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片刻后。

几辆奔行的丰田卡罗拉上,藤原秀滔滔不绝的解说,一边说一边卖苦,主要讲他为了那些物业的事,动不动被弯南帮的人骚扰,有时候不止追他到家里,还会追到公司等等。

“赵总,不管我怎么被骚扰,都没有把您和关先生说出去,……”

叫苦之后是邀功,这听得唐牛一片茫然。

阿牛不懂日文,这个车里,司机是岛国人,藤原秀也不懂粤语,赵学延听的毫无障碍。

落地东京签到日语精通,两个从港岛中环请来的翻译都有些浪费了,那两位似乎成了摆设。

“我知道了,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赵学延笑着拍了下藤原秀,放目观望起了东京的环境,两辈子都是第一次来,只听说这里很热,具体的详情,从没接触过啊。

车子一路从中央区的银座,开往新宿,路过各个马路街区,到了歌舞伎町,藤原秀兴奋道,“赵总,这里就是鼎鼎大名的歌舞伎町,您在这里有一家酒吧的物业,租赁人是老华侨了。”

“二战时期就在岛国生活的老华侨,这个老华侨和一些帮派挺熟,没怎么受骚扰,就是我被弯南帮纠缠的厉害。”

赵学延点头,也没怎么在意。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歌舞伎町当然是繁华的,尤其是1986年底,广场协议初步彰显威力的时代,这里的繁华比港岛还更盛几分,亚洲最大的绿灯区。

等丰田卡罗拉驶入人世横丁,藤原秀,“这就是汇聚了最多外国人的地方,但大部分都是黑户,华夏内地,天南海北哪里都有。”

“闽南帮,上沪派、东北、也有不少港岛和濠江社团的人跑路来这里避难,在这里只要出钱,有的是人帮你做各种事。”

说到这里,藤原秀的话音都多了几分深意。

“若所有人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区区弯南帮根本不值一提,那只是三合会扶植起来的,遗憾的是他们内斗的厉害。”

说着讲着,丰田卡罗拉就在街尾一个偏僻的小酒吧停下了,“赵总,这里也是您的物业,酒吧式餐厅,在里面打工的大多是来东京的工读生,或者一些黑户美女。”

“现在的酒吧老板,也是一个老华侨,但他和本地帮派关系一般,场子被弯南帮砸过几次。”

赵学延下车,到他站在酒吧门口时,唐牛小声道,“赵总,你日文怎么那么好?”

赵学延笑了,“没事多读书,找个懂粤语的女老师专门辅导你学外语,你也是大老板级别了,不多学几门外语,配备几个秘书当翻译,怎么行。”

唐牛感慨道,“还是赵总您高瞻远瞩。”

说笑声里,邵安娜和关友博等人也汇聚过来,这时间哪怕刚到中午,酒吧里的人也被惊动了。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带着几个青年男女走了出来,原本是有忌惮畏惧之色的,看到藤原秀,老人惊喜道,“原来是藤原君,我还以为又是弯南那帮混蛋。”

藤原秀快速上前解释赵学延身份。

老人惊喜连连,笑着上来递烟打招呼。

租客遇到房东……而现在他这个租客,正因为有人要买房东的物业找不到人,经常砸他租客场子而头大呢。

报警?

如果不管什么事,报警都能起效果,这个世界早就成为天堂了。

接下去,房东热情的邀请赵学延一行进去用餐,酒吧式餐厅,除了可以喝酒,有妹子陪酒,饿了想吃东西也有厨师帮你搞。

看着一个个年轻女性,各式各样的表情。

赵学延对一个妹子招手,等对方走来,热情的落座招呼,赵博士才好奇道,“你叫?”

美女轻笑,“我叫丽丽,赵总也是华人?”

丽丽讲的是普通话!

她偷渡来岛国不久,还正在努力学习日语,但只是开口打个招呼,问好的层次。

赵学延一时间都恍惚起来,若不是你换了身衣服,他差点还以为是金锁当面!!

