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学延一顿午饭吃的开心且轻松,饭后,目送黑关和邵安娜离去,他刚走向大奔,就见唐牛急急跑来,“赵总,出了点小意外,那群被我请来的人,有些小波动。”

赵学延惊讶道,“什么波动?”

唐牛解释,“应该是李家说动了巨丰集团,巨丰也是港岛地产商之一,但比起李家就差了几个档次了,但巨丰集团有一位股东夏生,是牛头角下村好几栋唐楼的业主。”

“我请来的笼民,全是夏生手下唐楼的租户,现在夏生派了律师出来要收楼,要把所有笼民都赶走。”

“他们一听到消息,就没心思工作,想要回去谈这个事情。”

赵博士哑然。

老李操作挺多,先是派警察清人,清不了就发动舆论,想要为李伟硕树立受害者形象,然后……

说服众多笼民的大房东赶人?

巨丰集团、夏生,笼民?加上唐牛带过来的观塘徐律师、徐议员。

事情发展到这里,赵学延都想起了那一波人到底是哪个故事的人物了,故事名字就叫笼民。

那个故事猛一看挺揪心,凄凉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一群住笼子床的租客,原本小日子过的好好的。

巨丰集团突然想要收楼,把租户赶出去拆了唐楼重新建大厦,笼民们有的想要足够的赔偿金,给够钱才搬,有的是绝对不想搬,搬出去就没地方住,……

N多租客各有各的想法,一团散沙。

事情搞到最后,巨丰集团大佬们就请了警察、消防等一起出动,把大楼里一个个笼子式的上下床锯开,连人带笼子床一起抬出去丢掉,还任由记者拍照、电视台直播。

搞得一群笼民就像被围观的动物一样,毫无尊严可言。

故事挺凄凉的。

但你认真捋一捋其中的道理,笼民们是租客!巨丰集团夏生,才是房东,大楼业主是他。

那个故事里夏生想要收楼,派律师找笼民们谈判,也说了,你们搬出去,每人可以领三个月租金当赔偿。

租户们觉得太少,才不愿意。

放在21世纪一二十年代,就像是我是房东,家里楼要拆迁,不想和租户续租了,赔你三个月房租,你走……

租户不愿意,想要更多,各种闹事。

笼民的故事,租户们被强制请走,下场看着超凄惨,可归根结底他们也不占理。

放在21世纪一二十年代,房东拆迁,租户赖着不走想要更多,一样是请警察帮你离去。

当然,笼民故事和21世纪一二十年代,还是有本质差距的。

那个故事揭露的,是社会底层生活环境的恶劣,一张笼子床而已,死活不愿意搬走,搬走了,大把的老弱就可能从此流浪街头,连新的能遮风挡雨的笼子床都找不到了。

放在21世纪,房东拆迁赔你几个月房租,租户不搬还要更多,是属于老赖行为了。那年代正常健康人,不可能说连个遮风挡雨的笼子床都找不到。

若笼民的故事自然发生,赵学延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多做什么,法理上房东拆迁盖新楼,是他自由选择,一点不违法。

社会生存环境恶劣,就是大中小地产商,把全港居住性地皮挤压的太少了,居住地产越少,他们赚的越多。

但现在,自己请了一群老弱去讨债,巨丰地产老夏蹦出来搞事,赶人?

这就是一群老弱被赵总拖累了啊。

赵学延自然不能袖手旁观,看着一群老弱流落街头,“阿牛,你现在去稳住那伙人,告诉他们,若他们真被房东赶走,我负责给他们找地方住。”

“肯定不会比他们以前住的地方差。”

唐牛点头快速走人,赵学延上了奔驰就开向牛头角下村。

等他抵达目的地,看着一座座能比肩后世老旧都市村的楼宇,狭窄肮脏的街道……

赵学延很有熟悉感。

这里的破街旧楼,在笼民故事里不止一次出过全景,真的有熟悉感啊。

几分钟后,等赵学延带着阮梅几女走进一栋四合院式大楼……也不能说四合院,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四栋大楼拔地而起合围出一个院子。

因为楼层的高度,大白天都能遮的平地上有阴凉感,院子里还吊着一根根绳子,挂满了旧衣服,一个西装小白脸正尴尬的被人群围攻,边后退边解释,“各位街坊,我们不是不赔偿的,夏生愿意给各位三个月租金做赔偿。”

“这是夏生的楼,你们只是租客不是业主啊。”

在他叫声里,大量男租户还是各种吵闹叫嚷,还有人在推搡西装小白脸,称得上群情激奋。

赵学延看的很无语。

法理上,小白脸这个来谈判的家伙,站的很稳,没一点错。

众多租户不想搬,也是迫不得已,搬离这里后八九成都只能睡马路。

“都安静一下!”

等赵学延喝了一声,正闹腾的租客,包括小白脸纷纷转身看来,一看到赵博士……所有人都安静了。

这不是大家认识赵学延,也不是赵学延本身气场太强大,是一大群老中小男人,看清了赵学延带着的阮梅、乐慧贞、西尔玛·司妮德三个妹子?

全都被惊艳的傻掉了。

赵学延扫视全场,很快冲着一个老人走去,“你是谁?”

被他看着的老人身材高大,还有些肥壮,面对赵博士的喝问,老人带着忐忑小声回应,“我叫古耀祖,是大厦管理员,街坊们都叫我肥婆。”

赵学延点头,真是笼民故事里的管理员,“你是管理员,替夏生工作?”

古耀祖点头,“对,我一直替夏生收租,管理租客,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

赵学延乐了,“现在夏生收楼,给你安排新职业了么?”

古耀祖摇头,他也正茫然呢,夏生收了楼不安排新工作,他就失业了,他都六十多岁了,儿子古森还是弱智人士……

楼被收后,他咋办?

六十多岁没地方住的老人,他本身是个文盲,不识字,带个弱智儿子怎么混??

赵学延笑容更和蔼了,转身对律师小白脸道,“听到了么?人家老古勤勤恳恳,为夏生工作了二十多年,说开除就开除,那也行,公积金结一下?”

“怎么也得二三十万港币吧。”

为雷氏地产工作十几年的高天立,被开除没关系,二十几万公积金讨回来,还是应该的。

你巨丰地产老夏,也得有基操和基本法啊,不能欺负老古不识字是个文盲,说开就开还不负责。

律师傻眼了,他以为赵学延是友方,却转身为古耀祖讨公积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