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时间一晃而过。

中环打工人们纷纷开始吃午饭时,赵学延也找了个餐厅,带着三个妹子进去进餐。

不管阮梅还是乐慧贞、甚至西尔玛·司妮德这个大洋马,都算是……赵博士一带三,牌面有点大,引得无数人纷纷侧目。

对这些琐事他不在意,轻快点餐还叫了两瓶红酒,饭菜正吃着,等赵博士看到一对男女走进餐厅,顿时招起手来,“阿关,这里。”

这不是黑关和小富婆邵安娜么?

这两位还抓着他三千多万资产在投资呢。

上次在九龙某酒楼吃饭,阿关说要跳槽那次,资金盘子只是一千多万,接近两千,饭后遇到司徒浩南追加一千万,陆陆续续到现在,三千多万了。

黑关是按照赵学延指定方式去京东买房产,最多再是外汇转变操作一番。

这从第一次投资到现在也三四个月了。

说起来他都没怎么关注过后续。

九龙吃饭那次都没多问,今天碰到了,是得招来问问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关友博表情一变,和邵安娜一起踏步走来,硬着头皮笑道,“延爷,真是巧啊。”

“没想到您会这么有兴致,来中环吃午餐,这家西餐厅味道不错,挺正宗的。”

中环白领多大企业多,也有很多老外,所以西餐厅挺多。

赵学延送嘴里一块牛排,含糊道,“还凑合,你们两个也坐,午饭我请,现在那些投资的钱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关友博一脸开心,“多亏延爷指导有方,第一笔投资进去的,当时购买的房产地价已经涨了三成还多,后面至少也有一成利润。”

邵安娜都是恍惚道,“再加上汇率的问题,日元一直在升,延爷那笔资金,最多的已经盈利近五成。”

很恐怖了,除了高利贷,哪有三四个月就盈利一半的?

后世各种乱七八糟的基金,吹得很强,但又有几个能保证年盈利一成?也就是各种网贷平台,你才能在长期放钱后,年盈利超一成。

顶尖互联网集团,玩到最后都玩成了金融放贷,千花齐鸣。

赵学延都感慨起来,“还成,没让赤柱那群渣滓输掉棺材本,不然我都不好交代。”

一个刚走来的服务生,听到这里……动作就有些僵硬。

关友博和邵安娜表情也有点凝固。

傻笑两声,邵安娜主动转移话题,“延爷,你来中环是找人,还是做事?若有事您尽管吩咐。”

赵学延诧异了,“你在中环很有面子?”

邵安娜拍胸口,“应该还有几分薄面。”

赵学延乐了,指着西尔玛·司妮德道,“你告诉她是什么事。”

西尔玛喝了一口红酒,一脸悻悻道,“亏那姓李的还是什么几百亿财团掌门人,输给我三亿五千万,竟然不认账,幸好老板还有点影响力,我们才有追债的希望。”

“你能帮我们??”

邵安娜瞬间沙雕化,关友博都差点磕住头。

合着,轰动整个中环的一百多老弱残兵,堵住大厦讨债,是延爷安排的?

说的也是,那是中环,十大财团之一的李掌门企业,一般人能安排来上百人堵门还没后患?

那上百个老弱能从大清早呆到现在还没走,已经算是小奇迹了。

关友博恍然大悟后,邵安娜一脸尴尬的摇头,“这个忙,我还真帮不上。”

就算一二十年后成为港岛社会的投资女王,金融界超级大佬,想对付李掌门那种级别?她依旧不够看。

关友博扫一眼左右,机智的重新开话题,“哇,延爷,你看电视直播,那位赵氏饮食集团的唐总,又在集体派发方面便了,看起来包装竟然挺好,挺不错。”

大厅里的公用电视,播放的就是无线直播画面。

当一群老弱坐在遮阳伞下,有说有笑唠嗑呢,穿着制服的赵氏员工,已经开始送上各种口味的碗面,以及开水了。

直播过程还有各种特写。

虽然是速食品,但等有人打开碗面,取出来颗粒饱满的牛肉粒、色泽好看的蔬菜包,和酱料包之类时,只是简单的冲开水泡面,镜头里都营造出了很吸引人的画面和感觉。

赵学延笑了,“拍的还不错,倒是该给无线摄影师发几个红包了。”

关友博兴趣大增,“延爷,您的面厂?”

赵学延点头,刚想再说什么,大哥大响了,赵学延摆手示意,接通,对面响起了司徒浩南的声音,“延爷,我是浩南,干,尖沙咀有家报社,竟然刊登了加急版在说老李家欠几亿那件事,是中了老千的局。”

“报社没有明写,可绕来绕去,就是在暗示说延爷您在设局坑人,我把报社给烧了,我办事您放心……”

赵学延当场就是一个卧槽,“你烧报社……有人死伤么?”

司徒浩南大笑,“肯定没死人,也没残,就是随便打几拳,泼些米田共教训一下,把人赶出来烧报社,我原本是想找未成年顶罪的,可我那群小弟一听是为延爷做事,各个抢着去自首。”

“延爷放心,警方已经破案了。”

“我也给小弟发了安家费,齐活。”

赵学延无言以对。

沉默片刻放下电话,他好奇的看向阮梅,“阿梅,有人登报纸诋毁我,我挺不爽,但直接烧掉报社是不是过分了?”

搞事的人都抢着去坐牢了!

这是不是太齐活了?

搞的他觉得怪怪的,逻辑不大顺畅。

乐慧贞急忙开口,“延爷,我们无线可是一直在报道你正面形象,你可别学李伟硕要砸电视台啊,邵大亨家族在整个南洋都很有势力,可吹牛比不上李掌门的。”

赵学延狂翻白眼,“我是那种人嘛?亏我之前还给你说建议,怎么策划新节目吸引收视率呢。”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噤若寒蝉的关友博,“说起来我前些日子在街上遇到一个小孩,长的和你一样帅,就是年龄小,皮肤白,妥妥的小白马王子。”

“但那小孩不走正道,我把他送监狱了,也不知道他在壁屋开不开心,阿关,你有时间可以去探一下监。”

关友博忙不迭点头。

上次吃饭,延爷是指挥小弟们送人填海?中区署长求他放了冢本太郎?这次是烧报社,砸电视台?顺手再讹诈一下李掌门那种超级富豪……

那当然是延爷说什么是什么了。

邵安娜满心凌乱无处安放。

本来还觉得赵总的投资没亏,赚了,心态比较稳,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