其实,自从知道了新宿区、三合会、弯南帮等情况后,他早就怀疑,这是遇到新宿事件里的一个个人物,组织。

见到了眼前的丽丽,才实锤了。

新宿事件,讲的是东北拖拉机工人铁头,青梅竹马的女友秀秀因为母亲曾是二战时岛国人遗孤,可以来岛国落户生活。

秀秀走之前说赚了钱就回来,一去,就再也没影了。

90年代初,铁头受不了秀秀那人间蒸发的姿态,才跑来新宿寻找女友……找来找去,才意外发现,秀秀成了三合会副会长江口利成的媳妇。

失意的当晚,铁头就开始喊着几年前就偷渡来的同村小伙阿杰,一起轰炸新宿,在姑娘们叫声里,铁头开始改变,不再甘心当普通的掏粪黑工、垃圾工、洗碗工,要走非法行业,给自己挣一个家业。

他成功了,靠着敢打敢拼,屡屡替同道战友江口利成杀人的战功,成了一群华人混混的老大,成立华东组,巅峰期替三合会接管其在新宿所有地盘。

功成名就时,铁头急流勇退选择和新认识的女友丽丽,一起离开华东组,去经营正经商业洗白身份。

几年后,江口利成遥控华东组,大肆扩张,想要一统整个三合会,让三合会内再没他的反对者,从而引发了三合会背后大佬,政坛大佬大田原的不满。

大田原直接发号施令,锤死江口利成,清洗整个华东组。

三合会内部其他岛国派,联手屠戮江口利成、华东组各个老大,铁头闻讯而来,也战死了。

新宿事件讲的就是底层混社团崛起,帮派扩张嚣张跋扈,再到覆灭的故事。

这里面也牵扯了财阀、政坛大佬、娱乐圈、社团的层层关系网络,不管铁头还是江口利成,亦或者三合会其他大佬,全是大田原那种大佬手里的棋子或者夜壶。

平日里大田原操控三合会,当然要分成几个声音,让几个社团大佬互相竞争,内斗,玩平衡。

江口利成一步步野心扩张,想利用华人帮清洗内部,直接引来死亡。

原本这一切,和赵学延毫无关系。

他只是有点蛋疼,自己只是买个房子,顺手赚点小钱,竟然被卷入了新宿各种势力争斗中。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么?!

他在回忆整个新宿事件故事,丽丽好奇道,“赵总,你听不懂普通话么?”

赵学延笑着和她握手,“怎么会不懂?我只是感慨,没想到新宿会有这么多同胞。”

他讲的也是标准的普通话,至于丽丽……签到一百港币。

新宿事件发生时,丽丽已经来东京多年,不止日语流畅还成了酒吧式餐厅老板,同样是陪酒妹子们的妈妈桑,已经混起来了。

现在这是刚下海?!

他刚想说什么,就见门外走来几道身影,是东星司徒浩南和沙蜢,以及几个面生小弟。

浩南一见赵总就大笑出声,“延爷,我来晚了,前些天听说您要来东京看看,我立刻从濠江飞来了。”

浩南哥是受牵连,因为东星笑面虎小弟“打傻了”牛不落本土财团查特文家族的莱斯利·查特文,才像丧家犬一样跑路。

他也是赵博士投资集团里的大股东,总价一亿多的港资,浩南哥一人出了一千万!

赵博士来东京之前,就告诉过他这件事。

见到浩南,赵学延也觉得亲切,笑着起身对左右用日语道,“来,我给大家介绍,这是浩南,我们公司的小股东,说起来,他也是小半个房东。”

藤原秀灿笑道,“原来如此,失敬失敬,司徒先生一表人才,看起来就是成功人士。”

酒吧老板也吹捧起来。

若不是现场翻译多……估计这交流,真的会很尴尬。

这里有暂时只会普通话的妹子,有只会南韩语的,有只懂英文或日文的,司徒浩南和沙蜢更是只懂粤语这华夏一隅的方言。

好在,司徒浩南等人虽然出身差,但来见延爷,早有心理准备,一个个都把自己收拾的光鲜体面,看起来像是金领白领斯文人。

沙蜢未来绰号金毛虎,此刻也是一头黑发,西装西裤看着像正经人。

人群一边吃喝一边交流,有翻译的存在,氛围还是逐渐变的畅快,热烈起来。

丽丽举起杯子和赵学延碰了下,满脸羡慕道,“赵总,真羡慕你们这些成功人士,我做梦都想有这样的生活和成就。”

赵学延失笑,“会有的,会有的。”

