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静的压下一丝恶趣味,赵学延扫一眼左右,开口道,“你一个人去东京找吉村集团?”

他记得程氏地产和吉村集团关系不错,否则未来吉村也不会把一单就有11亿八千万港币的工程交给程氏。

程乐儿娇笑,“不是,我带了几个助理还有翻译,但他们都在商务舱。”

这一架国际航班的客机,头等舱只有八个座位,座算是少了点,但每一个座位都特别宽敞,可折叠伸缩的座椅,能让人平稳躺着休息。

紧跟着程大小姐开心的招呼空姐,“帮我叫两杯香槟,赵总,上次在阿美利不坚北卡罗来纳的事,我还没有认真感谢你呢,到了东京,希望能有机会宴请你。”

“对了,你去东京是?我没有其他意思,若是有用得上我以及我们程氏出力的地方,赵总尽管吩咐。”

这倒霉姑娘上次因为在北卡罗来纳唱歌跑调被抓,被起诉,主要原因还是身为一个亚裔,面对警察时竟然态度不好才被盯,有钱没势就是肥羊和水鱼。

亚裔有钱人在阿美更加水鱼。

赵学延没有拒绝她请喝香槟的行为,好奇道,“你对东京很熟?”

程乐儿摇头,“我其实是第一次去,不过我爸爸和吉村集团的吉村社长关系不错,吉村社长在那边,有一定的能量。”

跟着她也好奇道,“赵总你日文怎么样?”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赵学延接过空姐送来的香槟,谦虚的回应,“略懂。”

即便赵博士六倍脑力了,回想以前的一切都栩栩如生,思维运转也变快了许多,英文早就精通了,但日文,最多是简单的日常沟通?掌握的词汇挺少。

这只能怪岛国电影里的场景词汇太单一了。

说笑聊着,等头等舱又进来两人,分别坐在了程乐儿和赵学延对面,程大小姐对面的男子顿时眼前一亮,有种发光的感觉。

也不顾赵学延两人聊得正好,开口自来熟式的招呼,“嗨,靓女,你也是去东京么?我是福山胜平,这是我的名片。”

赵博士两人讲的是粤语,福山胜平开口也是粤语。

坐在赵学延对面的男子,不如福山这么自来熟,没开口说话,可也是看着程乐儿,一脸小激动的样子。

程大千金颜值不是一般的出色。

旅途上遇到邻座或对面座,有这程度的祸水,想想概率还真有点感人。

程乐儿对福山胜平的招呼不感兴趣,都没接名片,赵博士好奇接下了,在福山一脸错愕中,赵学延看看名片,笑道,“金川传媒会社,新闻部部长,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福山胜平大喜,“也没那么强啦,我们金川会社在整个岛国,也只是一流传媒会社之一。”

赵学延开心道,“新闻集团,应该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尊重真理,尊重公众知晓真理的权利,岛国眼下已经成了全球经济最强大国之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驱逐阿美利不坚驻军,摆脱你们半殖民地的困境?”

福山胜平一开始还挺开心,听着听着就黑了脸。

赵博士对面的那位中年,同样黑口黑面。

赵学延再次道,“我听说东京附近就有阿美利不坚的基地,这可不行啊,要不咱们试试号召一些市民,去游行抗议,让阿美撤走?现代国家,哪有在首都附近让外国驻军的。”

福山胜平不只是脸黑了,八嘎一声拽回自己的名片,就抓起一个靠枕盖在了脸上。

赵博士的问题他实在没办法回答。

东京附近不只有阿美人的军队,他们岛国每年还要支付军费呢。

赵学延对面的中年也压着火开口,“年轻人,你们华夏早就有祸从口出的成语,做人还是要修几分口德。”

赵学延恍然,这就是你们“我们错了,对不起”,然后继续研究放蘑菇废水的修养来源么?

恍悟后他点头,“我这人一向心直口快,没想到这个话题会让你们这么悲伤。”

程乐儿娇笑道,“赵总,旅途漫长,要不咱们玩点小游戏?”

赵学延好奇道,“玩什么?”

