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脑海中闪过和钟楚雄相关的各种资料,赵学延果断对着远处招手,“钟sir,下午好啊!”

记得在至尊三十六计偷天换日故事里,钟sir可是靠自学掌握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战力,算得上天资纵横,这样的人才,太值得欣赏了。

伴随赵学延的话,远处钟楚雄看来一眼,顿时不屑的开口,“丢,好你个头,你谁啊你?”

赵学延好奇的转身,看向身侧狱警,自己是从荔枝角崛起的,这里是他崛起的第一站,看门的陌生狱警一眼就能认出他,钟楚雄身为惩教主任,不认识他?

身侧狱警尬笑,“哈哈~估计是离得有点远,钟sir没看清您老人家。”

在他笑声里,远处的钟楚雄也转个弯,踏步走了过来,“阿明,身上有没有几千块,借来挡一挡,这扑街是谁啊,我正酝酿着去濠江杀一圈,一身气势全被这扑街打断了,既然是你的朋友,阿明你得补偿我……”

一边说,一边走近,还不断冲着赵学延身侧的狱警开口,说着说着,钟楚雄突然止步,不可置信的盯着赵学延看了几眼,才讪笑道,“今天天气真好,再见。”

刚才他没认出赵学延,不是对这个逃狱狂魔,在全港惩教署体系都打出一片威名的延哥、赤柱延爷,毫无印象。

这真的是,荔枝角雄哥还在走神!

和几个手下狱警赌钱,输了大半个月薪水,正想着怎么翻本,要不要去濠江转转什么的,因为分心,距离也不近,他才没看清这是赤柱延爷。

走近了,正舌灿莲花想要从狱警阿明手里坑点钱呢,看清了赵学延长相,钟楚雄尴尬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要知道在半个小时前,他才刚见过前深水埗警署重案组总督察陈志港,这就是最近轰动一时的事件里,坑了赵学延去坐牢的黑警,延爷刚在法庭上洗清自己的冤罪,三天,陈志港进来了。

赵学延乐了,“钟sir别急着走啊,我很欣赏你,陪我一起逛逛荔枝角?”

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他会么?他应该可以操作吧,但是,那是靠小神奇神通?!

现在签到钟楚雄,八成是签不来的,这货目前自己都应该不会,等他学会了,按照至尊三十六计偷天换日的故事,那距离钟楚雄搞定鲁滨孙的冤狱,发财也不远了。

再说,鲁滨孙到底是在赤柱坐牢,还是荔枝角,这都不确定呢。在那个故事里,监仓里的老大们明显还是大屯、傻标那一伙啊。

但签到能否成功不急……

认识一下眼前这个大才,应该不是坏事。

这话一出,钟楚雄知道躲不过去了,在脸上露出最谄媚的笑,“哎呀,这不是延爷么?刚才出门一定是忘了带眼睛,延爷来荔枝角,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下?我好亲自去接您。”

在钟楚雄伸出双手小跑过来时,赵学延摆手,“钟sir,走,陪我逛逛荔枝角?我和茶壶、凡士林他们一别两个月,挺想他们的。”

现在握手大概率签到出垃圾东西,比如一百港币,还不如暂时留着不签,等发现了鲁滨孙、老千钱文迪等人后,在说后续。

对了,梦娜也很关键!

钟楚雄再次谄笑着收起手,“好说好说,一切听延爷的,等下延爷要不要在这里用饭?我吩咐厨房给您做点好吃的。”

赵学延点头,“可以啊。”

没在意之前的小误会,赵学延和钟楚雄,包括阿明就朝着茶壶等人劳作的地方走去。

他们几个逗比就是在打扫大操场!

赵学延隔着远远的看到那几位的身影,就开心的向前招呼,“茶壶~”

茶壶这逗比五人组,就说胖子最讲义气,喜欢吃亏不占大便宜,兰克斯,他闺女不错,剩余的全是一言难尽。

远处清洁中的几人,一看到赵学延也纷纷愣了,几十秒后,茶壶几人才兴奋的走来,小胖子更是隔着远远的伸手,“延哥?你怎么来了?”

赵学延如果是穿囚犯服,那出现在荔枝角收押所,意义是什么大家一清二楚,穿便装,这就吊大了。

等赵学延一一和五人组客套后,才对钟楚雄道,“钟sir,我这几个狱友快出狱了吧?晚上大餐算他们一份,我请。”

钟楚雄连连点头,“包在我身上,没想到延爷你这么念旧情,早知道,我就在日常里多帮他们一些了,可惜现在他们五个都快出狱了,就是后天。”

茶壶大笑,“那好说啊,等我们下次进来的时候,雄哥你多关照就行了。”

赵学延,“……”

钟楚雄,“……”

包括卷毛和凡士林几个,都错开了几步,不想太接近这个逗比。

你老姆的,这是坐牢啊,还想有下次?

茶壶没察觉自己说错了话,开心道,“延哥,我坐牢这么久,你还是第一个来看我的,对了,你该不会是专门来看我们的吧?”

赵学延表情不变,“是啊,晚上咱们好好喝一点。”

他不是特地来看这几位,但面对面的,自然不能说的太直白。

茶壶更兴奋了,“还是延哥仗义,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新的兄弟。”

在兰克斯、凡士林等人狂翻白眼里,赵学延还是稳稳在客套着回话,片刻后,和这几位一一聊了几句,让他们放假走向大食堂时,钟楚雄才趁着那几位逗比兴奋的讨论吃什么时,小声对赵学延道,“延爷,刚才我是真没认出您,有得罪的地方,千万别介意啊。”

“今天晚上一切看我的,你想怎么玩都行,另外,从今晚开始,我一定收拾的陈志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务必让延爷您出了这口恶气。”

最初的言语冲突,得罪之处,真的是你觉得没发生,就没发生?看延爷都不和他握手,就知道,这事可能没过去啊。

赵学延愣了,“一点小事,何必在意。”

话到这里顿了一下,小赵又认真道,“陈志港就算了,他虽然坑了我一次,现在坐牢也算还了,不需要你特别关照,不过,任何人都有他的价值。”

“包括囚犯也是,这个世界,那么多可怜人,先天或后天,都有各式各样疾病缠身,全世界的医学日趋发达,但在器官移植上,还是求远远大于供,陈志港,多健全的一个人,心肝脾肺肾拆开都不知道能救多少人,救助多少个苦难家庭。”

“你日后帮我留意下,千万别让他糟蹋自己。”

“哎,等等,你跪下干嘛?”

决定了在这个世界要当一个医药大佬,科研人才,涉及医学领域的事,你知道的越多,就越情绪复杂。

陈志港?

过去的事就该翻篇了,我们应该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但自己说着说着,钟楚雄为毛跪下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