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新的一天。

港岛高等法院某审判庭。

伴随着大嘴、黑警文督查等人一一坐上证人席,都被朱滔御用的大律师张大状盘问的哑口无言,不确信各种信息时,法庭书记官再次开口,传检方下一位证人。

赵学延一脸从容从旁听席起身,边走边微笑看向朱滔。

朱大毒枭,“……”

朱大毒枭满脸都是无奈,求助式看向张律师,张律师都有些不敢直视朱滔,眼底深处全是讪讪之情。

他知道,赵学延和赤柱狱警体系有着各种不能乱揭的黑锅,揭开了,赵学延立刻会失去在这里作证的资格。

就说延哥一个囚徒,为毛能出现在港岛市区,坐在巴士上浪?这个道理扯不清楚,他的证词就没什么信誉度。

他还知道延哥威胁他了,不尽力找出当初深水埗九江街抢劫金铺的悍匪,延哥会派靓坤,带着洪兴的马仔们去问候他,可能还会问候他全家。

但张律师心里苦啊,知道再多也不敢对外乱说啊。

身为一个明知道靓坤、朱哥是社团大哥,堂主级存在,他还昧着良心帮对方辩护,明知道朱韬是毒枭,还昧着良心只拿钱的大律师。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他很清楚,赤柱和赵学延勾结的越深。

他若是当庭捅出来……捅出来又特么如何?捅出来,想要让外界相信,你得先让惩教署派人下去查证吧?这需要多少时间?

查证的过程,为了保住自己的官帽子,赤柱典狱长、鬼见愁等人会怎么做?

查证的过程,前几天才去信高度赞扬过惩教署体系里,赤柱监狱是所有监狱楷模的某太平绅士会怎么做?你在这里揭黑幕,也等于对着某太平绅士疯狂打脸。

他一个无节操大状而已,可扛不住赤柱全体系的报复反扑,以及太平绅士为了维护自身尊严,施加的压力。

捅出去,只是帮朱滔脱罪,他最多多赚点钱,后果却可能是万劫不复。

不敢捅,张律师能怎么办?

他只能看着检方检控官开口,“赵先生,请问你的身份是赤柱囚犯,为什么昨天上午会出现在港岛25号公共巴士上,又遇到了什么?”

赵学延微笑解释,“我目前虽然是以抢劫金铺被捕的罪行,被羁押在赤柱,但我在这里要高度赞扬赤柱的管理环境,他已经领先了全世界绝大部分监狱体系。”

“监狱虽然是做囚牢,是对犯过罪的人进行看押、惩戒的机构,但导人向善,使罪犯们从内心感受到自己以往的过错,改过从良,再争取为社会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这就需要监狱付出很多引导、教导之力。”

“我本身是为了出狱祭拜一位死去的挚友,在帮对方圆一下梦,才申请到了出狱的假条。”

“……”

等赵学延乱七八糟胡扯一通。

不管是法官还是法庭书记员、亦或者陪审团、旁听席的观众,纷纷有些失语。

检控官再次请了,赤柱典狱长,以及鬼见愁出庭作证。

这两位,当然是替赵学延站台了。

各种表扬赵学延入狱后的良好表现、以及努力自学等楷模级表现,典狱长甚至拿出了港大医学院孙斌教授开具的凭证,证明了赵学延虽然入狱,却是一个在监狱里辛苦自学,埋头苦读,学出了一身超越很多港岛医学院研究生水准的才子。

又一通乱七八糟的东西扯下来。

被莎莲娜戏耍一次,兼睡过头的陈家驹才匆忙赶了过来。

莎莲娜跑了,但看到证人席上的赵学延,不止陈sir,整个中区警署都莫名感觉稳了。

当然,文督查除外。

这是个黑警。

随后,检控方问询,赵学延平静讲述,加上反方张律师盘问,在赵学延和陈家驹一前一后。

都确定,朱滔和三个手下,就是陈家驹一直在追逐的、和警方枪战的毒枭,他们四个从没离开过陈家驹视线。

赵学延也确认,四个人一上巴士就是拿刀架脖子威逼司机快开车,甩掉陈家驹,还威胁全车乘客……

张律师辨无可辨。

原故事轨迹里,离开警方视线是唯一的漏洞,就算还跑了一个莎莲娜,可赵学延堵上了这个窟窿,根本没得洗。

就算原警察故事里,没有赵学延,朱滔能走出法庭,也只是打的检方暂停控告,是暂停。

他离开法庭后,各种公司账户、银行账户基本也全被封了。

随着时间流逝,法官当庭宣判,朱滔以贩毒、拘捕、持枪袭警、公共巴士上威胁公众安全等多项罪名,被判入狱五十年,当天押往赤柱,不得保释。

和典狱长、鬼见愁一起走出法庭那一刻,赵学延不用说,鬼见愁就笑着低声道,“延哥放心,他进了赤柱就有的玩了。”

赵学延一点不担心这个,朱滔本身就有癌症……这种大毒枭,临死前各种悲凉折磨没少挨。

当然,冲着对方多次雇凶杀他的行为,就算朱滔病死,若是化成鬼?赵学延还想多玩会呢。

“靓坤和朱哥怎么样,昨晚玩的开心么?”

说起这个,鬼见愁就爽了,“单独的囚室监仓里,韩斌和韩龙不交代,就是靓坤两个继续受大罪,他们玩的可开了,司法奶茶都是入门级手段了。”

赵学延都惊了,“这么嗨?”

司法奶茶是入门级,那看来从韩氏兄弟手里榨钱不难了,搞定韩氏兄弟,搞定朱滔,下一步……

“是要去田心看看了。”

“昨晚的行尸艾迪出自驱魔警察,驱魔警察里的马署长,包括林sir和阿苗警长,全是田心警署的人。”

想到这里,他好奇的开口,“昨天典狱长你说的那位,来处理昨晚那个怪家伙的人,什么时候到?”

昨晚他还以为除了洪兴阿威、行尸艾迪外,朱滔还雇佣的有其他杀手呢,戒备了一晚,没想到压根没后续。

典狱长也果断,“上庭之前我打电话问过,上边说来的是东坪州风老四,以前警队出了名的龙卷风,所到之处一片人仰马翻,不过风老四要先去田心殡仪馆领走一个尸体,才会转道来我们赤柱。”

“……”

沉默几秒,赵学延失笑道,“可以啊,用得着了请人,用不着了就丢回东坪州那种旮旯地方?这比沙头角还偏僻了吧?警队高层真鸡贼。”

典狱长瞬间收声,这种事他就不合适评价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