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新的一天到来。

赵学延在家一边吃早餐,一边翻看今天的报纸。

城市报:“富豪唐彬喋血街头,昨天夜里11点多于不夜天夜总会连中五枪,侥幸没有致命伤势。”

看到这新闻,小赵就一脸纠结,啥情况?

自己昨天只是允许了朱丹尼,替阿敏一家索要正常的安家费,怎么就成了唐彬喋血街头??

那群混蛋到底会不会办事?

想到这里,他抓起电话就打给了莎莲娜,在通话里问询唐彬一事会不会影响到阿敏一家,在得到各种肯定答案,不会影响,不会牵连后,他才挂了电话。

不牵连就好。

唐彬也是很凶残的恶棍,强上舞女阿红不成,被砸了一酒瓶脑袋开花,就派人轮了阿红,还划花阿红的脸,若知道中枪和阿敏有关,一定会反击的很凶。

早饭结束,赵学延开车前往赤柱,路过尖沙咀某条街时,刚一拐弯就见几米前一道身影从人行道冲出马路,若非掌握了卓越级驾驶技能,只谈技术能和正常的车神五五开,这恐怕就是车祸现场了。

好在赵博士不止技术强大,身体素质更让他有着超凡的控制力。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猛的一打方向盘外加刹车,下一刻宾利擦着前方身影几十厘米外停下。

那身影也吓得急急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里的东西也洒落一地。

赵学延下车,看了眼地上的女士,无奈伸手,“你没事吧?”

这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带着成熟风韵的女人,长的不错,虽说赵学延是正常过马路,对方才是突然闯马路的,可毕竟他是开车的,女士则是步行。

本着礼让行人的交通规则,赵学延还是有些歉意的。

这位跌坐在地时,屁股连腰的部位,正好磕在马路和人行道台阶处,希望没大事。

地上的女士看了他一眼,连连摆手,“我没事,抱歉,刚才想事情有点出神,没留意红绿灯。”

接下去也没有让赵学延搀扶,她自己起身就开始收拾地上洒落一地的事物。

赵学延蹲下身子,帮忙捡东西时好奇道,“你真没事?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女士再次摆手,“没事,没事的。”

她就是跌了一跤,被震得有些屁股疼,虽然疼的比较厉害,也不可能对一个陌生男子讲。

片刻后,收拾起左右东西,女士就拎着包行走,走路姿势,多少有点怪异。

赵学延见状,开车追了上去,“你去哪,我送你?或许送你去医院?”

女士思索了一下,还是点头道谢,上了副驾驶座,“送我去最近的医院看下吧,多谢你,麻烦了。”

赵学延启动车子,边走边开口道,“这种事也有我的责任,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对了,我叫阿延,你呢?”

不小心惊的对方跌倒摔了一下,这种摔跤有轻有重,轻的起身拍拍灰尘就无所谓了,重的,可能惊到什么骨头或脊椎,就看运气了。

赵学延清晰记的,自己穿越前,他读书的学校附近出现一起交通意外,两个美团骑手,一个从东向西,一个从南向北,在十字路口撞了一下。

两个人都跌倒,虽然速度不快只有一二十码,一个拍下身子没事了,另一个,倒霉的磕到头,没带头盔,直接去ICU抢救了半个月,还是走了。

这位就是腰椎可能擦到台阶……希望她运气别太差。

女士笑着客气,“我姓程。”

赵学延又看了程女士几眼,觉得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或者是,她本就是某个故事里的人物??

………………

时间一晃而过。

下午傍晚时分。

赵学延指挥着一个个囚犯把实验室里各种事物搬上车,运送着前往九龙仔时,又看了看风老四、潇洒、沙皮卓、阿良等人几眼,才感慨道,“实验室搬迁容易。”

“不过你们这群扑街,若是就这样跟我一起去九龙仔,多少还有点麻烦和隐患啊。”

朱丹尼主动窜起来想要帮阿敏索要安家费,对富豪唐彬下手,这个事可大可小,应该掀不起大风浪。

但实验室搬迁?

赵学延现在的财力,能轻松买地皮建实验室,就是实验室的科研人员有点麻烦,比如潇洒、沙皮卓等被研究人员……

丢在赤柱里,即便鬼佬或其他有心人,想对付他,打压他,也不会轻易拿赤柱里的实验室说事,他的实验室上过国际杂志,媒体,给牛不落挣过面子的。

针对赤柱里的实验室搞事,那就是自打脸。

但这实验室搬出去?

潇洒、沙皮卓、阿良等人虽然都是人渣,却没有经过法庭审判的,法理上他们都是自由人。

这一旦把潇洒等家伙们,带去九龙仔一带,继续科学研究。

随便一个警察带着搜查令,就可以上门搞事,以赵学延进行非法人体试验为名目,搞事。

所以,小赵就多了一丝纠结。

在他话语下,潇洒等人谄笑着点头,表态,保证不会给赵学延添乱子,连鬼见愁这个新扎实权副狱长,也在表态。

赵学延思索到最后,还是开口,“算了吧,你们几个还是先留在赤柱,过几天再说。”

罗伯特·皮尔斯还在住院,赤柱也没有迎来新狱长,不过潇洒等人,暂时还是不宜带出去。

隔阵子先看看风向。

目睹车队起航,赵学延也开着宾利走了,不过他的车速要比普通搬家货车快多了。

一个小时后,赵学延就捧着一束花抵达尖沙咀某公立医院,去探访早上因小意外住院的程女士。

上午他离开医院时,程女士还在做各种检查,现在?应该有结果了吧,希望没大碍。

如果有大事,只能再指望一下朱滔无偿帮忙了。

等赵学延到了某公共病房,敲门后,就看到正躺在一张病床上看报纸的程女士。

意外的是,她的病床附近,没人看护陪护,床头柜也没任何礼物果篮之类。

小赵笑着上前送了束花,“你情况怎么样,严重么?”

程女士笑着摇头,“没事,医生说没大碍,住院观察两天就行,真是麻烦你了,其实都是我不小心,你不用这么费心。”

赵学延笑着开口,“你家人呢?就算住院时间不长,也该通知下家里吧。”

程女士摇头,却没说什么。

赵学延也不说话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