程乐儿瞪大了眼睛,“要不玩扑克?能坐头等舱的,应该不在意一点小钱,咱们就一局一百块。”

赵学延摆手,“没什么意思。”

福山胜平来兴致了,“来啊,玩大老二还是梭哈?我没事就喜欢去濠江玩几手的。”

头等舱不止可以让人放开座椅,躺着睡着去目的地,两个座位之间本来也有机舱侧方伸展缩放的桌子。

赵学延摇头,“你们玩,我还是睡会吧。”

他对面的中年看了眼福山胜平,一脸灿笑道,“赵先生是输不起?还是看不起这位美丽的女士?你若是输不起也没关系,这样吧,你输了算我的,赢的话全是你的。”

跨国航班坐头等舱的,谁玩不起一百块一局的牌局?

赵学延忧伤的看了中年一眼,“你刚才还让我修口德呢。”

中年失笑,“我觉得,年轻人更应该有年轻的朝气,敢打敢拼,别那么畏畏缩缩,才会有未来可言。”

………………

几个小时一晃而过。

客机稳稳抵达机场,头等舱里却是烟雾缭绕战火沸腾。

好几个空姐都在时不时偷看这里。

“叮,签到东京成功,奖励日语精通,宿主可以随时领取。”

啊这……

本来就兴致不错的赵博士,突然被系统签到声给惊醒了,什么情况?合着到了外地,还能直接刷出来语言精通?其实想想也没毛病啊,他当初穿越刚到第一站。

奖励的是粤语精通!

他以前也去过京城,去京城没刷出什么……但普通话,赵学延本来就讲的很正宗啊。

脑海中抛开这个奇妙的问题,赵学延笑着把一堆钞票、支票、欠条等等收了起来,看向福山胜平,“福山部长,前后几个小时,你输给我50万美刀的支票,你确定这些都能提现?不会成为跳票废票么?”

“再加上欠条的话,不好意思,总数250多万,我给你一周时间筹钱,没问题吧?”

他又看向对面的中年,对方叫三浦贤人,“贤人君,你前后总共输给我一百九十万刀,一周时间也没问题吧?”

在他问话下,福山胜平是一脸死了爹娘孩子的绝望表情。

三浦贤人却是抽着烟不说话,表情肃穆的像是在参加葬礼。

为什么最初一百港币一局的牌局,会变成欠债400多万刀?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程乐儿说一百一局,只是个开端,建议。

但港澳玩大老二,往往是论张算的,四个人瓜分一副牌,谁先出光就是赢家,三个输家里,手里一张牌,单价100,你剩下10张就是1000,若赢家跑光了,你一张牌没出?那是要翻倍,甚至翻四倍,规矩就看开场时怎么定了。

他们开局搞的是一张牌100元港币,一张牌没出的输家输四倍。

这玩法一把输四五千块,很常见。

福山胜平和三浦贤人的现金?二十分钟都没扛过去。

然后开始玩梭哈,这个就更快了,理论上很多梭哈局押注上限是自由调节,甚至无上限的,货币单位也从港币变成了美刀。

这也是头等舱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空姐围观的原因了。

谁会想到飞一路而已,几个小时时间,赵学延轻轻松松赢了四百多万美刀,折算港币也有三千多万。

这年头百万富豪走出去都很光鲜,千万富翁是大老板了。

等赵学延看向程乐儿,程大小姐开心的想要伸手击掌来庆祝,但生怕这动作太明显,才强压下了冲动。

身为港岛大富豪的千金,还和雷芷兰是闺蜜,程乐儿能不知道赵总前两个月才赢了李掌门八亿五?

她提议玩牌打发时间,无非是觉得她和赵总聊得正开心,有搅局的人,就拉下水小小教训一下,她也真没想到,会赢这么多。

赵博士赢了三千多万港币。

程乐儿也赢了几万美刀,洒洒水……

她在强压着惊喜,三浦贤人还是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嘶哑着嗓子开口道,“你们出千!!你们……”

赵学延无语,“我说不玩,你们非要拉我下水,输了说我出千?美女,听说港岛最大的帮派是山口组?你有没有山口组联系方式,我这价值三千多万港币的债务问题,让山口组抽三成,他们应该感兴趣吧?”