下一刻丽丽又紧张道,“不过赵总,新宿的弯南帮可是一群恶棍,蛮不讲理只知道欺负我们普通人,他们想要强买你们的物业,俗话说瓷器不和瓦罐碰,等弯南帮的人找上门,你们最好还是多请点律师。”

“弯南帮后面有三合会,三合会背景更大,我们报警都没用,反而被抓黑工,……”

赵学延笑着回道,“我做人最喜欢和人讲道理,该是我的,外人应该也没办法抢走,道理站在我这边,我就不怕。”

“放心吧,我觉得弯南帮也不是没办法用道理讲明,讲通的。”

“东西是我的,他想买,我不买,劝他去找下一个不就行了,多简单的事。”

丽丽愕然的打量赵总几眼,有点欲言又止。

赵总这么高大帅气,风度迷人,还这么有钱有牌面,简直是白马王子级别的存在。

但他说这话,是不是太天真了?

丽丽以前也是个很天真的人,偷渡来东京当过黑工后,就知道什么是现实了。

这一桌附近,也懂普通的话几个工读生、黑工都有些目露错愕。老华侨店主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他人发现异常,经过翻译提醒,司徒浩南突然起身,大笑,“对,我们延爷最是公道、讲理的大企业家,弯南帮来了也会讲理的。”

“在这里,我也算一个小房东,我敬大家一杯。”

几个东星仔立刻捧哏。

场面重新变得热络起来,但没喝几杯,又有人从门外来了,也是几个西装西裤男,一进门看到这里热闹的景象,为首之人尤其是看到了藤原秀后,眼睛都亮了。

“藤原君,见你一面可不容易,你说你只是个中介,替港岛人买房,干嘛那么傻……”

原本开心热闹的餐厅,一下子就变安静了。

藤原秀凑在赵学延身边开口解释,这是弯南帮的人,这人世横丁的酒吧式餐厅被砸,还有太久保的民房居屋被霸占,都是这伙人做的。

这位带头的老大叫……

赵学延没听具体名字就起身道,“这个酒吧产权在我手里。”

带头的那位眼前更亮,大笑着走来,“你终于露面了,好说,我叫……”

赵学延摆手,“这里的产权是我的,你们想买,但我没兴趣出售,还有,太久保的几栋民房久居,你们的人也要尽快撤离,不然……”

带头的西装男咧嘴大笑,“你不卖?哈哈,还要我们撤?不然怎么样?你还敢和我横?知不知道……”

赵学延突然打断他,转身看向三米外的司徒浩南,“你干嘛?”

司徒浩南“缓慢”抓出枪,枪口还没抬起来,被赵学延质问一声,懵逼道,“杀了他?延爷,有人敢抢我们的东西,难道不杀么?”

几米外同样正在抽枪的沙蜢,还有几个东兴小弟,也是齐刷刷看向赵学延。

赵学延捂头,“我教育你们多少次了,做事要守法!”

他才刚开口,话都没讲完,你掏枪搞毛线?!

原本挺横的弯南帮西装仔,有些傻眼。

不吹不黑,岛国虽然社团横行,都合法化了,但社团做事,拿刀常见,动枪,枪械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

他们在巨大的懵逼中,甚至有点怀疑,司徒浩南等人拿得是假枪在吓唬人。

房产中介藤原秀没听懂赵学延和司徒浩南之间的粤语,只是在发现枪支后,猛地哆嗦一下,用变了嗓音的语调开口,“赵总?你们怎么会有枪?”

大家难道不是正当商人正经人么?!

酒吧老板和丽丽等人,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不久前还觉得赵总太天真,不懂现实的丽丽,“……”

人群一片沉默时,五米外一个白净仔突然大喜,“延爷,我懂了!!”

赵学延一脸疑惑的看向对方,你懂什么了?你那抓着枪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白净仔在人群聚焦到他身上时,抬手对着弯南帮西装仔砰砰砰爆射。

为首一人被打成筛子,后面几个狼狈逃窜中不同部位中枪。

白净仔打死所有,才一脸荣耀道,“我这就去警视厅自首。”

“杀人蹲大牢,天经地义,我们都是守法良民!”

沙蜢一脸感动,“好兄弟!放心,我们一定帮你请大状打官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