?

三代目草刈一雄快气疯了,带着干儿子草刈朗风风火火走出别墅,对着大哥大咆哮,“给我查,查清他们的底细,送他们所有人全家上路!”

“还有,枪手不够就报警,我们也是合法纳税的!”

咆哮结束,草刈一雄的怒火突然消失,冷静的看向草刈朗,“你说,这件事是谁做的?”

“上午三合会会长岩井田次郎被一群疑似港岛社团中人的悍匪击杀,可能和那什么赵学延有关。”

“可现在,先有神户组老巢被袭击,又有我们各个分部被打砸抢……全是外国人……”

草刈一雄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菜菜子,以后山口组的事还是要交给草刈朗这个干儿子的。

平日里草刈朗也算是精明能干。

今天这样的秃然混乱,草刈一雄都有着摸不着头脑。

难道不该是警方联手三合会,把上午的几个穿防弹套的混蛋刮出来,处死么?怎么突然有那么多人,带着那么多枪在搞事?

他早就知道三合会在大动员,也雇佣了不少外国人,买了很多枪。

但山口组怎么会稀里糊涂掉水里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