他这话是对一个空姐说的。

某空姐哆嗦一下,张张嘴说不出话,福山胜平跪了,“赵君,请务必不要把我的支票和欠条交给山口组,我会努力去凑,只是一周实在太短了,我……”

“赵君,请宽恕一下,一个月,我一定努力凑钱。”

真交给社团,这尼玛就是利滚利,无极限了。

那种吸人血的帮派,玩这个是专业的,他是岛国报业传媒集团的部长,算得上位高权重,可正因为是玩这个的,他才见过太多太多惨剧惨事。

赵学延笑了,笑着伸手扶起福山胜平,“哎,我这人最心软了,一是见不得男人下跪,二是见不得女人哭,起来,好说,那就给你一个月,也不算利息了。”

“走吧,你先回家缓一缓,千万别想不开,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砍,我一个月后再联系你。”

“记住,以后出门在外,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福山胜平感动的热泪盈眶,“多谢赵君,太感谢了!”

一个月不收利息?这支票欠条之类交给山口组那种帮派,一个月只算利息就能坑你坑的欲仙欲死。

等福山哭着离去,赵学延看向三浦贤人,叹息道,“我说不玩,你们非要玩,玩大老二一百港币的底,不低了,你们非要转梭哈,改成美刀底。”

“我说底注一千刀,单次叫牌上限一万刀,你们非要一步步提到五万10万……”

“这样的情况下,你再说我出千就过分了!”

“贤人君,赶快回家凑钱吧,你给我的大致资料,希望不是假的,你知道的,我把东西交给社团去搞,对你的影响更大。”

说完赵学延也起步了,程乐儿开开心心随行。

片刻后,等和手下们汇聚,程乐儿一方是两女两男,有助理有翻译,赵学延这边,唐牛加关友博、邵安娜,以及两个从中环聘请的日文翻译。

唐牛等人见到程乐儿……大家都不认识,也没什么意外情绪。

只是看到赵总心情不错,笑容满面的样子,阿牛就讨好道,“赵总,遇到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

阿牛只以为,赵学延身边多了个大美女,因为妹子而心情好呢,赵学延无奈道,“飞机上遇到两个有钱人,非要和我打牌,一不小心赢了三千多万港币,哎……”

唐牛,“……”

关友博,“……”

就是程乐儿一方的港人都深深无语。

大佬你这个不小心,是真的太打击人了。

赵学延大手一摆,“刚好晚上了,我请客,请大家吃个爽快。”

这次的三千多万,赵学延真不急着讨债,过阵子再说吧,把自己手里的事情办完了,来兴趣了再搞。

才三千多万,不值得大动干戈。

………………

新的一天。

赵学延睡醒后吃过早饭,就见到了关友博操作买房产商铺时,在东京的代理人藤原秀,这货就是个地产中介。

藤原秀得知,赵学延就是那一笔笔累积起来足足上亿港币的幕后大老板,顿时激动的连连鞠躬问好。

赵学延随口客气几句,才道,“现在说重点,想抢我房子玩的最凶的是谁?怎么个凶法,你给我介绍下。”

藤原秀急忙道,“赵总,是新宿三合会旗下弯南帮,原本您在新宿购买的房产,大多在歌舞伎町、太久保、人世横丁等区域,歌舞伎町好一些,租用那里商铺的租户还没怎么被滋扰。”

“太久保和人世横丁不一样,那里有太多的非法移民,黑工,还大部分都是华夏、越南、南韩等地偷渡来的。”

“有很多租户,已经被弯南帮驱逐,被他们强势霸占了房产,还扬言您再不出面,就要把那里打造成他们分部了。”

赵学延好奇道,“有很多华夏偷渡客?黑工?”

藤原秀讪笑,“官方有意放任的,东京那么大,如一些清理下水道、垃圾分类之类工作,东京人根本没人愿意做,只有黑工先不嫌弃。”

“等用黑工们清理的差不多了,随便一个电话,警察抓人,就没事了。搞完这一批,换一下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