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0074章 船上小旋风

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10-01 17:15:43

几个小时后,抓着几本科学杂志离开港大医学院,赵学延刚坐上鬼见愁的破车,就接到了电话,是没节操的律师张大状打来的。

“延哥,陈志港那扑街要坐牢了,现在正押往荔枝角收押所。”

自从他洗清自己的冤罪后,张大状为了积极表现自己,就主动抢下了替赵学延状告深水埗警署,以及状告黑警陈志港的活儿。

这才几天,陈总督察不止被脱了警服,还要坐牢了?

没有赵学延影响过的世界里,陈sir是非常突然故事里,因收受贿赂被廉署带走的人。

提前因为栽赃赵学延被大律师盯,坐牢这么快?

这中间只有赵学延收拾调教丁益蟹的几天而已。

思索一下,他反问道,“这么高效?”

张大状快速解释,“延哥你入狱最有力证据是他捏造的假证据,自从你洗清冤屈后,法庭上没有百分百确认他提供的是假证据,可意向很明确了。”

“我已经向深水埗区警署提起诉讼,因为他们办事不公,执法程序有严重漏洞,才让陈志港有能力随意私下调动劫匪的证物,让陈志港有机会单独接触审讯延哥,导致了冤狱一案的发生,特向警署索赔300万港币。”

“这个诉讼提出来,深水埗警署署长,也能明白陈志港成色,就派警察盯梢他,这扑街想跑,但在转移财物时被堵了,同样拘捕、开枪袭警,打伤两名前同僚后被抓。”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随意捏造假证据,炮制冤狱,持枪袭警,后来又被查出有贪污之类罪行,数罪并罚被罚进了荔枝角,八年!”

还是那句话,未来大贼王张子豪械劫1.6亿押款车一案,被抓,坐牢,利用名律师和舆论攻势,抓住漏洞洗白自己,反告警方一把,不止成功出狱还获得了警方800万港币赔偿。

律师只要足够给力,还有舆论压力的话,你被坐了冤狱,起诉警方要到大量赔偿,真的不离奇。

赵学延笑容很灿烂,“行,我知道了。”

当初陈sir坑小赵时那么冷酷不讲道理,现在发现形势不对就想跑?却跑路失败?

赵学延一向自问是个讲道理的人啊!

他穿越第一站就是荔枝角收押所,现在坑他的黑警也要去了?对了,荔枝角里可还有他几个狱友呢。

茶壶、凡士林、排气管、兰克斯和卷毛,才算的上是赵学延真正的狱友,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在一个建仓里蹲了一晚……

赤柱那里?

赵学延进去刚看到杀手雄就越狱了。

玩着玩着就有了自己的大办公室、实验室,那都是孤家寡人没狱友啊。

“那几个逗比也快出狱了,去荔枝角走一圈看看?话说,我是不是还欠着某个狱警和阿三各自五万块?当初是那样威胁他们,才避免了被捅柜!”

“不是陈志港要去荔枝角,我都忘了这事。”

赵学延自问是个讲道理的人,当初避免了那一次折磨,是不是该给放水的狱警和阿三一些补偿?

他现在也有钱。

靓坤、朱哥后续从韩斌、韩龙兄弟手里榨出来的四百多万,抛开靓坤、朱哥之前在悬赏时间里垫付的300多万,把那300多拿去给黑关投资,依旧剩余41万。

攒出来十万送给某狱警和阿三,不算大事。

想到这里,他跑去银行取了一些钱,开开心心开着鬼见愁的破车就杀去了荔枝角收押所。

当赵学延站在荔枝角收押所大门外,看着曾经高大的铁门,心下感慨情绪更强烈。

抽出一根烟点上,他下车步行上前,敲响了铁门。

等门后,某狱警在小铁门上又拉开一个小窗口,隔着窗口和赵学延对视几秒,“你……”

赵学延欣慰道,“阿sir,还记得我么?52363啊。我现在自由了,清白了,能不能回来看看?”

狱警脸上写满了忧伤,我能不记得你?入住荔枝角第一天成功逃狱,就再也没回来过!

后来又进去了,那是去的赤柱,更是让赤柱某段时间里,成了警方、惩教署火力输出的最大靶子。

赵学延笑着递烟,在狱警本能接下时,他才好奇道,“我如果想正常的探访某个囚犯,该怎么申请?”

狱警抓着烟嗅了几口,开门迎接,“延哥想进来看看,咱们当然欢迎,请进。”

赵学延愕然,“这也可以?”

狱警狂翻白眼,大佬,你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在监狱体系的全面影响力?

你那不断逃狱的刺激,的确搞的很多人很被动,当赤柱典狱长给你开了祭友假条后,更被警方、惩教署各种炮轰、问责。

可你现在已经在科学界立足了,有孙斌那样的知名人士各种帮你说好话,孙斌还又拉出好多科学界名人继续帮你站台,有太平绅士不断去表扬赤柱,听说赤柱那位惩教事务高级监督,已经有明确信号,要在未来退休之前再进一步。

成为总监督。

总监督,那可都是全港几十座高度、中度、低度设防监区、精神病院的总领导了。

如果把港岛一个个监狱比作一个大都市的不同学校,赤柱典狱长就是要从某校长,直入市教育局当领导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现在至于为了一点小事为难你?还是别傻了。

赵学延有些意外和好奇,但还在狱警热情的欢迎下,进了荔枝角。

“对了,我曾经的几个狱友怎么样了,现在在哪?两个月没见,有点想念他们了。”

陈志港已经进来了,他不是特别急着见,见了……也不可能亲自在大庭广众下出手对付他,得先在荔枝角找几个熟人?

就算是熟悉的警察也不错啊。

片刻后,在去见茶壶等人的路上,赵学延突然一愣,指向从操场边路过的一个警察道,“那位阿sir是谁?感觉好面熟。”

领路的狱警看去,果断笑道,“那是钟sir,花名倒是和曾经的赤柱监护科科长一样,都叫杀手雄,不过钟sir这个杀手,是专杀妹子,出了名的快枪手,船上小旋风,一吹就过啊。”

“虽然钟sir为人有些无厘头,也有些好赌,但也算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是惩教主任了,管理着食堂,上次延哥你若晚几天越狱,不对,在荔枝角多度几天假,肯定能有机会认识钟sir。”

赵学延无语,怪不得那么像卢家耀,原来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五官像归像,钟楚雄和卢家耀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卢家耀是愣头青、呆萌,人畜无害的样子,钟sir却是油腻的长发男,看起来就很……浪子,油滑市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